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统有毛病?——关于传媒的悲观视点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612 次 更新时间:2002-06-03 12:30:00

进入专题: 燕园文摘  

王少磊  

  崔永元算是刻意创新的,但度把握得不好,为出点彩好让乐队起哄他老爱拿观众开涮。接踵而起的模仿者就更目不忍睹了(像"当代工人"周日版的主持人),我最怕的就是听他们说毫无幽默感的笑话,身上起疙瘩。李咏也多少具有这方面的倾向,设好了圈套叫老实人钻,而他在一边摸着耳朵傻笑。撒贝宁倒是有些朝气的,但不免太咄咄逼人了,主持《今日说法》时,总体感觉比法官还牛。最让人世间不解的是居然会有人喜欢刘艺伟此等男人,一嘴港台娘娘腔却留脸脏兮兮的小胡子,平翘舌不分,不知道是怎样拿的上岗证?

  事实上不存在一项没有标准的选拔。他们势必被摆在某个评价体系里。而在那个评价体系里他们无疑是优秀的。一定有某种体制在直接或者间接地发挥作用,即便没有一个写明的原则,至少在各级决策者中间会遵守着某种默契,我相信,事实上有那么一个圈内人认可的原则。就像曾志伟会出在香港,而胡瓜会出在台湾,而许戈辉会有如此的转变。

  曾志伟和胡瓜有没有可借鉴处?比如我们是否可以尝试在板脸和搞笑之间找到一个结合点?一二三灯亮,主持人迎着掌声作微笑状的时代过去之后,他们知道自己该如何定位吗?

  我希望,在虚拟主持人安娜诺娃统治荧屏之前,他们能找到自己的定位。

  

  四、去看看电台正做些什么

  

  假如你已经有两年没听过广播,那么下面这档节目有可能让你瞠目结舌。那是南京的一个文艺调频,栏目叫"哥德巴赫猜想",也就是主持人说个脑筋急转弯,然后观众参与。诙谐和轻松是必不可少和无可非议的,为了证明自己并不落伍,你也许会笑着说,来一点无厘头也不介意。那么好吧,有次节目是这样的:题干部分是一个虚拟的故事,由女主持声情并茂地讲述,而由男女主持分任角色并模拟现场音响--小强(男主持"碰巧"也叫小强)有一天坐公共汽车,旁边空了一个位子。接着有位南京姑娘上车,小强搭讪,女孩子则一边啧啧连声以示干净,一边取出高级纸巾拂抹座椅。最后当她带着骄傲的表情俯身就座时,"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女主持毫不犹豫地讲道:"原来姑娘放了一个屁,而且连绵不绝"("卜卜卜卜",这时主持人小强用嘴九曲连环、绘声绘色地拟声)。问题是:请问这时小强(当然是剧中小强)该怎么说?

  我承认,我在研究生宿舍的单人床上听到这个节目时是非常震惊的。我想我肯定已经被这个时代抛到后面了。因为我原以为这种低幼粗俗的东西应该是没人理会的,但是间奏乐刚刚开始,电话一个接一个就过来了。应答者从四十老男到七龄幼女都有,而且回答的套路和方式都极其熟练,显然是这个栏目的长期听众。我也不能不承认,国人已经把从《笑林广记》那里继承过来的精神遗产发扬光大了。他们的答案又猥亵又机智,而且,确实很搞笑。比如"小姐听口音你是东北人啊","小姐你真是肠直口快","同志们刚才是我打了个饱嗝"等等。后来标准答案公布,男女主持人将故事再一次完整描述,末了是:"小姐你真干净,擦过之后还要用嘴吹啊"。节目在事前录好的一段笑声中告一段落。

  这绝不是一个极端的特例。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一直关注着南京的几个调频电台和他们各自的主打节目。我发现,实际上这一类的节目已经成为电台节目的主流:金男玉女的最佳拍档联合主持,相互用夹杂有汉字的洋泾浜式英语,或者用流行的网络名词、粤港方言语汇相互调侃(比如"give you a color see see", "I 服了you","美眉恐龙大虾","给我一个理由先","她很三八"之类,)间或也用南京或者东北土话彼此说笑。即便是在讲故事,男女主持人也随时从情节中跳进跳出,即兴评点,甚至听众也可以轻松介入,跟主持人"掐架"--这都没有问题,只要度把握得不算过火,我都觉得没有什么问题。假如忽略其他因素的干扰,电台的主持和播音在亲和力方面可以说相当成功--至少要比他们的电视同行要远胜一筹。

  "广播窄播化"在新时期是符合传播规律和切合历史实际的。调频台的受众定位很明显:青少年。其实,使用虽然属于他们年龄特征、但不尽符合语言规范的话语方式,我倒觉得无关宏旨,说不定在不远的将来,"美眉"和"三八"就会收入我们的正规辞书。问题出在内容上。我担心,电台一味迎合青少年中某种不健康的成分,不仅使他们粗口成脏,忽视对别人的尊重,更让他们倾向于对生活持游戏态度。但是"屁"为什么就算是不健康的呢?也许会有人辩解说,在青少年特定的语境中,使我们厌恶的"屁"故事却未必让他们反感。难道不正是主流社会的迂腐和保守使我们变得道貌岸然吗?不尽如此。我打赌,除了医学领域可能是例外,"屁"在所有不同民族的文化中都肯定是一个忌讳性的话题。而且,主持人几乎在所有的话题上都涉及、暗示与性或者男女情感相关的话题。而对于青少年而言,这种东西在任何一个社会都是不提倡的。对"屁"津津乐道和大肆渲染传递了一个信号:电台和受众的趣味日趋低俗和无聊,媚俗已经到了可以不顾羞耻的地步。

    进入专题: 燕园文摘  

本文责编:jiangxiangli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新闻传播学 > 传播学实务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64.html
文章来源:世纪中国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