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江:论当前国际体系中的权力扩散与转移及其对国际格局的影响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22 次 更新时间:2013-10-14 13:47:15

进入专题: 权力扩散   国际格局  

叶江  
而现代国际体系自其从欧洲形成开始,就在其结构层面确定了以主权国家为主体单元的国际格局。随着之后欧洲列强的向全世界扩张,全球性的以主权国家为基本单元的国际格局逐渐形成,并且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中主导着现代国际体系的发展和演变。由此,迄今国内大部分国际关系学学者都比较赞同这样的观点:“国际格局是指在一定历史时期内国际关系构成中,在国家利益和国家力量集合的基础上,以主权国家和国家集团等战略力量角色及其组合形成相互联系、相互制约和相互作用而形成的一种结构状态和局面。”[10]这也就是说,直到今天,在国内国际关系学术界,认为国际格局是指在现代国际体系中主权国家和国家集团在一定时期所形成的结构状态,反映出国家和国家集团在政治上的相互联系和相互关系的看法依然占据着主导地位。然而,就如前文已经分析和指出过的那样,自上个世纪末冷战终结之后,特别是自人类进入21世纪之后,现代国际体系中的权力已经不断地在国家之间扩散,并且持续地从国家向非国家行为体转移,因此,当前的国际格局是否依然由国家和国家集团所构成,就需要我们做进一步考察和研究,而这恰恰是当前国际关系学或国际政治学的大问题,因为只有厘清了这一有关当前国际格局构成的理论问题,才能在此基础上辨析当前国际格局的新发展和走向,认清当前国际体系转型的大方向。

   由于长期以来现代国际体系的结构——国际格局是由主权国家所构成,因此在传统的国际关系学研究中通常运用“极”(pole)的概念来分析国际格局的演变和发展,而所谓的“极”就是以主权国家为主体的权力中心或曰大国,即在全球范围内的政治、经济、科技、军事等领域里具有支配能力的大国或国家集团。现代国际体系自17世纪产生之后,其结构层面的国际格局直到20世纪中叶始终维持着“多极”(multipolar)状态,虽然多极国际格局本身时常随着大国的兴起而发生变化。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现代国际体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多极国际格局为美苏争霸的两极国际格局所取代。但是,两极国际格局仅持续了40余年便于20世纪90年代初因苏联的解体而宣告终结。随着两极国际格局的终结,西方国际关系学界就“两极”后的国际格局走向展开了全面的学术研究,提出了各种不同的见解,并就何种国际格局构成的国际体系更有利于世界和平与稳定展开讨论。

    

   三、西方学者有关后冷战时期国际格局走向的学术争论

   早在苏联东欧发生剧变之际,美国学者查尔斯?克劳萨默(Charles Krauthammer)就在《外交》(Foreign Affairs)[11]上发表《单极时刻》("The Unipolar Moment")文章,提出:随着苏东集团的瓦解,两极世界将为由美国独霸的单极世界所取代。他还宣称,认为两极后的世界将是权力在数个强国中分散的多极世界的观念是错误的。[12]克劳萨默的观点与美国传统现实主义国际关系学者和外交决策者如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和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Zbigniew Kazimierz Brzezinski)的观点十分相左。基辛格早在20世纪70年代就提出了全球五大力量中心的命题,为国际格局多极化理论奠定了基础。冷战后他在其名著《大外交》(Diplomacy)中指出:“冷战结束,制造出观察家称之为‘单极的世界’或一个超级大国的世界。但是,美国实质上并没有比冷战开始时更能单方面独断全面问题。”[13]布热津斯基也在《大棋局:美国的首要地位及其地缘战略》(The Grand Chess board:American Primacy and It's Geostrategic Imperatives)中认为:虽然苏联的失败和崩溃是一个西半球大国美国迅速上升为唯一的而且的确也是第一个真正的全球性大国的进程中的最后一步。可是,欧亚大陆依然保持着它地缘政治的重要性。[14]进入21世纪之后,美国进攻性现实主义学者约翰?米尔斯海默(JohnJ.Mearsheimer)也在其《大国政治的悲剧》中反复论证两极格局后的世界将会回复到类似19世纪的以国家为中心的多极体系。

   然而,美国的新保守主义国际关系学者和外交政策决策者们则坚持认为后冷战时期的国际格局是美国称霸的单极格局,1999年威廉?沃尔弗斯(William C.Wohlforth)在《国际安全》(International Security)杂志上发表《单极世界的稳定性》("The Stability of Unipolar World"),更全面地论证后冷战时期美国将领导建立单极世界,并提出这样的单极世界是稳定和和平的。美国前国防部副部长,乔治?W?布什(George Walker Bush)政府时期著名的鹰派人物,美国国防部军事策划人之一保罗?沃尔福威茨(PaulWolfowitz)则更是早在1992年就在他与副手斯库特?利比(Scooterlibby)共同撰写的《1994-1999财年防务计划指针》(Defense Planning Guidance for the 1994-1999 Fiscal Years)中提倡建立美国独霸的单极世界,实行单边主义和先发制人的战略。[15]他还成功促使第一届小布什政府推行单边主义的单极化外交政策。美国前国务卿康多莉扎?赖斯(Condoleezza Rice)也在2003年提出“多极世界不能促进和平”的观点并且十分推崇美国独霸的单极国际格局。[16]此外,美国国际关系学者艾珊?卡普斯坦(Ethan B.Kapstein)和米切尔?马斯坦杜诺(Michael Mastanduno),以及约翰?伊肯伯里(John Ikenberry)等也在他们所编的论文集《单极政治:现实主义和冷战后的国家战略》(Unipolar Politics : Realism and State Strategies after the Cold War)和《美国无敌:均势的未来》(America Unrivaled:The Future of the Balance of Power)中强调后冷战时期国际体系的结构是一个单极的国际格局。伊肯伯里非常明确地提出:“取代冷战时期两极世界的是以美国霸权为主导的单极世界,而且,美国作为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并没有像有些人所期待的那样遭到其他大国联合抵制。”[17]

