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一兵:市场交换中的关系物化与工具理性的伪物性化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02 次 更新时间:2010-04-15 22:21:15

进入专题: 后马克思思潮  

张一兵 (进入专栏)  

  这种客观性“消灭了它们原来的、真正的物性”(同上)。“在直接商品关系中隐藏的人们相互之间以及人们同满足自己现实需要的真正客体之间的关系逐渐消失得无法觉察和无法辨认了”(同上书,第155-156页)。这有一点象马克思所说的商品价值属性和交换关系,但又不是。青年卢卡奇在说明这种商品这种伪物性时,还是用韦伯的规定:“商品的商品性质,即抽象的、量的可计算性形式表现在这种性质最纯粹的形态中”(同上书,第156页)。

  我们再一次看到,青年卢卡奇这里仍然存在一种深刻逻辑悖结的。他试图将两种不同的东西嫁接起来。其实,青年卢卡奇这里的工具合理化所导致的伪物性并不同于马克思商品交换所历史形成的物役性社会关系。后者是交换过程必然发生的人与人关系的物化;前者则是从人对自然关系中发生的工具效用化。后者是人对人关系的社会形式(价值实现问题),而前者是人对自然关系(使用价值:劳动生产塑形中客体进程量化与主体量化的形式合理);后者的实现空间是商品实现的交换市场,前者的实现空间是生产的机械系统。青年卢卡奇以为自己的“物化”与马克思的一样,实际上并不一样。马克思所讲的社会关系的物体和颠倒是可以消除的,而韦伯意义上受生产力的奴役的物化并不能消除,只是青年卢卡奇自以为可以消除。这两种根本异质的东西,青年卢卡奇却以为是同一个东西。他究竟是真糊涂还假糊涂,我们不得而知。

  价值遮蔽第二个层面是主体本真生存的伪物性化。这里青年卢卡奇是在对上层建筑伪物性化的出色说明中呈现主体的物化的。这又是韦伯式的。青年卢卡奇认为,生产过程中的这种伪物性化必然 “遍及社会生活的所有表现形式”(同上书,第158页)。“资本主义的发展就创造了一种同它的需要相适应的、在结构是适合于它的结构的法律、一种相适应的国家等”(同上)。在此,青年卢卡奇直接大段引述韦伯关于现代资本主义法理型社会结构的论述,特别是以形式合理性为基准的法理型官僚政治制度。这里,人的社会生活变成了一个可计算的、机器般合理运转的伪物性化的非人世界。青年卢卡奇认为,这种“合理计算的本质最终是——不依赖于个人的‘任性’——以认识到和计算出一定事情的必然的-有规律的过程为基础的”(同上书,第161页)。在资本主义社会中,“人的行为仅限于对这种过程做出正确的计算(他发现这种过程的‘规律’是现成的),仅限于通过使用保护装置、采取预防措施等等(它们也以对相似‘规律’有认识和运用为依据)来灵活地避免发生干扰性的‘偶然事件 ’;人们经常甚至停留在这样一些‘规律’可能发生的概率计算上面,而不企图通过运用其他‘规律’来干预过程本身”(同上)。所以,“在官僚政治中被物化的人,就连他的那些本来能促使他起来反抗物化的机能也被物化、被机械化、被变为商品了。甚至他的思想、感情等等也被物化了” (同上书,第257页)。这是对韦伯科层制的批评。但是,青年卢卡奇正确地看到,“资本主义生产的整个结构是以下两个的相互作用为基础的:一方面,一切个别现象中存在着严格且乎规律的必然性;另一方面,总过程却具有相对的不合理性”(同上书,第166页。晚年的韦伯也已经注意到这种形式合理性背后的总体不合理性)。

  也是在此处,青年卢卡奇深刻地发现,“在资本主义发展过程中,物化结构越来越深入地、注定地、决定性地沉浸入人的意识里”(同上书,第156页),以造成一种特定的“物化意识结构”。我们一定要注意,青年卢卡奇是说从生产结构中产生的物化结构,如物性化的分工以“片面性的专门化越来越畸型发展,从而破坏了人的人类本性”(同上书,第162页);同时,这种“分工象在实行泰罗制时侵入‘心灵领域’”,也侵入到“伦理领域”(同上书,第163页)。这是在确定一种由生产客观结构导致的人的意识物化!这不是马克思的物化指认。

  我发现,在此青年卢卡奇的马克思―韦伯式的双重逻辑又发生问题了。一是交换是的物化,一是生产中的物化。他还无法区分这两者。所以,一方面是来源于商品的“‘幽灵般的对象性’的物性,使人的“特性和能力不再同人的有机统一相联系,而是表现为人‘占有’和‘出卖’一些‘物’”;另一方面,则是“渗进人的肉体和心灵的最深处”的量化、可计算性的“合理性”,人在 “自己的合理性具有形式特性时达到自己的极限”(同上书,第164页)。这又是一种无意识的逻辑悖结。

  总的说,无论这一文本中存在着多少理论问题,都不能抹杀青年卢卡奇物化理论的重要意义。这种以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经济过程的否定尺度颠倒韦伯的合理性指认,在生产技术层面开创了一种对工具理性(科学技术)的资本主义文明批判。这开启了后来法兰克福学派的“启蒙辩证法”新的批判逻辑向度。

进入 张一兵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后马克思思潮  

本文责编:xiaol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马克思主义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3009.html
文章来源:学术中华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