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巍:柏拉图为何写作对话录

——在上海师范大学人文与传播学院的讲演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94 次 更新时间:2011-09-07 20:31:53

进入专题: 柏拉图   对话录  

张巍  

  尤其是《云》这部喜剧,这是对苏格拉底的一种讽刺。当中有多少成分是真实的,我们很难判别。第四位就是亚里士多德。但是,亚里士多德本人并没有见过苏格拉底,只是听别人述说然后记载下来的。以上四种材料是我们了解苏格拉底最重要的材料。没有一份是可以确凿无疑地得出历史上的苏格拉底到底是怎么样的,这是学术史上一个值得争论的焦点。

  从柏拉图的写作中,我们看到一个矛盾,即柏拉图越是生动地描述苏格拉底所从事的哲学活动,就越背离苏格拉底的哲学精神。因为苏格拉底本人不立文字,并且反对文字。我们先从历史上来看为什么苏格拉底本人不立文字。苏格拉底所生活的年代是公元前469-399年,那时的希腊是以口传文化作为特征的,文字早在公元前8世纪就被发明了,但是直到苏格拉底所生活的世纪里,希腊人的口传文化依旧占据主导地位,即他们更强调口耳相传和说话。这和我们中国古典文化是有一些差异的。中国很早就进入一种书写文化的时代了。可是,希腊人却不读经,而是在表演经,即背诵过后将之表演出来,完全是一种口头活动。书面文字只是起到一种辅助作用。联想到希腊文化的一些重要现象,比如一些史诗、悲剧、喜剧的表演,重在现场的表演和观众的观看,而文字只是起到辅助的作用。在古希腊罗马直到贯穿西方整个历史,修辞和演说的传统都很重要。苏格拉底完全是生活在这样的一种文化当中,他不看重文字的保存,比较重视口耳相传,言传身教就可以了。柏拉图也思考过口传和书写的问题。而且柏拉图有非常深刻的见解,见诸于《斐德若》篇与《第七封信》。在《斐德若》篇里,苏格拉底假借了埃及人的一个神话,讲在当时有一个叫作图特的神明发明了算术、棋、文字等,有一天他来到了埃及国王塔穆斯身边,分别介绍他所发明的这些东西的功用以及给人类带来的福祉。塔穆斯进行了点评。最后,图特重点介绍文字和书写的发明。他认为他的这一发明延长了人类的记忆力。塔穆斯摇摇头说:其实不然,你这个发明我不看好,你的发明带给人类的作用与你的预期是相反的,它非但不能增长我们的记忆力,反而败坏了我们的记忆力。人类过度依赖文字,原先铭刻在脑海中的东西只是简单地用书写的方式记录了下来,这会给我们的记忆力带来很大的伤害。

  苏格拉底之所以讲这个神话,是想表达真知只能铭刻在人的心灵当中。文字记载下来的东西貌似有知识,其实不然。他打了一个比方,比如我们在读一个文本的时候,就好比是看一幅图画,图画上的人物看上去栩栩如生。但是,我想问他一个问题的时候,他却庄严地保持沉默了。就如同我在阅读文本的时候,如果遇到疑难,想要问它问题的时候,它却庄严地保持沉默了一样。还有,文本可以传到任何一个人手里,有些人还不适合阅读这样的文本,这些文本对他来说是弊大于利的。但是,苏格拉底也说,文字有时也是能起到一定辅助作用的,比如我们在记忆力衰退的时候,文字可以帮助我们记忆。文字还可以起到一种方向标的作用。那些想要追随我们的人,文字可以起到指示的作用去帮助他们。这是柏拉图作品中提到的书写和口传的关系。在《第七封信》当中,他也有提及。

  

  三、柏拉图写作对话录的原因

  

  接下来,我们来回答这个问题,即柏拉图为什么写作对话录?首先,柏拉图用对话录来写作,体现了苏格拉底的哲学观念,是为了说明苏格拉底和智术师之间存在本质的区别。当时的人们认为苏格拉底就是一个智术师,一个骗子,和其他智术师没有什么差别。他不过是把别人说得理屈词穷之后,然后得胜,很开心地回家。除此以外,没有什么别的作用。但是,苏格拉底不是这样。从柏拉图的著作中,我们得知苏格拉底是一位哲学家,一位有自己思想的哲学家,也是一位言行一致的哲学家。苏格拉底和智术师一个显著的不同是:智术师授徒或者骗人钱财的方式是教授别人演说。因为演说在雅典的政治生活中极其关键,如果想成为一个出色的政坛领袖就必须学会演说。但是,苏格拉底对演说没兴趣,他感兴趣的是对话,他甚至和一群人对话都不感兴趣,他要进行一对一的对话——这是苏格拉底从事哲学活动最根本和最本质的方法。柏拉图如果用对话录的体裁来写作,是完全忠实于苏格拉底的哲学观念的,即哲学活动必须通过这种一对一、面对面的交流来进行。对话才是真正的哲学活动,因为他认为,真知只可能在对话中获得,然后铭记在脑海和心灵当中。书面上的东西只不过是起辅助作用而已。这是苏格拉底与柏拉图共同的哲学观念。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是柏拉图和苏格拉底有所不同的:即柏拉图是一位伟大的文学家,因为他用戏剧体来撰写对话录。我们曾经听说过这样一个故事:柏拉图青年时的梦想是做一名悲剧家。但是,当他偶遇苏格拉底,并与他进行了一场对话之后,就完全改变了他的初衷。他想做一名哲学家,而非原先的戏剧家了。虽然柏拉图没有从事戏剧的写作,但他的戏剧天分还是存在的。他将这种天赋充分地运用在对话录的写作上。“戏剧性”是柏拉图本人的一种根本性的要求。柏拉图来呈现、认识这个世界的方式是通过戏剧来实现和理解的。

