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恩·布雷默:国家资本主义的蓬勃发展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719 次 更新时间:2012-06-13 10:23:14

进入专题: 国家资本主义  

伊恩·布雷默  

  但是这种尝试得到的与其说是成功,不如说是一些自愿安排。那些特别不透明的主权财富基金依然如故,政治领导人继续对它们进行运作,以便获得政治和经济好处。作为一种辩解,基金管理人员可以向国家财富基金的西方同行(例如,挪威的政府养老金基金或加利福尼亚公共雇员退休系统)提出脱离达尔富尔或伊朗的公开的政治要求。?

  现在到来的是国家资本主义的第四次浪潮。最近发生的全球经济衰退加快了这次浪潮到来的步伐。但是这一次,干预经济的是世界上最富的国家的政府,而不仅仅是新兴市场国家的政府。美国立法者干预了经济活动(尽管公众历来就不信任政府而相信私营企业)。澳大利亚、日本和其他自由市场强国也在照着做。欧洲国家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历史悠久,这使国有化和救援在政治上更受欢迎。?

  然而,世界主要工业化国家还没有毫无保留地接受国家主义。在美国和欧洲,坚信“看不见的手”的力量仍然是一个坚定不移的信条。大西洋两岸的各国政府知道,要保持民众的支持,它们必须信守承诺:一旦银行部门和大企业恢复健康,它们将被交还给私人。但是,只要华盛顿、欧洲以及中国、印度和俄罗斯还把经济刺激摆在政治考虑的首位,政治决策者依然会处在全球金融系统的中心。为了对经济进行政府投资,各国财政部和国库必须拯救私营银行和公司,注入流动性,印钞票,因为其他人都做不到。中央银行几乎没有真正独立的,它们不再是最后的放贷人,甚或不再是第一放贷人,它们是唯一放贷人。这一新情况使全球金融权力重心的中心突然发生了大转变。?

  纽约市不久前还是世界金融之都。如今,它连美国的金融之都也算不上了。这一殊荣现在落到了华盛顿身上。国会议员和行政部门现在的决定对市场产生了长期影响,其规模是上世纪30年代以来从未有见过的。类似的经济责任转移正在全世界发生:从上海转到北京,从迪拜转到阿布扎比,从悉尼转到堪培拉,从圣保罗转到巴西利亚,从孟买转到新德里。而且在伦敦、莫斯科和巴黎这些金融和政治共存的地方,也在发生责任向政府的转移。?

  

  四、大风险?

  

  尽管像其他经济体一样,国家资本主义经济体也在2008—2009年遭到金融危机的严重打击,但它们可能从全球衰退中脱颖而出,对经济活动的控制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中国和俄罗斯正在救援它们的国有企业和私营国家龙头企业。它们都支持巩固主要产业,削减成本。俄罗斯在石油价格从2008年7月的每桶147美元跌到2009年2月的不到40美元后,10年来第一次出现了预算赤字。中国是一个石油进口和消费大国,油价下跌使它得到某种缓解,但全球发展放缓已经使两国面临失业上升以及社会动荡的严峻局面,从而变得十分脆弱。但在大多数情况下,两国政府的应对方法是进一步加强国家对经济的控制。?

  尽管发生了全球衰退,已经成为全球经济重要角色的主权财富基金在不久的将来会继续存在。尽管它们的整个纯价值已经从2007年的大约4万亿美元缩水到2008年底的不到3万亿美元,后一数字仍然接近各国中央银行所持有的全球外汇的总和,而且超过了全球所有风险基金所拥有的全部资产。主权财富基金占全球投资的12%,是5年前的2倍。这一轨迹注定要继续下去,有些可靠的预测认为,到2015年,它们的价值可能会达到15万亿美元。?

  简而言之,虽然发生了全球金融危机,国家石油公司仍然控制着世界战略原材料物资的3/4,国有企业和私营国家龙头企业相对于它们的私营部门对手仍然享有实质性竞争优势,主权财富基金仍然持有充足的现金。这些公司和机构真是太大了,以至于不能让它们倒下。?

