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辉:当代西方循证犯罪预防研究简述及启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38 次 更新时间:2013-05-17 21:01:45

进入专题: 循证   犯罪预防  

王辉  

  简称MAP或IPD Meta-analysis)。这三种分析方法的特点分别是:文献结果荟萃分析的文献检索局限于已经发表的研究,然后将这些研究的结果进行综合分析;综合数据荟萃分析不仅要收集已发表的相关文献,还要收集原作者关于相关统计数据的概述;单个病人数据荟萃分析除了要检索所有已发表的相关文献,还要寻找各科学团体未发表的有关研究报告,进一步扩大了文献范围。

  荟萃分析要求对先前的研究论文结论进行统计或定量分析。由于这个分析涉及到统计数据的汇总,它要求合理数目的犯罪研究,并且数目要多到足以进行汇总。如果研究的数目非常小,在平均效应规模方面可能几乎没有报告点。但是,在帮助评价人员确定一个具体干预的平均效应方面,定量方法会是非常重要的。荟萃分析的一个主要指标是加权平均效应规模,尽管通常也没有人尝试研究一些因素,它们可以预计不同研究中的较大或较小效应规模。每个效应规模是根据其基于的样本规模进行加权,在计算平均值时,较大的研究具有更大的权重。

  荟萃分析评价法的优点主要体现在它的透明性方面。荟萃分析评价法能够处理非常大量的研究论文,其他研究人员也很容易复制,相对于其他评价方法来说,这可能是荟萃分析法的绝对优势。同时,荟萃分析的统计方法有助于防止把结果中的离差解释为有意义的误差,正如容易把它解释为样本误差。荟萃分析评价法也有一定的缺点,例如它无法综合处理单个研究中发现的效应范式,入选的研究报告可能良莠不齐,原始研究报告质量直接影响荟萃分析结论之正确性等。

  3.系统性评价法

  系统性评价法(Systematic Review Method)是一种通过严格程序来考察给定研究问题的研究结论一致性的研究方法。系统性评价法最早出现在流行病学研究中,后来才引入到犯罪预防领域。坎贝尔联盟犯罪与司法研究小组(Campbell Collaboration Crime and Justice Group)在把系统性评价应用于刑事研究领域方面处于领先地位。该小组系统性评价的主要特征如下:

  --明确的目标。进行这种评价的论据是清楚明确的。

  --明确的合格性标准。验证人员详细地说明为什么他们包括特定的研究,而不包括其他研究。

  --查找研究的目的是为了减少潜在的偏差。由于有许多潜在的方法,利用这些方法偏差可以影响评价的结果,因此验证人员必须明确地说明为了减少这种偏差他们如何查找潜在研究的。

  --根据合格性标准筛选每项研究,并证明排除的研究是正确的。潜在的相关研究的每个报告必须经过筛选,以确定其是否符合评价的合格标准。所有排除的研究都要完整列出清单,而且读者应当能够得到排除的理由。

  --汇集最完整的、可能的数据资料。应尽量设法得到符合合格标准的所有相关评价。此外,与评价目标相关的所有数据应当从每个合格的报告中仔细地萃取出来,并且进行编码和电脑处理。如果可能的话,系统性评价的人员会设法从原报告的作者那里获得数据。

  --适当且可能时,采用定量分析方法分析结论。系统性评价可以包含或可以不包含荟萃分析法。有的研究可能不适宜采用荟萃分析法。但是若条件适合,应当把荟萃分析法作为系统性评价的组成部分。

  --结构性和详尽的报告。系统性评价的最终报告是结构性的和详尽的,使得读者能够理解研究的每个阶段、作出的决定,以及获得的研究结论。

  坎贝尔联盟犯罪与司法研究小组系统性评价有以下几个步骤[3]:

  (1)系统性评价学者或指导委员会确定研究问题或课题;

  (2)学者把研究课题的建议和期望得到的完整数据递交给相关协调指导委员会主席及(或)协调人把项目分配给总顾问;

  (3)学者在总顾问的协助下完成和递交草稿;

  (4)总顾问和编辑组审核草稿;

  (5)总顾问批准草稿,并递交给C2-RIPE;

  (6)学者完成草稿审核并递交给总顾问;

  (7)总顾问征求外部意见,并获得编辑组对草稿的批评意见;

  (8)学者从编辑组收到反馈意见(这一步可以多次反复);

  (9)学者递交最终评价报告;

  (10)在《干预和政策有效性坎贝尔协作评论》发表评价报告;

  (11)评价报告发展用于多受众者。

  系统性评价的优点是全面、系统,整个过程非常明确,具有良好的可重复性。既可以进行定性分析,也可以进行定量分析。不过,系统性评价也有其局限性,例如作为系统性评价的内容,为什么一些研究包含在内而另一些研究被排除在外?所设定的严格性的上限到底有多高?这是所有研究人员都要面临的问题。

  

  二、几点启示

  

