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霄:“春晚”的努力与悲催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167 次 更新时间:2012-01-24 18:21:22

进入专题: 春晚  

王霄 (进入专栏)  

  

  今年春晚,观之无味,说之无趣。但因其某种变化,倒也可以从另外的角度评一评。反正放假了,闲着也是闲着,议论两句,算是为春假增加点意趣。

  2010年春晚后,老王曾经从“发生学”的角度评论春晚。所谓发生学,是老王自撰的一个词儿,通俗地说就是“春晚衍生现象”。具体说,春晚不但会影响新一年里服饰、发型、歌曲、语言、行为的流行,而且围绕着春晚形成了极为广泛而强烈的社会评论以及各种事件;后者已经不再是春晚影响力的被动的、正向的余绪与反映(用某些观众的话说就是“我们不再‘被’春晚”),而是广大的社会主体,以多样的形式与春晚结合,产生了更为丰富的社会效果,构成了一种全新的复合社会景观;这种景观不但反映并释放了不同社会角色更为多样和强烈的诉求,而且形成了更为复杂的社会互动关系。综合地讲,由春晚衍生的新的社会现象与功能,可以归结为另样的娱乐功能,另样的教育功能,另样的政治功能(详见王霄:《春晚别有意味》和《央视春晚现象的社会学解读》)。

  但是今年春晚,表现了某种变化,反映了组织者可贵的努力,但也延续了根本的特征,得到了悲催的结果。

  

  一

  

  先说组织者的努力。这反映在诸多变化上。

  这一届春晚的变化不可谓不大。

  首先是它摆脱了商业化。所有的广告和隐性广告都被取消了。考虑到央视一贯的利欲熏心,做到这一点,少收七八亿,很不容易。

  其次是它试图摆脱庸俗和浅陋。一些大腕要么被事先出局如姜昆,要么在最后被请退如赵本山。语言类节目被压缩了。考虑到这些大腕所带来的收视率,做到这一点也很不容易。

  再次是它试图抛弃虚假。一开始它就宣布了再不进行所谓的春晚节目的观众评选,并坦承它是假的。它也取消了令人生厌的读电报情节。

  另外我们看到春晚组织者的新构思和才华,如精彩纷呈、绚丽无比的舞美,主持人的调整和主持风格的诙谐化,嘉宾的家庭组合和来源多元化,和众多演艺新人的出现。

  在所谓亲情化、平民化、单纯化和传媒特点的结合上,这一届春晚做得比前几届好得很多。一个证明是,春晚后社会的评论中,虽然批评也不少,但是直接从春晚和春晚节目衍生的娱乐功能、教育功能少多了,嬉笑怒骂也少多了。

  央视的改进应当肯定,哈文的努力不应当被忽视。这里表扬一下央视、央视文艺部和哈文。

  当然老王也有点小遗憾:春晚一改进,不那么假冒伪劣和稀奇古怪,让我们突然少了再创造的素材,不能够再造一个春晚后的全民参与的节日盛宴,春节的快乐也大大缩水了。

  

  二

  

  下面就要说,与央视、哈文的努力与付出相比,今次的春晚效果仍然很悲催。

  凤凰网调查,读者给这次春晚的打分是69分。虽然在及格线上,但分数实在是不好看。

  分数不好看,是因为春晚不好看。春晚缺少好节目,缺少好主持。

  我们看到,春晚作为一种国家仪式,不差钱,不缺人。在所有艺术表现的技术层面和演员表演的技能方面(前者如舞美,后者如杂技、魔术、舞蹈、歌唱、乐器演奏),它都可以而且已经做到了登峰造极,尽善尽美。在一般的亲情、节日感和喜庆情绪的营造和调动层面,它也殚精竭虑,轰轰烈烈。

  春晚缺什么呢?一句话,缺少精气神

  春晚仍然很假,很虚,很浮。它在调动亲情的时候,面具感太强;它在逗人乐的时候,挠你的胳肢窝;它在讽刺社会丑恶现象的时候,针砭完全不在穴位上。春晚虽然年年勉强完成了除夕夜一家团圆看着它守岁的新民俗功能,但恰恰因为如此,它的社会功能的多元化要求,却使得它几乎成为一种投入产出不但不成正比、而且成为负值的东西。

  有司和执事者可曾虑及此?

  为什么缺精气神呢?

  哈文在春晚结束时,说了一句话:我对今晚场上的一切表现感到满意。

  哈文不容易。她也只能为场面上的东西负责。在场面之后的,决定春晚精气神的那些东西,她无法负责。

  

  三

  

  春晚输在了起跑线上。

  这个起跑线,就是政治化。

  这一点就无需多说了,地球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中国不缺少艺术创造力。看看这些年的网络春晚和各种民间文艺节目,就可以发现我们的问题是拒绝,而不是没有。

  虽然都是戴着镣铐跳舞,但是今年的哈文还是幸运多了:在可能的范围中,她是一个多年积弊改革的摘果者,也是一个文艺样式提升的先行者。前者如清退姜昆、赵本山,后者如花巨资构造舞美。当然这不是说她没有压力和风险,特别是在前者,虽然所有人都看到了姜、赵(也包括张艺谋等人)不再有真正的艺术创造力,而是一种民族精神毒药,但也不是所有的导演都敢让他们下课的。就是不说政治压力,这些人的票房号召力一时半会儿也还是巨大的。

  明年的春晚导演大概不会有哈文的幸运了。哈文将能够改的方面基本一口吃净。我想明年春晚导演如果还想有正面的成果,只有两招,一是继续更换主持人,将那两个已混迹多年、面目可厌的男性主持人换掉。二是继续更换演员,将黄宏、蔡明等老么咔嚓的演员清退。当然,节目上的推陈出新也是少不了的,不过也只是在新鲜感上做做文章了,如用五岁的小孩开场。这方面的戏法年年会有。

  不过最后我想说,今年春晚的得与失,也说明了中国政治的一种变化:在积弊多年后,有司和主事者并非不想弃旧图新,并且有能力在一定范围和方面进行小改小革。但是在涉及根本时,似乎还是没办法动的。当然这也是一种进步。有进步就好,它说明我们还有希望。

进入 王霄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春晚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化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946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