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锐:毛远新“文革”早期的三张大字报解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739 次 更新时间:2013-09-28 09:22:59

进入专题: 毛远新  

王锐  

   第二个问题则是对造反团内部出现的一些动向的公开表态。其中主要提到“周涛等人的反革命大字报”及“贺争在团内作了个报告与之呼应”问题,毛远新就此上纲上线并指责说:“这是两条路线斗争在我团内的反映。”周涛、贺争也是高干子女,都是当年“红色造反团”一起杀出来的“老造反”。周涛后来到北京建立“哈军工红色造反团驻京联络站”并担任负责人,同谭立夫、贺鹏飞(贺龙之子)等关系很密切,同“联动”亦有联系,因此受其影响卷入了1966年底至1967年初北京以“联动”为主的“炮打中央文革”的思潮及活动。其间,周涛等23人,写了一份大字报张贴于北京街头,并印成传单四处散发。大字报矛头对准权倾一时的中央文革小组。

   正如毛远新在大字报中所说:“表面上看来这张大字报是在提意见,帮助中央文革,实际上是发泄了一股怨气,是抗议,是对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对抗,是反毛主席的”。既然“联动”及“反中央文革”已经形成了一种思潮,远在哈尔滨的“红色造反团”总团必然也有反映。总团的贺争等就是其支持者,并在红色造反团内作了一个关于“文革”的形势报告,明说讲形势,其实是在同北京的周涛等遥相呼应,并在总团内部形成了某种势头,有了一批支持者。

   毛远新这张大字报,实际上主要针对这种动向而写而发的。在表明自己立场观点的同时,意在给总团头头及红色造反团广大战士敲警钟。

   其一,周涛等人的大字报是“反革命大字报”。这话,毛远新特意重复了两次。

   其二,告诉总团头头及造反团战士,必须与周涛等划清界限,不得跟着跑。

   其三,建议“全团开展一次整风”,“清算这张大字报在团内的市场”,“对周涛等人进行公开批判”。

   大字报的第三点,是关于“八八团”的问题。“八八团”是红色造反团在“哈军工”的对立派群众组织,被毛远新及红色造反团定为“保守组织”,受到歧视和打击。“八八团”在“哈军工”呆不住,派人赴北京活动,寻求支持。并抓住红色造反团周涛等人攻击中央文革的大字报进行批判,并借此攻击红色造反团。毛远新大字报中就此攻击说,“八八团已经越走越远了”,“我认为‘八八团’已经开始超出了‘保守’范围开始变质了”。并满带杀气地说:“如果‘八八团’敢于以任何行动对抗我们夺权,对抗造反派,就要采取专政手段了。过去我们仁至义尽,好话讲完了,仍然死不回头,就只有自取灭亡了。”又说,“要警告他们,如果再执迷不悟,只有灭亡。”

   其实,在毛远新写这张大字报的时候,“哈军工”的“八八团”在强大政治压力下,机构被砸,头头多数被抓被揪斗,已经大势所去,再无与“红色造反团”作对抗衡的实力了。

   就在毛远新大字报写出的第2天,1月21日,作为省市“八八派”核心团体的“哈军工八八团”被迫宣布无条件解散。从此,“哈军工”完全成了红色造反团的天下。毛远新这张大字报可以说是为“八八团”垮台加的最后一把柴火。

   尽管毛远新在这份大字报的最后,“谦逊”地表示:“以上谈了几个问题,请总团负责同志们考虑一下,作为团里一个普通战士的建议,决不要象上次那样大做文章(指其第一张大字报《我为什么参加红色造反团》被宣扬传抄——作者注)。对的部份是否可以和团内广大同志们商量一下,错的部份坚决抵制,希望你们把我真正当成普通一兵”。但是,实际上,毛远新已经成了整个“红色造反团”的“太上皇”了(其实,岂止是红色造反团,没多久,这位毛远新就成了整个东北三省的“太上皇”)。

  
3

   毛远新的第三张大字报《必须永远忠于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写于1967年3月8日。这是毛远新“文革”早期在“哈军工”所写的三张大字报中,篇幅最长,也最具理论色彩的一张大字报(其中,也最能看出毛远新受“文革”思潮影响之深)。

   毛远新写这张大字报的时候,造反派已夺权掌权一个多月(黑龙江红色造反者革命委员会1月16日夺权,1月31日召开成立誓师大会。新华社于第二天2月1日播发消息,《人民日报》同一天发表社论《东北的新曙光》。实则代表中央承认其夺权行为)。

   对立面“八八团”已彻底垮台,周涛等人及“八八团”的头头果然已关押“专政”。无论“哈军工”也好,哈尔滨市、黑龙江省也好,基本上成了造反派一家的天下,这时,如毛远新大字报中所设问:“八八团垮了,权已夺了,下一步向何处去?”毛远新这张大字报,实际上就是试图从“文革理论”的高度,结合“哈军工”及省市现实情况及局势走向,回答这个问题,给整个掌权的红色造反者革命委员会指明方向。因此,这张大字报才具有较强的理论性和系统性。看来,毛远新在写大字报前经过一番认真的思索,并做了较充分的准备,否则无法一气写成这张篇幅长达10000多字的超长大字报。“文革”中,造反派、红卫兵“理论家”,有这种写卖弄文采的“理论修养”,显示其政治主张动辄万言的长篇大字报的风气)。

