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佳筠:如何养活中国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54 次 更新时间:2009-09-03 00:34:00

进入专题: 粮食危机  

文佳筠  

  茅教授甚至认为中国没有必要保护耕地:考虑到很高的人口密度,中国在粮食生产上毫无优势可言,因此,为什么不放弃粮食生产,专注于像劳动密集型制造业那样可以发挥比较优势的领域呢?利用所获得的利润到国际市场上去购买粮食,这将远比针对城市盲目扩张制定城市规划法这样的方法抑制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更有效率。甚至在2008年4月,全球出现粮食危机的时候,茅教授仍然在一次采访中坚持认为,中国应该减少粮食生产并且计划从国际粮食市场上购买更多的粮食,因为从经济学观点看,中国生产自身所需的大部分粮食根本没有效率。

  数十年来,像茅教授这样的人在中国人的学术和媒体圈子里发挥着不可小视的作用。他们缺乏常识的程度以及他们对政策的影响,是中国现阶段会遇到诸多问题的一大原因。万幸的是,渐渐有迹象显示他们的影响力开始下降,他们无视现实到了如此荒诞的地步而受到越来越多中国学者和普通人的批评。一些中国读者给茅教授这样的专家起了“美国鹦鹉”的绰号:他们在关于中国问题的讨论中采取典型的美国立场,充当最激进的市场原教旨主义学派的代言人。

  来自国外专家们的建议显得精妙和圆滑一些。茅教授建议中国应该主动放弃粮食自给和粮食安全,他的外国同道们则说中国放弃粮食安全是市场条件下命定而不可避免的。《金融时报》2008年4月25日中文版的一篇在线文章引述瑞银(UBS )经济学家乔纳森。安德森的话,建议中国应该逐步增加粮食进口,并且放弃长期延续的粮食自给的政策。在5月8日另一篇文章中,他说,“我们已经看到需求高涨、供给紧张和市场开放形成的完美风暴对其他商品进口的作用,这些因素或迟或早必定同样会对粮食进口产生作用”。

  安德森先生可能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完美风暴”的比喻是多么贴切和具有讽刺意味。对他而言,这可能仅仅意味着进口迅速增加和价格的猛涨。但是正如上文对大豆案例的分析,对那些众多被全球大豆贸易边缘化的无辜农民而言,这一“完美风暴”可能意味着生计被摧毁的灾难。幸运的是,中国最重要的粮食作物——稻米还未商品化到大豆那种程度,世界上绝大多数大米仍然是本地生产和本地消费,而不是像大豆那样被少数国际粮食巨商所控制。鉴于全球大米贸易仅占中国年度大米消耗量的10%,如果中国放弃粮食自给并期望全球市场来养活它,那谁也不敢想像会产生什么样的风暴了。

  

  我们应当吃什么以及我们应当如何生存?

  

  通过对两种粮食生产和贸易政策的比较,我们只是触及了如何养活中国这一问题中最容易的部分,甚至在这个方向上我们也仅仅触及了问题的表层。如果要对近年来国际食品价格大折腾的原因进行更深入的探讨,我们就不得不挑战来自西方国家的一些说法。比如,德国总理默克尔在2008年4月18日的声明中认为,粮价上涨的原因不是生物燃料生产,而是糟糕的农业政策以及印度和中国正在发生变化的饮食习惯。这种把发展中国家当替罪羊的说辞显然是可笑的。毕竟,由于中国的粮食绝大部分仍然是自给的,而且2007年中国是粮食净出口国,那么中国怎能为国际粮食市场的波动负责呢?

  尽管默克尔的指责毫无道理,莱斯特。布朗1995年的畅销书《谁来养活中国》中提出的问题依然值得我们警醒。这本书有一个贴切的副标题“唤醒小小地球的警钟”:如何养活中国的问题,本质上是如何养活21世纪的世界的问题。中国现在的粮食生产极大地依赖于化肥和农药——化石燃料的衍生品。这种所谓“绿色革命”的农业生产方式其实是对资源和土地的透支:中国20%以上的耕地因为化肥和农药的过量使用而遭到污染。中国对进口石油的依赖已经超过50%,而且还在上升。从这些层面上看,中国的粮食生产离真正的自给自足和可持续生产还有相当的距离。气候变化这个问题似乎还不是迫在眉睫,但2008年的雪灾和2009年初北方大旱已经为我们敲响了警钟。在绿色和平中国分部2008年发布的一个报告中(http://act.greenpeace.org.cn/event/olympic/climate-agriculture.pdf),中国农科院的科学家们警告:温度升高,农业用水减少以及耕地面积减少会使中国2050年的粮食生产总量下降14%-23%。所有这些技术问题都需要进一步探讨,但在此之前,我们也许应当问一些更基本的问题:我们应该吃什么?我们希望有什么样的生活方式?

