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永:1920年前后中国各政治派别对不同社会主义模式的态度及其影响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751 次 更新时间:2012-01-09 18:48:09

进入专题: 共产党   国民党   研究系   西欧社会民主主义   苏联共产主义  

张永  

  余并不排渐进之言论,盖言论而发于良知之所信,无论其为急进、为渐进,皆能引于进步之境,而达于真理之生涯也。” 36相应的,他对于非暴力的社会改良持一种赞许的态度:“象英国那样素以‘无血革命’自夸的国民,又想拿出他们宪政的天才来顺应这种世变,求得一个无血的社会革命”,“英国近来设了一个‘改造部’”,“对于改善劳工生活的方法特为注意”,“这就叫‘沉默的革命’、‘调和的革命’。英国国民若能在风平浪静的中间,完成了这一大使命,世界上有政治天才的国民,真算英人为第一了。 日本的朝野近来也都注意及此,‘无血革命’、‘第二维新’的声浪一天高似一天”。 37

  

  甚至在中共第一次代表大会上,李汉俊还提出“现在世界上有俄国十月革命,还有德国社会党的革命;中国的共产主义应采取何种的党纲和政纲,应先派人到俄、德国去考察,在国内成立一个研究机构如马克思主义大学等,从事精深的研究后,才能作最后的决定。” 38 而年轻的蔡和森1920年5月刚到法国时对整个社会主义运动抱一种完全开放态度,希望进行深入研究之后再作出选择,在给毛泽东的信中说:“我在法大约顿五年,开首二年不活动,专把法文弄清,把各国社会党、各国工团以及国际共产党尽先弄个明白。一面将社会、工团、无政府、德谟克拉西(基尔特社会主义,即综合此四者而成一调和,近德国多数社会党,显然立足于二主义之上——社会主义与德谟克拉西,以与中产阶级联盟)加以研究”。 39

  

  

  (二)中共党人最终选择了苏联模式的社会主义道路

  

  但是中共党人经过一段时间的探索最终坚定地选择了苏联模式。所谓苏联模式就是在一个相对落后的国家,由一个组织严密的革命党通过暴力革命夺取政权,然后运用政权以社会主义公有制的方式发展经济,实现国家强盛和人民幸福。当时的中共党人逐渐认识到,这样可以避免走西欧野蛮残暴的资本主义发展老路(梁启超等人以为无法避免),既能加快国家的发展,又可以消除阶级压迫的痛苦,真是两全其美。而西欧模式是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社会主义发展模式,需要要成熟的议会体制和合法活动的社会主义政党及工会组织,这在中国是要经过漫长的资本主义发展才会有的,真是缓不济急。

  

  选择苏联道路要首先在经济上否定资本主义私有制。李大钊说的很明白:“人家已经由自由竞争,发达到必须社会主义共营地位,我们才起首由人家的出发点,按人家的步数走。正如人家已达壮年,我们尚在幼稚;人家已走远了几千万里,我们尚在初步。在这种势力之下,要想存立,适应这共同生活,恐非取兼程并力社会共营的组织不能有成。 所以今日在中国想发展实业,非由纯粹生产者组织政府,以铲除国内的掠夺阶级,抵抗此世界的资本主义,依社会主义的组织经营实业不可。” 40

  

  陈独秀在给罗素的公开信中说:“仍旧用资本主义发达教育及工业,或是用社会主义?我个人的意见,以为资本主义虽然在欧洲、美洲、日本也能够发达教育及工业,同时却把欧、美、日本之社会弄成贪鄙、欺诈、刻薄、没有良心了;而且过去的大战及将来的经济大革命都是资本主义之产物,这是人人都知道的,幸而我们中国此时才创造教育、工业在资本制度还未发达的时候,正好用社会主义来发展教育及工业,免得走欧、美、日的错路。” 41 在同时给张东荪的公开信中陈独秀质问到:“以先生底知识当然能分别资本与资本家不是一物,但是资本与资本家既非一物,即不应因为开发实业需要资本,便牵连到需要资本家并资本主义。先生自己也说实业之兴办虽不限于资本主义,可见别的主义也有开发实业底可能性,实业开发了,照先生底意见自然能救一般的贫乏!那么,以何因缘,先生到了一趟湖南,便看出救济中国的贫穷非欢迎资本主义不可?” 42

  

