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铁军:中国城镇化与现代化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367 次 更新时间:2012-12-29 00:24:04

进入专题: 城镇化   现代化  

温铁军 (进入专栏)  

  已经占世界超大城市的四分之一以上,特大城市,就大型城市和特大城市,已经占世界大型城市三分之以上。也就是再在大城市里边无论你怎么弄出花来,它也已经到了一个极限了,而中国因为地域广大,是一个有极为广阔幅员的大陆型国家,所以我们有三千多个县级单位。

  我们的建制镇有三万多个,你们想三千多个县级单位,就意味着有三千多个县级中心镇,我们有三万多个建制镇,而这些至少相当大部分属于基础设施投资不足的城镇化地区。因此,我们说从2005年前后我们强调,从“十一五”前后,我们开始强调城镇化战略,这是有效地针对当全球经济出现危机外需不断下降的时候,国内过剩的制造业产业的生产能力,到底向何出去。我们1999年发现生产过剩的时候,我们先提出“西部大开发”,一个“西部大开发”两三(万)亿,两三万亿的投资滚进去了。尝到甜头了,西部各省的GDP增长三个点以上靠“西部大开发”的投资,极大地改善了西部的合作环境。于是乎制造业资本开始向西部流动,这是我们20世纪90年代末期,面对当时生产过剩采取的一项国土战略调整,这就是国家战略,国家的大战略,很有效。

  那接着尝到这个甜头之后,我们在仍然处在就是外需不畅,因此通货紧缩的压力之下的时候,进一步又启动了“东北老工业基地建设”,这个国家战略,接着2003年新一届领导班子换届完成,启动了“中部崛起”战略,中部各省得到了大量投资,我们说这个中部各省的GDP增长速度又上去了。接着在这个,这个战略实施不久到2005年前后,“新农村建设”战略提出。从2006年开始投资投到2011年,大概五年到六年左右的时间,投下去了接近四万亿左右的这个这么大规模的基本建设和社会开支,这些呢都使得这个国家原来投资严重不足的中西部和农村,基础建设的面貌了极大的改善。

  那由于,又由于这种投资,实际上扩大的什么呢?扩大是我们叫做实质性资产,无论你修了机场,建了车站,修了铁路还是公路等等,所有这些都意味着实质资产的扩大。于是乎中国如果我们按照产业的资产来算,那大体上已经有了近百万亿的产业资产的规模,这属于实质型资产,如果我们按照其他的比如资源型资产。比如说土地等等其他资源型资产算在内,还会有一百万亿左右,而这个年代我们因扩大了实质性资产,而使得我们金融资产的规模相对的百分比减少了,我们到去年为止,我们有一百三十万亿左右的,全国金融资产总规模。

  如果你有两百万亿的实质资产,你只有一百三十万亿的金融资产,意味着你的金融不管说你有多少问题,你底盘是好的呀。我有两百万亿的固定资产,我只有一百多万亿的金融资产,你说我健康还是你健康,如果你的金融资产几百万亿,你的实质资产只有不到一百万亿,那是你是一个倒置的金字塔,你是不稳的,我是个正金字塔,我是稳的。如果金融资产可以同步扩大。现在很多人批评,批评这个国家印钞过量,M2对GDP的比重过高等等。是,这些批评都有道理,但是你想假如我的实质资产很大,我为什么不能增加金融资产呢,只要不造成高额通货膨胀,金融资产的扩张会使得什么呢,作为金融资产的分子的那个坏账相对下降。

  而所有的这些扩张,实质资产、金融资产扩张都变成经济增长,也就是说这个经济增长使得你的财政债务占比也会下降,于是乎你们看今天中国的唯一比较优势和发达国家比,这可不是跟发展中国家比,你们看跟发达国家比,中国唯一比较优势债务率低。也就是说国家使用某种手段,比如说国债手段,总之是国家增加信用,无论是货币手段还是国债手段,它都还有空间,而这个空间如果对应的恰恰是我们城镇化。那个基本建设需求的投资需求空间,那这两者就结合了,我们的幅员辽阔,我们有三千多个县级单位,我们有三万多个建制镇,我们还有大量的基本建设投资需求。这些建制镇如果基本建设上得稍微完善一点,那就会使中小企业向建制镇集中,而中小企业进入建制镇的进入成本远远比进入大城市低得多,我们又都知道中小企业带动就业的这个能力六倍于大企业。

