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继东:“金钱选举”:美国式民主不是世界的标杆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54 次 更新时间:2012-11-07 21:16:28

进入专题: 美国大选   金钱选举   美国式民主  

朱继东  

  

  ●由于取消了对政治献金的限制,今年美国总统大选成为“史上最烧钱大选”。而愈演愈烈的“金钱选举”,则进一步揭开美国民主“一人一票”表象下的虚伪本质。

  ●“金钱选举”使得富人们控制了美国。目前,46%的美国联邦参、众议员拥有过百万资产,249名国会议员是百万富翁,中等收入议员的净财富几乎是一般家庭收入的9倍。

  ●背离了孟德斯鸠、洛克和托克维尔等西方民主思想奠基者理想的“金钱选举”,是美国社会制度在其发展过程中的必然产物,怎么监管也无法根治这个资本主义制度的顽症。

  ●民主制度的资本化,导致金融资本挟持了政府甚至整个社会。近两年陆续发生的“占领华尔街运动”、“茶党运动”,体现了广大民众对美国式民主的失望和不满。

  

  世界关注的美国总统大选将于11月6日落幕。美国媒体估计,由于取消了对政治献金的限制,今年总统选举的总体花费将达到60亿美元,成为美国“史上最烧钱大选”,在2012年世界大选年中成了一道独特的“烧钱风景”。

  美国总统大选是有些人鼓吹的“西方民主”标志的一部分,也是有些人推崇的“普世价值”的典范。而愈演愈烈的“金钱选举”,则进一步揭开美国民主“一人一票”表象下的虚伪本质,表明美国式民主不是世界的标杆。

  

  取消政治献金限制让“金钱选举”彻底公开

  

  在10月23日奥巴马和罗姆尼的最后一场辩论会场所在地,不少民众举着写有“真相”字样的牌子,用美元钞票贴住自己的嘴,以示对美国大选“钱主”政治的抗议。一位组织者说,他们都出于政治目的从百姓身上捞钱,并无节制地接受大公司政治献金。我们就是要站出来指明这一真相。

  美国前国会众议员奥尼尔曾发出警告:现在如没有金钱,美国的选举机器就难以运转。其实,为了限制富人操控总统选举,美国法律以前曾规定,个人向总统竞选人捐款的上限为2500美元。但这个规定却因著名的“公民联合组织诉联邦选举委员会案”而改变。

  公民联合组织是一个保守派的非营利组织,计划在2008年美国总统选举前夕播放批评总统候选人希拉里的电影《希拉里:一部电影》,自然遭到民主党的强烈反对,联邦选举委员会也认为这违反“竞选传播”的限制,做出禁止放映的决定。

  公民联合组织发起诉讼。2010年1月,最高法院就公民联合组织诉联邦选举委员会一案作出的终审裁决称,政治捐助是言论自由的一种表达方式。最高法院认定,限制商业机构资助联邦选举候选人的《两党竞选改革法》的条款违反宪法中的言论自由原则。

  这一判决结果,意味着对政治献金的限制被取消。所有企业、利益团体等只要不把钱直接给候选人,而是把资金用于各项支持候选人的活动上,就可以无上限地使用金钱支持选举。这样,可以无限额地为特定总统竞选人融资助选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也随之应运而生。对此,越来越多的人认为总统大选变成彻底的、公开的“金钱选举”,使民主政治公开腐化。

  据美国媒体统计,1980年,美国总统竞选总开支仅为1.62亿美元,1988年达到3.24亿美元, 2000年已达5.29亿美元,2004年是8.81亿美元,2008年达到惊人的50亿美元。

  美国政治选举开支不断上涨,进一步助长了政治家族化、金钱化的趋势。为赢得选举,奥巴马和罗姆尼纷纷使出浑身解数,都努力通过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进行疯狂筹资。当然,靠普通百姓几美元的捐款是无法满足选举需要的,最根本、最重要的还是要靠富人们“慷慨解囊”。曾一度被视为潜在黑马的前美国驻华大使洪博培,之所以提前黯然退出,其缺少富人支持、筹款能力弱是重要原因。不少美国政客对其仅募集到590万美元冷嘲热讽。

  

  富人可通过控制总统选举从而控制美国

  

