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章润:中国语境下的“优良政体”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82 次 更新时间:2013-11-25 22:27:15

进入专题: 优良政体   中国研究  

许章润 (进入专栏)  

  

   一、大部分政体距离“优良政体”都很远

  

   主持人:“优良政体”这一话题比较偏于学术,其中包含政治哲学和法哲学的知识理论,所以先请许老师给我们对此做一个引题式的介绍。

   许章润:前年和翟志勇教授一起编了个文集,作为“历史法学”系列出版物之一,标题就是《优良政体》。立足当下,之所以还要讨论这个话题,而且,可以想见,还将会有更多人的更多讨论纷沓而出,至少,原因有三:

   一是中国的“改革开放”走到今天,建设“优良政体”的问题日益浮出水面,越来越成为朝野上下,特别是学界、政界和商界共同关心的问题,可能,也是当下中国最为重大、核心和棘手的问题。毕竟,“发展经济-社会,建构民族国家,提炼优良政体,重缔意义秩序”,凡此四项,构成了绵延百年的“中国问题”的核心主旨,则时移世易,流变跌宕,而构成“现代中国”并且促其“政治上轨道”、实现国族的政治成熟之优良政体,蔚为时需,可谓百年转型之最后一役也!

   二是全体公民政治上的和平共处,是并且历来都是邦国政治的头等大事。古典中国的诸子学说和希腊以还的西方政治哲学所关注的核心命题,其基本问题意识,均不外乎此。在此,政治上的和平共处是以全体公民分享一个政治空间为前提的,而这个共享的政治空间及其公共性,则需要一个优良政体来组构、拢括和运作。就此而言,这一问题可谓非古非今、恒旧恒新,而当时时重温,需要处处警怵。中国恰处转型关键时刻,实际上,百年转型到了一个即将收束的时段,各种矛盾紧绷,大家发现诸多具体、现实的问题,其症结,其解决,最后均需追问到政制和政治身上,则“分享”与“和平共处”,不仅是理论话题,更是紧迫的现实难题了。

   三是当下中国,朝野上下,包括知识界和官方,对于政制腐败和权力滥用之舆议愤然、全民讨伐,对于权力之不作为、乱作为、越位和缺位现象之越来越难以忍受,向我们提出了一个严肃的考问:为何现有政制无法恪尽清廉之望?权力的自我制衡和权利对于权力的制衡,如何铺展为具体的制度安排?从而,中国当下的政体究竟为何?其之德、勤、绩、能何在?这一政体能否完成中国转型最后一役之担负?如果答案是否定的,又当如何?等等。而凡此论题,均不外最终指向优良政体这一问题也。

   凡此三点,其实解决的就是“凭什么你来统治?”或者“你的权力究竟从何而来?”这一核心追问。基于这三点原因,“优良政体”的讨论显得尤为必要。另外,如前所述,关于政体和优良政体的讨论不仅是当下中国政治哲学、法律哲学的关键命题,自古以来,从希腊诸贤和中国诸子时期开始,它都是一个核心问题,盖在于人类是一种政治动物,无法离开政制和政治来组织群居生活,则对于政体和优良政体的追问,势将与人类相始终,而共存亡矣!

  

   主持人:既然有优良政体,它究竟应当大致包含那些指标呢?那是不是也存在一个作为其对立面的拙劣政体呢?哪些类型的政体必无法归属于您所说的优良政体?

   许章润:希腊古典哲学对此有较多讨论,而从希腊时代到当代西方政治哲学,其政体论发达,都在试图回答这个问题。虽然过去谈论的共和政体、民主政体、贵族政体和君主政体各有利弊,但其所设定的“优良政体”的标准却是必需而普适的。

   概而言之,但凡得谓优良政体,则德性、效能和程序均不可少。从而,“有德有方”,蔚为纲领。所谓“有德”,标榜的是政体的德性伦理,解决的首要问题是政治权威从何而来与政权往何而去的“大是大非”。局中之人,进而据此展开政治统治的建制化努力,实施操作系统,铺陈理论说明。因而,它关乎政治的正当性,说明的是政体之内在义理结构。所谓“有方”,关乎政制的合法性,特别表征为对内最大限度地提供秩序,保障自由,实现公义的国家能力,对外有效维护国族利益,捍卫集体尊严,秉持文化自觉和政治尊严。一定意义上,所谓有方就是有效率,能够提供包括公共秩序和公义在内的基本公共产品。

   换言之,任何一个政体都必须具有合意性,不仅在于其权力的获取基于公开的竞争性程序,而且,其政治决策必需获得特定地缘政治共同体绝大多数成员的认可。合意性立基于合法性,秉具合法性的政制才是优良政体。

   关于合法性,要考虑三个向度的问题。第一是程序合法性,权力必须通过公开、公正、公平的竞争性程序获得,这是民主政治的交易性特征,也是关于权力授受的普世价值,所谓“授受以公”也。

   第二是绩效合法性,即这一政体是否能够提供基本的公共产品,能不能保障基本的民生、秩序、法制和公正。今日中国的经济发展、社会稳定、民生保障所获得的相当程度的合法性认同,就是一种绩效合法性。

