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龙闪:重挫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两大思潮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81 次 更新时间:2010-12-11 22:26:46

进入专题: 民粹主义   庸俗社会主义  

马龙闪  
他只重视“机械学、物理学、化学,还有应有医学”的研究。[8]

   这种极端功利主义和实用主义的文化观,十月革命后在无产阶级文化派和“列夫”(以马雅可夫斯基为首的“左翼文化战线”的简称)的思想主张中也得到了反映。无产阶级文化派的头目普列特涅夫鼓吹一种“生产的艺术”,其含义就是把艺术创作变为一种生产劳动,就是说,“无产阶级艺术”的创作可以像大工业那样采取集体劳动、机器生产的方法来进行。“列夫”更主张把把艺术融入生产和生活,使其更加实用,这就导致完全取消了艺术。对待科学技术也是持同样的态度,在他们看来,凡直观上有益、有用的,即大力提倡,凡是抽象的、暂时无用的,就加以抹煞和否定。这种极端功利主义和实用主义的文化观,就导致了对文化艺术和科学的虚无主义。

   以道德主义作为评价精神文化的最高标准,否定纯文化、纯艺术的价值,是民粹主义和庸俗社会学的第三个特征。?

   别尔嘉耶夫认为,俄罗斯知识分子具有一种所谓“一切从属于政治的世界观”,而“俄罗斯民粹派的心灵是道德化的,它对世间的一切都采用特殊的道德评价”。这种道德主义“要求个人的严格的自我牺牲和私人利益(虽然是最高的和最纯粹的)对社会事业的绝对服从”[9]。

   这里提出了一个重要问题,允许不允许尊重科学真理和纯文化价值的科学中立主义存在?允许不允许不问政治的文化中立主义存在?科学和文化的最高价值标准之一,是不能发生继承性中断,这就要求承认科学和文化在生存承续和发展上的必要性和合理性。像气象的测量,在什么时候也不应中断,否则,事过境迁以后,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弥补的。又如文化遗迹遗产的保护,它们遭到完全毁坏之后,是永远不可恢复的。但民粹主义却不顾于此,要求绝对服从于“解决各种迫切的实际问题”,认为“社会上任何一个对这些问题不关心的成员都是社会的敌人”;而只要对“迫切的现实问题”采取“冷淡主义”,“逃避参加解决这些问题”的,就认为这“将是一种反动因素”[10],这种不允许科学文化中立主义存在的做法,无疑将损害科学和文化的客观价值,造成其继承性的中断,从而妨害它们的发展。?

   庸俗社会学把文化艺术的阶级性问题简单化和绝对化,也把马克思主义关于阶级制约性的观点简单化、庸俗化和绝对化。在其代表人物看来,过去时代作家创作的只能是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的艺术,不可能为无产阶级利用和继承,无产阶级的艺术只能由无产阶级出身的作家自己创作。艺术的一切现象、一切要素,包括作家的世界观、作品及其内容、形象、风格等等,都直接由作家的阶级出身决定,文艺作品反映的方方面面,从创作者本身到作品的内容,从人物形象到艺术风格,从风格到语言,无一不充满着该作家所属阶级的阶级性内容,不可能再容纳除此之外的任何东西(当然,也包括通常被称作普遍人性的内容)。这样,庸俗社会学就从另一视角出发,达到了与民粹主义相同的结论:否定科学的客观真理和文化艺术真、善、美的客观价值,而以道德—政治价值为绝对价值和最高价值。这样,文学艺术直接为政治服务、政治即艺术等等理论便油然生发出来。?

