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立宪:九二共识廿周年回顾与反思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05 次 更新时间:2012-07-31 23:17:01

进入专题: 九二共识  

杨立宪  

  这期间互不适应在所难免,尤其在两岸社会制度、意识形态不同、发展程度不同的情况下,更是如此。

  以大陆方面来说,1979年后对台政策由“和平解放”转变为“和平统一、一国两制”,寄望通过国共两党对等谈判完成统一大业,已经是重大的调整,自认为很有善意和诚意了,因此,将“完成祖国统一大业”作为80年代三大任务之一,(注14)成为上下一致努力奋斗的目标。没有想到或估计不足而一时难以适应的是,1980—1990是台湾政治剧烈变动的年代,台湾推行政治革新,蒋经国去世,李登辉主政,民进党登上政治舞台,政治本土化成为趋势,台湾当局视“一国两制”为“矮化、香港化、吞并”的代名词,处处小心防范。

  台湾方面成立海基会的主要目的,是因应两岸民间交流中衍生出的许多事务性功能性问题,与两岸政治议题无关;而大陆成立海协会,除了与海基会对口处理民间事务性问题外,也希望以此促进民间交流,促进官方早日进行政治谈判,早日实现两岸统一。这是两岸两会成立之初,一直围绕事务性商谈应否涉及政治议题,以及究竟是“一中各表”还是“各表一中”或“一中不表”等,争论不休的重要背景,反映了大陆对台湾情况认识的局限性,以及两岸彼此在想法上的落差。

  

  (二)“92共识”兼顾了两岸的立场,是当时背景下两岸最大的交集点。

  

  还原历史可知,两岸两会是在两岸政治僵局尚未打破、民间交流衍生出许多事务性问题需要两岸配合解决的背景下,由两岸官方授权成立的民间性或半官方性的仲介服务机构。海协会被授权机构明确要求“以坚持一个中国原则作为两会交往和事务性商谈的基础”。(注15)海基会也以“中国的、善意的、服务的”为宗旨,(注16)其组织章程明定:“以协调处理台湾地区与大陆地区人民往来有关事务,并谋保障两地区人民权益为宗旨”。(注17)海基会成立后台当局颁布的《国家统一纲领》中指出:“大陆与台湾均是中国的领土,促成国家的统一,乃是中国人共同的责任”。(注18)

  由此可见,在当时背景下要求两会互动在一个中国的框架下进行,并不违反双方的既定政策,分歧主要在于如何界定“一个中国”的政治涵义。在大陆对外宣示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的情况下,台湾方面害怕在两会互动中确立一中原则会掉入大陆的“统战陷阱”,因而要求事务性谈判不要涉及政治议题。但在台湾政局剧烈变动的情况下,大陆也怀疑走本土化道路的台湾当局有将两岸分裂永久化的企图,因而完全无法接受台的想法。在这种背景下,两会经过长达数月的沟通磋商摩擦,最终在往来函件中形成了“用各自口头声明的方式表述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的“共识”。

  显然,这一“共识”的形成似乎不那么规范。因为在程式上,“九二共识”是由两岸两会在函电往返的过程中形成的,没有统一的正式文本,也没有经过两会高层正式会议的确认和签字盖章;从内容上看,双方同意“各自以口头声明方式表述坚持一中原则”,“不涉及‘一中’的政治涵义”,但实际上这种过于宽泛的约定无疑给各自的操作留下很大的解释空间,也因此埋下争议的种子,导致日后两会围绕究竟是“一中各表”还是“一中不表”争论不休,也给反对势力留下了藉口。

  但不可否认的是,“各自以口头声明方式表述坚持一中原则”,是当时背景下两岸之间所能达成的最大共识,体现了务实灵活、求同存异的鲜明特点。现海协会会长陈云林曾撰文指出:“‘92共识’既确认了双方的共同立场,又搁置了双方的政治分歧,是发挥政治智慧、照顾各方利益的结果。”“共识的核心和灵魂是‘海峡两岸均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在此基础上,“可以搁置争议,也可以保留不同意见”,“体现共识可以采取灵活方便的形式”。(注19)

  后来的实践表明,承认并恪守“92共识”,两岸两会的互动就会较为顺畅,两岸关系的发展就会较为正常;反之,两岸关系就会磕磕绊绊、欲进还退,甚至会陷入危险之中。时间越久,两岸之间经历的风雨越多,就越会觉得“92共识”的形成弥足珍贵。

  