  国家对经济活动的深度干预,意味着官僚浪费、效率低下、腐败等很可能会阻碍增长。这些负担在专制国家会更加沉重,这些国家的政治官员可以不受自由言论或政治上独立的监管机构、法院或立法者的审查,而随意作出商业性决策。然而,依然在发展中的全球衰退破坏了对自由市场模式的国际信任。无论危机的真正原因是什么,中国、俄罗斯以及其他国家的政府,都有令人信服的理由指责美国式资本主义要对衰退负责。这样做可以使它们避免对其本国的失业率上升和生产下降承担责任,并捍卫它们对国家资本主义的支持,它们早在目前的危机启动很久之前就开始这样做了。?

  作为应对,美国决策者必须努力宣传自由市场的价值,即使现在这么做很艰难。如果华盛顿转向保护主义,长期严重干预经济活动,世界各国政府和公民必将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样做的风险太大了,因为如果让民粹主义政治大规模地进入国际商业和投资互动,将会妨碍恢复全球商业活力的努力,减少未来增长。保护主义会招致保护主义,补贴会招致补贴。1980年世界贸易谈判多哈回合之所以失败,部分是因为美国和欧盟坚持继续征收很高的农业关税,而中国和印度则希望保护他们的农民和一些幼稚产业,这些产业靠自己的力量还无法竞争。多哈谈判僵局已经使具有潜在增长力的全球贸易损失了成千上万亿美元。?

  其他保护主义倡议已经开始对全球商业产生影响了。中国恢复了对某些出口商的税收减免。俄罗斯已经采取措施限制外国投资进入42个“战略行业”,并对进口汽车、猪肉和家禽征收新的进口税。印度尼西亚决定对500种外国产品征收进口税并实行准入限制。印度对进口豆油加收20%的进口税。阿根廷和巴西正在公开考虑对进口纺织品和酒类商品征收新的关税。韩国拒绝取消对美国汽车进口的贸易壁垒。法国宣布建立一个国家基金保护国内公司免遭外国公司收购。?

  不同地区的一些国家已经采取措施,将关税提高到关贸总协定乌拉圭回合所允许的最高水平。全面的全球协议和争端机制正在被大约200个双边或地区协议的拼拼凑凑所取代(还有200个左右的协议正在谈判中)。这个支离破碎的局面抑制了全球竞争,损害了消费者,削弱了跨国系统——而且这种情况就发生在全球经济需要新刺激的时刻!?

  

  五、前景?

  

  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开始相信,全球化把他们的工作岗位转移到了国外,限制了他们的工资的提高,使美国消费者不得不使用劣质的外国产品。2012年很可能至少有一位重要的美国总统候选人会站在新孤立主义的竞选台上大喊“购买美国货”。如果美国立法者要避免落入这个保护主义的陷阱,就要好好汲取上个世纪30年代《斯姆特—霍利关税法》的教训。该法案将2万种进口产品的关税提高到创纪录的水平,激起了以牙还牙的报复行动,从而加深和延长了大萧条。?

  全球金融危机造成了一种全球一体的幻觉,以为大家都坐在一条船上,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其实这种担心是错误的。一年前,政策圈还在大谈“脱钩”问题,即新兴经济体已经建立了足够大的国内增长基础,不靠美国和欧洲消费者也能实现增长的过程。主要源自美国的经济问题已经迫使十多个发展中国家通过限制它们的出口需求而实行经济硬着陆。?

  但是在表面现象之下,“脱钩”现象在以下方面表现得更加明显了:巴西、中国、印度和俄罗斯不断壮大的国内市场,这些国家的对外投资;资本流动的区域化;以及海湾合作委员会、东南亚国家联盟成员国、南美的一些国家的政府发行区域货币并变得更加自给自足的长远可能性等。所有这一切都在显示“脱钩”的迹象。?

