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晓群:为什么要建立平等性质的社会规范?

——在民主自由平等的背后——现代政治哲学解读 系列之16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454 次 更新时间:2005-06-11 01:31:42

进入专题: 平等  

张晓群 (进入专栏)  

  那就是会在一定程度上打击张三们的生产积极性、投资积极性、进行决策管理的积极性;她们的这些积极性的减弱,就会令她们的员工减少收入,令政府减少税收,令GDP下降,对谁都无好处。但经济平等主义者们更加清楚这种主张的好处:对于社会中收入较少群体的益处,这种益处既在物质产品的分配上,也在平等感的满足上。

  但是,当收入较高者与收入较低者进行对话谈判以达成社会规范时,经济平等主义者不能就说:因为这种主张对低收入者有利,所以要实行。谈判对话必须从双方的共同利益着眼。因此,经济平等主义者必须拿出别的理据。

  一种理据是功利主义的。功利主义在一定意义上支持经济平等主义。功利主义主张,要不要确立一个社会规范,关键是看它带来的福祉总量。假设一个社会体有一百万人,每个人都有一个利益满足程度的状况。甲规范实施后,给每个人都各带来一个特定的利益满足程度;每个人的权重是一样的,这样就有一个这一万人利益满足程度全部加总的总值。乙规范实施后,也有这样一个总值。还有丙规范、丁规范······。我们应该选择带来总值最大的规范。张三作为一个成功的女企业家,住洋房、开洋车、吃洋餐、子女出国读洋大学,这时,每年多收入一两千万,其实对于她的生活已经没什么意义了。一个人也就是睡一张床、吃三顿饭,再多,也就没什么兴趣了。慈禧太后顿顿一百个菜,却感到没什么胃口,大太监李莲英问她:您老到底想吃点什么呢?慈禧说,我就想吃窝窝头。原来八国联军打进北京时,慈禧落荒而逃,竟然有几天吃了上顿没下顿,这时有人给她找来几个窝窝头,她吃起来觉得特香。这在经济学上,称作“边际效应递减律”。女企业家张三再多收入一千万,她的利益满足程度并没有什么提高,她已经享受得麻木了,她对这样的锦上添花已经没感觉了。可是,如果把这一千万分给一千个下岗工人或贫苦农民,就可能是雪中送炭。从功利主义的标准看,显然这种分配方式所带来的社会福祉的总值,要更大。所以,应该建立规范,把张三的一部分财富拿出来,给更有需要的人。

  功利主义的这种观点隐含着一个前提,就是把所有的社会成员看作是同一个生命体验的主体;但问题在于:有多少个人就有多少个生命体验的主体,所以这一前提是不符合事实的;富人们会说:只要我的钱是合法赚来的,我享受得再麻木我也要享受,那些穷人就是只能就着咸萝卜吃饭,关我什么事?因此,功利主义的理据是缺乏说服力的。

  另一种理据可以称为“兄弟式关系理据”。那各尔在《论平等》中说,经济平等主义的理据是,它可以在社会成员之间营造一个温馨和谐的氛围,令大家像兄弟般友爱和相互关心。(Nagel,1977)这一理据是从每个人生命体验的相互关系上去看的。当一个社会体的成员们的生活,其共同性和联系性十分强、相互间的信息交流非常多时,每个成员都会接触和了解到其他成员的生活情况,哪些人活得活得很好、好到什么程度;哪些人活得很差、差到什么程度,大家都知道。这时,包括富人在内的所有人除了考虑如何让自己活得好之外(对于每个人来说这从来都是第一位的),也都会自觉不自觉地、或多或少地考虑别人的生活情况。当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地考虑别人的生活情况时,就会形成一种共同的感受;而且如果这个社会体互利性很强,大家是相互做贡献、相互帮助、相互间不可缺少,那么这种考虑别人生活情况的共同的感受就会越强,这就是前面那各尔说的,大家会像兄弟般友爱和相互关心。如果大家都从这一共同感受出发来讨论问题,上面功利主义的那个计算公式就可能被大家共同接受。如果在一个有着十个兄弟姐妹的家庭里,老三非常富,老六非常穷,即使都是在凭本事挣钱,老三好意思不帮助老六吗?这种帮助不是道德高尚,好像老三我愿意发慈悲就帮助,不愿意发慈悲谁也不能指责我什么;这是一种底线道德,你老三不帮助老六的话,兄弟姐妹们都会指责你没有同情心、没有良心、没有人性。在这种氛围之下,富人一是顾及广大社会成员的可能的指责,二是自己也会有同情心、良心和人性,所以会去帮助穷人。这样,穷人、中等收入的人和富人都会同意:富人们应该帮助穷人。这样,我们的社会更像一个大家庭,社会成员之间更像兄弟姐妹,大家的关系更加团结、和谐,每个人不是都会感到生活更加美好?富人们是要有了一辆奔驰、一套别墅后再买一辆、再买一套呢?还是要这种团结友爱和谐的人际关系?

