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忠:隐私权视野下的网上公开裁判文书之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77 次 更新时间:2013-01-05 13:55:51

进入专题: 裁判文书上网   审判公开   隐私权  

黄忠  

  因此,基于隐私权的特殊价值,本文主张当事人对于裁判文书的全文上网享有同意权。当然,如果裁判文书涉及公共利益,[44]则当事人的隐私权亦应受到限制。但是这一限制应当符合比例原则,不得过度。按照比例原则的要求,本文引入了“可分割性原则”来协调隐私权与知情权的冲突。也就是说,即使是基于公共利益的需要,应当通过网络公开裁判文书,那么对于当事人的姓名、生日以及其他可以识别特定的个人的信息(包含与其他信息相互对照后可以识别出特定个人的信息)或虽不具备“可识别性”,但若被公开则很可能会损害个人利益的信息也不应予以公开。此外,被害人、证人、未成年人这类“被动”人群的隐私利益应予特殊保护。最后,基于调解书的“私契”性质,我们亦不主张通过网络来予以公开。

  

  黄忠,西南政法大学副教授。

  

  【注释】

  [1]万学忠:《中国司法透明度年度报告发布 公开裁判文书给力》,载《法制日报》2012年2月21日。

  [2]苏力教授虽然对裁判文书的上网提出了质疑,但也主要是从成本与收益的比较视角来展开的,参见苏力:《谨慎,但不是拒绝——对判决书全部上网的一个显然保守的分析》,载《法律适用》2010年第1期。

  [3]但也有不同意见,认为不公开审理与不公开判决是有差异的。参见李友根:《裁判文书公开与当事人隐私权保护》,载《法学》2010年第5期。

  [4]参见郭美松:《民事公开审判原则的相对性》,载《理论与改革》2005年第1期。

  [5]参见邱联恭:《程序制度机能论》,三民书局1996年版,第243页。

  [6]罗小平:《当事人不公开审理选择权的探讨》,江西财经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6年,第17页。

  [7]Dep’t of Air Force v. Rose, (1976)425 U.S. 352, 380-81.

  [8]Anita L. Allen, Dredging Up the Past: Lifelogging, Memory, and Surveillance, (2008)75 U. CHI. L. REV. p.47.

  [9]E Paton-Simpson, Private Circles and Public Squares: Invasion of Privacy by the Publication of “Private Facts”, (1998) 61 MLR ,p.327.

  [10]Daniel J. Solove, Privacy and Power: Computer Databases and Metaphors for Information Privacy, (2001)53 STAN L. REV. p.1456.

  [11]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课题组:《公开审判制度调查报告》,载《法律适用》2007年第7期。

  [12]参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判文书网上公布试行办法》、《巢湖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判文书网上公布管理暂行办法》、《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判文书网上公布试行办法》。

  [13]参见《宪法》第125条。

  [14]参见张永泉:《司法审判民主化研究》,中国法制出版社2007年版,第162页。

  [15]李婵媛:《寻找“公开审判”的黄金分割点》,载《湖南公安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8年第5期。

  [16][美]韦恩?R?拉费弗等:《刑事诉讼法》(下),卞建林、沙丽金等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第1196页。

  [17]Caren Myers Morrison, Privacy, Accountability, and the Cooperating Defendant: Towards a New Role for Internet Access to Court Records, New York University Public Law and Legal Theory Working Papers, 2008, p.34.

  [18][日]高木丰三:《日本民事诉讼法论纲》,陈与年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13页。

  [19]陈智:《民事公开审判制度的理论探讨及实证研究》,苏州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8年,第8页。

  [20]参见《侵犯私隐的民事责任》11.65、11.70。

  [21]Michel Gentot, Access to Information and Protection of Personal Data, in the HK Privacy Commissioner’s Office: 21st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Privacy and Personal Data Protection, 14 september 1999. p.207.

  [22]B S Markesinis, A Comparative Introduction to the German Law of Torts, Oxford: Clarendon Press, 1994, p390.

  [23]参见陈耀祥:《论大众传播媒体报道SARS疫情与人格权保护之冲突》,《台湾海洋法学报》2004年第2期。

  [24]297 P 91 at 93 (Cal Dist Ct App, 1931).

  [25]57 ALR3d 1 at 9.

  [26]Tucker v News Media Ownership Ltd (1986) 2 NZLR 716 at 731-733.

  [27]蒋坡主编:《个人数据信息的法律保护》,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4页。

  [28]前引[27],第22页。

  [29]参见田禾主编:《亚洲信息法研究》,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第143页。

  [30]李广宇:《政府信息公开诉讼:理念、方法与案例》,法律出版社2009年版,第97-98页。

  [31]参见《巢湖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判文书网上公布管理暂行办法》第6条。

  [32]参见http://www.lawtw.com/article.php?template=article_content&job_id=123905 &article _category_id =2070& article_id=60107(2012年3月1日访问)。

  [33]李惠宗:《裁判书上网公开与个人信息自决权的冲突》,载《月旦法学杂志》,第154期。

  [34]参见王志荣编著:《信息法概论》,中国法制出版社2003年版,第331页;前引[29],第89-90页。

  [35]徐昕:《信息时代的民事诉讼:一个比较法视角》,载《司法改革论评》第2辑,中国法制出版社2002年版。

  [36]对于比例原则的展开,详见蔡宗珍:《公法上之比例原则初论——以德国法的发展为中心》,载《政大法学评论》1999年第62期;姜昕:《比例原则研究:一个宪政的视角》,法律出版社2008年版。

  [37]52 DLR (4th) 690 (1988).

  [38]Recommendation No R(85)11 of the Committee of Ministers to Member States on the Position of the Victim in the Framework of Criminal Law and Procedure, adopted on 28.6.1985.

  [39](1975) 1 QB 637, 651-652.

  [40]参见张新宝主编:《互联网上的侵权问题研究》,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第221页。

  [41]刘敏:《论司法公开的扩张与限制》,载《法学评论》2001年第5期。

  [42][日]棚濑孝雄:《纠纷的解决与审判制度》,王亚新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4年版,第13页。

  [43]参见贺卫方:《建设透明法院》,载《南方周末》2003年5月8日;贺卫方:《判决书上网难在何处》,载《法制日报》2005年12月15日。

  [44]这种公共利益首先是基于裁判文书的性质而生的,比如刑事案件的裁判文书就要比民事案件的裁判文书要更可能会涉及公共利益。另外,即使是民事案件的裁判文书也可能会因为法学研究的需要而涉及社会公共利益。正如患者的隐私也可能会因为医学研究之公共利益的需要而被公开。但这种公开显然是应当受到限制的。协调二者的基准即是比例原则。

    进入专题: 裁判文书上网   审判公开   隐私权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民商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0444.html
文章来源:《北方法学》2012年第6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