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君立:深圳——一个秋天的童话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812 次 更新时间:2012-10-25 21:01:18

进入专题: 深圳  

杜君立 (进入专栏)  

  

  如果说城市是现代的产物,那么深圳就是一个当代版的香港。

  

  谁也想不到,经历100多年之后,现代的开创者大英帝国会将古老天朝的一个小渔村变成一个世界级的国际大城市。同样,仅仅30年,深圳从一个小渔村的名字变成一座城市的名字,就这样,深圳在中国似乎已经成为现代甚至后现代的代名词。

  

  对中国的城市进化史来说,租界时代是一个重要的起点。从香港到深圳,中国历史演绎了吊诡的一面,从早先的抗拒与屈辱到如今的开放与欢迎,现代这个西来的魔鬼终于修炼成了天使在人间。

  

  深圳与香港比邻而居,特区时代的深圳极度模仿了香港的方方面面。

  

  在共和国前30年的历史上,深圳是一个“逃港”的地方。饥寒交迫的人们涌向这里,成为一个香港的“乞丐”,这对很多人来说是一个幸福得有点奢侈的理想。在共和国后30年,深圳变成一个山寨版的“香港”,“逃港”没有了,香港人走了过来,深圳就这样成为香港的乡下;或者说,虽然不再像乞丐了,但却有点像是香港的“二奶”。一直以来,深圳只是喜欢香港的钱包而已。

  

  事实上,深圳确实以“山寨”和“二奶”而闻名。在相当一段时间,关内不见天日的城中村与关外同样不见天日的血汗工厂成为深圳最典型的图像。对大多数背井离乡渴望富足的草根们来说,暂住证是那个时代最血腥最残酷的噩梦。

  

  作为深圳竞争力的双子星,中兴与华为双双被美国拒之门外。这无疑显示了深圳在世界经济圈的尴尬。华为是中国最大的民营企业,也是世界500强中唯一一家没有上市的公司。即使在美游说花费数十万美元,华为仍被美国认定威胁“国家安全”。美国人认为,华为是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公司,而不是一家世界公司。“它营运的环境是一个不受法治限制的政府。政府要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不然就关门大吉。中国的环境非常重要,而这不是华为的错。”

  

  即使如此,华为作为一家高科技企业,其管理模式仍完全是极其原始落后的斯巴达式的。华为将企业管理制度称为《华为基本法》,其核心是毛泽东思想、狼性文化和军事化管理。这家拥有12万员工的巨型公司一直为员工自杀问题所困扰,总裁任正非曾致信华为党委书记陈珠芳说:“华为不断地有员工自杀与自残,而且员工中患忧郁症、焦虑症的不断增多,令人十分担心。”

  

  所谓“一国两制”,就是一条浅浅的深圳河。河的那一边,法律至上;河的这一边,权力为王。一条河,不仅跨越了国家,而且跨越了历史,一边是现代,一边是古代。

  

  从某种意义上,深圳是“中国模式”的标准版本,权力与资本亲密媾和,这种双重力量强大得近乎失控,一方面创造了城市与财富,另一方面则泛滥成灾。与香港相比,深圳最大的缺失就是法治。一个没有法治的繁荣注定是危险和不可持续的。社会就是一种秩序,没有法治的社会要么失序,要么只有黑社会化。

  

  2010年,香港政府盈余713亿港元,深圳政府赤字159亿元。2010年香港GDP为17481亿港元,征税2090亿港元;深圳GDP为9511亿元,征税3061亿元。香港税收占GDP比例为12%,深圳为32%;香港教育预算540亿,医疗预算399亿,共占税收45%;而广深两地教育、医疗预算累计才213亿元,占税收3%。一个深圳网民这样吐槽:“你在香港、我在深圳,你和我都是打工仔;你每月工资两万多港币,我每月两千多人民币,而你的物价比我们还便宜;你们的警察保护民众,我们警察收拾民众;你们可以游行示威,我们讨要拖欠工资就要被抓;你拿着香港护照,去140个国家免签证,我拿着中国护照连香港也进不去……”

  

  香港人登上了钓鱼岛,深圳人砸烂了无数丰田和本田。从铁骨铮铮的反国教运动来说,香港是世界的香港,深圳只是中国的深圳。近2000万人口的深圳,只有不到十分之一的人享有深圳户口。香港人为了孩子不受谎言教育而抗争,深圳人为了孩子能入学而庆幸。在很多方面,香港人的地板仍是深圳人的天花板。

  

  对积贫积弱的中国来说,深圳仍是一个如同财富乌托邦的、独一无二的梦想之城。无数人带着梦想来到深圳,但深圳只要他们的青春和血汗,而不要他们的人。繁华与财富背后,是无数被抛弃和被遗忘的打工仔。

  

  三十而立,30岁的深圳已经走过了自己的青春期,深秋的特区已经成为一个遥远的童话。古老的白话越来越被边缘化,在香港化和北京化之间,深圳似乎正越来越回到后者的轨迹中。

  

  深圳的电视荧屏上,香港频道与央视频道可以随意切换,但前者“被插播”的次数越来越多。在北京如愿以偿举办了奥运会之后,深圳迎来了有“小奥运”之称的世界大学生运动会,严厉的安保和维稳令偌大深圳犹如鬼城,让人们分不清这是深圳还是北京。

  

  每个城市都有一个理想。不知深圳的明天会成为香港呢,抑或香港的明天会成为深圳。但毫无疑问,北京一直影响甚至决定着他们的温度。

  

  与北京相比,无论香港还是深圳,这里都没有冬天。

进入 杜君立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深圳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民权理念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8395.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4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