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瑞金:“何以解忧,唯有改革”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859 次 更新时间:2012-01-16 12:38:17

进入专题: 改革  

周瑞金 (进入专栏)  

  但值得注意的是,各派观点的核心问题较为接近:如何破解社会各界极度不满的社会不公?如何寻找解决之道的社会“最大公约数”?

  抛开那些情绪化表达,中国当前所面临着一些迫切的“发展以后的问题”:

  ——贫富差距拉大,未能形成公平的分配制度;

  ——社会事业滞后,未能建立惠及全民的社会保障体系;

  ——公众幸福感下降,未能解决最基本的民生问题;

  ——环境污染加剧,高投入、高污染产业层出不穷,食品、水、空气被污,开发和环境保护的尖锐矛盾一触即发,带来一系列群体性事件;

  ——社会腐败向纵深发展,腐败不仅仅发生在经济领域,更深入到吏治腐败、司法腐败和舆论腐败,这三种腐败直接与体制缺陷相关。

  这些问题交织重叠,产生了与当年类似的社会背景:曾经整合各方力量而形成的改革共识,面临严峻的新挑战。

  与当时不同的是,争论各方的焦点不再是纯粹意识形态的“姓社”“姓资”之争,而很大比重成了在改革进程中渐次形成的不同利益集团的利益角逐。

  而今天的国际形势更加错综复杂,欧美陷入金融危机、欧债危机,资本主义面临深刻挑战,中国周边亦危机四伏,一些远交近邻对中国心存疑虑……

  历史注定了今天的中国改革,已经不可能再是一次“愉快的郊游”了。即便社会管理创新的提出在现阶段有其合理性,但有些“暗礁”是绕不过去的。

  比如:如何制约公权力的无限膨胀,限制特殊利益集团的形成和壮大;如何通过科学的制度驾驭资本,限制权贵资本主义的形成和壮大;如何把行政财政转化为民生财政,学习借鉴欧洲推行全民福利的制度,尽可能地在分配中体现社会公平正义;如何在深化改革中扼制社会溃败,中国的经济体制改革虽有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框架,却缺乏科学理性的操作细则。目前正在交叉路口徘徊不前,要么在改革中走向法治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要么被利益集团绑架,走向权贵资本主义。

  综上分析,中国改革,再一次到了最紧急的时刻。当前中国,迫切需要重新凝聚改革共识,锤炼社会的向心力、凝聚力。如同中宣部部长刘云山所要求的,“壮大主流舆论,凝聚思想共识”。

  加强党内民主必不可少,十八大换届是个值得珍惜的机会,不妨从乡镇差额选举层层递进。值得赞赏的是,党的十七大就曾做过这方面的努力。

  今年是小平同志南方谈话20周年,也是召开十八大的政治年。中央提出“更加重视顶层设计和总体规划”,“大力推进经济体制改革,积极稳妥地推进政治体制改革”,表明了中央决心推进经济体制和政治体制系统改革的意向。

  人们殷切期待中央坚定深化改革,决不半途而废,有步骤地切实推进经济体制、政治体制、社会体制、文化体制“四位一体”的改革。要不动摇,不空谈,切实努力,建立完善的实现社会公正和共同富裕的法治市场经济体制,决不让中国走上权贵资本主义的道路,推进从威权发展模式向民主发展模式的转型,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而不息奋斗。

  

  作者为《人民日报》原副总编辑、全国生产力学会副会长

  

  资料

  “皇甫平”四论改革

  

  1991年,中国改革开放进入关键时刻。此前的政治风波和持续两年多的治理整顿,使中国社会出现避谈改革的趋向。

  而从1978年开始被全社会广泛拥护,全党上下也一致努力的“改革”已难成施政关键词。各方面迹象表明,改革开放真正进入一个抉择时刻,一旦停滞不前则改革大势将可能分崩离析。

  在此历史时刻,从当年2月15日到4月12日,《解放日报》刊登了四篇署名“皇甫平”的评论文章,倡议改革开放,批评一些人思想上的保守僵滞,为中国社会带来一股清新的空气,同时也引来一场激烈的思想交锋与论战。

  最终,这场大争论以邓小平于1992年春天南巡时,发表了支持深化和加强改革开放的讲话而告终。自此中国重新拨正改革开放航向,开启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为主要目标的历史新阶段。

  署名皇甫平的第一篇评论文章于1991年2月15日,也就是农历正月初一发表。因为正好时值羊年春节,文章题名为《做改革开放的“带头羊”》。文章以回顾上一个羊年,也就是改革开放刚刚开始的1979年开篇,紧接着指出,当前中国改革开放正处在一个“意味深长的历史交替点上”。作者明确指出,“改革开放是强国富民的唯一道路,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中国人民美好的今天和更加美好的明天。”

  时隔不久,第二篇文章《改革开放要有新思路》于1991年3月2日发表。该文指出,90年代改革的新思路在于发展市场经济。同时,文章还转述了邓小平在视察上海时的谈话精神,明示计划和市场并不是划分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标志。文章强调,不应把发展社会主义市场同资本主义等同,更不应把利用外资同自力更生对立。

  第三篇文章发表于3月22日,题为《扩大开放的意识要更强些》。文章进一步阐述了邓小平所说的“开放不坚决不行”等思想。对于当时一些人担心开放是否会损害民族工业等忧虑,文章表示要增强扩大开放意识,就要进一步解放思想,抛弃任何保守僵滞、封闭的观念,如果仍然囿于“姓社还是姓资”的诘难,就将坐失良机。

  第四篇名为《改革开放需要大批德才兼备的干部》,于4月12日见报。此文强调改革开放需要更多勇于思考、勇于探索、勇于创新的闯将,要破格提拔人民公认的坚持改革开放路线并有政绩的人。这公开表示了邓小平要从组织人事上保证推进改革开放事业的想法。

  本刊记者臧博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资料

  中国20年:第十名到第二名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从1990年起,中国利用20年的时间完成了经济总量从全球第十位升至第二位的跨越。

  1990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为3902.78亿美元,全球排名位列第十。1995年,中国GDP总量超越西班牙、加拿大和巴西,全球排名升至第七位,那年中国的GDP总量为7279.46亿美元。

  又过了五年,到2000年时,中国经济规模首次突破1万亿美元,达到1.198万亿美元,令中国经济实力超越意大利,全球排名升至第六位。

  2003年,中国被意大利反超,全球GDP总量排名再次跌至第七位。之后,中国经济进入了一个腾飞阶段。

  2004年,中国GDP总量达到1.931万亿美元,再次超过意大利,居世界第六位。

  2005年,中国经济规模达到2.26万亿美元,超越法国和英国位居世界第四。

  2007年中国GDP总量为3.49万亿美元,超过3.32万亿美元的德国,成为全球第三大经济体。

  2010年,中国经济规模达到5.8786万亿美元,超越日本,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经济体。

  本刊记者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进入 周瑞金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改革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9310.html
文章来源:《财经》

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