  美国再也不能像它在上个世纪80年代对日本和西德那样指望它的战略伙伴购买其外债了。今天,它决不能指望它的战略对手尤其是中国,后者不相信美国能无限期地保持它的全球经济之锚地位。大量的美元储备有助于北京保持人民币价值处于低水平,刺激中国的出口,创造创纪录的贸易盈余。但是中国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建设它的国内市场,建立新的经济增长模式,这个模式应当减少对美国和欧洲出口的依赖,更多地依靠中国消费者的需求。中国成功之日,“脱钩”一词的意义将变得更加丰富,中国将失去购买美国债券的刺激。如果需要美国政府债券的国家少了,利率将会提高,从而增加它们对买家的吸引力,而这意味着美国将长期处于欠债状态。因此,美国的经济复苏即便开始,也是缓慢的。美元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地位受到蚕食的过程将会加快。?

  美国政府可能会得出结论:它制定和执行全球经济规则的权力正在衰落。无论如何,它对在G20中发挥领导作用已经没有多大信心了。这个论坛包括被排除在G7之外的中国和印度等新兴大国,它们与发达国家在经济利益上自然不同,这使得在严峻的经济挑战面前建立认同变得非常困难。这个问题被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政治家为他们的选民而不是纠正宏观经济失衡的需要而设计一揽子刺激计划的思想倾向放大了。?

  从长远来看,国家资本主义的未来很可能被证明是有限的,尤其是在它不能给其两大主要实践者提供一种有效的、可持续的经济增长模式的情况下。事实终将证明,官僚们无力驾驭中国所面临的社会和环境挑战;他们最终将认识到,自由市场会帮助他们向14亿人民提供食品和住房,创造每年所需要的1000万到2000万个新增就业岗位。在俄罗斯,决策者面临人口减少和经济过分依赖石油和天然气的问题。他们可能得出结论:未来的经济繁荣需要继续进行自由市场改革。美国应当重申它将信守诺言,扩大与欧盟(世界上最大的、最团结的自由市场集团)和新兴经济大国(包括巴西、印度、南非、土耳其、海湾合作组织成员国)以及东南亚新兴市场国家的贸易,特别是确保这些国家不要慢慢滑向国家资本主义,从而加重全球市场的低效率,限制美国的商业机会。?

  与此同时,美国决策者们应当在国家资本主义国家追求新的商业机会,同时,还要帮助在中国、俄罗斯、海湾国家以及其他地方活动的美国公司制定防范风险的对冲战略,别把市场准入丢给备受照顾的国内公司。作为一种有效的对冲模式,美国跨国公司应当注意日本的“中国+1”分散投资战略,即除了在中国投资之外,还在其他国家投资。美国公司不能过分相信仅中国市场一家就能提供它们未来收益的大部分,而应当扩大投资目标,把整个亚洲及其以外的新兴市场都纳入进来。?

  现在是美国欢迎新的外国投资包括主权财富基金进入的时候了。有些拟议的投资以前就被要求仔细审查,以确保它们不会损害美国的国家利益。只要这种审查是认真的,而不是一种抑制外国投资的政治努力,它就没必要阻止投资建议。外国政府和公司需要保护其投资,这使美国财政系统的稳定与它们具有更大的利害关系。相互确保(mutually assured)的金融摧毁将保证国家资本主义国家认识到,保持美国经济上的成功也符合它们的利益。?

  自由市场资本主义是否还是一种可行的长远的替代性选择,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美国决策者们的下一步决定。成功不仅取决于正确的经济政策要求,而且取决于继续使整个美国品牌令人信服。华盛顿必须保持美国在硬实力和软实力上拥有巨大的竞争优势:目前,美国在硬实力领域的支出和中国相比仍然为10∶1,比世界其他所有国家加在一起还多;而软实力则由于奥巴马政府提升了美国在世界上的形象也有所提高。?

  国家资本主义还不会很快消失。匆匆忙忙建起壁垒意味着拒绝进入美国市场,可这并不能改变国家资本主义的现状。相反,与国家资本主义国家发展商业关系并从中获利,符合美国的近期经济利益。为了美国和世界经济的长远发展,仍然需要捍卫自由市场的政策。为了确保自由市场依然是对国家资本主义最有力和最持久的替代,在促进自由贸易、对外投资、透明度和开放市场方面,除了以身作则,没有其他办法。

  

  张文成 译

  来源:《国外理论动态》2012年第5期

    进入专题: 国家资本主义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思想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4309.html

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