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皇凤:新中国60年国家治理体系的变迁及理性审视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97 次 更新时间:2013-11-18 21:18:20

进入专题: 国家治理体系  

唐皇凤  
2006:66—67)。构建完善的网络治理机制是社会综合治理的基本内涵,也是完善社会综合治理体系的核心与关键。构建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协同、公众参与的社会管理机制,形成四者良性互动、有机合作基础上的网络治理机制和结构,是构建中国特色的社会治理机制和推进政治文明建设的重大举措。而其中的核心与关键,则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培育社会的自我组织能力和自我管理能力,逐渐淡化社会综合治理的行政主导色彩,通过强化国家组织—市场组织—社会自治组织在公共服务供给过程中的协作机制,通过制度创新规范各个治理主体之间的权力责任关系,构建各种治理要素之间对称、均衡的网络治理格局,进而推动中国国家治理模式的现代化。

    

   四、基本结论

   政治发展的历史经验和一般理论认为,现代化进程中的社会、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关键是创建有效的政府体系,但更重要的还是建立一个能够调整新集团参与政治的有效政党体系,执政党是有效化解政治参与和政治制度化之间内在张力的主导力量,是社会平稳转型的基本保障力量。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国家治理的基本主题是现有的国家治理体系如何应对快速社会变迁产生的大量社会问题。从我国政治发展的历史逻辑和现实经验分析,中国的市场转型并没有像其他后共产主义国家的转型一样,国家和政党权力大幅度回收后撤,反而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强化了自身的权力组织网络,并且这个权力组织网络依然起着维系国家、稳定社会的作用,旧体制对新社会的适应是通过执政党对各种治理资源的有效组合来实现的。发展中的社会主义大国在快速社会变迁过程中,作为执政党的中国共产党一直是组合资源、进行有效国家治理的主导力量。面对急剧社会变迁引发的社会问题,中国共产党在现有的国家治理体系中,通过利用与强化现有的组织网络,合理组合传统资源与现代要素,在构建制度化调控模式的过程中充分发挥执政党和政府等传统组织的支撑作用,并利用各种新型社会、市场组织来拓展国家治理空间。在转型中国,执政党和国家的相对自主性是构建公共秩序的主导力量,以执政党为核心的权力组织网络是支撑中国平稳社会转型的根本保障力量。并且不断通过以组织建设和组织网络渗透为主要形式的组织化调控来拓展国家治理空间,组织化调控是支撑中国社会平稳转型的核心机制。因此,社会转型与秩序构建的中国经验集中表现为:通过适度威权和强制达成秩序和稳定,进而实现经济增长,通过国家法团主义的合作方式来操纵和控制现代化引起的社会政治效应。

   在中国社会转型过程中,原有的动员体系日益弱化,社会与单位调控体系日益蜕变。日益分化的社会结构迫切需要制度来规范社会主体的行为,转型期的秩序维持与秩序建构迫切需要以普适的、抽象的国家法律、制度来实现“抽象化的国家治理”,并且通过塑造现代性的“规训”主体来安定人心秩序,实现社会秩序与人心秩序的有机连接。以控制为主导的组织化调控必将让位于以“规训”为主导的制度化调控。但是,任何一个成熟的现代治理体系一定包括价值、制度、组织与机制四种要素。现代社会是一个高度组织化的社会,即使在制度化调控模式完全确立后,各种传统的组织遗产和新兴的组织资源也在现代治理体系中承担重要的社会功能。在现代治理体系之中,组织化调控逐渐丧失了作为核心调控方式的地位,但仍然充当辅助和补充的角色,以法治为核心的现代制度体系将成为核心的国家治理工具。而构建合理的现代治理结构,充分发挥执政党和国家政权组织的治理技巧和组织资源,构建一个由执政党组织、政权组织、条线管理部门、市场组织、企事业单位、基层社区等组成的平等、合意、互信互利的网络治理结构,则是优化中国国家治理体系的关键步骤。

    

   参考文献:

   董志凯,1996:《1949-1952年中国经济分析》,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林尚立,2000:《当代中国政治形态研究》,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

   毛泽东,1987:《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1册),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

   唐皇凤,2008:《社会转型与组织化调控:中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组织网络研究》,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

   杨雪冬等,2006:《风险社会与秩序重建》,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美]杜赞奇,1996:《文化、权力与国家:1900-1942年的华北农村》,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

   [美]霍华德·威亚尔达,2005:《新兴国家的政治发展——第三世界还存在吗?》,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美]R. 麦克法夸尔、费正清,1998:《剑桥中华人民共和国史:革命的中国的兴起(1949—1965)》,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Burns, John P., 2003.“Governance and Public Sector Reform in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Cheung, Anthony B. L. and Scott, Ian.Governance and Public Sector in Asia: Paradigm Shift or Business as Usual? London and New York: Routledge Press.Thompson, Graham F., 2003. Between Hierarchies and Markets: The Logics and Limits of Network Forms of Organization.Oxford:Oxford University Press.

    进入专题: 国家治理体系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公共政策与治理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9682.html
文章来源:经济社会体制比较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