   纵观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发展的历史,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上述思想观念和理论原则曾对社会主义运动产生了长期的、深刻的影响。它们不仅一般地影响到人们的思想观念,还影响到社会主义的经济、政治、文化和社会各个方面的发展。更严重的是,这些思想观念和理论原则还进一步影响到了上述各方面的体制层面,影响到各个领域的大政方针和思想路线。“直接过渡”的思想,直接导致对民主问题和资产阶级民主革命阶段的轻视,提出了急于进入社会主义阶段的方针和路线;把斗争绝对化,使无休止的思想政治斗争成为社会主义的常态,破坏了稳定,影响了社会的发展;奉行文化虚无主义,打击了知识界的积极性,阻滞了文化科学事业的发展;而以道德—政治价值为最高价值判断,否定科学的客观真理和艺术真善美的客观价值,则妨害了对人类文明成果包括对资本主义文明成果的吸收和继承,直接影响了社会主义事业的发展。?

   从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各个政党的情况看,从社会主义各国的发展状况看,我们几乎可以一无例外地看到这种影响。当然,各个政党、各个国家所受影响的程度是不同的,对此要具体分析,不能一概而论。不过却可以这样说,凡是受民粹主义和庸俗社会学影响越深、影响时间越长的那些党和国家,所受的损失就越大,反之,所受的损失就越小。而且可以肯定的是,苏联解体、苏共瓦解和东欧剧变,无一不与受到上述思想观念和理论原则的影响有关。?

   总之,民粹主义和庸俗社会学在现当代社会主义运动中是两股密切相关的、具有相当危害的社会政治思潮和理论思潮。它们给现当代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带来了严重危害,使世界社会主义陷入低谷。无数历史事实证明,凡能够批判、抑制和克服这两股思潮,把它们的危害降到最低限度的,革命和建设就能顺利或较为顺利地发展;凡是忽视同这两股思潮的斗争,任其抬头泛滥的,革命和建设就会遭受挫折或失败。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历史证明了这一点,我国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曲折发展和胜利的历史,特别是改革开放所取得的伟大胜利,也证明了这一点。?

  

   注释:?

     [1]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版第19卷第326页。?

     [2] 《列宁全集》第2版第36卷第129、6页;《列宁全集》第2版第34卷第520页。?

     [3] Лифшиц Мих.Собрание сочинений.в трех томах.т.2 М.,1986.С.238.?

    [4]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4卷第691页。?

     [5] 这一评价可以同列宁对民粹主义改革派搞启蒙教育等改良措施的评价做一对比:列宁说:“民粹派在这一方面是无比正确地了解和代表了小生产者的利益的。马克思主义者屏弃他们纲领的一切反动部分之后,不仅应该接受其一般民主的条款,而且应该更确切、更深入、更进一步实现这些条款。这些改革在俄国实现得愈彻底,劳动群众的生活水平提得愈高,俄国生活中(现在已经是)最重要的和基本的社会对立就会表现得愈尖锐,愈明朗。”(《列宁全集》第2版第1卷第463页)这里,列宁径直谈到民粹派的这些措施就是“改革”;从此可以看出,列宁对他称作“自由民粹主义”的态度同前面在《什么是“人民之友”》中所说的相比前进了一步,不仅看到了它的“反动方面”,也看到并肯定了它的“进步方面”。因此,如果只看到列宁在《什么是“人民之友”》中对自由民粹主义所做的严厉批判的一面,而看不到列宁不久之后又做了这一纠正和调整的事实,对列宁早期思想的理解就不能说是全面的、正确的。?

     [6] 朱寨主编:《中国当代文学思潮史》,人民文学出版社1987年版第445页。?

     [7] [俄]弗兰克:《俄国知识人与精神偶像》,上海学林出版社1999年版第62页。?

     [8] 参见原苏联《苦役与流放》杂志1931年第4期第56—57页。?

     [9] [俄]别尔嘉耶夫:《俄罗斯的命运》,云南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73页。亦见[俄]弗兰克:《俄国知识人与精神偶像》,第56页。?

     [10] [俄]彼·拉·拉甫罗夫:《历史信札·第九封信》,载中央编译局国际共运研究室编译:《俄国民粹派文选》,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第116页。

    进入专题: 民粹主义   庸俗社会主义  

本文责编:lihongj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思想与思潮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7776.html
文章来源:《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2009年第4期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