   第三是意识形态合法性,即政体的价值理念和思想取向,蔚为“先进”,不仅不致忤逆普遍人性,而且,符合当下多数国民的认同,与公民理想契合无违。常常可以看到,某一政权力量强大,甚至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在程序上也未尝不合法,遵循合法的政党政治的选举程序。但是,其所信守的意识形态、核心价值和思想理念,却与时代潮流大相违背,更与基于普遍人性而来的公民憧憬恰相刺谬,则即便程序合法、绩效昭彰,也不一定会被多数人所接受,大家也不买帐。

   当今世界,自由、民主、平等、人权、宽容、多元和公正,以及中国古人所推崇的信爱和平、仁义理智,等等,既是普遍人性的人心之所向,而构成常说常新的普世价值,也是一种常识、常理和常情。前面曾说,良好的政体应该“有德、有方”。这里或可增加一句,所谓“有德”,就是它秉持为全体公民谋福利的政治价值追求和道德理想主义,将天下归诸天下人也;而“有方”,就是它能够提供基本的公共产品,作为守夜人、看门狗,满足多数人安宁和平生活的现实要求。无心无力于此,大话满天飞,中饱私囊,则“先进性”云乎哉!

  

   主持人:那是不是也存在一个作为其对立面的拙劣政体呢?哪些类型的政体必无法归属于您所说的优良政体?

   许章润:是的,古往今来,各种坏政体、窳败政体横行霸道,甚难一言以蔽之。从理论上来说,可以说“无德”、“无方”的政体就是坏政体。具体而言,可能包括三种类型的政体:

   一种是流氓政体,不仅权力的获得与公开公平的竞争性程序无关,而且,其义理结构和施治行政缺乏政治美德,比如撒谎、封锁信息、贪污腐败,等等。其之“命令”无度而乖张,一如索取无度,完全无视国家的公共性质,更无有关统治正当性的道德省思,将家族利益和特定政治集团的利益等同于邦国利益,更且凌驾于全体国民的公共福祉之上,国家实际上沦为惨遭绑架的政治人质,如同国民在此不过是国民经济学上的统计数值。看看近邻金三胖一家那副德性,则一切一目了然矣!

   另一种是霸道政体。这类政权依仗的是所谓“丛林规则”,也就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在改朝换代的帝制一统、王朝体制之下,它基于“打天下,坐天下”的原理,好像还是有说服力的。但是,置此民主政治和人民共和时代,依据丛林规则所缔结的霸道政体,其之不具任何正当性,可谓人心所向,其理昭彰。再以此说辞而强辩,无异于自毁前程。所幸现在至少在桌面上,已然无此公开叫嚣了。曾几何时,此种特定政制将自己等同于政治体的最高利益和全体利益,以“历史规律”的方式宣称自己的正当性,或者以“国家核心利益”的名义定位自身,加冕自身。此种宣示、定位和自我加冕,基于历史决定论,属于典型的独断话语, 其之劫持“历史”和“国家”,盗用“人民”,可谓政体腐败的顶峰。

   最后一种政体是窳败政体。这种政体没有力量,结局是难以整合社会,不能提供经济发展所需要的基本秩序,更无论相应的法制环境,也无法满足民生需求,捍卫集体尊严同样是一句空话,甚至于连解决自身问题的能力都不够。而且,其怯于道义责任与道义担当萎缩,“历史观”阙如与内在义理结构逐渐侏儒化,以及不思进取、迟暮沉沉、沉湎于颟顸无效的官僚惯习,等等。比如巴基斯坦,它是一个民主国家,但其社会动乱,暗杀、爆炸频发,社会秩序难以维持,这个政体不能算作一个好政体。虽然以民主的形式出现,却没能发展为一种成熟的形态。

   任何一个政体,哪怕是优良政体,也都有政治腐败的问题。另一方面,还存在着另类的政治腐败或者腐化,比方说“人民的腐化”。因为,归根结底,“人民”是一个集合概念,总得化约为具体的市民、国民、公民和选民,变成“可计数”的存在,方始有政治法律意义。但也正因如此,则人民成为可以收买的对象,事实上也屡屡发生过人民被收买的事情。所以,“人民的腐化”如同权力和政制的腐败,并非耸人听闻。毋宁,弄不好,势成常态呢!看看今日拉丁一系民主的窳败,可见所言不虚。优良政体有腐败的问题,其腐败表现为政治市侩主义和小市民式的政治近视,缺乏博大刚健的历史观和道义追求,也缺乏刚劲果断的政治决断,凡此均为政体腐败的征兆。因此,今日讨论优良政体,首当辨别窳败或者次劣的政体如何从外围侵入到优良政体中来,辨析其发生过程和纠联机制,也是有意义的。

  

主持人:刚才的解说条分缕析,但似乎更多地是从学理层面归类,不知道您能否举一些实例来加以说明?(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许章润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优良政体   中国研究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9861.html
文章来源:共识网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