  选择苏联模式还意味着要否定对西方议会民主制,西方议会政党政治长期以来是中国先进分子追求的目标,这对于陈独秀、李大钊等老一辈来说意味着与过去的决裂。陈独秀说:“立宪政治在十九世纪总算是个顶时髦的名词,在二十世纪的人看起来,这种敷衍不彻底的政制,无论在君主国、民主国,都不能够将人民的信仰、集会、言论出版三大自由权完全保住,不过做了一班政客先生们争夺政权的武器。现在人人都要觉悟起来,立宪政治和政党,马上都要成历史上过去的名词了,我们从此不要迷信他罢。” 43 李大钊引用列宁的思想批评议会政治:“列宁氏虽称道平民政治,却极反对议会政治。他以为议会制度纯是欺人的方法。此方法的妙处,在以人民代表美名之下,使此机关为哓舌的机关,为中产阶级装璜门面,而特权政治则在内幕中施行。” 44李大钊认为通过议会斗争不可能实现社会主义:“政权的夺取,有两种手段:一是平和的,一是革命的。采取平和的手段的,大抵由宪法上、议会上着手”,但是“任你社会主义如何宣传,终不能使选民及代议士都变成社会主义者,故此种运动常归于失败。” 45

  

  而对于五四运动中成长起来的年轻一代,他们本身受旧的民主主义思想的熏染本来不深,又亲眼目击了北洋时期中国议会政治的腐败可笑,更容易受世界性激进思潮的影响而否定议会政治,进而否定西欧的社会民主主义。蔡和森:“资产阶级民主主义的国家,由阶级斗争和国际竞争的结果,一面成为托辣斯争夺殖民地之武力的集团,尽量扩张其军国主义与军备,一面渐渐揭破其‘德谟克拉西’的假面具,显出资产阶级专政的真相。” 46赵世炎严厉批评英国工党:“拥有占人口大多数的无产阶级之英国,他从世界的无产阶级(特别是殖民地的)榨取中把英国无产阶级放到了一个特殊地位上去——这个地位便是‘工人贵族’”,“劳动党(注:即工党)只在议会席上买弄,怯于阶级斗争。他实际上只是一个小资产阶级的党而将大群众的无产阶级统治着”。 47

  

  放弃议会政治意味着接受了无产阶级专政思想,这是苏联模式与西欧模式的最主要区别。李大钊说:“在革命的时期,为镇压反动者的死灰复燃,为使新制度新理想的基础巩固,不能不经过一个无产者专政(Dictatorship of the Proletariat)的时期。” 48李又说:“有许多社会主义者鉴于平和的手段的失败,乃悟改造的事业非取革命的手段不可,革命的方法,就是无产阶级独揽政权。” 49在十月革命纪念会上一向温和的李大钊说:“苏俄革命的历史,及对于世界的影响:有四种好处:一、无产阶级专政;二、剥夺压迫阶级的言论出版权;三、红军;四、恐怖主义。” 50 瞿秋白说:“罗素要反对‘阶级斗争’,其实‘国际间的阶级斗争’若客观上既必不可免,则必有国内的阶级斗争”,“即使劳动党(注:即工党)能执政,若不经阶级斗争而行无产阶级独裁制,资产阶级也决不容忍你们来从容不迫的行‘社会主义政策’”。 51

  

  1920年蔡和森到法国后本来计划先对各派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两年,再作抉择,但是实际上连三个月都不到,他已经选择了俄国道路:“我近对各种主义综合审缔,觉社会主义真为改造世界对症之方,中国也不能外此。社会主义必要之方法:阶级战争——无产阶级专政”,进而提出“我意中国于二年内须成立一主义明确、方法得当、和俄一致的党”。 52此时正是五四青年思想急剧分化的时期,据李维汉回忆,湖南新民学会在法国勤工俭学的会员1920年7月召开会议,在改造中国和世界的道路问题上发生的激烈的争论,一种意见是蔡和森提出的,主张激烈的革命,仿效苏俄,组织共产党,实行无产阶级专政;另一种意见是萧子昇提出,主张温和的改良。当时李维汉并不同意蔡和森,会后给毛泽东的信中写到:“俄国式的革命,我根本上有未敢赞同之处”。学会留在湖南的会员1921年在长沙也连开了三天会,一部分会员如毛泽东、何书衡、陈子博、彭璜、陈昌、易礼容等主张用俄国十月革命的方法,另一些会员反对布尔什维主义,主张用温和的教育的方法来实现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这种思想信仰的分化最终导致学会的分裂和消亡。 53而王若飞则自称欧战前信仰俾斯麦主义,欧战后改信威尔逊主义,最近才转而信仰马克思主义。 54

  