   应当指出,随着后冷战时期的国际体系在全球化深入发展的作用下持续地发生深刻的转型,相当部分的美国以及其他西方国家国际关系学者用超然于单极和多极观的眼光来探讨和分析国际格局的新发展。早在1995年,美国学者本杰明?巴伯(Benjamin R.Barber)就在其迄今已经再版多次并被翻译成三十多种文字的《圣战对抗巨无霸世界——全球主义与部落主义如何正在重塑世界》(Jihad vs.Mc World:How Globalismandtribalism Are Reshaping the World)提出了全球化和部落化正重塑世界以致产生既非单极也非多极的世界。[18]之后,美国著名的新自由制度主义国际关系理论创立者之一小约瑟夫?奈(Joseph SamuelNye,Jr.)则在世纪之交推出的《美国霸权的困惑:为什么美国不能独断专行》(The Paradox of American Power :Why the World's Only Superpower Can't Go It Alone)一书中指出:今天权力在国家间的分配,类似一盘复杂的三度空间的国际象棋。其中第一度即军事力量这一维度是美国主导下的单极,但是第二度也就是经济力量这一维度则是多极的,而第三度作为国际格局大棋盘的底部更是无法用“单极”、“多极”或“霸权”加以描述。如果将三度空间统合在一起观察,眼前的世界就很难用“极”的概念来做界定了。[19]2003年,尽管当时的法国总统雅克?希拉克(Jacques Chirac)认为当前的世界应该而且正在向多极化发展,但是,法国国际关系与战略问题研究所(Institutde Relations International es et Stratégiques)所长帕斯卡尔?波尼法斯(Pasca lBoniface)却同时提出了“我认为我们生活其中的世界既非多极亦非单极”的观点。[20]

   然而,更值得注意的是,自2007年起,西方国际关系学界重量级学者开始谈论“无极世界”(Nonpolar World)的理念,尽管有关后冷战时期国际格局“无极化”或“无极世界”的观点早已在20世纪90年代末的中国国际关系学界中产生了。[21]2007年1月31日,英国著名智库伦敦国际战略研究所(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and Strategic Studies,IISS)所长约翰?齐普曼(John Chipman)在该所重点出版物《2007军事平衡》(The Military Balance 2007)报告发布会上提出了世界走向“无极化”的论说。他指出:“事实上我们生活在一个无极世界之中。美国的权力既强大到能设定国际行动日程,但又软弱得无法有效地在全球执行这样的议程。其它强权无论是国家还是次国家都有力量足以对抗美国的日程,但是却又无力塑造有吸引力的替代品或推行一不受外界影响而能持久的地区日程。”[22]美国外交委员会主席,《外交》杂志主编理查德?哈斯(Richard Hass)在2008年《外交》5/6月号上发表了《无极时代》("The Age of Nonpolarity")一文,全面探讨了当前国际格局的无极化。他认为:“21世纪国际关系的主要特征是正在向无极转变:这是一个不是由一两个国家甚或是几个国家,而是由众多拥有并行使各种权力的行为体,所主导的世界。这意味着国际体系发生了结构性的变化。”[23]很明显,哈斯的“无极世界”论说不仅超越了大国中心论,而且强调构成当前国际格局的单元不仅仅为国家还包括非国家行为体。哈斯还认为:“无极世界将充满困难与危险,但通过促进全球更为深入的一体化则可以在无极世界中寻求稳定。其中很重要的一个步骤是由几个(大国)政府建立起一个核心集团,而其他国家则承诺推进合作性的多边主义。这可被称为‘协调的无极(格局)’。”[24]由此可见,哈斯虽然在对当前国际格局的认知上超越了大国中心论,但是却在提供解决无极世界所带来危险的方案上则又回到了大国中心观。

    

   四、国际体系中权力的扩散转移导致多元无极国际格局的显现

   通过上述三个方面的简单讨论,也就是通过对冷战终结至今现代国际体系中权力扩散与转移,国际体系、国际格局与“极”的相互关系,以及西方学者有关后冷战时期国际格局走向的不同判断等问题的探讨和分析,我们应该可以感受到,作为现代国际体系系统范围组件的国际格局在后冷战时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简而言之,随着当前国际体系中权力的扩散与转移,对当前国际体系的发展演变形成直接影响的单元出现了深刻的变化,而单元的深刻变化必然导致由单元所建构的国际格局也发生剧烈的变化。

   长期以来,由于现代国际体系的客观发展是以国家为中心展开的,因此国家被视为国际体系中唯一的单元,而决定国际格局走向的则是这唯一单元中的大国,并且这样的大国被称为“极”或“力量中心(power center)”。于是,由数个大国形成均势的国际格局被称为“多极格局”,两个大国(超级大国)分庭抗礼的国际格局则是“两极格局”,而单个超级大国操控的国际格局就为“单极格局”。当前国际体系中权力的扩散和转移从两个方面对体系中的单元形成影响。

第一,对国际体系发展演变具有作用力的国家已经不仅仅是少数几个传统大国。新兴大国如金砖国家目前实际上已经进入国际舞台的中央,(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权力扩散   国际格局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8478.html
文章来源:《上海行政学院学报》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