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山鹰:从认可到放弃:政协宪政方案失败原因探析

——基于1946年的历史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775 次 更新时间:2005-07-07 01:22:21

进入专题: 政协决议   宪政   1946年   失败原因  

刘山鹰 (进入专栏)  

  剩下的20名在其他党派和无党派社会贤达之间分配,具体分配名额“另行商定”。

  在该协议之外,本来国共双方达成默契,国民党方面同意国府委员中的14名由中共(10名)和中共同意的民盟人士(4名)担任,以保证中共拥有1/3的名额,对变更施政纲领行使否决权。因为政协《政府组织案》中规定:“国民政府委员会所讨论之议案,所有涉及施政纲领之变更者,须有出席委员三分之二造成始得决议。”

  但是国共之间是否有过这个默契,各方各执一辞。中共认为这个默契是存在的。民盟也支持中共的说法。

  国民党则不认这个账,否认双方之间曾达成默契,而主张按政协决议办事,“另行商定”20个名额在其他党派及社会贤达中的分配,并提出一个“8、4、4、4”的名额分配方案。即中共和同盟加起来,只有12个名额,在40名国民政府委员中,不足行使否决权的1/3。青年党是跟国民党亲近的党,占4个名额。另外4名社会贤达委员,按照《政府改组案》,由国民政府主席提名。

  周恩来跟民盟提出一个新的建议,即:在国府委员的20名席位中,中共同民盟共同要求14名。至于这14名代表的名额分配,就是中共同民盟双方自己内部的问题。民盟要6席,中共就8席,民盟要7席,那就双方各半,民盟要8席,中共就6席,民盟当即表示同意。周恩来便打电话给正在蒋介石处的王世杰,王在征求蒋的意见后表示同意。国民党和共产党、民盟再一次达成口头协议。

  但后来国民党又不承认这个口头协议,中共则表示难以接受。显然,如果中国共产党手中不拥有否决权,是不会参加政府的,而中国共产党不参加政府,中国的问题则无法解决。

  其实,国府委员中的12席、13席或者14席问题,纯粹是一个伪问题。政协通过的《政府改组案》中,在“国民政府委员会所讨论之议案,所有涉及施政纲领之变更者,须有出席的委员三分之二之赞成始得决议”的规定之后,紧接着又规定:“某一议案如其内容是否涉及施政纲领之变更发生疑义时,由出席委员之过半数解释之。”

  中共和民盟即便拥有14席,可以否决国府委员会“涉及施政纲领之变更”的议案,但有一个前提,即首先得确认这一议案是否涉及到施政纲领之变更。如果不能确认这一议案涉及到施政纲领之变更,那么当然就不会有“出席委员三分之二之赞成始得决议”的问题。

  换句话说,就不存在中共和民盟利用这14席去否决议案的可能。“施政纲领之变更”这个前置程序,只须有出席委员之半数就可确定。在国府委员会40名委员中,国民党已经占半数,再加上亲近国民党的青年党和由国民政府主席提名的无党派人士,国民党要想否定某一议案“涉及到施政之变更”,是非常容易的。

  在这种情况下,中共和民盟虽然拥有了否决权,可这是一个永远都用不上的否决权。一个永远都用不上的否决权,实际上等于没有否决权。这意味着,即便国民党同意中共和民盟要求的14席名额,在整个宪政实施以前的时期,国民党在改组后的政府中仍然可以为所欲为,无异于还是一党专政,而且还是以民主的名义。

  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巨大的讽刺!可是,问题在于,既然如此,那国民党、共产党、民盟为什么还要为那14席名额争得不可开交,国民党认为给予对方否决权会成为巨大的掣肘,中共认为获得否决权会保障自己的利益,保障改组后的政府就会是一个民主的联合政府呢?这是国民党官方的圈套吗?

  肯定不是。如果是,国民党就应该将计就计,同意中共所要求的14席方案。国民党方面显然没有意识到上述条文的真正含义。这或许只能算是提出者王世杰的个人设计,而王世杰没有把这个设计的真正含义与蒋介石等人沟通。

  中共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否则不会锲而不舍地追求毫无意义的14席名额所拥有的否决权。不过,王世杰的设计是瞒不过民盟里张君劢、罗隆基这些人的。民盟之所以和共产党坚持要14席,“这是蒋介石是否有尊重施政纲领的诚意的一个考验,也就是他是否尊重我们这些在野党派参加政府的尊严的一个考验。民盟同共产党的合作,老实说,不单是在这三分之一的问题。即在联合政府成立后民盟需要同共产党长期合作,共同奋斗,以制止蒋介石的专制独裁。”

