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卫东:依法风险管理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12 次 更新时间:2011-06-26 17:47:28

进入专题: 风险   法治   依法管理   信息系统  

季卫东 (进入专栏)  

  那么如何管理、应对、控制、驾驭、化解这些风险就是国家的重要任务“风险法制”也就理所当然地成为一个重要课题。但是,迄今为止的法学和公共管理学基本上是以确定性或者可预测性为基本尺度,以稳定或者常态为研究对象,难以满足实践的迫切需要。而应对风险和危害后果的对策,也不可能囿于法律条文和行政举措,必须把多层多样的国家规范和社会规范、多层多样的行为主体及其相互作用的关系乃至决定社会心理的各种因素都纳入视野之中。

  法学界有必要针对风险社会的不确定性、管理困难以及“例外”的日常化或者紧急状态的恒久化等问题进行深入的学术探讨,争取确立多元的、动态的关系相机治理(relational-contingent governance)[24]模型以及相应的法学体系,以风险与法治为主轴确立新的法社会学理论范式,进而创立“安全的法政策学”这一崭新的法律学科领域和教育科目。为此,应该推动法律学各领域的资源重组和协同作业,把分析的重点集中在:(1)复杂系统的风险管理与信息沟通机制、(2)等级组织和网络组织在处理风险方面的不同绩效、(3)在日常状态/紧急状态之下的博弈与科层制里的博弈、(4)应对危机的多部门管理方式、共同体治理方式以及全面监控方式、以及(5)围绕控制和规则的各种相互作用等五个层面上。在一定程度上也不妨说,“风险法制”课题正是法社会学或者法政策学作为一门新兴学科在中国获得广泛认知的突破口和试金石。

  从复杂系统的角度来把握风险社会、法治秩序以及应急机制,并建立一个风险管理的综合性框架,这是非常新颖的、具有前瞻性的研究,对于理解中国制度条件的特殊性——在我看来,中国传统法实际上是始终把“例外”作为“日常”,归根结底是以紧急事态为前提来进行制度设计的——以及今后改革的方向也具有重大意义。如果把风险管理视为复杂性缩减或者例外现象的非概率化处置,那么以复杂性和网络混沌为特征的固有组织、制度就有必要重新认识,否则难免导致事倍功半的结局。但是,这种深层次研究牵涉的领域非常广、涉及的问题也颇棘手,需要进行长期的认真探索。

  

  注释:

  [1]See Richard A. Posner,Catastrophe: Risk and Response(Oxford: OxfordUniversity Press, 2004).

  [2]我国法学界从1990年代开始注意有关问题,近期的代表性文献可以举出马怀德的《应急反应的法学思考:“非典”法律问题的研究》(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应松年的《突发公共事件应急处理法律制度研究》(国家行政学院出版社2004年版)、韩大元、莫于川主编的《应急法治论:突发事件应对机制的法律问题研究》(法律出版社2005年版)等。

  [3]C.f Jenny Steele,Risk and LegalTheory(Oxford: HartPublishingLimited, 2004).

  [4]关于例外和决断主义的关系, George Schwab,TheChallenge oftheException; An Introduction to thePoliticalIdeas ofCarlSchmittBetween1921and1936 (2nded., New York: Greenwood Press, 1989)里进行了精辟的分析。从规范的角度来看,季卫东的《施密特宪法学说的睿智与偏见》《二十一世纪》总第94期)亦可印证。

  [5]参阅梁晓俭:《凯尔森法律效力论研究———基于法学方法论的视角》,山东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