  (三)民进党试图否定“92共识”、推行“法理独立”的做法根本行不通。

  

  如果说1990年代两岸围绕“一中各表”的争论,尚与国共之间的历史恩怨、法统之争和国民党对“中华民国”的情结分不开,那么,民进党执政时期两岸之间的争论,则已超过了“92共识”本身,超过了一个中国内部对立的范畴,实际是两岸究竟要统一还是要彻底分离、以及台湾主权究竟属不属于中国的斗争。

  民进党的做法之所以行不通,从根本上说,是由两岸关系的性质决定的。从历史上看,两岸不仅存在着血缘、地缘、文缘、法缘、商缘的天然联系,而且利害相关,命运与共,和则两利,分裂则两败。虽然两岸关系有过不愉快的历史,过去的大陆政府曾经做过对不起台湾同胞的事情,但最重要的应是吸取历史的经验教训,使过去的错误不再重犯,而不是一味记仇将古人的帐算到今人的头上,或者幻想以小抗大、“联外抗中”;尤其应该看到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大陆所取得的巨大进步,看到大陆的发展进步对于台湾经济发展、长治久安的重大意义,毕竟一个走向富裕民主文明强大的祖国,是台湾同胞生存发展与安全福祉的最大保障,更何况祖国大陆视领土主权完整为国家的核心利益,决不可能允许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

  其次,两岸同属于中国,不仅得到国际法的确认,得到国际社会绝大多数国家和国际组织的承认,也得到两岸各自法律的确认。大陆相关法律规定:“大陆和台湾同属一个中国,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不容分割。”(注20)台湾的相关法律规定:大陆属于“中华民国”的固有领土,两岸现状为“一国两区”。(注21)显然,从法理上看,两岸在领土主权的界定上都涵盖对方,只不过实际管辖范围与“法定疆域”(Leagal Territory)有所不同而已,这正是两岸关系特殊之处,也是“92共识”能够成立的法理依据。因此,虽然台湾内部在“国家认同”上存在着尖锐的对立,虽然民进党竭力推动“法理独立”,但在没有成功之前,即使是执政也不得不“依法行事”。

  

  (四)绿营人士以“92共识”是“国共共识”、两岸对“一中各表”没有共识、2000年才有“92共识”的提法等为由,试图否认它的存在及其正当性,并提出要以“05共识”、“96共识”乃至“台湾共识”等取代“92共识”,这均是不能成立的。

  

  首先,“92共识”是由两岸官方正式授权团体达成的,而非国共党对党谈判达成的,这是客观存在的事实,不应把两岸两会达成的共识与政党共识混为一谈。2005年“胡连会”达成的“五项共同愿景”,可以说是政党共识(因政治体制原因,中共可以代表政府),因为彼时国民党是在野党,并不代表台湾的公权力;但2008年国民党以大比例获胜重新成为执政党,两党的共识就有了两岸共识的意义,因为获得选民的授权,完全执政完全负责本来就是西方式政党政治的常态。

  其次,两岸确实在1990年代曾为“一中各表”争论过,但如前所述,这与时空的局限性和认识的局限性有关,随着实践的深入和形势的变化,可以说国共两党在此问题上早就有新的认识和感悟,2000年起即已停止争论,2005年进一步达成“坚持92共识、反对台独、促进和平发展”的新共识,(注22)2008年后两岸共识进一步扩大,如今更在“两岸一中”上产生新交集;在此背景下,民进党仍拿过去的事情说事,实在没有意义。至于2000年才有“92共识”的提法,并不能说明“92共识”不存在,只能说概括成这个名词的时间稍微长了一些而已,在历史上这种情况并不罕见。

  再次,“05共识”、“96共识”和“台湾共识”均为民进党一厢情愿。2008年谢长廷等,提出可以2005年两岸推动节日包机直航的模式作为“05共识”,在此基础上展开两岸互动,此说随即被大陆台办发言人所驳斥(注23);2010年吕秀莲提出应以1996年台湾首次直选领导人来凝聚“96共识”,以此对抗“92共识”,(注24)但迄今为止言者谆谆、听者藐藐、响应者寥寥;至于蔡英文在参加2012年大选过程中提出的“台湾共识”,因未能通过选战的检验而不值再提了。凡此均表明,民进党为了要摆脱“92共识”的羁绊,已到了挖空心思的地步,但却忽视了最重要的一点,即任何涉及两岸关系的共识若没有大陆的背书是无法成立的。

  

