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志勇:英国不成文宪法的观念流变——兼论不成文宪法概念在中国的误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98 次 更新时间:2013-07-18 20:33:09

进入专题: 戴雪   成文宪法   不成文宪法  

翟志勇  

  而是詹宁斯在《法与宪法》中表达的意思。而且,詹宁斯要表达的是,宪法性法律和宪法惯例是英国宪法规则的核心内容,并没有说是不成文宪法的核心内容。此外,詹宁斯并没有完全接受戴雪的论述,而是对戴雪的论述所有批判,因此他对宪法惯例的看法与戴雪对宪法惯例的看法是不完全一致的。参见W.T.詹宁斯:《法与宪法》,龚祥瑞、侯健译,三联书店,1997年,24-92页。 [14]在戴雪之前,诸多研究英国宪法的学者都注意到惯例在英国宪法中的重要意义,但这些学者的研究有个共同点,他们都将惯例与法律对立起来,认为惯例不具有法律效力,参见O.Hood Phillips, Constitutional Conventions: Dicey`s Predecessors, in The Modern Law Review, Vol. 29, No.2 (Nar., 1966), pp.137-148.

  [15]事实却是如戴雪所言,政治学者对宪法惯例的研究更为重视,即便他们同样认为宪法惯例虽然具有约束力,但不具有法律效力,如白哲特的《英国宪制》和赫恩的《英格兰政制》,戴雪抱怨“他们太过关注惯例,以至于怠慢了法律。”参见O.Hood Phillips, Constitutional Conventions: Dicey`s Predecessors, p.146.

  [16]戴雪的这个看法得到了梅特兰的肯认,参见梅特兰:《英格兰宪政史》,李红海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0年,220页。宪法惯例的从属性还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来理解,如果承认议会主权或议会至上是英国宪法的第一原则,那么宪法惯例必然要从属于议会颁布的制定法。参见劳伦斯?却伯:《看不见的宪法》,田雷译,法律出版社,2011年,15-16页。

  [17]强世功:《中国宪法中的不成文宪法——理解中国宪法的新视角》,16页。

  [18]A.V.Dicey, Lectures on the Relation between Law and Public Opinion in Engliand during the Nineteenth Century, Liberty Fund, 2008.

  [19]Edward .A. Freeman, The Growth of the English Constitution: From the Earliest Times, Macmillan and Co. 1872, p. 118. 在弗里曼的论述中,不成文的(unwritten)与惯例性的(conventional)具有相同的意思,所谓的不成文宪法,实际上就是指惯例,不包括议会通过的制定法。

  [20]Edward .A. Freeman, The Growth of the English Constitution: From the Earliest Times, p. 108.

  [21]A.V.Dicey, Introduction to the Study of the Law of the Constitution, p. 39.

  [22]梅特兰:《英格兰宪政史》,339页。

  [23]Edward .A. Freeman, The Growth of the English Constitution: From the Earliest Times, p. 117

  [24]Edward .A. Freeman, The Growth of the English Constitution: From the Earliest Times, p. 109.

  [25]Edward .A. Freeman, The Growth of the English Constitution: From the Earliest Times, p. 109. 更详细的讨论参见p.113-115.戴雪和梅特兰对违宪与违法的区别的论述,与弗里曼如出一辙,分别参见A.V.Dicey, Introduction to the Study of the Law of the Constitution, p. 278-285. 梅特兰:《英格兰宪政史》,339页。

  [26]Edward .A. Freeman, The Growth of the English Constitution: From the Earliest Times, p.87,109, 112.

  [27]O.Hood Phillips, Constitutional Conventions: Dicey`s Predecessors, in The Modern Law Review, Vol. 29, No.2 (Nar., 1966), p.137, pp.144-146, p.148.

