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晓峰:精神损害赔偿规则在财产侵害中的限制与适用

——功能主义视角下的中德法律实践比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28 次 更新时间:2013-05-12 20:39:56

进入专题: 精神损害   财产侵害   功能主义  

朱晓峰  

  承认了该案中非为合同当事人的损害赔偿请求权。案情详见:BGH 23. 9. 1982, NJW 1983, S. 36。

  [30]BGH 21. 10. 1982, NJW 1983, S. 219.

  [31]德国地方法院持此类观点所作出的判决数量非常大,此不赘述,详细情况参见注[21],第351页。

  [32]同注[7],第276页。

  [33] OLG Saarbrücken 20. 7. 1998, NJW 1998, S. 2912.

  [34] BGH 9. 7. 1986, NJW 1987, S. 50 f.

  [35]Voβ, Ersatz immaterieller Sch?den im Rahmen h?chstpers?nlicher Vertr?ge, ZRP 1999, S. 452.

  [36]Walter F. Lindacher, Ph?nomenologie der Vertragsstrafe: Vertragsstrafe, Schadensersatzpauschalierung und schlichter Schadensbeweisvertrag, Frankfurt/Mainz: Athen?um, 1972, S. 152.

  [37]主要参见:OLG Koblenz NZV 2004, S. 197 f; OLG Oldenburg VersR 2004, S. 64 f。

  [38]Gerhard Wagner, Ersatz immaterieller Sch?den: Bestandsaufnahme und europ?ische Perspektiven, JZ 2004, S. 319, 330.

  [39]同注[1],第477页。

  [40]同注[7],第276页。

  [41]Peter Gottwald, a.a.O., S. 2158.

  [42]同注[1],第477页。

  [43]BGH 12. 7. 1955, JZ 1955, S. 581.

  [44]Ulrich Magnus ed., Unification of Tort Law: Damages, Hague/London/Boston: Kluwer, 2001, p. 104.

  [45]《民法通则》第111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条件的,另一方有权要求履行或者采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失。第112条规定:当事人一方违反合同的赔偿责任,应当相当于另一方因此所受到的损失。当事人可以在合同中约定,一方违反合同时,向另一方支付一定数额的违约金;也可以在合同中约定对于违反合同而产生的损失赔偿额的计算方法。

  [46]同注[1],第466-477页。

  [47]OLG Saarbrücken 20. 7. 1998, NJW 1998, S. 2912.

  [48]“程鹏诉紫薇婚庆服务社婚庆服务不到位应退还部分服务费和赔偿精神损失案”,案情详见:《人民法院案例选》(总第40辑),人民法院出版社2002年版,第195页。

  [49]《精神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4条规定:具有人格象征意义的特定纪念物品,因侵权行为而永久性灭失或者毁损,物品所有人以侵权为由,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受理。

  [50]“陆红诉美国联合航空公司国际航空旅客运输损害赔偿纠纷案”,案情详见:《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02年第4期。

  [51]“郑雪峰、陈国青诉江苏省人民医院医疗服务合同纠纷案”,案情详见:《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04年第8期。

  [52]参见唐德华主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1年版,第48页。

  [53]同注[52],第49页。

  [54]参见崔建远:《论违约的精神损害赔偿》,载《河南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8年第1期,第48页。

  [55]同注[52],第47页。

  [56]参见许崇德等编:《宪法》,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第318页。

  [57]“肖青、刘华伟诉国营旭光彩色扩印服务部丢失交付冲印的结婚活动照胶卷赔偿纠纷案”,案情详见:《人民法院案例选》(总第11辑),人民法院出版社1994年版。

  [58]“王青云诉美洋达摄影有限公司丢失其送扩的父母生前照片赔偿案”,案情详见:《人民法院案例选》(总第26辑),人民法院出版社1996年版。

  [59]“马立涛诉鞍山市铁东区服务公司梦真美容院美容损害赔偿纠纷案”,案情详见:《人民法院案例选》(总第7辑),人民法院出版社1994年版。

  [60]“艾新民诉青山殡仪馆丢失寄存的骨灰损害赔偿纠纷案”,案情详见:《人民法院案例选》(总第5辑),人民法院出版社1993年版。

  [61]同注[48]。

  [62]同注[1],第476~477页。

  [63]该案中,原告为一名14岁的中学生,曾获全国少年乒乓球女双第一名,1995年10月被被告录取为女队队员,此前其曾收到沈阳体育学院的录取通知书。1996年6月原告去医院门诊,被初步诊断为血管炎,但随后经病理切片定性为皮肤慢性炎症。同年7月,被告以原告因健康原因已不能继续进行高强度大运动量训练为理由,对原告作出离队决定。原告提出异议,并委托上海医科大学作法医鉴定,结论为不存在血管炎,不影响运动训练。但是被告仍坚持己见,原告只得回原籍高中就读。1996年9月原告向法院起诉,请求赔偿车旅费、鉴定费、学籍耽误费和精神损失费8万元。法院根据《民法通则》第4条、第111条以及第130条的规定,判决被告赔偿原告车旅费、鉴定费2954元,精神损害补偿款1万元。案情详见:《人民法院案例选》(总第29辑),时事出版社2000年版,第64页。

  [64]同注[47]。

  

  出处:《法治研究》2013年第3期

    进入专题: 精神损害   财产侵害   功能主义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民商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3860.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