  对于选择苏联模式而批判西欧模式,后来成为中共领袖的陈独秀在1921年作出了最清楚的论断,他也象张君劢一样把德国与俄国是社会主义道路列表加以对比,并坚定地选择了俄国道路。陈独秀说:“德国社会民主党在理论上虽未曾明白的标榜劳资携手,而在实际上已令劳动者从事选举运动,已利用资本阶级底国会采用社会政策改善劳动底地位,已实行与一切资本阶级的政党提携,已反对无产阶级共同团结了。反之,俄国底共产党是主张绝对的阶级战争的,是不独反对与资产阶级妥协,而且反对与一切不主张阶级战争的温和派提携的。马格斯底《共产党宣言》自第一页到最末页都是解释阶级战争底历史及必要的讲义,可惜自称为马格斯派的德国社会民主党竟然忘记了!”

  

  

  “不赞成阶级战争的人自然要向议会讨生活,但我们要知道议会制度本是资产阶级专为供给和监督他们的政府底财政而设立的,要拿他来帮助劳动者,来废除资本私有制度,岂不是与虎谋皮吗?选举底怪现象各国都差不多,就是实行普通选举,劳动界能得多少议员,有多大效果呢?所以马格斯底著作无一不是主张无产阶级对于有产阶级取革命的行动,没有一句主张采用议会政策的,可惜自称为马格斯派的德国社会民主党竟然忘记了!” 55

  

  四、民主革命和社会革命的矛盾及其对大革命的影响

  

  中国一部分激进知识分子经过探索否定了西欧模式的民主社会主义道路,选择了苏联模式的共产主义道路,1921年7月成立了中国共产党,并成为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接受共产国际的领导和资助,但是共产国际的指示却令中共党人陷入矛盾之中。共产国际指示中国共产党参加中国的民主革命,并且根据共产国际与孙中山的约定,要求中国共产党加入国民党,在国民党的领导之下从事革命运动。

  

  中共党人是在经过探索否定了议会民主制之后才选择了无产阶级专政,是否定了阶级调和之后才选择了阶级斗争,是否定了渐进式西欧社会民主主义才选择了跳跃式的苏联模式,俄国与西欧相比同样是落后国家,在社会主义革命方面却走到了西欧前面,中国为什么不能?虽然俄国革命也经过了短暂的民主革命阶段(二月革命),但是布尔什维克从来都是旗帜鲜明的独立政党,从未接受过其他政党的领导,为什么中国共产党要加入国民党、接受国民党的领导?很多中共党人对共产国际的指示都难以认同,以中共一大选出最早的三个中央委员陈独秀、张国焘、李达为例,陈独秀接受国共合作相当勉强,张国焘公开反对加入国民党被解除了中央委员职务,李达因不满国共合作的形式愤而退出了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尚且如此,一班年轻气盛的中共党员更难屈从他们眼中庞杂腐败的国民党。但是,由于共产国际的权威,由于中共当时确实弱小,由于孙中山的个人声望,由于在军阀混战的黑暗时代国民党毕竟有一番新气象,中共经过激烈争论还是勉强接受了共产国际的指示。

  

  但是,中共党人不可能满足于民主革命的目标,也不可能真诚信仰国民党的政治理论,其中根本的分歧在对于阶级斗争的态度。民主革命是要建立不分阶级的人人平等的民主制度,国民党主张的是阶级调和,中共党人很难接受国民党的阶级调和而放弃阶级斗争,甚至对共产国际的殖民地革命理论也表示怀疑,比如恽代英认为俄国社会主义革命并不是客观条件成熟的产物,而是有组织的革命者努力奋斗的结果,“俄国革命分明不是起于劳动阶级的自觉,分明是起于列宁等人利用革命去贯彻他波歇维克的主张”。 56 相应的,中国社会主义革命也未必需要通过民主革命达到客观条件的成熟,“中国并不是绝对不可以不经过国民革命一阶段,而实现无产阶级专政”,“中国机器工人与全国人口之比,较俄国少几倍,这并不能断定中国不能实现无产阶级专政。俄国机器工人与全国人口之比,不较英美少二三十倍么?俄国既可以比英美先成无产阶级革命,却断言中国一定不能成就这种革命,这是无理由的事”。“一个真正注重无产阶级利益的人,不应因为国民革命而否认中国有无产阶级专政之可能,更不应因为国民革命而反对阶级争斗。” 57

  

  由于有了这样的思想基础,很多中共党人按照共产国际的指示加入国民党后,并不想屈从于国民党的民主革命理论,而是希望利用国民党势力实现自己宏伟的社会革命理想。李大钊甚至说:“从北京到广州,(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共产党   国民党   研究系   西欧社会民主主义   苏联共产主义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902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