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敏:张謇与近代博览事业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13 次 更新时间:2010-07-12 21:23:30

进入专题: 张謇   博览事业  

马敏 (进入专栏)  

  他指出,广设博物馆、图书馆是各近代文明国家的通常作法,旨在彰显本国文化,博采各国精华,开化社会风气,意义十分重大。“夫近今东西各邦,其所以为政治学术参考之大部以补助于学校者,为图书馆,为博物苑,大而都畿,小而州邑,莫不高阁广场,罗列物品,古今咸备,纵人参观。公立私立,其制各有不同。”其中日本东京帝国博览馆的设立又别具一格,颇值得中国效仿,“而日本帝室博览馆之建设,其制则稍异于他国,且为他国所不可及。盖其国家尽出其历代内府所藏,以公于国人,并许国人出其储藏,附为陈列。诚盛举也。我国今宜参用其法,特辟帝室博览馆于京师”[19](p273)。基于在通州创办教育的经验,张謇还特别指出,创设博览馆、图书馆,可补学校教育难以普及之不足,使更多的人可享受到大众教育,提升国家的整体性文明程度,他说:“窃为东西各邦,其开化后于我国,而近今以来,政举事理,且qīn駸qīn駸为文明之先导矣。掸考其故,实本于教育之普及,学校之勃兴。然以少数之学校,授学有秩序,毕业有程限,其所养成之人材,岂能蔚为通儒,尊其绝学。盖有图书馆、博物院,以为学校之后盾,使承学之彦,有所参考,有所实验,得以综合古今,搜讨而研论之耳”[19](p272)。

  但以实干著称的张謇并没有等到清政府的支持和答复,便在南通率先进行创建博物苑的实践。1904年张謇择通州师范学校校河西面,迁移荒冢千余并居民30余户作为基地,营建了一个公共植物园,占地40余亩,是为南通博物苑的前身。次年,张謇在此基础上开始规划、营造博物苑,拟“中建三楼为馆,以储三部(天然、历史、美术)之物,而以教育品附焉”。历史部“拟求官府寺庙唐宋元明之碑,旧家金石车服之器”;美术部“拟求老师先生经史词章之集,方技书画之遗”[19](p278-279)。这一粗具规模的南通博物苑乃中国最早的博物馆之一。

  张謇对南通博物苑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将自己家中的收藏品悉数捐献给了博物苑,并多次亲拟启事,为博物苑广征展品,希望“收藏故家,出其所珍,与众共守”。张謇对博物苑的营造和收藏关心得非常之细,《张謇全集》中收入的博物苑修建过程中张謇致管理人员宋跃门五通函件中,便处处体现出张謇办事的细致入微。如“十一月六日舟中”一函,对博物苑苑门葡萄棚的修建,张謇指示:“苑门向西路上之葡萄棚,高九尺或八尺半,令杨贵做。苑门外藤棚上竹棚,令徐恩做。做法已告杨、徐”[19](p329)。二十二日函中又叮嘱:“北馆拟改为楼,下高一丈一尺,上一丈。所添者楼板、楼櫮大料耳,免得将来再做三番……起落窗令上海匠做。楼梯在东西边间之靠壁,宽占屋之半。”三月二十七日函谓:“博物苑工程速办(做博物馆、测候所基地,上博物苑柱内之石榜)。细量苑地,画图,南面不平正处,能复量改墙,使平正尤好。若太费事,则于东头另图转弯处修改。”[19](p239-330)为博物苑添加收藏品,张謇也是颇费心思。在致李拔可的二通函中,所谈皆为收集藏品事。一曰:“……往在劝业会见闽馆榕根几坐及人物假山,有取势至工者,此等雕刻器是否福州产?平时价格若何?有可托购之人否?祈示一二。(拟物色一旧刻榕根人物高三四五尺者为博物馆陈列品)。”另曰:“奉惠建窑瓶炉并寄藏李顽石画,谨为博物馆陈谢。”[19](p331)

  在博物苑的用人上,张謇也是知人善任,认为在博物馆的陈列管理上,“博物繁难于图书”,“非博物好古丹青之渝之君子,又能精勤细事富有美术之兴趣者,莫克于此”[19](p282)。他起用通州师范的优秀学生孙钺作博物苑的主任,此人在博物苑工作近30年,工作非常出色,将一生都奉献给了博览馆事业。在苑务管理上,张謇主张一定要用学有专长或有专门技艺的人,分任各事。“博览馆之建设,有异于工商业及他种之会场。非参研学理,确有规则,见者且非笑之。”[19](p275)“管理工作者,于园丁非但无去取权,即驱使权亦不能十分作主。果如是,则苑亦何必有管理!”[19](p284)

