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治平:超越韦伯,理解传统,指向现实——一个华语社会学家的努力与追求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70 次 更新时间:2013-03-06 12:09:23

进入专题: 马克斯·韦伯  

梁治平 (进入专栏)  
并在此基础上提出新见,除了上述理论的和历史的分析之外,对当下活的传统(无论宗教的,还是法律的)的深入了解和分析,显然也是不可缺少的。

   林端是社会学家,田野研究是其学术训练的一部分,也是他这些年工作的一个重要方面。收在大陆版《儒家伦理》中的部分文章,大体反映出到2000年时他在这方面的观察与思考。在那以后,他还对比如祭祀公业这类传统式样的社会组织和财产安排作过深入系统的研究。几年前,在台北访学期间,林端为我做“宗教导游”,东至花莲,北到淡水,走访了许多寺、庙、庵、观,所到之处,他都为我详细讲解,如数家珍。他对民间文化的热忱与专精给我留下的印象,至今难忘。这次,他当年在德国的博士论文指导老师,韦伯研究权威Wolfgang Schluchter来台,林端为他安排的活动,除了参访北台湾的佛光大学并作演讲,据爱华女士相告,还包括参观传统村庄样式的传艺中心和堪称现代佛教范本的慈济功德会并拜会证严法师,他希望通过这些活动,让Schluchter教授重新认识中国的文化与社会,一个不同于韦伯所描述的中国社会,一个融合了传统与现代、具有自己独特文化的生命力充盈的中国社会。可惜,他没能陪老师走完整个行程。爱华女士说,他当时太兴奋了,连续数日忘我地工作,没能得到休息。我能理解。像他那样有内心追求的学者,投身于所热爱的学术事业,没有比与同道切磋问学、探求和发现真理更令人兴奋的事了。

   过去这些年,我与林端教授常有往来。他热心于学术,因为讲学、开会、田野调查等事,差不多每年都会访问大陆。但有机会,我们总会聚首叙谈。他为人宽厚,性情温和,不但是可信赖的朋友,也是学术合作的好伙伴。我们之间的每一次合作,都极愉快和富有成效。上面提到的《儒家伦理》在大陆出版,只是我们之间许多次合作中的一次。《韦伯论中国传统法律》出版后,他也同意放在同一套丛书里出版,并与出版社签了合约。上一年年初,他来信说计划编一本新书,收集自己近年作品,也放在这套文丛里出版,他为这本书定下的书名是:《现代性、法律与台湾社会》。我注意到,这原本是他为2010年出版的《帝国边缘:台湾现代性的考察》一书所撰文章的标题。在那篇文章里,他从法律多元主义的角度,勾勒出当代台湾法律与社会的现实图景。这个交织了传统与现代乃至后现代诸因素的图景,在他看来,用涂尔干的机械连带 / 有机连带、滕尼斯的共同体 / 社会、梅因的身份 / 契约以及韦伯的传统主义 / 理性主义一类二元对立的范畴,难以得到恰切的说明。换言之,要更好地理解现代性、法律与台湾社会这个议题,需要超越经典的社会学理论,而这不仅涉及对诸如当代台湾这样的华人社会的重新理解,还涉及对多元现代性的想象。这不正是他当年负笈德国时萦绕心中的问题吗?三十多年来,他不是一直在思考这些问题,并且在寻求答案的过程中一步步接近问题的核心吗?

   我们后来见面时,也谈到他计划中的新书,他答应稍后整理一份目录寄来,并与出版社签订出版合同。然而,这一切最终都没有等到。命运弄人,他就这样突然离开了我们,留下许多没有达成的计划和愿望。爱华还告诉我,林端打算用西方的概念对儒家经典作重新的分类和整理,并把在民间蓬勃发展的儒家现代形式,通过分类组织而再经典化。我不知道,如此宏大的工程,需要多少人用多长时间才能够最终完成,我知道的是,一个人的离去,会带走一些只属于他的东西,而当梦想消散,热情不再,有些事业是无法完成的。

   刚刚过去的这一年,我同林端见面最多,尤其是3月份在台北那次,短短几日,他为我安排了许多活动,包括与当年“浩然营”的同学再相聚。每一次的相聚和叙谈都是愉快的、从容的,没有一丝阴影。谁知道,人生可以如此短促和无常,一次寻常见面竟然会是诀别,思之能不令人怅然?如今,斯人已逝,他留给我们的,是一段诚恳而充实的人生,那里有对学术的执著,还有一片对中国文化的热忱,每想到这些,我都觉得,林端并没有离开我们远去。上海书评

进入 梁治平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马克斯·韦伯  

本文责编:chenxi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人风范 > 当代学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1826.html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