  温铁军:这样呢就会使得什么呢,建制镇或者县一级的中心镇的发展,我们原来建议呢一个县级单位,一般发展不要超过五个中心镇,你可能有二十个镇,但是不是要全面开花。如果一个县级单位有五个中心镇,那三五一万五,一万五千个中心镇的建设需求也是一个非常大的空间,这个空间足够消纳我们的过剩产能,那这样的话会发展中小企业,中小企业会带动就业,带动就业会使得老百姓的现金收入增加,现金收入增加他会扩大内需,也就会一定程度上降低中国在海外所遭受的挑战。你大规模出口,你不仅挤占了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市场,你也引起了发达国家对你所谓倾销的抗议。

  我们多大程度上,能够靠城镇化战略来更多地发展中小企业,更多地吸纳就业带动地方经济发展,创造国内需求,这是改变中国增长方式的一种办法,所以我们说如果我们走的是这样一个路子,中国的城镇化这个战略选择,将会同步带动中小企业的发展和带动农民非农就业,以及带动普通百姓的现金收入的增加,把原来的外需拉动经济的这种增长方式,就是对外依存度过高的增长方式,转变为内需拉动的增长方式。那么这种方式呢,就有可能改变中国的国际形象。我们说当然这是一个,也是一个逻辑推理了,能不能走得成这还是一个未知数,其中最大的未知数,不在于你的政策思考是否合理。我们可以构件一个很漂亮的逻辑来解释它,而在于这半个多世纪的产业发展过程、金融发展过程,已经出现了包括商业的发展过程,已经出现了多个不同的利益集团。这些利益集团某种程度上,是只愿意追求自己利益的增加,绝对不愿意减少。

  

  中国没有城镇化的主管部门

  

  那你怎么谈判,尽管你说好了发展城镇化,是一个比较合理的政策选择,但是这个国家没有城镇化的主管部门,哪个部管城镇,没有。大家说我们现在关心“三农”,请问哪个部门是对应着管“三农”的,也没有啊。你说农民就是包括我们大家就是大学,我们这个校长曾经问过,问过我们的财政金融学院说,说你们财政金融学院有研究农村金融的吗?没有;问商学院,你们商学院有没有研究农村商业的,没有,然后问这个,这个公共管理学院,你们有没有研究乡村治理的,没有,问来问去,几乎所有的都没有。大学这么多的农民,这么大量的“三农”问题,没有,没有哪个专业设置,哪个院系设置是对应着“三农”的。同理,政策部门哪个是专门对应“三农”的没有。

  因此,当我们提出一个比较合理的政策逻辑的时候,你会发现你找不到那个实施贯彻的部门,而我们现在最主要的部门,起主导作用的部门是一个大城市化的思路,多年来没有改变过。这背后又是多个利益集团,在左右着这样的一个导向,不是讨论不清楚,不是政策思路不清楚,也不是领导人的战略没想好,要注意看那背后有多种不同的叫利益结构的问题。好了,我今天就简单说到这儿,谢谢大家!

  解说:面对着越来越多有关户籍制度改革的呼声,该如何看待,在中国城乡二元结构下的户籍制度?当发展新型城镇化战略已成为共识,中国城镇化的具体路线该如何实践,还应有着怎样的思考?

  

  王鲁湘:谢谢温铁军教授非常精彩的演讲!

  【观众提问】

  王鲁湘:现在我们进入现场提问的环节,关于中国的城镇化道路,包括中国的工业化发展道路,发展国策有这方面的问题,想要跟温教授进行讨论的请举手。

  现场观众:温教授您好!我想请问一下您如何看待在中国的二元体制这种结构下的户籍制度的改革?

