秦前红:国家主席制度的雏形——1954年宪法草案初稿中的国家主席制度探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71 次 更新时间:2014-08-31 21:56:00

进入专题: 国家主席制度   五四宪法  

秦前红 (进入专栏)  
主席在同各国元首之间的交往中,必须要对国际问题亮明观点,表明态度,以至于宣布具体对策。而这种观点、态度、政策往往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观点、态度、政策。主席在国际场合既然代表国家,他的一言一行无疑举足轻重,甚至维系着国家的安危,其影响当然不是一般的外交官可以望其项背的。从这个意义上说,主席的外交权,远远不是礼仪性、程序性的活动,而是具有实质性的内容,并引出实质性的后果。”许崇德著:《中华人民共和国史》,第329——330页,福建人民出版社2003年4月版。

   [22] “1959年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选举了刘少奇为第二任国家主席。从那个时候起,毛泽东不再担任国家主席了,但他在党内并没有辞去军事委员会主席职务。事实上,全国武装力量的统率者始终是毛泽东。这给担任国家主席的刘少奇造成了困难。如果刘少奇不去统率全国武装力量,那么,他就是没有去很好地履行宪法,如果刘少奇严格地执行宪法,统率武装力量,就必然要违背党的体制,这就是现实中遇到的矛盾,是始料不及的。”引自许崇德著:《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史》,福建人民出版社2003年4月版,第326——327页。

   [23] 参见《刘少奇建国以后文稿》(第六册),中央文献出版社2008年版,第125页。

   [24] 李林:《最高国务会议组织结构及其功能探析》,《中共党史研究》2005年第1期。

   [25] 毛泽东在1954年的宪法起草委员会上,曾对这个条文做过解释。第一,他认为宪法没有规定最高国务会议讨论的内容和范围。他说:“议什么事没有讲,总之不能违反人民代表大会。”第二,他认为这不是一项经常行使的职权,他说“在必要的时候,也就是说很少开,有紧急的大事情才开会商量一下”。第三,他认为最高国务会议只是提出建议。他说:“可以提出建议,建议不起决定作用,人家愿理就理,不理拉倒,毫无办法。”按照毛泽东的说法,主席召开最高国务会议似乎是一项虚的、非实质性的职权。但从后来国务会议实质运作的情形来看,最高国务会议却具有很大权威性和影响力。参见许崇德著:《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史》,福建人民出版社2003年4月版,第327——328页。

   [26] 参见赵金康:《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研究》,《中共党史研究》2009年第7期。

   [27] 参见赵金康:《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研究》,《中共党史研究》2009年第7期。

   [28] 参见李林:《最高国务会议组织结构及其功能探析》,《中共党史研究》2005年第1期。

   [29] See Youngstown Sheet & Tube Co. v. Sawyer, 343 U.S. 579(1952), Justice Jackson’s concurring opinion.

   [30] 彭真:《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改草案的报告》,载于《宪法学资料选编》,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出版社1985年10月版第185页。

   [31] 参见许崇德著:《许崇德全集》第1卷,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2009年10月版,第186——187页。

   [32] 参见秦前红:1982年《宪法》与中国宪政的发展,载于《法学》2012年第11期。

   [33] 彭真:《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改草案的报告》,载于《宪法学资料选编》,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出版社1985年10月版,第185页。

   [34] 刘少奇:《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草案的报告》,载于《宪法学资料选编》,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出版社1985年版第50页。

   [35] 《江泽民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第603页。

    

   秦前红,武汉大学法学院教授。

   来源:《中国法学》2014年第4期

  

进入 秦前红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国家主席制度   五四宪法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宪法学与行政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7432.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