  哈耶克是“经济平等主义”的坚决反对者,在《自由宪章》“法律形式的平等(Fomal Legal Equality)”一节中他陈述了自己的看法,具体有两个要点。

  第一个要点是,他主张的最高价值是自由。这当然不是生命欲求、生活状况意义上的自由,而是规范意义上的自由,是自由权利;而且是强调经济方面的自由:经商自由、投资自由、定价自由、确定员工薪资的自由,也就是市场经济规范所保障的一系列自由权利。如果社会在一定程度上采取经济平等主义的立场,制定一些法律法规去缩小收入差距时,就会和这些自由权利发生冲突。这时,哈耶克坚决站在自由权利一方,认为经济平等主义性质的法律法规,是不正当的。

  他说: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是有助于自由的唯一平等,也是唯一不会损害自由的平等。自由不仅和其他方面的平等没有关系,而且在很多方面会注定制造出不平等。如果个人自由没有使得某些人的生活比其他人更为成功,自由的价值就会大为逊色。他又说:我并不反对一个大家的经济上较为平等的社会,一个贫富差距不大的社会,我其实是欢迎这样的社会。但是,我们决不能用政府的强制力量去实现它,因为那就损害了自由的理念。各人之间经济状况不平等,是一个不好的社会现实,但我们不能用强制的方式去改变这一社会现实。那些要求用累进税等法律的方式去改变这一现实的主张,是和自由理念不协调的(Hayek,1960)。

  按照哈耶克的上述观点,他是把自由权利这一规范视作最高价值,和自由权利相比,其他都是次要的。如果平等没有妨碍自由,那么可以接受,所以他承认每个人在自由权利方面是平等的;但是,如果平等妨碍了自由权利,那就不能实行这样的平等。虽然他也明白贫富差距太大是不好的,可是,如果制定法律来缩减这一差距,就会侵犯富人们的自由权利,因此是不可接受的。我们说,每个人利益的更大满足才是我们制定规范的出发点,是最高标准;但哈耶克却把规范中的一种,也就是自由权利,作为出发点,作为最高标准。我们应该明白,人是规范的主人而不是相反。规范只是因为人的需要才有意义。人是为了自己活着,而不是为了规范活着,更不是为了规范体系中的一个组成部分活着。明明知道各人之间经济状况不平等,是一件不好的事情,却因为改变这一状况要和自由权利发生冲突,所以宁可不改,这是不是太过偏执?自由权利、自由理念当然极为重要,可是,现代社会有着一系列的规范,有着一系列的社会价值,自由权利只是其中之一,它也并不具有至尊地位。

  第二个要点,哈耶克说:先提出人与人生而平等,然后以此为理据,主张采取社会措施把人们变得平等,这种论证显然是不真实的。事实上,每个人的特点、禀性各不相同,人是大自然中最具多样化的。个人价值正是在这种多元

  化中体现出来。强调人与人的平等,就削弱了人的多样性,就贬低了个人价值,我们的生活也就丧失了意义(Hayek,1960)。

  平等主义者为了论证自己的价值观,确实使用了“人人生而平等”这样的理据。当我们对“人人生而平等”这句话作语义分析时,可以把它理解为一种对事实本然状态的阐明。如果这样理解,那么这句话是不符合事实的。退一步说,即使这句话符合事实,也不能进行推论说:因为大家在呱呱落地时在事实上是平等的,所以我们就应该在以后的几十年里都保持平等。由一种事实的、本然的状态,是推不出价值的、应然的规范的。也许,我们可以把“人人生而平等”这句话理解为一种价值吁求、一种人性呼唤。哈耶克不同意平等主义,可是他论证的方式也是由一种事实本然的状态,推论出价值应然的规范。这是一种同样错误的论证方式。他说,因为每个人在事实上都是个性的、多元化的,而不平等正好符合这种情况,所以就应该是正当合理的。但我们知道,“人是什么样”和“人希望什么样”是两回事。一个小孩从小喜欢画画,但父母非要让他学电脑,那就是父母的不对,要保护孩子的个性嘛。可一个小孩生长在农村,在电视里看到城市的花花世界十分向往,他想:城里的小孩为什么能经常吃雪糕,而我就不能?我们不能说城市小孩经常吃雪糕是个性,农村小孩一个月吃一次肉也是个性。农村小孩可不想要这样的个性,他们只想平等,只想也能经常吃雪糕。没有了这样的个性,他们的生活就有了意义。因此,在考虑应该确立什么样的规范时,我们只能从人们的希望出发、从人们的需求出发,而不能从事实上的状态出发。

  人人生而平等也好,生而不平等也罢,都无所谓;只要每个人都有期望得到平等对待之心,我们就要去建立一系列平等性质的社会规范。

  

  参考文献:

  1. Michael Walzer, , Copyright © 1983 Basic Books, Inc.1984.

  2. Thomas Nagel, , delivered as the Tanner Lecture on Human Values at Stanford University,1977.

  3. F.A.Hayek, ,Copyright © 1960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

  

  张晓群电子信箱:zxq11@vip.sina.com

进入 张晓群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平等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历史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068.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