  到1914年,经过十载苦心经营,南通博物苑已拥有较为丰富的收藏,建成天然(自然)、历史、教育、美术四部。据同年编印的《南通博物苑品目》记载,天然部包括动物类460号,植物类307号,矿物类1103号;历史部包括金类439号,玉石类86号,瓷陶类51号,拓本类45号,土木类16号,服用类49号,音乐类4号,遗像类5号,写经类3号,画像类2号,卜筮类2号,军器类9号,刑具类7号,狱具类4号;美术部包括书画类101号,瓷陶类113号,雕刻类43号,漆塑类10号,绣织类8号,丝类2号,编物类6号,铁制类1号,烙绘类1号,铅笔类1号,纸墨类8号;教育部包括科举、私塾、学校三类,共87号;四部总共2973号。此后历年有所扩充,到1933年孙钺辞职清点移交时,博物苑的收藏品已增至3605号,其总价值据说不少于50余万元。一个私人创办的县一级博物馆能达到如此规模,已属十分难能可贵了[20](p342)。

  张謇手创的南通博物苑和图书馆、体育场、伶工学社、更俗剧场、城南五公园、唐闸公园等社会文化事业,同他在南通创办的大生纱厂等经济事业相得益彰、交相辉映,使昔日不起眼的南通成了经济发达、人文荟萃的首善之区。南通博物苑也取得了非常好的社会效益。张謇病逝四年后的1930年,地方报纸报道:“该苑总理季直先生下,设一管理员,及数司事而已。南通各校,凡讲关于动、植、矿物,常由教师率往参观,因之人多称为南通各校专设之标本室也。外来参观者,须有参观券,否则无论何人,概不得擅人。”又注云:“南通近来各项事业发达,他地人士来参观者接踵,因之而常苦应接不暇之慨,故印有参观券寄托于淮海银行,分普通参观及特别参观。如参观博物苑、军山气象台、观音院及大生纱厂,皆须取参观券,故谓特别参观。”[20](p342)

  显然,通过创办大生纱厂、博物苑、图书馆等经济文化事业,张謇的名字已永远与南通连在一起。张謇因南通而传世,南通因张謇而显名。

  章开沅教授曾如此评价张謇:“严格地说,张謇的性格与那些唯利是图的资本家的性格是有所区别的,他是一个务实的然而又有理想的事业家。”[20](p349)此乃知人论事之见。在同辈人当中,张謇之所以能较早注意到博览会、博览馆等新事物在推动近代经济社会发展上的巨大作用,并殚精竭力、身体力行地倡导之、实践之、推进之,“做了三十年开路先锋”(胡适语),就在于他不单单是一个士绅和资本家,而且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事业家”,一个有着强烈公益心和社会责任感的一代“儒商”。就此而言,可以认为,张謇之从事近代博览事业,其着重点,亦不在于经营和获利,而更为看重的是这一事业的巨大启蒙和教育功能,所谓“父教育而母实业”。惟其如此,他才能不计功利、不计成败,愈挫愈奋,成为近代中国博览事业的少数开创人之一。日本“近代化之父”涩泽荣一的传记作者曾尊其为“公益的追求者”,移之于张謇,不仅同样适用,或更等而上之亦未可知。

  

  【参考文献】

  [1] 吉见俊哉.博览会的政治学[M].东京:中央公论新社,1992.

  [2] 野泽丰.1903年大阪博览会与张謇来日[J].经理研究(东京),1971,(14).

  [3] 张謇.日记[A].张謇全集:第6卷[M].南京:江苏古籍出版社,1994;柳西草堂日记[M].台北:文海出版社影印本,1967.

  [4] 张孝若.南通张季直(謇)先生传记[M].上海:中华书局,1930.

  [5] 引自李士豪,屈若蹇.中国渔业史[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8.

  [6] 阮忠仁.清末民初农工商机构的设立(1903-1916)[J].台湾师范大学:历史研究所专刊十九.

  [7] 赵佑志.跃上国际舞台:清季中国参加万国博览会之研究(1866-1911)[J].台湾师范大学:历史学报,1997,(25).

  [8] 章开沅等.苏州商会档案丛编:第1辑[Z].武汉: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1991.

  [9] 第二次农工商部统计表.农政[Z].1909.

  [10] 北洋公牍类纂:卷二十.商务[Z].北京:益林印刷公司,1907.

  [11] 王笛.跨出封闭的世界——长江上游区域社会研究,1644-1949[M].北京:中华书局,1993.

  [12] 南洋劝业研究会.南洋劝业研究会报告书[Z].上海,1913.

  [13] 时报,1910-12-10.

  [14] 农务联合会杂志序[A].张季子九录·文录[M].上海:中华书局,1931.

  [15] 时报,1910-06-08.

  [16] 神州日报,1910-09-11.

  [17] 时报,1910-09-30.

  [18] 时报,1910-09-27.

  [19] 张謇.张謇全集:第4卷[M].南京:江苏古籍出版社,1994.

  [20] 章开沅.开拓者的足迹——张謇传稿[M].北京:中华书局,1986.

进入 马敏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张謇   博览事业  

本文责编:xiaol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4798.html
文章来源:《华中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 200105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