  [6]详见应星《三峡移民工作中的重大问题与隐患》(署名:魏沂,《战略与管理》1999年第1期)、《大河移民上访的故事》,北京三联书店年版。

  [7]关于“风险社会”的概念内容以及理论意义,参阅乌尔里希·贝克《风险社会》(原著1986年出版;何博闻译,译林出版社2004年版)、乌尔里希·贝克《世界风险社会》(概念1996年提出;吴英姿、孙淑敏译,南京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芭芭拉·亚当、乌尔里希·贝克、约斯特·房·龙等(编著)《风险社会及其超越:社会理论的关键议题》(赵延东、马缨等译,北京出版社2005年版)、U. Beck, A. Giddens and S. Lash, ReflexiveModernization: Politics, Tradition andAesthetics in theModern SocialOrder(Cambridge: Polity Press, 1994)、土方透、阿明·纳塞希(编著《风险———控制的悖论》(东京:新泉社, 2002年)。国内的主要研究文献可以举出杨雪冬等《风险社会与秩序重建》(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6年版)。

  [8]见小松丈晃《风险论的卢曼》(东京:劲草书房, 2003年)39-43页。

  [9]参阅莫纪宏《“非典”时期的非常法治:中国灾害法与紧急状态法一瞥》(法律出版社2003年版)、李卫海《紧急状态下的人权克减研究》(中国法制出版社2007年版)。

  [10]有关思想内容的最佳概括和诠释,可以举出郑成良的《论法律形式合理性的十个问题》,《法制与社会发展》第11卷第6期(2005年)。C.f Reinhard Bendix,MaxWeber: An IntellectualPortrait(New York: AnchorBooks, 1960)以及David Trubek,“MaxWeber on Law and the Rise of Capitalism”,Wisconsin Law ReviewVo.l 1972 No. 3 pp. 720f.f

  [11]参阅尼克拉斯·卢曼《法社会学》(村上淳一、六本佳平译,东京:岩波书店, 1977年)49页以下、262页。

  [12] AnthonyGiddens, The Consequence ofModernity (Cambridge: Polity Press, 1990).

  [13] NiklasLuhmann,Risk, A SociologicalTheory(trans. byRhodesBarrett, Berlin: Walter de Gruyter, 1993).参阅小松丈晃《风险论的卢曼》(前引)。

  [14]这是卢曼法社会学理论的最基本主张。参阅宾凯“法律如何可能:通过‘二阶观察’的系统建构———进入卢曼法律社会学的核心”《北大法律评论》第7卷第2辑(2006年)。与风险密切相关的是信任以及有关规范的复杂性缩减机制。详见尼克拉斯·卢曼《信赖——社会复杂性缩减机制》(原著初版1968年发行,大庭健、正村俊之译,东京:劲草书房, 1990年)。

  [15]参阅小松丈晃《风险论的卢曼》(前引)52页。

  [16]关于这一事件,从2009年3月底起发表了大量的报道和评论。对问题的来龙去脉和实质的分析,可参阅余人月《帮自助透析想办法远比执法更重要》,网络刊物《光明观察》2009年3月31日(http: //guancha. gmw. cn/content/2009-03 /31 /content_903746. htm)。

  [17]小松丈晃《风险论的卢曼》(前引)47-48页。

  [18]米歇尔·福柯《规训与惩罚》(刘北成、杨远婴译,三联出版社2007年版)。

  [19]David Lyon,Surveillance Society: Monitoring EverydayLife(Buckingham: OpenUniversity Press, 2001).

  [20]参阅萧锐《“封口费”羞辱的岂止是新闻界》,《中国青年报》2008年10月29日;马克昌《“封口费”事件幕后》,《南方周末》2008年12月日;朱弢《“封口费”与新闻寻租链》,《财经》总第237期(2009年)。

  [21]例如朱芒《论我国目前公众参与的制度空间———以城市规划听证会为对象的粗略分析》,《中国法学》2004年第3期。

  [22]参阅沈宝祥《官员要适应“互联网政治”发展》,《学习时报》第388期(2007年)。

  [23]AnthonyGiddens“Risk and Responsibility”Modern Law ReviewNo. 62 (1999) pp. 1f.f

  [24]As for the relational-contingentgovernance ofcorporation, seeMasahikoAok,iToward a Comparative InstitutionalAnalysis(Cambridge, Mass.:MIT Press, 2001) pp. 291f.f

  

  载《山东社会科学》2011年第1期

进入 季卫东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风险   法治   依法管理   信息系统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理论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166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