  在这次奥巴马和罗姆尼的较量中,由于新的捐款限额没有上限,富人们对大选结果起到决定性作用。正如《纽约时报》社论所说:“眼下,如果一位国会议员站到一个特种利益集团的对立面,后者的游说人现在可以威胁说:我们会调用一切资源将你拉下马。”

  “金钱选举”公开化使富人可通过手中的金钱来控制总统选举从而控制美国。目前,美国已注册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数量有363个,直接参与竞选广告投放的非盈利团体有14个。其中,仅仅是共和党的同盟者美国商会这一个组织在法院刚刚开启大门后,就为2010年的中期选举投入了3000多万美元。

  为了总统大选筹款,奥巴马、罗姆尼想尽一切办法去讨好富人。曾经在2010年发表国情咨文时公开表示“不赞同美国选举被最强大的利益集团左右”的奥巴马,现在多次呼吁支持者为自己捐款。奥巴马还利用特权经常邀请一些大富豪到白宫出席各种会面、假日派对甚至国宴。5月23日,奥巴马专门飞抵加州出席慈善家道格·古德曼夫妇的家宴,包括美国在线的名誉副主席简·布兰特、谷歌产品管理主任丹尼斯·特若普和高级副主席苏珊·沃奇克吉、潘多拉媒体创办者提姆·韦斯特格伦等60位来宾每人为其捐款3.58万美元。

  在这次大选后期,罗姆尼和共和党手中的竞选资金一度超过奥巴马和民主党。面对筹款不利局面,奥巴马就把重点和更多精力放在了如何进一步讨好富人方面。自正式宣布竞选连任以来,奥巴马已参与了超过200场筹款活动,无论是“烧钱”的数额、速度还是力度都是历届争取连任的总统中最高的。

  这种背景下,无党派背景的竞选经费研究所的执行所长马尔宾担心,当年尼克松总统的选举团队对公司进行敲诈的事情难免不出现。

  

  “金钱选举”是美国社会制度的产物

  

  背离了孟德斯鸠、洛克和托克维尔等西方民主思想奠基者理想的“金钱选举”,其大行其道并不是今天才出现的,而是美国社会制度在其发展过程中的必然产物。

  早在100多年前,美国总统竞选时对于竞选捐款、筹款等就无据可循,候选人究竟收到多少捐款、收到了哪些人的捐款等根本不公布,并且也没有任何政府部门或社会组织等来监督、调查,当时的美国民主政治也被人们调侃为“股权政治”、“富人政治”。

  在越来越多的质疑和批评声中,美国国会迫于压力终于在1907年通过《迪尔曼法案》,明确禁止银行、企业在联邦级别的选举中进行政治捐款。1910年,又起草了《联邦腐败行为法》,要求对政党进行监督和财产申报。1925年,美国国会又通过《联邦腐败行为法》修正案。而到了1947年,通过了《塔夫特—哈特利法案》。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美国国会又多次对《联邦选举法》进行修改。

  但美国毕竟是资本主义社会制度,《联邦选举法》虽然对筹款作了限制,却有意无意留出了不少灵活空间,对那些用于行政开支、旅行费用等选举中的“非直接项目”的捐款,公司、工会和个人不仅依然可以随意捐款,竞选团队也可以自由开销。特别是2010年取消政治献金限制后,金钱的巨大力量更是让美国选举的公正性荡然无存。很多人反问:“讨好富人、权钱勾结、金钱当道、攻击谩骂……这就是所谓的美国民主吗?这就是人类的民主梦吗?”

  其实,剖析美国的发展史,我们不难发现,“金钱选举”是由美国社会制度的历史局限性决定的,怎么监管也无法根治这个资本主义制度的顽症。列宁早就指出:“极少数人享受民主,富人享受民主——这就是资本主义社会的民主制度。”候选人为了赢得总统大选,不得不四处筹款,尤其是要讨好那些身价不菲、影响力巨大的富人,而赢得总统大选后,就必须给予较好的回报,这就形成西方民主的“钱权模式”。

  这种“钱权模式”导致总统大选后权力向金钱倾斜。如在小布什政府大选筹款中贡献最大的“先锋”俱乐部,竟有43人被任命要职,其中两位担任政府部长、19位出任驻欧洲各国大使。而小布什政府之所以在2001年宣布退出《京都议定书》,使得美国成为目前唯一游离于议定书之外的发达国家,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从这一决定中受益的石油和天然气等行业的大公司都是布什竞选时的主要赞助者。

