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兆光:什么可以成为思想史的资料?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393 次 更新时间:2004-06-23 01:31:06

进入专题: 葛兆光  

葛兆光 (进入专栏)  

  《历史研究》2003年第1期。

  3 王汎森前引文已经指出胡适、傅斯年和顾颉刚的批评很重要,他引胡适在1923年《国学季刊发刊宣言》,指出胡适认为,清人“脱不了儒书一尊的成见,故用全力治经学,而只用余力去治他书”, “三百年中国学术的最大成绩,不过是两大部《皇清经解》而已”,又引傅斯年《史语所工作旨趣》,指出傅斯年也中提出要广泛利用地方史书、私人日记、考古发掘,甚至“某个洋行的贸易册”,接着又举出顾颉刚,更是在为中山大学图书馆作计划,要收集十六类资料,包括档案、方志、账簿、教材、图像等等。

  4 《中国历史研究法》第四章《说史料》,河北教育出版社重印本,66页,2001。

  5 这里所谓“边缘”和“间接”,其实是一个不得已而姑妄用之的词语,因为“中心”和“边缘”、“直接”和“间接”都是相对的,当思想史一直在传统的观念下写作,那么这些资料始终被摒在边缘处和间接处,如果观念发生变化,那么很可能就成了关注中心,成了描述思想史的直接材料。

  6 除了新发现的佚籍之外,还使《六韬》、《尉缭子》、《晏子》、《鶡冠子》、《文子》、《归藏》等等古籍,有了重新认识,对《缁衣》、《盗跖》、《大言赋》等等古籍的时间,也有了新的看法,关于这一方面的讨论,可以参看李学勤《简帛佚籍与学术史》,时报出版公司,台北,1996。又,拙作《思想史视野中的考古与文物》,载《文物》2000年第1期。

  7 蒲慕洲《睡虎地秦简日书的世界》,《历史语言研究所集刊》第六十二本四分,台北,1993;另可参看其《墓葬与生死——中国古代宗教之省思》,联经出版事业公司,台北,1993。

  8 黄一农《通书:中国传统天文与社会的交融》,《汉学研究》第14卷2期,台北,1996年12月;《耶稣会士对中国传统星占数术的态度》,《九州学刊》,香港,1991。

  9 葛兆光《时宪通书的意味》,《读书》1997年第一期。

  10 罗斯基(Evelyn S. Rawski)《皇帝的葬礼:明清皇帝与死亡仪礼》指出“帝国的葬仪是为了确立中国宇宙观中天子的唯一崇高性、基本的家族式关系的价值合理性,并承认天子负担了模范作用……通过葬仪强化了国家宗教中的王权概念”,载华生(James L. Watson)和罗斯基(Evelyn S. Rawski)编《晚清帝国和现代中国的丧葬仪礼》(Death Ritual in Late Imperial and Modern China,1988),日文本《中国の死の仪礼》,276页,西胁常记等译,平凡社,东京,1994。

  11 彼得·柏克(Peter Burke)《制作路易十四》(The Fabrication of Louis ⅩⅠⅤ),许绶南中译本,卷首插图,麦田出版,台北,1997。

  12 思想史(intellectual history或者history of thought)和观念史(history of ideas)的区别,是西方学界早已讨论的问题,一般认为,观念史的典范,是拉夫乔伊(Arther Lovejoy)的《存在的大链条》(The Great Chain of Being:A Study of An Idea),而其标准的方法,则是他在《观念史写作法》(Historiography to History of Ideas)中所表达的那种写法。参看李弘祺《试论思想史的历史研究》,载韦政通编《中国思想史方法论文选集》241-281页,大林出版社,台北,1981。

  13 葛兆光《思想史视野中的图像》,载《中国社会科学》2002年4期;《思想史视野中的考古与文物》,载《文物》2000年第1期。

  14 陈垣讲,翁独健记录《中国史料的整理》,载《史学年报》一卷一期,148页,燕京大学历史学会,1929年。

  15 可以参看刘铮云《旧档案,新材料——中研院史语所所藏内阁大库档案现状》,《新史学》九卷三期,135-160页,1998。

  16 刘铮云《口供中的故事》,《古今论衡》第三辑,33-42页,台北,1999。

  17 有一个例子也可以注意,黄凤春在《湖北蕲春出土一件明代朱书文字上衣》中提到这件衣服上记载了一个士人官员,对其妾欺负其妻,以致于其早死,相当不满,却无可奈何,只有在此衣上诅咒,就可以看出古代的家庭关系绝非像想象的那样具有同一性,《文物》1999年8期。

  18 勒华拉杜里《蒙塔尤:1294-1324年奥克西坦尼的一个山村》,许明龙、马胜利译,商务印书馆,1997。

  19 参看王汎森的书评,载《新史学》六卷三期,217-228页,1995。

  20 渡边浩《思想问题としての开国——日本の场合》,作为朴忠锡、渡边浩《国家理念と对外认识:17-19世纪》第九章,庆应义塾大学出版会,东京,2001。

  21 陈弱水《日本近代思潮与教育中的社会伦理问题》,《新史学》第十一卷第4期,台北,2000。

  22 Joan Judge《改造国家——晚清的教科书与国民读本》,《新史学》十二卷二期,37页,台北,2001。

  23 余嘉锡《杨家将故事考信录》,载《余嘉锡论学杂著》下册,417-490页,中华书局,1977。

  24 徐忠明《包公故事:一个考察中国法律文化的视角》,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2。

