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文波:“高岗事件”若干重要问题辨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334 次 更新时间:2014-01-10 19:38:49

进入专题: 高岗   高岗事件  

姬文波  
如果要考虑其中有什么值得反思之处的话,最主要的当属事后提出的“反党集团”问题。[43]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根据“实事求是,有错必纠”的方针,甄别平反了一大批建国以来曾经震动全国的冤假错案。事实证明,“饶、潘、扬反革命集团”是完全搞错了。随着潘汉年沉冤昭雪和杨帆平反,证明“所谓以饶漱石为首的饶、潘、杨反革命集团自然不复存在”,原被列入“饶漱石反党集团”向明也平反、恢复名誉了。原被列入“高岗反党集团”,号称“五虎上将”的五个人以后表现一直很好。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他们都又被中央重新委以重任——安排到省、部级重要岗位,一直工作到离休。[44]

   张明远在回忆录里讲述了自己无端卷入这么一个“反党联盟”的过程以及“五虎上将”的由来。1954年3月25日,东北局召开东北地区党的高级干部会议,周恩相亲自来沈阳传达四中全会和中央高干座谈会精神。会议由林枫主持,周于3月27日作了关于四中全会决议和高饶问题的传达报告后翌日即回北京,罗瑞卿作为中央的观察员留下“指导”会议。  高干会第一阶段是由几个书记在主席团会议上作检查,张明远认真地进行了自我批评,“并就自己所知揭发了高岗的问题。绝大多数与会者认为我的检查是诚恳的,实事求是的,基本上比较满意”,“应该说,这一阶段会议的进展是正常的”。“但后来情况发生了突变,个别同志在发言中无中生有地说我与贺晋年(东北军区副司令员)是‘高岗的亲信’,把我与其他同志的正常交谈说成是‘搞串连’、‘订攻守同盟’,甚至把东北局的几个主要负责同志与高岗的工作关系说成是封建帮派式的‘五虎上将’关系,等等。一些不明真相的同志受了这些不实言论的影响,非常气愤和激动。会场的气氛骤然紧张起来,我的发言不时被打断,甚至根本不让我说话。“在这种极不正常的情况下,许多干部感到自危,不敢说话。“对于这样缺乏事实依据又无限上纲的‘批判’,我当然不能接受。但几次想申辩、想说明真相,都因下边起哄而中断,甚至被轰下台来。不久就以我的‘态度不好’为理由,不再让我参加会议,并被停职反省了。“以后的会议是在本人缺席而又不准申辩的情况下进行的,在最后表决大会决议时,我没有举手。“罗瑞卿和林枫在东北高干会作了总结性的发言。罗瑞卿在发言中提出东北局有‘高岗反党集团’。他说:‘高岗在东北地区已经形成了以他为核心的反党反中央的宗派’,‘东北局组织内的若干成员和它的主要领导成份中的若干人,例如张秀山、张明远同志等参加了以高岗为核心的反党小集团’;并且说高岗的‘活动纲领’就是所谓的‘东北特殊’,‘东北先进’,‘东北一贯正确’,‘军党论’等。“林枫在发言中说:‘会议也揭发了东北局某些负责同志实际上积极参加和支持了高岗反党反中央罪恶的宗派活动’,‘高岗自任东北局书记以来,即积极进行反党反中央的阴谋活动,他并找到了某些同盟者和积极支持者,把持东北局的领导。’“就这样,我们几个因工作关系而和高岗接触较多的人被打入了‘高岗反党集团’。“林枫和罗瑞卿都很欣赏所谓‘五虎上将’这个比喻。他们把不实的会议情况,连同这个错误比喻都当作‘事实’向中央汇报,得到毛主席的认可”。林枫向中央汇报后回到沈阳,立即传达了中央对东北高干会决议和东北局对张、张、赵、马、郭五人处份建议的批示,批示同意东北局的“建议”(实际上是林枫、罗瑞卿两人的“建议”),指称五人参加了“高岗反党集团”,并给予撤销党内职务的处份。张明远当即表示不服,并称要向中央申诉,林枫说:你就不要再申诉了,“这是毛主席决定的”,林枫还说:“主席说,对东北的几个人要从严处理。毛主席站得高,看得远。你再提意见,可能会更加重处份。”[45]

   研究者认为,从目前掌握的史实来看,可以确认“高岗、饶漱石两个反党集团”是不存在的。[46]这样一来,所谓“高岗反党集团”与“饶漱石反党集团”之间的联盟,最终又回复为原先的“高、饶反党联盟”了。[47]既然“高岗反党集团”与“饶漱石反党集团”都不存在,那么“高、饶反党联盟”的提法是否还能成立?目前国内的研究一般回避这个问题。前苏联驻沈阳总领事列多夫斯基在其著作中坚持认为,高岗是中共政治斗争的牺牲品,是毛泽东为摆脱新中国成立初期经济困难采取的一种策略。认为,高岗联盟的提法根本不成立,甚至荒唐,所谓的联盟与集团,完全是强加的。[48]有学者明确提出,“有关高岗、饶漱石反党联盟是否存在等问题,仍可以继续讨论。”[49]

    