   这篇大字报,其实就是毛远新表明自己对“文革”时局的看法,以及阐述一系列“文革”主张的长篇论文。除一段颇长的引言导语外,共有《必须坚持毛主席的干部政策》、《必须永远坚持毛主席的群众路线》、《总结经验教训、破“私”立“公”,永远忠于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三大部份。仅从这三个小标题所涵盖的内容,字里行间那种居高临下指点江山的味道,以及多少有点教训的口吻,也可以看出,这哪里象是一个普通造反战士的大字报,简直就像是一篇《红旗》杂志和《人民日报》发表的一篇有份量的“重头文章”(通常由中央文革某个或某几个笔杆子亲自执笔)。

   毛远新动如此多的心思,花这么多的功夫,写这篇大字报,显然不象他前两张大字报那样,多少带有一点随意而为,就事论事,一气呵成的味道。而是认真考虑,深入思索后写就的(恐怕也不只花几天时间。是不是有他人帮忙或代笔,笔者无法作考)。从这个角度上看,毛远新似乎是借此系统表明自己的政治见解和主张。换句话说,这就是他的“政治宣言”或者说是他在为自己准备未来的“施政宣言”。

   遗憾的是,由于这篇大字报太冗长,理论性说教性太强,也太空洞,缺乏针对性和相应内容,结果这张毛远新下了很大功夫的大字报,在社会上的反响平平。反而不如他前两张大字报走红,传抄翻印也大不如前者。

   不过,毛远新毕竟是毛远新,他那不同寻常的身份,还是让造反派们大感兴趣并深感有使用价值。1967年5月,“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红色造反团”将毛远新这三张大字报合为一册,印成《毛远新同志的三张大字报》的小册子,在造反派内部发行。小册子扉页上,还特地加了一段“编者的话”:

   毛主席的侄儿、毛泽民烈士的儿子,毛远新同志是我院红色造反团的战士,运动以来写了三张大字报,对我院文化大革命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现在我们把他的三张大字报集中翻印出来,供广大革命造反派学习参考。

   这个小册子出来后,当即在造反派中广泛流传。全国各地造反组织并纷纷翻印散发,形成一股新的“毛远新热”。毛远新再次成了各地造反派仿效颂扬的对象。哈军工红色造反团也为此名声远扬。

   不过,毛远新不久以后便离开了他赖以起家的“哈军工”,离开了黑龙江,来到靠北京更近,在东北三省中具有政治中心地位的辽宁(其时,中共中央东北局在辽宁沈阳,沈阳军区也是大军区)。

   据说,是毛泽东让他这样做的。有消息称,一次,毛远新来北京向毛泽东谈及东北局势,主要谈及哈尔滨及黑龙江全省形势。毛泽东突然嘱咐他,今后应当多留意辽宁的局势。毛远新当即领悟了毛泽东的意思

   东北三省的政治、经济、军事中心在辽宁,在沈阳。只有在那里,才能观察、控制整个东北的局势。而黑龙江相对偏远,影响力稍小。在黑龙江搞得再出色,也左右不了东北全局。而且,当时辽宁局势比较混乱,中共中央东北局早已控制不了局势,处于瘫痪状态。

   果然,不久以后,毛远新便被安排到辽宁,先从沈阳军区政治部副主任(已是军级)干起,后升至军区政委(兵团级)。1968年5月辽宁省革委会成立,毛远新任副主任,成了一方实权人物。再后,其依靠可以通天的特殊身份,成了坐镇辽宁,遥控整个东北的“太上皇”。

   毛远新当年在东北的权势,和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跋扈和嚣张,从一件小事也可看出。著名音乐家刧夫(时任沈阳音乐学院院长),“9.13”事件后,因其写过一首歌颂林彪的歌曲,夫妻双捕。先是关进一栋两层小楼,刧夫关楼上,其妻关楼下。后转至某四开间平房里,一人住南间,一人北间。5年多时间,近在咫尺,却不相知。查了多年没査出任何参与林彪“阴谋集团”证据,有关专案人员及领导,觉得再关下去没有必要。沈阳市革委主任兼市委书记王从周(后任旅大警备区政委),就向省上汇报,拟让刧夫夫妻到学院在盘錦的“五七”干校劳动,待后处理。沈阳军区副政委,兼辽宁省革委会副主任李伯秋也不敢擅自做主,一起去向毛远新请示。毛远新不批不说,还不阴不阳甩出一句话:“不就是占着你们沈阳的几间房子吗?” 当场弄得那些将军高官们,谁也不敢接一句话。

   刧夫夫妇两人就 一直关到“四人帮”垮台,毛远新自己也被捕以后的1976年12月中旬,才终于获释。12月16日,当局给劫夫看了“四人帮”材料。刧夫兴奋过度,夜不能安。第二天中午心脏 病发作而逝,时年仅63岁。毛远新当年在东北作威作福,迫害无辜,可见一斑。

   不过,无论在毛泽东,还是他自己,“东北王”还不是毛远新最终目标。 再以后,更直接进入中南海,成了凌驾于整个中央政治局之上的“联络员”。

   不管怎样,毛远新当年是从“哈军工红色造反团”起家的。从这个角度上说,他那“文革”早期三张大字报,确实为他日后的崛起飞黄腾达奠定了政治基础。

    进入专题: 毛远新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文革研究专题 > 文革人物档案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8055.html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