  (五)“92共识”的实质是“两岸一中”,随着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深入,两岸应从“各表一中”向“共表一中”靠近,从而为两岸关系良性互动注入更大的动力。

  

  如前所述,“92共识”的达成有其特殊背景,是在两岸都认同“一中”原则,都有接触交流互动需求,但又心怀芥蒂、互信不足的情况下达成的,故属于低度共识,不能满足两岸开展更高层级政治互动的需要,反而容易产生争议和摩擦。2005年连战访问大陆,展现了“坚持‘92共识’,反对‘台独’,谋求台海和平稳定”(注25)的坚定决心、诚意和魄力,因而才有了“胡连会”达成的“五项共同愿景”。首届“胡连会”表明,国共互信程度提升,共识增多。正是在此背景下,国民党重新执政后,两岸当局才会进一步达成了“先经后政、先易后难、先急后缓、循序渐进”的共识,推动两岸关系进入全新的发展局面,取得了突破性的成果。

  但随着和平发展的深入,两岸关系逐渐进入深水区,纯经济性、容易协商的议题越来越少,新议题的性质越来越复杂,越来越难以和政治完全分开,协商的难度也越来越高。例如:ECFA后续协商,文化交流协定,台湾参与国际组织问题,台湾与外国签署协议问题,两岸军事互信问题,和平制度化问题等。在这种情况下,仅凭“一中各表”或“各表一中”,不足以建立更高程度的互信,也不足以承担更高难度的议题协商,形势的发展要求两岸应该提升“92共识”的版本,即在“一中原则”上做出更为清晰一致的表述。

  令人欣慰的是,今年3月吴伯雄荣誉主席与胡锦涛总书记会晤时,适时作出了“两岸同属一中”、两岸“并非国与国关系而是特殊关系”的明确表示,并强调“台湾人也是中国人”,此举显然具有巩固政治互信的现实意义,传递出国民党当局希望两岸关系在现有基础上继续向前推进的重要信息,为马英九第二任内深化两岸各项合作、争取更大突破开了好头。相信这样的举措是大陆所欢迎的,已朝着两岸“共表一中”迈出了重要步伐。

  需要指出的是,“两岸属于一国两区”虽然是国民党当局的最新表述,却并没有什么新意,而是“92共识”的应有之义,也符合两岸各自的法律对领土主权的界定,只不过过去为了与大陆较劲,台湾刻意忽略了“92共识”中“两岸同属一中”的本质,突出了“各自口头表述”的非重点,如今只是还原事物的本来面目而已。但民进党和独派势力积非成是,对吴荣誉主席的言论大加挞伐,乱扣帽子,真不知让人说什么才好。笔者倒是替民进党担心,如果败选检讨的结果仍是延续“一边一国”和蓝绿对抗、两岸对抗的思维,恐怕会离两岸关系的现实、离台湾的主流民意越来越远。

  

  小结

  

  1992年以来的20年,对于两岸关系来说,是艰难坎坷的20年,也是在黑暗中苦苦摸索的20年。有关各方都试图为数十年的两岸敌对纠结关系找到一个一揽子彻底解决的办法,但在经历了挫折教训之后,人们最终发现两岸关系错综复杂,暂时没有任何一方有能力一劳永逸地解决所有的问题。国共两党最先从犹如乱麻般的两岸关系中找到了一个可以理顺它的线头,这就是“92共识”。

   “92共识”虽不尽如人意,却是在相当一段时间里符合两岸关系现况、能为两岸所共同接受的最大公约数,唯有从“92共识”入手,两岸关系才有可以和衷共济、良性互动的支点,才有逐步乃至最终解决问题的希望。认清这一点并小心呵护之,对于把握两岸关系发展的正确方向,不断克难前行至关重要。

  回顾20年来的历程可知,两岸关系在这个阶段走过了一个不规则的驼形路线,即两头高中间低。但开头的高是不稳定的、时好时坏的,显示两岸互动正处于探索的过程中;中间的低是岛内政治变迁和两岸发展落差的必然反应,也是两岸互动必须面对的现实;后面的高则显示两岸经过摸索和经验教训的积累,已初步找到一条符合两岸关系特点的和平发展双赢之路,表明国共两党对两岸关系发展规律的认识逐步深化。这是20年历程留给两岸最弥足宝贵的资产。

  国共两党对两岸关系发展规律的认识深化,主要表现在都认识到:两岸应“站在全民族发展的高度,审视世界发展潮流,(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九二共识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台湾研究专题 > 台海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5975.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