  [28]James Bryce, Studies in History and Jurisprudence, Vol.I,Oxford University Press, p.127. 有的宪法教科书中说:“1884年英国宪法学家蒲莱士(布赖斯)首先按宪法的文书形式把宪法分为成文宪法和不成文宪法。……1901年蒲莱士又按宪法的制定机关和制定程序把宪法分为刚性宪法和柔性宪法。”可以肯定的是,首先区分成文宪法与不成文宪法的肯定不是布莱斯,而且至少在1901年他是明确反对这种区分的。参见许崇德主编:《中国宪法》(第四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0年,第27页。

  [29]James Bryce, Studies in History and Jurisprudence, Vol.I,p.128.

  [30]另一位英国宪制研究大家沃尔特·白哲特在其名著《英国宪制》中,开篇就单刀直入,以近乎白描的方式澄清主权权力在内阁、王室、贵族院、平民院之间的分配和运作,揭示活生生的宪政制度,避免“纸上谈兵”,至于宪法本身成文与否,已经无关紧要。参见沃尔特?白哲特:《英国宪制》,李国庆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年。

  [31]W.I.詹宁斯:《法与宪法》,第一、二、五版序言,1、7、11-12页。

  [32]中国宪法学对不成文宪法概念的主流认知同样如此,这种认知追根溯源,很可能出自王世杰、钱端升在《比较宪法》中的论述:“如关系国家根本组织的规定,未尝并诸一种文书或数种文书之中,而散见于习惯法与多种文书(即单行法律)中者,则为不成文宪法。……英国就是这样的一个例子。英国宪法的一部分,固存在于习惯法之中,然与英国政治组织有根本关系的事项,亦有许多部分已经文书规定。”这个论述似是而非,不成文显然已经脱离了字面含义,所论不成文宪法,实际上指的是没有成文宪法典而已。至于王世杰和钱端升先生的不成文宪法概念的思想源头,暂时无法考证,谨慎怀疑是受到詹宁斯的影响。参见王世杰、钱端升:《比较宪法》,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7年,8页。

  [33]W.I.詹宁斯:《法与宪法》,46、48、51页。

  [34]W.I.詹宁斯:《法与宪法》,51、56-57页。

  [35]K.C.惠尔:《现代宪法》,翟小波译,法律出版社,2、13-14页。

  [36]事实上,随着英国加入《欧洲共同体条约》(1972)、《欧洲人权法案》(1998)以及独立的最高法院的建立,英国已经成为一个“准成文宪法”国家,参见David Jenkins, “From Unwritten to Written:Transformation in the British Common-Law Constitution”,in 36 Vand. J. Transnat'l L. 2003. pp. 945-955.

  [37]强世功:《“不成文宪法”:英国宪法学传统的启示》,68-69页;强世功:《中国宪法中的不成文宪法——理解中国宪法的新视角》,16页。

  [38]以色列是英国之外,另一个没有宪法典的国家,但这与以色列特殊的建国历程有关,不具有普遍意义。参见毕洪海为《民主国家的法官》所写的译者前言“立宪民主的守护者”第一节“以色列的宪法革命”,载巴拉克:《民主国家的法官》,毕洪海译,法律出版社,2011年,3-13页。

  [39]早期的经典研究如Christopher G. Tiedman, The Unwritten Constitution of the United States: A Philosophical Inquiry into the Fundamentals of American Constitutional Law, New York: G. P. Putnam`s Sons, 1890; Emlin McClain, “Unwritten Constitutions in the United States”, Harvard Law Review, Vol. 15, No. 7 (Mar., 1902), pp. 531-540. William B. Munro, The Makers of the Unwritten Constitution, New York: The Macmillan Co., 1930.

  [40]例如戴维·斯特劳斯:《活的宪法》,毕洪海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2年;劳伦斯·却伯:《看不见的宪法》,田雷译,法律出版社,2011年;Akhil Reed Amar, America`s Uwritten Constitution: The Precedents and Principle We Live By, New York: Basic Books, 2012.

    进入专题: 戴雪   成文宪法   不成文宪法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宪法学与行政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5886.html
文章来源:《清华法学》2013年第3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