  什么是戏剧的方式?先来看一个反例。比如亚里士多德,他的写作就不具有戏剧性和文学性。具有戏剧性才能的人,是通过不同力量的冲突和交锋来理解这个世界的,他的眼光是和没有戏剧性的人不同的。我们一般人是通过一个角度来理解这个世界的,我们认为掌握一个真理是绝对的。但是,有戏剧性观点的人则不这样认为。他是用更缜密、更周全的眼光来看,或者是用上帝的眼光来看的,他们眼中的世界是不同思想、不同观点、不同眼光的人的激烈交锋和冲突。这就是为什么柏拉图笔下的那些不同种类的对话者具有十分鲜明个性的原因。有人说,像卡利克勒斯这样的人就是柏拉图灵魂的一部分。如果柏拉图灵魂中没有这样的元素的话,是没有力量表现出这些人的——就像莎士比亚这样的戏剧家,奥赛罗和依阿古这两种针锋相对的人物元素是共同存在于莎士比亚头脑中的。他认为,要把这种交锋展现出来,就必须采用对话录的体裁。戏剧性是柏拉图写作中的一个根本性元素。除此之外,柏拉图需要把这种哲学思想和哲学生活合二为一地展现出来。这也就是为什么柏拉图非常在意这些细节——哲学活动所发生的那些场所、对话人的性格等等。所有这些在柏拉图笔下,都显得栩栩如生。最有力彰显的当然是苏格拉底——他是将哲学思想和哲学活动合二为一的人。这一点在柏拉图笔下非常重要,也是苏格拉底区别于智术师的重要之处:智术师不是知行合一的,而苏格拉底则知行合一。

  最后,柏拉图的对话录还有一个重要的指向作用。苏格拉底在《斐德若》篇里讲到,文字对于那些想要追随我们的人也许还有一些帮助,它能提供他们一些向导和指向的作用。我想,这在柏拉图的著作里也是一个关键性的方面,即文字能够指向超越文字的更高境界。这种更高境界是指更高境界中所体验到的东西,比如苏格拉底站在同一个地方想一个问题能够想24个小时,进入某种出神的体验,一般常人是做不到的,这种体验在柏拉图笔下是若隐若现的。

  我认为,这三种观点加在一起,是使得柏拉图需要写作对话录的原因。这是我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更倾向于哲学或者文学的写作方面。当然,还有一些其他学者的不同回答,我也陈列出来供大家参考:有一些人认为柏拉图写对话录是因为教学的需要,但是他真正的学说并没有体现在对话录中。柏拉图另有一个秘传的学说,这是以德国的图宾根学派为代表的说法。

  还有一种政治性的解释,是施特劳斯派提出的,他们认为柏拉图写对话录是因为他吸取苏格拉底在公元前399年被处死的教训,所以柏拉图要有所保留,不去直接地呈现他的观点,而是采用一种自我保护的模式让他笔下的人物来代为表达他的观点。这是施特劳斯派政治迫害说的一种观点。

  

  四、阅读柏拉图的一些策略

  

  最后,根据我刚才的一种解答,我想说一下阅读柏拉图的一些策略:第一,要把柏拉图的作品当成一个整体来看待。柏拉图无疑是一个天才型的写作大师。他对他的著作有一个整体的设计和想法。

  第二,我们要以每一部对话录作为一个单位来进行研究;以对话录的主题作为线索来进行研究,而不要以现代哲学的部门来进行研究。现代哲学的部门是什么呢?比方说,把柏拉图的对话录割裂开来,只看对话录中的形而上学部分;或者只看对话录中伦理学的部分,比如关于美德的部分;或者只看美学的部分,关于诗歌、艺术的讨论。或者,无视对话录的单个单位,而将不同的对话录中不同的篇章割裂开来,作为现代哲学的某个部门来进行研究。我是反对这种做法的。显然,柏拉图不是以这样的方式来呈现他的哲学的。对话录是有其内在发展脉络的,不能将它人为地割裂开来。

  第三,我们要兼顾柏拉图对话录的文学性和哲学性。不要单单只看他的哲学义理,比如“理念说”。这往往是我国学者比较关注的,主要是受到了陈康的影响。(在国内的柏拉图研究领域,我认为最出色的学者是陈康。当年他还在西南联大时,就翻译了《巴门尼德》篇,《巴门尼德》篇的讨论核心就是“理念说”。陈康弟子们受其影响,对柏拉图哲学的研究,关注的就是“理念说”。)确实,“理念说”在柏拉图的哲学中是重要的,但却不是唯一的。研究“理念说”的时候,应该将它放在对话录发展的内在脉络里来看待。

  另外,关注柏拉图哲学义理的某些学者,受到西方分析哲学的影响,注重用逻辑的论证,从一步推导到另一步,再到最后的结论。但我认为和论证一样重要的还应该有对于心理方面的呈现。苏格拉底提出的有些论证在我们看来完全是荒谬的。但是,具有高超逻辑论辩能力的柏拉图怎么可能让苏格拉底的论证站不住脚呢?其实,苏格拉底往往是借此让对手陷入一种困境。只有陷入这种困境并摆脱他之前的错误见解之后,才可以和苏格拉底开始真正地进行哲学对话。我们需要注意,不要仅仅关注哲学的论证,还有心理的因素也要考虑进去。

  最后,要关注作为哲学家的苏格拉底。我们更应该关注作为哲学家的苏格拉底所追求的是什么——苏格拉底所追求的是一种文字之外的更高境界。这是要在通盘的阅读基础之上才能够领略的。

    进入专题: 柏拉图   对话录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演讲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4001.html
文章来源:文汇报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