鄢烈山:新闻是不断地逼近真相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491 次 更新时间:2014-07-09 20:59:29

进入专题: 新闻  

鄢烈山 (进入专栏)  
 

   讨论有内外之别

   看了内部讨论,可以看到大家很爱惜这份报纸,很关心这份报纸。不同意陈斌的观点,不管是文风,还是立场,内部有什么意见表达都没问题。这是对南方周末的爱护,我很赞成。

   中国是很复杂的,这句话没错,胡锡进用它为自己的投机取巧辩护时才错,但中国真的是很复杂,人性也很复杂。所以,我觉得我们在内部讨论问题时可以很尖锐很坦率,如果到外部,就应该要谨慎一点。有人拿这篇文章来贬低南方周末,凭这篇文章就说南方周末“堕落”,说以在这里工作过为耻——对此,我很反感。外部批评南方周末的人,就动机来讲很复杂。有些人是以踩南方周末来显示自己的高大上,显示自己多么独立;还有一些是竞争对手,踩南方周末带着一种商业目的。我的意思是,我们在内部怎么争,怎么吵都没问题,是为了爱护这张报纸,保证它的品质,但是到外部我们不要轻易去附和,去贬低南方周末。

   就我个人判断,整体质量我不敢说,评论版块我觉得保持了现在的水准非常不容易。因为南方周末新闻、副刊我都看,评论是看得最全最细的;同时,别的报纸评论我也看。你要说选题水准,南方周末在纸媒里面仍然是最高的,而且质量是非常整齐的,没做过评论的人可能不知道这里面的艰辛。即使是网络,频道和专栏能保持这个水准的很少有。网络里面大部分是转载的,原创的如网易的“另一面”专栏还有些独立见解,其他的经常回避一些政治时事题材。百度百家我也参加了,它基本不谈时事政治,谈的一般是互联网、文化、娱乐。

   我很佩服南方周末的评论。这么多年来,每一个选题,都很重大,表达的分寸感非常难得。总体来说,新世纪以来一直保持这个水准,我自己做不到。我原来给自己提的写时评的追求,叫“重大题材,独特视角,思想含量,文化意味”。因为我们搞时政的,首先要选择重大题材,新闻评论里面时政方面是最难的,社会、文体娱乐等相对没那么政治敏感。然后要有独特视角,因为是重大题材,你又没有充分的言论自由,就要选取一个独特的角度。这个角度要有分量,又要有自己独特的立场,还要能够发出来,非常不容易。尽量要有一定的思想含量,包含一定的思维方式,体现我们报纸的价值观,就是普世价值(现在习近平换了个表述,叫做“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观”,字面上还是民主、自由、平等、法治。)设定的这些标准,说起来容易,但具体到新闻事件,价值观的差异就出来了。包括服贸事件就体现出价值观的不同。关于“文化含量”主要是指知识性,至少提供一点人家不知道的信息,我觉得南周评论这方面也做得很不错。

    

   岂能要求加强“把关”

   最后,我特别想说,因为不赞同陈斌的观点,就要求网站撤稿,评论部道歉,我认为这属于一种过激反应,是一种把外面对南周的贬低与这篇文章联系起来点燃的焦虑,过度反应。我看了内部反应,问这样的稿子怎么审稿的,怎么出来的,呼吁要加强领导的把关,这种心态很不好,很危险。

   我觉得南方周末一个比较好的传统,就是尊重编辑。就像有些人遇到社会问题,就呼吁政府加强管理,这种思路是有问题的。正是因为没有充分的竞争,政府利用权力寻租过多,市场才这么乱。在实际操作中,评论部选题是经过讨论的,不是陈斌说怎样就怎样的,就是先决定选题,基本观点沟通好。

   如果当时刊登的是一篇我们不认可其价值观的文章,我们可以发表一篇反驳的文章。自己跟自己的报纸唱反调,有什么不可以呢?1996年春,沈颢在南周重要版面发表方进玉副主编的报道,基调是附和主流舆论赞扬《中国可以说不》的。我写了一篇批《中国可以说不》的时评发在下期《时事纵横》版,报选题时老左和“沈公子”都支持。——如果说陈斌的文章不对,那别人也可以发一篇反驳的。新闻就是不断地逼近真相,观点也是可以往复讨论的。

    

   2014/5/14订正     (原载南周内刊《马后炮》今年第二季   鄢烈山口述   图书工作室刘文慧整理)

  

进入 鄢烈山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新闻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新闻传播学 > 新闻传播学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6157.html

9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