  1.亟待将西方循证方法引入我国刑事司法研究领域。循证犯罪预防研究是一种研究犯罪预防的新思维和新方法。西方国家在循证医学研究兴起不久便将循证方法引入了犯罪预防研究领域。致力于循证医学研究和应用的考科蓝协作(Cochrane Collaboration)成立于1993年,而致力于犯罪与司法研究的坎贝尔联盟(Campbell Collaboration)成立于2000年,两者仅相差7年。反观我国,自20世纪90年代开展循证医学研究以来已有20年左右的时间,但迄今为止,在我国几乎仍看不到有关循证犯罪方法在犯罪预防和政策决策中的引入和介绍,更谈不上应用了。将循证方法引入犯罪学、刑事政策学研究领域是国际刑事司法理论研究的一个必然趋势,也是提高我国犯罪预防理论和政策研究水平,增强刑事政策决策科学性的必然选择。

  2.我国应当重视和鼓励采用循证方法开展研究。循证犯罪预防研究既是当前国际上刑事司法领域研究的一个热点,有较强的理论研究意义;也是很多国家司法决策的重要参考,有广泛的应用前景。循证犯罪预防在亚洲正逐渐成为研究热点。亚洲犯罪学协会(Asian Criminological Society)2012年8月将在韩国首尔举办第四届年会,其主题之一就是”亚洲司法科学和循证刑事政策“(Forensic Science and Evidence-Based Criminal Policy in Asia)[4]。在我国的司法理论和政策研究中,因种种原因长期缺乏统计和实证研究。我国开展循证犯罪预防研究的潜力和前景都很大。引入循证研究方法后,可以全面、系统、定量地评估我国哪些犯罪预防措施是有效的,哪些措施是无效的。对于有效的犯罪预防措施要加大实施力度,对于无效的措施应及时停止。这既有利于提高犯罪预防措施的针对性和有效性,也有利于节约社会成本,将公共资金用于其他更加急需的项目。

  3.西方循证犯罪预防研究的一些结论可以为我所用。当前发展中国家循证犯罪预防研究远远落后于其他西方国家,中国几乎是空白。一项有关发展中国家开展循证犯罪预防研究的调查表明,在发展中国家开展的符合西方严格意义上的循证研究非常之少{4}。我们要想在短期内追赶上西方发达国家循证犯罪预防研究的水平不太现实。既然西方已经采取非常严格的方法进行了大量的循证犯罪预防研究,并且有的研究还将被评估计划的可推广性作为评价的标准之一(如谢尔曼的研究),那么我们不妨将其中具有较大可推广性的研究成果借鉴到我国犯罪预防政策中,作为政策制定者、决策者的一个重要参考指标,或者应用于我国的某些验证性研究,作为加快我国循证犯罪预防研究的一个基础。

  4.重视西方循证犯罪预防研究结论在我国的转化问题。不同国家之间循证犯罪预防的结论是否可以推广应用具有很多不确定性。由于国与国之间在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存在诸多的不同,在一个国家证实有效的犯罪预防策略,在其他国家可能没有效果。这种结果可能是多种原因导致的。在进行国际比较研究时,最大的挑战是提出循证研究所得出结论的标准,以更严格的方法和更大的普适性来寻求成本和收益之间的合理平衡。具体到我国而言,在借鉴其他国家一些循证犯罪预防研究结论的时候,要特别注意不能盲目相信,直接照搬,应当在我国开展相应的研究,并进行验证。这样才能更好地适应我国国情,为决策者提供切合实际的证据。

  5.努力为我国刑事司法理论和政策的定量研究创造条件。在我国刑事司法领域应用循证犯罪预防研究方法,要求现有的理论研究人员关注数理统计理论和方法,而且,在大专院校和研究机构,也要注重培养跨学科人才,尤其是把数学列入法学教学课程,为我国司法刑事理论的现代化奠定必要的人才基础。同时,在保证国家安全的前提条件下,进一步提高司法统计数据的透明度,为理论研究人员开展司法政策有效性的定量分析创造必要的条件。

  

  王辉,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刑法学专业2011级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犯罪学、监狱学。

  

  【注释】

  [1]https://www.ncjrs.gov/pdffiles/171676.PDF.2012—05—30.

  [2]同注释⑴。

  [3]http://www.campbellcollaboration.org.2012—05—30.

  [4]http://www.ntpu.edu.tw/college/e4/acs/files/meeting/20120306152046.pdf.2012—05—30.

  

  【参考文献】

  {1}佚名.如何翻译“evidence—based medicine”一词{J}.广州医药,2002,(2):73.

  {2}Jan V.Dijk.Crime Prevention in a Globalized World:Foundation Setbacks and Challenges{M}.Presentation at the Opening Plenary of the Conference on Sustainable Prevention Policies and Practice:Present And Future Challeges,December 1,2004.

  {3}Brandon C.Welsh&David P.Farrington,eds.Preventing Crime:What Works for Children,Offenders,Victim and Places{J}.(New York:Springer,2006),pp.5—10.

  {4}Roger Bowies et al.,Evidence—based Approaches to Crime Prevention in Developing Countries{J}.European Journal on Criminal Policy and Research(2005)11:348.

    进入专题: 循证   犯罪预防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诉讼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4053.html
文章来源:《河北法学》2012年第12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