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德:要努力捍卫经济学研究的科学性、公正性

——在科学面前人人平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17 次 更新时间:2010-04-02 09:27:03

进入专题: 经济数据  

陆德  

  

  90%的人,感觉收入是“被增长”,难道还不反映出民意吗?90%人群的真实收入增长情况,没有被统计出来,而是被拉高了。

  在经济学研究上,对于“全国人均收入”指标还是要的,它可表征国家宏观实力和竞争力,表征初次分配中的配比关系。但是“全国平均”比不出差异,比不出贫富,比不出初次分配的不公,又会误导决策判断。所以要类同“细分市场”一样去细分不同收入人群的统计,虽然也是“人均收入”,但显示出了差距。否则,象上面的例题一样,永远有90%的人群说收入“被增长”,永远要质疑这一统计

  比如失业问题。在工业化国家中,失业率是宏观经济调控的“四大指标”之一。而我国对失业问题的数据,不管是公开报导还是相关数据,都是被弱化和相对不透明。

  我国采用的数据指标叫“登记失业率”,什么叫“登记”呢?就是不登记就不算你失业,这就不客观。什么叫“城镇登记失业率”呢?就是不计算农民(如农民工)的失业问题,这就意味着2009年返乡后没有再找到工作的2000万农民工,不计算在“失业率”中。

  国际上通常采用“调查失业率”这个指标,而中国社科院采用这个指标进行测试性统计,得出2009年的“失业率”为9.6%。对比目前我国现行的“登记失业率”为4.3%,两者相差1倍多差距。两个巨大差异的“失业率”指标,我们到底信服哪一个?又以哪一个作为决策依据呢?!为什么这麽说呢?因为失业率的“国际警戒线”是7%,若我国的失业率在4.3%,则可“悠哉悠哉”;但若失业率达9.6%,远超警戒线,则需“全民皆兵总动员”了。这是“水火两重天”的完全不同的两个决策选择。

  不仅如此,在“失业率”的一组数据参数中,也是数出多门,相互矛盾,而且推算也算不出来。

  例如:商务部、财政部、全国总工会预计2009年“我国今年待就业人数达4000万人”;而人保部则报“今年全年需就业人员总数超过2400万人”,数据相差80%!你以哪个参数作为基准参数呢?!

  例如:失业率的计算公式是失业人数/总劳动力,而总劳动力=从业人员+失业人员。我们知道了失业率和失业人数就能推算出我国目前的总劳力。据权威机构对2009年的失业统计公布数据为:“城镇登记失业率4.3%,同比上升0.3个百分点”,“登记失业人数首次突破900万,达915万人”,则我们可以推算出我国的总劳动力人数为2.13亿人。但怎么回事?!国家公布的我国“城镇职工总数为4.1亿人”,怎么一下少了2亿职工?

  到底是“职工总数”应减少2亿人,还是“失业率”应增大1倍,由各位学者或读者去破解吧,反正数据不透明!

  比如,货币政策中的“适度宽松”。2009年“两会”定的“适度宽松货币政策”目标为M2=17%,执行中“天量”信贷使M2=29.64%,达3倍多的GDP增速,但仍称作是“适度宽松”。那么到底什么叫“适度宽松”?它总得有个科学的界定,而不是主管随意性吧!否则,让学者怎么去研究分析经济,又让干部怎么去掌握政策尺度?

  怪不得今年1月份“央行2010年工作会议”上,虽一再强调金融政策仍坚持“适度宽松”政策,但在这次会议上却没有提出M2的调控目标是多少。这在建国以来还是第一次,因为中国央行向来是以M2作为货币政策的中间目标的。既然出了政策,为什么没有提出目标呢?——这就是将一些科学概念和界定,主观随意性去变动、去解释的后果。连自己都弄不通“极度宽松”、“宽松”和“适度宽松”之间应怎么界定了。这样下去怎么成呢?

  等等,等等。

  由于讲课时间关系,就不再一一列举了。

  大家看,在关系到国家重大政策决定和国计民生的GDP、人均收入、失业率、贫富差距、股市房市、民营企业、经济周期、金融信贷等重要参数和重大概念中,出现这麽一大堆的概念不清、界定模糊,这麽一大堆的偷换概念、数据矛盾,难怪使人产生质疑,一头雾水,连党政干部自己都看不懂了。

  这不是一种好的学风,也不是一种好的分析研究态度和方法,越来越多的质疑是对它是一种抵制,是“权威公信力”的下降。这种作风,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以上所说的一些情况,许多概念、界定和游戏规则,是财经、金融类大学一年级就学过的,不可能不懂,特别是对我们的某些学者和权威机构。但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多的质疑和模糊呢?我以为,不是这些权威学者不懂,而是出于一些政治和金钱利益的诱惑驱使。但是,经济研究是一门科学,它要探索的是经济和市场中的真谛和客观规律,是不应受任何外来因素干扰的,否则就不叫科学。这是科学的价值。另外,广大的企业和企业家在经济大潮中游泳,要经营和决策,任何一个失误都可能使他们倾家荡产、破产倒闭,他们需要了解市场,需要多听些真话、实话,而不是欢迎假话、空话。我们的经济研究是为政治、经济服务的,但它首先必须要真实、要客观。

  回想起先辈们,在法制混乱的时期提出了“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口号,去维护法律的尊严。尔今,我呼吁“在科学面前人人平等”,以维护经济学研究的科学性。也许,这个“平等”的获得,会付出血和泪的代价。

    进入专题: 经济数据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2784.html
文章来源:财经网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