  不过,可以肯定民盟也没有把这里面的“奥妙”跟中共阐明。因为民盟太希望在中国建立一个英美式的宪政国家了,不愿意看到国共分裂。何况在他们看来,这个国府委员会毕竟只是过渡时期的过渡政府,真正的宪政国家要待召开国民大会,颁布宪法以后,才能够真正实现。

  民盟的这种苦心,也可以从民盟对中共不遗余力的支持看得出来。共产党的社会主义理想和坚持武装斗争、拥有军队的作法,是民盟不赞成的,并曾对中共的武装斗争提出过公开批评。但是民盟也非常清楚,内战不停止,中共就不会参加政府;中共不参加政府,中国的问题是解决不了的。要共产党参加政府,那么国民党的一党专政就必须打破。只有在有政治民主化的确切保证之下,共产党才会放弃武装,接受“军队国家化”的需求。这样,英美式的民主宪政体制而不是国民党一党专政的“请客式”政府,便成为民盟和共产党的共同选择。

  面对强大的、合法的国民党政权,共产党是弱小的、在野的,因此,共产党很难不对国民党所表现出来的民主“善意”怀有很强的戒备心理,以致于国民党一有风吹草动,共产党都会不可避免地作出过激的反应,甚至于与国民党对抗。

  因此,民盟在与共产党达成实现英美式宪政的共识之后,民盟的第一要务就是保证中共在这种英美式的宪政体制之下,不会受到损害,从而导致其退出游戏。同盟还要让中共确信,在多元政治的角逐中,共产党并不是孤独的,以至于其认为自己力量过于弱小,实不足以在民主政治的体制中角力,从而最终放弃这种努力。

  因此,民盟从民主宪政的大义出发,决定应该支持共产党,以形成真正的、各方势力大体上均衡的政党制约机制。这既是给中共以保证,又是给中国的民主宪政以保证。

  事后看来,如果在政协会议结束之后,立即按照政协决议先改组政府,然后再由改组后的联合政府去推动其他政协决议的实施,或许局面就不会闹到不可收拾,实行民主宪政的局面就大为可观。这好比是下围棋,同样是下两颗棋子,如果次序错了,就可能导致完全不同的结果。如果先改组政府,改组后的政府便是一个具有广泛代表性的政府,就只有一个声音对外说话,不管是国民党、共产党还是民盟、青年党及无党派社会贤达人士,都会听从这个统一的政府的号召,剩下的事情会好办得多,建立宪政体制的可能便大可期待。

  由于没有改组政府,在各项问题和事务的决策上,便仍然还是由各党派自说自话,难免不起磨擦和纠纷。由于党派的不同意见在国府委员会内部解决,那么就不会出现后来的争论和磨擦,东北问题也可和平解决,进而,也就不会出现争论和磨擦难以解决,最终导致分裂,内战又起。

  

  四、中间派的分裂最终导致宪政可能性的破灭

  

  国共之间的互信是从政协会议建立起来的,政协会议闭幕后的一段时间,这种互信达到一定高度,以致中共作出“和平民主新阶段”的判断和设想。

  但是国民党二中全会上强硬派势力的反共声浪,损害了这种互信。这种损害一方面来自国民党政策的转向。二中全会主张对政协会议通过的十二条宪草修改原则进行修改,这是对政协决议,特别是对宪草修改原则的损害。对宪草修改原则的损害,实质上是对中国共产党、民盟的宪政期待的一种损害。另一方面来自中共过于敏感的心态。国民党二中全会虽然主张修改宪草修改原则,毕竟只是国民党自己的主张,这个主张能否变成现实,要待各党派和社会贤达的协商。

  一切都有待于谈判和妥协。民主政治就是互相之间的和平博奕和讨价还价,在和平博奕和讨价还价中实现自己的利益。如果中共把国民党二中全会的主张当作一种要价,而不仅仅是针对自己的“毒计”,那么共产党作出的反应会温和得多。

  二中全会之后,接着发生的四平战役和国民党军队攻入中共军队占领的长春,则使国共之间的互信几乎荡然无存。

  事情到这样一个地步,宪政希望是不是就已经死绝了呢?国共双方都没有这么看。

  7月4日,即国共双方代表还在谈判的时候,国民政府宣布于11月12日召开国民大会,主要任务是通过宪法。在蒋介石看来,这是提议召开国民大会的最好时机。国民党军队进入长春后,在马歇尔的调停下,东北基本实现了停战,蒋介石控制东北大部的目标也大致实现。关内除了苏北这块小地方要共产党退出之外,基本上是已经没有什么有争议的了。另外,非常重要的是,对于共产党非常关心的国共双方军队比例问题,蒋介石并没有要求改变政协会议整军方案的规定。