  25 像张九成批评郑如几《魏春秋》的“魏绍汉统”(《吴兴掌故集》卷三《游寓类》郑如几条、陈霆《两山墨谈》卷十八)、张栻作《经世纪年》“直以先主上继献帝为汉”(《直斋书录解题》卷四)、黄度《通史编年》四卷改变《通鉴》“于三国进魏黜蜀”的写法(《絜斋集》卷十三《龙图学士通奉大夫尚书黄公行状》)、朱黻作《纪统论》“述吕武、王莽、曹丕、朱温,皆削其级年以从正统”(《文献通考》卷一九三引叶水心语)、萧常撰《续后汉书》四十二卷,开禧中李杞改修《三国志》“尊昭烈后主为汉纪,魏吴次之”(《玉海》卷四十七,参看欧阳守道《巽斋文集》卷二《代人上李守书》),特别是大学者朱熹,在著名的《通鉴纲目》中郑重写下了“汉中王即皇帝位” (《朱子语类》卷一○五“问《纲目》之意,曰:主在正统。问何以主在正统?曰三国当以蜀汉为正,而温公乃云:某年某月诸葛亮入寇,是寇屡倒置,何以示训,缘此欲起意成书。”),都是人们很熟悉的例子。

  26 关于正统论的问题,饶宗颐《中国史学上之正统论》已经作了相当深入而且全面的研究,可以参考,但关于宋代之正统论,尚有相当多的资料,也有更复杂的历史背景。饶氏原书出版于1976年,此处用新版,上海远东出版社,1996。

  27 《西方近代思想史》(Modern European Thought:Continuity and Change in Ideas,1600-1950),李日章译,479,512页,联经出版事业公司,台北,1988。

  28 张致远《史家的灵感》,载沈刚伯等著《汤因比与历史》80页,牧童出版社,台北,1976。

  29 陈毓贤《洪业传》,176页,联经出版事业公司,台北,1992。

  30 史华兹《关于中国思想史的若干初步考察》,张永堂译,载《中国思想与制度论集》,3页,联经出版事业公司,台北,1977。

  31 伊朗·雷敏·亚罕拜格鲁《哲学与人生:以赛亚·伯林访谈录》,杨孝明译,载《万象译事》,228页,辽宁教育出版社,1998。

  32 渡边浩《日本德川时代初期朱子学的蜕变》,载《史学评论》第五期,205页,台北,1983。又,参看渡边浩《近世日本社会と宋学》,东京大学出版会,1985、1996。

  33 其实,作为资料的文献本身,并没有文、史、哲之分,那些后来所谓的“文学”史料,常常被中外学者论述历史的时候使用。我们举几个例子,像哈贝马斯在《公共领域的结构转型》中曾经在公共性和私人性的框架中讨论18世纪欧洲市民阶级阅读书信的经验,这时,书信就成了历史资料。曹卫东等译本,学林出版社,1999;美国学者包弼德(Peter K. Bol)的《斯文:唐宋思想的转型》(This Culture of Ours)就是用文学批评史的资料写思想史,刘宁中译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1。而中国学者中,当然首先应当指出陈寅恪,他的《东城老父传》开创了创造性地运用文学文献研究历史的方法,可以参看蔡鸿生《从小说发现历史——读莺莺传的眼界和思路》,《中华文史论丛》第六十二辑,上海古籍出版社,2000。而陈弱水在《从<唐咺>看唐代士族生活与心态的几个方面》中,则通过《太平广记》卷三三二的一篇小说,讨论唐代的陇西士族、婚姻、纸冥器、妇女等等问题,指出“如果能和实证性较明显的资料仔细对勘,想象的描写往往能充当失落了的历史细节的化身”,载《新史学》十卷二期,2页,台北,1999。不过,需要注意的是这种文学资料的使用要有一定的限度,如日本神田喜一郎《祆教杂考》和石田干之助《神田学士の<祆教杂考>を读みて》中,曾经用了元代戏曲资料来讨论元代汉地是否仍流传祆教,但林悟殊指出这种做法的不正确,而陈垣《火祆教入中国考》对这些资料就相当审慎,参林氏《波斯琐罗亚斯德教与中国古代的祆教崇拜》,载《欧亚学刊》第一辑,此据傅杰编《二十世纪中国文史考据文录》下册1892-1893页,云南人民出版社,2001。

  34 下面这些想法,参见葛兆光《中国思想史》第一册《导言:思想史的写法》,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02。

  35 《文学に现はれたる我が国民思想の研究》,岩波书店,东京,1977年重印本。参看《丸山真男全集》第十二卷《<日本政治思想史研究>英语版への著者序文》中的介绍,84页,岩波书店,1996。

  36 包弼德(Peter Bol)《斯文:唐宋思想的转型》(This Culture of Ours:Intellectual Transitions in T\'ang and Sung China,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1992),他自己也承认,他是“将文学作为核心的讨论角度,许多主要的思想家,首先被当做文学家来对待”,6页。刘宁中译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1。

  37 在这一点上,李学勤和李零的研究具有相当的启发性,参看李学勤《简帛佚籍与学术史》,时报出版公司,台北,1996;《走出疑古时代》,辽宁大学出版社,沈阳,1998。李零《中国方术考》(修订本)、《中国方术续考》,东方出版社,2000。

  38 葛兆光《思想史,既做加法也做减法》,《读书》2003年第1期。

  39 柯林伍德《历史的观念》说“除了思想之外,任何事物都不可能有历史”,何兆武等中译本,417页,商务印书馆,1997。

进入 葛兆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葛兆光  

本文责编:lit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086.html
文章来源:《开放时代》2003年第三期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