  “金钱选举”大行其道使得富人们彻底控制了美国。美国敏感问题中心2011年11月数据显示:46%的美国联邦参、众议员拥有过百万资产;美国近11%的国会议员的净财富超过900万美元;249名国会议员是百万富翁;中等收入议员的净财富达89万美元,几乎是一般家庭收入的9倍。而正是因为如此,美国政府拟向年薪百万以上的高收入阶层加税的计划在国会遭到阻挠。

  《时代周刊》评论指出,在美国政治体系中,金钱已经成为选举的王牌,最高法院认可企业用雄厚的经济实力来支持有利于其经营的政策和候选人,同时抵制有损其商业利益的政策和候选人。美国民主制度的资本化越来越严重,金融资本挟持了政府甚至整个社会。

  

  “金钱选举”使社会公正受到极大损害

  

  当下,美国逼近“财政悬崖”,经济陷入低迷,贫富差距持续扩大。可在回应选民提问时,罗姆尼说,“47%的国民(不够资格缴税的贫困者)没有缴纳过所得税,我对这部分人毫不关心”。但他关注的是将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奥巴马也宣称,要在贸易领域对中国所谓“不公平竞争”加大追查力度。国际媒体分析认为,他们之所以肆意攻击中国,更多则是因为他们对美国当前经济颓势拿不出好办法,故而转移国内民众视线,从而捞取更多选票。

  事实上,现在建立在财富不公平基础上的西方民主,就是富人的游戏,而穷人只是配角或看客。据美国人口普查局发表的2010年情况报告显示,美国2010年约有4620万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比2009年增加260万人,为1959年以来最高;贫困率为15.1%,创1993年以来新高;收入在贫困线以下的深度贫困人口为2050万人,为36年来最高。对此,残酷的现实让越来越多的美国人认识到,“金钱选举”是造成美国社会严重不公、贫富严重不均等众多经济社会问题的重要根源。

  世界金融危机至今仍没走出低谷,而“金钱选举”导致富人挟持美国政府,从而放纵金融资本,这是造成世界金融危机的重要背景。例如美国最大的两家住房抵押贷款机构房利美和房地美的问题20年前就被发现,但由于他们花费大量资金游说,致使其监管上的问题越来越严重,终于成为催生世界金融危机的重大拐点。此外,美国之所以能够在1999年废除1929年大萧条后制定的《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就是因为法案规定一般商业银行不得从事投资银行那样的投机生意。而如果那个法案没有废除,2007年的次贷危机也许不会发生,至少不会那么严重。可见,金钱政治绑架了美国,也绑架了世界。

  美国宣称拥有占人口总数达80%的庞大中产阶级阶层,极为贫穷和极为富有的人群只占少数。然而,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调查表明,过去20年,90%的美国人实际收入没有增长,占美国人口1%的富人收入却增长了33%。福布斯美国富豪排行榜显示,400位富豪掌控的财富达1.5万亿美元,相当于1.5亿底层美国人占有财富的总和。投资家巴菲特提供的数据显示,资本收益超过100万美元的美国富商只缴纳15%的联邦税,而年收入仅5万美元的秘书却要缴纳25%的收入所得税。正如德国《明镜周刊》评论说,美国已经发展成为一个赢家通吃的经济体。

  目前,路透社和益普索在网上进行的一项民调显示,美国民众对最高法院取消政治献金捐助的上限深表反感:75%的美国民众认为候选人为总统选举大战投入了太多金钱,76%的美国民众认为政治献金只会让富人对政府决策有更大影响力。《华盛顿邮报》报道也指出,近80%的美国人对政治系统的运作方式不满意,45%的人更是说他们非常不满。

  近两年陆续发生的“占领华尔街运动”、“茶党运动”,体现了美国民众越来越对华盛顿缺乏政治信任,越来越对美国民主失望。民众也越来越认识到,所谓权力与自由,只不过是在他们事先设定好的资本统治集团内部少数不同代理人甚至仅在其两人之间进行选择罢了。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常务理事、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博士生,新华社主任编辑)

    进入专题: 美国大选   金钱选举   美国式民主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8866.html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