   姬文波,中国社会科学院当代中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

   [1]金冲及、陈群主编《陈云传》,第880-881页。

   [2] 毛泽东:《批判离开总路线的右倾思想》,《毛泽东选集》第五卷,人民出版社 1977 年版,第81页。

   [3] 《周恩来年谱》上,第314页。

   [4] 《周恩来年谱》上,第314页。

   [5]毛泽东对新税制出台时薄一波等人没有向党中央汇报表示严重不满,严厉批评说:“修正税制事先没有报告中央,可是找资本家商量了,把资本家看得比党中央还重;这个新税制得到资本家叫好,是‘右倾机会主义’的错误。

   [6]张明远回忆,未刊稿。转自林蕴晖:《高岗被定为“反党”的原因》,《国史札记》,122页。

   [7]张明远回忆,未刊稿。转自林蕴晖:《高岗被定为“反党”的原因》,《国史札记》,121页,注释一。

   [8]张明远:《我的回忆》,中共党史出版社2004年版,第392页。

   [9]高岗对张闻天很敬重,说他有学问,‘是个翰林’,在遵义会议是有功的,又有能力,对他要善于使用。

   [10] 张明远回忆,未刊稿。转引自《国史札记》,第102、103页。

   [11] 《国史札记》,102页。

   [12] 张明远:《我的回忆》,中共党史出版社2004年版。

   [13] 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党史党建政工教研室编:《中共党史教学参考资料》第二十册,第137、139页。

   [14] 《陈云年谱》中,173页。

   [15]薄一波:《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的回顾》,中共党史出版社1991年版,第315页。

   [16]王焰主编:《彭德怀年谱》,人民出版社1998年3月第1版,第565页。

   [17]转引自林蕴晖:《彭德怀对“高彭联盟”的申诉》,《炎黄春秋》2009年第6期。

   [18]《朱德年谱(新编本)》下,中央文献出版社2006年11月第1版,第1462页。

   [19]《杨尚昆1986年谈张闻天与毛泽东》(张培森整理),《炎黄春秋》2009年第3期。

   [20]《高岗秘书赵家梁谈高岗问题》,林蕴晖、沈志华2005年2月2日访问赵家梁记录。转引自林蕴晖:《国史札记(事件篇)》,东方出版中心2008年8月第1版,第128页。

   [21]《陈云传》,第885页。

   [22]《高岗在北京》第114~116页。

   [23]黄瑶主编:《罗荣桓年谱》第760页。

   [24]参见薄一波:《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的回顾》,中共党史出版社1991年版,第315页。

   [25]《陈云传》下,中央文献出版社2005年6月第1版,第885页。

   [26]林蕴晖:《国史札记》,第129页。

   [27]林蕴晖:《一个伟人的奋斗与命运》(第三卷),中共党史出版社2001年版,第801页。

   [28]《陈云年谱》(中),191页。

   [29]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传》1949-1976(上),第280-281页。

   [30]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会议上的讲话(1955年3月),《毛泽东文集》第六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397-398页。

   [31]何祚康编译:《毛泽东谈高岗事件》,《百年潮》2001年第12期。

   [32]杨尚昆:《回忆高饶事件》,《党的文献》2001年第1期。

   [33]薄一波:《新中国的建立》,《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的回顾》上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41页。

   [34]马畏安:《权力巅峰的迷津——高岗饶漱石事件始末》,当代中国出版社2006年版。

   [35]张聿温:《死亡联盟——高饶事件始末》,北京出版社2004年版,第529-531页。

   [36]张树新、费迅、姚天皎:《也谈“高饶事件”的社会历史背景与揭露处理问题》。

   [37]赫鲁晓夫:《最后的遗言——赫鲁晓夫回忆录(续集)》,东方出版社1988年版,第379-380页。

   [38]俄罗斯历史学家、汉学家塞格·冈察洛夫对科瓦廖夫的专访,俄罗斯《远东问题》杂志英文版1992年第1至2期。

   [39]李海文:《毛泽东刘少奇访苏及中苏两党关系中的一些问题——师哲访谈录》,《人物》1993年第2期。

   [40]赵家梁口述、张晓霁整理:《对〈毛泽东谈高岗事件〉一文的几点意见》,《百年潮》2002年第3期。

   [41]列多夫斯基:《高岗、饶漱石事件》,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出版;莫斯科1990年版。

   [42]张聿温:《死亡联盟——高饶事件始末》,北京出版社2004年版,第529-531页。

   [43]张树新、费迅、姚天皎:《也谈“高饶事件”的社会历史背景与揭露处理问题》。

   [44]杨尚昆:《回忆高饶事件》(续),《党的文献》2001年第2期。

   [45]张明远:《我的回忆》,中共党史出版社2004年版,第393-394页。

   [46]张树新、费迅、姚天皎:《也谈“高饶事件”的社会历史背景与揭露处理问题》。

   [47]杨尚昆:《回忆高饶事件》,《党的文献》2001年第2期。

   [48]列多夫斯基:《高岗、饶漱石事件》,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出版;莫斯科1990年版。

   [49]栾景河:《中共中央是如何向苏共中央通报高岗事件的》,中国中俄关系史研究会网站http://www.cnru.org.cn/spring/2001/2004328170057.htm

    进入专题: 高岗   高岗事件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共和国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1347.html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