  很明显,蒋介石没有消灭共产党的打算。如果说蒋介石想“消灭”共产党,那也是想通过国民大会来“消灭”,通过制定宪法来“消灭”。

  国民党在问题没有解决的情况下就单方面宣布召开国民大会,不能不遭到共产党的拒绝。民盟也对国民党的作法表示反对,并提出严重抗议。

  国民党仍然是希望将第三方面的代表全部拉入国民大会,并表示,只要各方提出出席国民大会的名单,或者只要第三方面提供保证,交一部分国大名单,那怕三五个人都成,政府便可对十二日的开会,予以延期。11月11日,张君劢对第三方面提议,由第三方面致函政府,说明如果国民大会延期至12月1日举行,在此期间解决各项问题,各党派可以参加,签字者名单即作为提送的出席国大名单。民盟的诸代表在这封信上签了名。蒋介石接函后,表示延期太长很困难,便宣布国大延期三天,于11月15日正式开幕,以示尊重民意。

  此事后来被周恩来得知。周恩来等人出席第三方面人士会议,表示:二十多天追随诸位先生之后,一切都是为了实现政协决议及停战协定。政协召开决定于双十会谈,有国共谈判才产生政协,有政协才有第三方面。现在国民党要我们交名单,就是要分化中共与第三方面。事情牵涉全体,变成中间人避着我们去跳火坑,违背了政协决议。我们愿意谅解各位的苦衷,但我们必须坚持政协决议。国民党的用心很清楚,请大家进国大,为的是在脸上搽粉,而把中共踢开。我们有武装,可以同国民党周旋,而诸位将难免受压迫,希望有一天仍能在一起为和平民主奋斗。事后,章伯钧、沈钧儒、张申府接受中共劝告,钩去签名。

  11月14日,也就是国民大会召开的前一天,第三方面聚会,最后摊牌。除出席会议的民盟代表黄炎培、章伯钧和罗隆基表示“民主同盟决定暂不参加”之外,青年党和无党派社会贤达均表示参加。民盟常委、民社党领袖张君劢和青年党对于民盟向中共靠拢表示不满,张君劢便决定民社党自由行动。

  第三方面因为国共破裂,在国民大会开幕前夕,因内部意见不一而面临分裂。

  11月15日,制宪国民大会在南京国民大会堂开幕。

  制宪国民大会的召开,既标志着国共两党的彻底决裂,又标志着第三方面的分裂。在青年党和社会贤达表态参加国民大会之后,同盟内的民社党是否参加国大,令各方关注。青年党与国民党相近,参加国大在意料之中,但青年党表示,要以民社党出席为先决条件。民社党是中间性政党,该党领袖张君劢还因其积极参加宪政运动,尤其是组建中国民主政团同盟,触怒蒋介石,而被国民党软禁达三年之久。因此民社党的动向为各方所关注,尤其是党主席张君劢的态度。

  由于民社党和青年党没有出席国民大会开幕式,出席者除几个无党派代表以外,几乎是清一色的国民党员,蒋介石不得不决定在开幕之后休会,“虚位以待”民社党和青年党。

  为了保证民社党参加国大,蒋介石允诺张君劢:同意以张君劢根据政协宪草修改原则起草的宪草为讨论的基础,保证不推翻他起草的宪草的基本原则,采行内阁制,总统没有实际权力;行政院对立法院负责;监察院是立法院之外的另一民意机关;考试院不考核公职候选人;国民大会现在不行使创制和复决两权;法官独立于党派之外,军队须超出于个人、地域及党派关系之外;现役军人不得兼任文官;中央与地方权限之划分,省县实行自治等,都依照张君劢起草的宪草通过。

  为了保证蒋介石不自食其言, 11月20日,张君劢以公开致函蒋介石的方式,提出:“倘宪草能一本政协之决议,……早日自动表示结束党治,一面彻底执行停战命令,一面彻底实现政协决议之精神……在此还政于民之日,自当出席以赞大法之完成”。(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刘山鹰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政协决议   宪政   1946年   失败原因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420.html
文章来源:燕南首发(http://www.yannan.cn)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