  温铁军:这个问题算是撞到我枪口上了,然后我们研究了很多关于户籍制度改革的相关问题。我先得告诉你,社会认为都是户口惹的祸,我曾经有过一次发言,最后把这个发言整理成两篇文章叫做《并不都是户口惹的祸》。我们说什么呢,我们说这个早在90年代中期,我当时还在有关部门参加政策讨论的时候,这个管户口的那个单位,最强烈地要求放弃户口制度,他们说我们不背黑锅,别老说是我们不让放开户口,我们最想放开,当他们拿出来一个放开户口文件的时候,所有部门都急了千万不能放。因为各个部门在这里边,在一个户口制度背后有两百多种各种不同的利益。

  所以当人们简单的说,包括现在外国人都把中国户口这俩字变成英文了,hukou都变成英文了,但是真的就是户口问题吗,如果人们愿意放弃那种表面化的意识形态思维,认真地去研究研究一个户口制度背后,到底隐含着多种利益,多少种利益,然后怎么针对这些隐含的利益使它转明,然后逐个去把它解决好。我说那才是一种不浮躁的讨论问题的方式,所以我说喊个东西很容易,而且也很容易引起大家的关注。就像现在这种靠网络来制造点什么人气这种办法,弄点什么假粉,你也能好像显得很什么,但它不是真事。在这些事情上呢,我倒是劝年轻人理解浮躁、平心静气,把社会上热炒的那些话题放下来,做一点深入的研究,更脚踏实地一点,好不好。

  现场观众:温教授您好,在中国的城镇化进程,现在有没有具体的路线和方案呢?它的实现手段有哪些?

  温铁军:这个还是一个很好的问题,但是比较学生气,我们因为在学校里教的这些教科书呢,都是告诉你一定要形成一个什么样的合理的方案,然后如何来使这个,你的这个操作有执行力。所有这些教科书语言呢,弄得现在孩子们只能考虑这样的问题了,就是问我们是不是有这个方案,是不是能够执行得了,怎么怎么样,怎么操作。要我说呢,刚才其实已经等于在演讲的时候讲清楚了。第一这个连新农村建设本身都是,怎么说呢,都是生产过剩这个压力之下,才有的政策选择。假如产业资本在城市仍然有极高的获利空间,它干嘛要往中西部去,干嘛要往农村去,就是因为过剩了没有出路了,才由政府出面帮它找条出路,那还得是政府用国债主导着投资,才能带动过去。

  同理,如果你简单计算城镇化的基本建设投资,不会有所谓投入产出合理的可能,因为城镇人口集聚的规模不够,但是如果你的基础建设上不去,你怎么可能集中人口,所以这东西是个悖论。那就是谁先谁后的问题,先有鸡还是先有蛋,所以真正合理的方式,我们说是利用现在生产过剩,或者叫做资本全面过剩的这样一个困境,疏导的让它向城镇化方向去投资。这当然就得靠什么呢,就得靠有关的那种占据主导地位的部门吧,让这种部门配合着国家财政和金融的投资,形成对城镇化的那种发展规划。那目前看呢这有点难度,因为在主导部门背后呢,有的是大的产业集团的利益在左右着,所以这个事儿呢恐怕不是一个,咱们学校老师或者学生们想想,我们如何形成一个合理的方案呢,然后怎么设计一个操作路线,它就能执行得了的,还是得回到我最后结尾时候说的那段话,我们怎么才能有效的约束利益集团的利益诉求,或者怎么才能有效谈判。当然你不能说人家利益集团的利益诉求不对,哪个利益集团不得追求利益,怎么约束或者怎么谈判的问题。

  王鲁湘:联合国《全球人类住区报告城市化的世界》的前沿中有这样一句话,在我们即将迈入新的千年之际,世界真正处在一个历史的十字路口,城市化既可能是无可比拟的,未来光明前景所在,也可能是前所未有的灾难的凶兆。很显然,我们已经迈进了新的千年之际,在这样的一个十字路口之上,一边可能是光明,一边可能是灾难。也就是说在迈入城市化快速发展阶段,我们要非常的留心,究竟我们的路能不能走对。

  温铁军教授今天的演讲,试图以去意识形态的方式,解构人们对于现代化、工业化、城市化的原有认识,指出所谓现代化是人类近代历史中的一个资本和风险同步向城市集中,并周期性爆发危机的阶段性过程。温教授还指出,在现代化建设中,人们往往只看到收益,却看不到代价,中国的国庆赋予了中国现代化道路的城镇化方向规定,21世纪的中国应从自身的实际出发,开辟一条不同于西式的现代化道路,走出以城市化和工业化为轴心的现代化误区,坚定的走以城镇化为轴心的内生性中国式现代化道路。

  我们非常感谢温铁军教授,常年坚持不懈的思考和今天精彩的演讲,同时也感谢现场和电视机前的观众。

  来源:凤凰网

进入 温铁军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城镇化   现代化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0252.html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