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民安:乔治.巴塔耶的色情和死亡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521 次 更新时间:2011-12-10 23:10:43

进入专题: 乔治.巴塔耶  

汪民安  

  它在禁令和恐惧中前行,快感披上了危险的色彩,并在紧张中欢乐地发抖。不过,这种阻力却从反面强化和滋生了犯罪式的僭越,使这种僭越带有一种赌徒的疯狂冒险。在此,色情将僭越和禁令、欲望和恐惧、贪婪和拒斥包裹于一身。

  这是神圣世界的色情一面,它位于世俗世界的下端。神圣世界的另一面,宗教,则在世俗世界的上端。如果说,色情作为一种圣物,否定世俗世界的禁令的话,那么,宗教献祭作为一种神圣行为,否定的则是功利性法则和目的论法则——这差不多是世俗世界的统治性法则。因此,色情和宗教献祭是对世俗世界再否定的两种强烈形式,因为,世俗世界最初确立的前提是对人身上的兽性实施禁令,它的最后表现则是谋划式的功利主义生产法则。色情和献祭就分别对世俗世界的前提和后果、条件和形态进行了否决。因此,在巴塔耶的神圣世界里,宗教及其献祭形式成为非目的论的普遍经济的绝对形式。

  巴塔耶怎样看待宗教献祭?在原始宗教中,献祭是一种纯粹的耗费。献祭将产品无目的地破坏掉,动物或谷物作为祭品,丧失了它的有用性。这样,献祭同功利性世俗世界的占有和获得法则刚好相对,它成为放弃、缺失、纯粹的耗费、无保留地掏空。但是,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献祭呢?为什么要将这些有用性的物品,而且常常是贵重的物品——如羊或者谷物——庄重而豪华地毁掉呢? 献祭所义无反顾地要毁掉和丧失的,到底是什么?

  巴塔耶将献祭解释为对世俗的物化世界的否定,正如神圣色情同样是对那个世界的否定一样。物化的世俗世界因为自身强大的生产逻辑力量,使一切物品都作为功能性要素出现,物在这个世界上成为功利性链条的一个环节,也就是说,物被污染了,离开了初始状态,变成了一个异己物,这是物的“异化”。而献祭,正是对这种异化状态的矫正,它所要剔除的,正是这种被功能化的物。献祭,通过毁灭的方式,使物离开了这个世俗世界,回归到它应该所在的混沌的世界中去。这样,牛,就既不是食品,也不是生产工具——这都是物化世界对它的粗暴改变——牛仅仅是同自然和谐嬉戏的牛。献祭中对牛的杀戮,就是杀掉这种物化的牛,被功利性原则训练出来的牛,被物化世界作为工具来使用的牛。献祭,因此就是将物化的世俗世界对牛的强暴改变根除掉,从而让牛吻合于它的内在性和直接性,返回到自身的自然性中。献祭中的杀戮,因此是对物化本身的一次杀戮,是对物化世界的杀戮。于是,献祭就以一种否定形式中断了由目的论所支配的生产和消费连接起来的因果路径,它绝不起衔接和传递功能。如果说,献祭是奉献给神灵的赠礼的话,那么这是不求回报的赠礼,是纯粹的赠礼,是绝对耗费性的赠礼。

  这就是原始宗教中的献祭所体现出来的神圣意义,神圣意义就这样通过否定之否定而再一次萌发。对世俗世界否定,让祭物接近初始状态,同时赋予它一层辉光——献祭总是庄严、慎重和奢华的。与此同时,献祭意味着死亡,它使观众目击了死亡,使观众一步步地体验死亡的来临,“死亡一方面从根本上摧毁了肉体存在;另一方面,也正是在献祭中‘死亡经历着人的生命’”。死亡,向一个超越这个世俗世界的王国开放,因为在杀死的那一瞬间,人在战栗中受到了深深的吸引,他摆脱了自我意识,变成某种悬浮的空洞状态,这是一个“空白”的自我,世界被弃置而去,人被恐惧和狂喜、悲哀和快乐、害怕和诱惑所强烈地充斥,紧接着就是完全地耗尽,他全神贯注于“毁灭”这一瞬间事实,停留在“杀戮”的那一刻,并深深地陷入一种巨大而完全的“毁坏”的兴奋感中。此刻,时间的因果顺序,谋划的结局,有用性的价值诉求,物品的事后影响,这些世俗世界的规范铁律崩溃了。神圣情感的矛盾性——它对应于世俗世界的逻辑解释——再一次在这种献祭瞬间得以爆发。献祭不是贪婪占有,而是奢华性缺失;不是对遥远将来的投资,而是着眼于此刻的耗费;不是和对象截然对立,而是和对象融为一体;不是平静的心理推算,而是纷繁的情感折磨;不是表象性的话语说明,而是沉默无言的剧烈波动的内心体验。献祭,同色情一样,在这里,人向世俗世界之外的神圣世界无限地接近和回溯。

  色情的神圣回溯是向先前的自然性和动物性充满矛盾地逆向回溯,它适应于对动物性的直接冲动以及它们所体现出来的不洁、肮脏和巨大欲望。人类这种神圣兽性的返归显然对人性(主体)构成了巨大的威胁性挑战,于是,作为一种替代方案,通过死亡、献祭以及随之而来的体制化的宗教所涌现出来的另一种神圣性的脱离世俗世界的路径出现了,与前一种截然相反,它是向上的,向着纯洁、干净、无欲和灵魂的方向迈进,这种神圣性在献祭的宗教中体现出来。前一种神圣性被直截了当的欲望所统治,它的驱力是色情;后一种神圣性通过启示和信仰来完成,它的驱力是死亡。无论是欲望还是启示,都超越和摆脱了理性推算所主宰的世俗世界,都摆脱了外在的事后功利性目的,都是对人类古老的未分断的自然连续性的缅怀性追溯。如果说对连续性的缅怀,对世俗世界的超越有向上和向下两个路径的话,宗教和色情就位于两个路径的极端,并且相互之间保持着最大的排斥性张力。“神圣形式的二元性,是社会人类学的重大发现之一:这些形式必须分布在对立的两个阶层之中,即纯洁的事物和污秽的事物之中。”

    

  (《色情史》,乔治·巴塔耶著,刘晖译,商务印书馆二○○三年版,12.00元;《色情、耗费和普遍经济》,汪民安编,吉林人民出版社二○○三年版,23.50元)

    进入专题: 乔治.巴塔耶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学读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8037.html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