  尽管科技越来越进步,现代社会中因饮食不当致病的情况反而越来越多。在中国,和世界上其他许多地方一样,人们只要有支付能力就把他们的日常饮食转向肉类和乳制品,而过去他们经常吃的粮食则用来饲养牲畜。80年代中国的一位领导人提出为了中国人更加强壮健康,人们应该向欧美学习消费更多的肉蛋奶。其实,有越来越多的营养学证据表明,传统中国人那种以植物为主,肉蛋奶为辅的膳食习惯是最有利于健康的。不幸的是,这位领导人当年一拍脑袋提出的想法,被越来越多的中国人以健康为代价实践着。在1980年以前的中国,95%的玉米是被直接消费,而今天75%的玉米被当作了动物饲料。2007年,中国人的人均肉类消费量是53公斤,城市居民的消费量正快速接近美国的消费水平。营养学家建议,每人每天食用油摄入量不应超过25克,但北京人人均消费量已经高达54克。中国、印度以及其他发展中国家的穷人都完全拥有获得他们所需粮食的权利。但是,今天中国的消费阶层正在盲目模仿美国生活方式中的糟粕。无论对我们的身体还是对我们这个星球而言,摄取过多的脂肪、过多的动物蛋白、过多的糖和过度加工的食品都是不利于健康的,再加上越来越缺乏运动的现代生活习惯和私人汽车的享用,这就是肥胖、糖尿病和心脏病等现代病的完美配方。中国的肥胖率在最近10年几乎翻了一番。据估计,每10个中国孩子中就有1个肥胖的,而且这一数字正以8%的速度递增。在北京和上海这样的大城市五分之一的孩子有不同程度的肥胖。

  与此同时,营养不良持续威胁着穷人们,这一问题常常伴随着现代广告宣传及其错误信息而变得更为严重。在中国,受过良好教育的精英开始认识到了母乳喂养的优点,但大多数人仍然被广告所误导而认为牛奶配方比母乳更好。在农村地区,母亲们在市场上卖掉鸡蛋给孩子们买糖和巧克力,显然,她们被误导以为这些加工食品应该更有营养一些。在城市的穷人中,一些父母节衣缩食好几周甚至几个月,为的是让他们的孩子最终能吃上麦当劳“巨无霸”这样的垃圾食品。在一些农村地区,维生素A 缺乏症仍然很常见,一些被国际粮食巨商所影响的研究人员仍然迷恋于研发推广诸如转基因“黄金大米”这样的高科技思路;其实?只要人们有相关知识,胡萝卜和其他一些富含维生素A 的蔬菜就是极易得到的就地疗法。我的一位受过大学教育的朋友甚至告诉我:“在我小时候,我们常常直接喝刚从奶牛身上挤出来的牛奶。当然,它没有超市里卖的牛奶那样营养和卫生。现在,我的孩子可过上了好日子了。”在2008年9月三鹿奶粉危机之后,大概所有人都明白这种成见是多么荒唐。可是,有多少人意识到:无论有没有三聚氰胺,刚从奶牛身上挤出来的牛奶营养价值都远远超过任何经过多次处理和长途运输的超市牛奶。

  经济的高速增长给中国城市带来了令人惊叹的外观以及塞满汽车的宽阔道路。私人汽车的数量正以每年20%的速度增长。20年前,北京二环路以外被认为是郊区,今天,这座城市正在建设环绕其他环线的六环路。城市的扩张占用了大量耕地,4000万无地农民的数量还在增加。全国耕地数量从2001年的19.14亿亩下降到2007年的18.26亿亩(1公顷=15亩),并快速滑向18亿亩,即中国政府打算在2020年以前确保粮食安全的底线。

  在《谁来养活中国》这本书中,布朗认为,“中国作为巨大的粮食进口国的出现将提醒我们:在我们自己与……自然系统以及我们所依赖资源之间的关系出现了问题。这将迫使我们重新界定什么是人类安全,要认识到粮食短缺和与之相关的经济不稳定性比军事入侵更具有威胁性”。他关于中国成为巨大粮食进口国的预言还没有成为现实,但他的警告完全有现实意义。2008年,粮食和能源价格的暴涨在四十多个国家引发了社会骚乱。

  对这一切需要承担起主要责任的应该是地球的消费者阶层——我们中那些开着私人汽车和坐着喷气式飞机旅行的人;那些通常吃着数千里之外运来的食品(美国的平均食物里程是2000公里)的人;那些享受着消费主义生活方式并视之为理所当然的人——无论这些人生活在北京、孟买还是纽约。随着生物能源梦想的破灭,我们中一些人仍然会寄希望于诸如核能和地球工程学等其他技术手段。哪怕暂时抛开技术可行的问题,利用技术手段维持现在的生产生活方式,难道这就是我们所必需和真正想要的吗?无论是对地球生态,还是我们自己的身体健康,我们现在的膳食习惯以及与此相关的生活方式都是破坏性的。我们正在破坏我们的星球却活得并不开心——抑郁症在富裕国家比发展中国家更为常见,并且在中国高收入阶层中快速蔓延。

  归根结底,如果到了无计可施的时候,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还是能找到一个解决办法:利用饥荒、瘟疫、动乱以及战争产生一个新的经济平衡。这个,在或大或小的范围内,在人类历史上已经发生过无数次——中国历史上的改朝换代就是其中的例证。如果我们希望不要碰上这些人类的巨大灾难,我们就只能坚定不移地拷问和节制我们的欲望和贪念。无论是富人还是穷人,警钟为我们所有的人敲响。因此,在现在还有时间的时候,我们不妨自问:我们应该吃什么?我们需要如何生活?我们希望活在一个什么样的世界上?我们应该如何为此而努力?

  

  [翻译:许峰:北京联合大学人文社科部]

  来源:《国外理论动态》2009年第7期

    进入专题: 粮食危机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农业与资源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9884.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