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慕荣:台湾光复后日俘处理问题述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15 次 更新时间:2009-09-02 20:42:00

进入专题: 台湾光复  

章慕荣  

  以通日本语言、熟悉日本国情、迎合军人心理,并对政治教育有研究者充任之,俾施教时循循善诱,予以启发,潜移默化,以收事半功倍之效”。[30]

  对于精神教育的效果如何,警备总司令部称:“施训以来,日俘各官兵均能踊跃参加,对于国父遗教、总裁言论深感兴趣,谈话中显示觉悟日本军阀之错误,希望日本建立一个民主国家,需要中国给予提携。”[31]需要指出的是,上述总结是相当笼统的,当中忽略了许多鉴定教育成效的重要细节:究竟有多少日俘官兵对“国父遗教、总裁言论”感兴趣?感兴趣到了什么程度?日俘谈话的具体内容是什么?从中又是怎样看出其觉悟的?日军官兵受军国主义思想毒害不是一年两年,仅凭短短一两个月的精神教育就使其发生质的转变,难度是相当大的。连日俘潜逃与犯罪都控制不了的战俘管理处能有如此大的力量吗?笔者认为,警备总司令部的说法有言过其实之处。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警备总司令部对日俘的精神教育是用心去抓了。据史料记载,警备总司令部的高级长官在日俘登船后还对其进行精神讲话。[32]

  

  三、日俘的遣返

  

  作为战胜国,中国义不容辞地肩负起了遣返境内日军战俘与日本移民的义务。台湾光复的当天,中美就在上海举行了“遣送中国战区日人返国联合会议”,商讨并制定了《中国战区日本官兵与日侨遣送归国计划》,明确规定:“日本陆海人员优先遣送”。[33]1946年2月6日,中美日三方又在东京议定了遣返日俘及其日本移民的纲领性文件——《中国战区遣送计划》。随后,陆军总司令何应钦电令台湾行政当局:“凡征服劳役之日俘,应尽量遣送回国”。[34]台湾行政当局接到命令后,随即表示:“以最大努力于最短时间内将全省战俘遣送完毕”。[35]台湾日俘的处理工作遂进入了最后一个阶段:日俘的遣返。

  基隆、高雄乃日俘登船回国的港口,警备总司令部便在两地设立了运输司令部,下设运输组、检查组与管理组以负责日俘的输送、检查与管理事项。运输司令部的任务有:“一、关于遣送日俘日侨法令之执行事项。二、关于计划分配遣送日俘日侨等事项。三、关于登船前日俘日侨之检查事项。四、关于日俘日侨集中基隆、高雄后待船返国前之临时管理事项。五、关于运送日俘日侨返国与美方有关连络事项”。[36]根据美国海军的要求,日俘的遣送按照日俘候船、船到即走的方法实施,于是警备总司令部事先便尽一切力量将散布在各地的日俘运往基、高二处集中。为此,还于45年12月25日专门成立了铁道运输司令部专司日俘的输送事宜。铁道运输部成立后,整体规划,统一安排,截至46年2月27日止就往基隆、高雄运送了共计146,189名日俘。[37]与此同时,警备总司令部还下令日本官兵善后连络部分设连络支部于运输司令部以及各大城市,以协助日俘的输送、集中与遣送。

  将日俘运往基隆、高雄后,运输司令部遂设立集中营,并且实施了相关的检查与管理工作。检查方面:检查工作分为身体检查和物品检查两项。日俘到达港口,即根据国际检疫法先施行身体健康检查,并予以防疫注射,其有疾病者,则送往陆军医院治疗;日俘一旦被查出携带违禁品或超出规定数量之物品,即依据《中国战区日本官兵与日侨遣送归国计划》的相关规定依法没收。日俘经检查合格后即入集中营待船。为了体现中方的人道主义精神,同时为了防止日俘在集中待船期间发生意外,运输司令部做了如下三方面的管理规定和安排:1、集中营营舍设备的供应:基隆以各个仓库作为营舍;高雄除了仓库外,还以国民小学校、高等女学校以及高等学校宿舍作为营舍,每名日俘可占空间2.25平方公尺。营中电灯、自来水等生活设施一应俱全。2、集中营的警戒:主要还是采取日本人管日本人的方法,运输司令部仅是在集中营营区周围绕布了铁丝网,并向基隆、高雄各派出一个连的士兵担任警戒。日俘要离开集中营必须征求司令部的同意,并取得通行证。3、集中营的卫生:主要是由日俘轮流打扫,运输司令部则派出专员进行督导,并随时会同军医在集中营进行检查,同时督促其每日之健康运动、沐浴及厕所之清洁。[38]

  由于病亡、潜逃以及重要战犯被送回内地受审之故,日俘应遣返人数约为167,424人。日俘遣送时,运输司令部对日俘登船的秩序进行了严格规定,并于登船前再次实施了相关检查:“(1)日俘部队乘船前进入指定检查场,四周密布哨兵,除检查人员及必要连络员外一律不得进入。(2)乘船前施行严密检查或抽查均依其情况而定。(3)载运日俘之舰(船)入口时即派有警戒兵监视之,舰(船)上之人不许登岸、岸上之人不许登舰,且不准小舟接近,至出港时为止。(4)检查后点名依次登船,为查复乘船人数确实起见,每一梯口处派宪兵二名清点之。(5)登船之日俘为防止传染病,于登船梯口前设置喷射消毒器,逐一施行喷射消毒。(6)每一梯口每分钟可登船24名”。[39]正是实行了严格的登船管理,日俘在登船回国时秩序井然,没有发生任何骚动.截至46年4月,日俘全部遣返回国。由于检查仔细,期间还收缴了日俘所携带的违禁物品,计有大米25包、砂糖2667斤、金平糖460斤、军毯4条、蚊帐7条、卫生材料2箱、金戒指1只。[40]日俘遣返的顺利完成标志着日俘处理工作的圆满结束。

  综上所述,虽然日俘处理存在令人诟病之处,但台湾行政当局在处理日俘问题时,有条不紊、连续有力,严格恪守国际公约,充分发扬人道主义精神,维护了中国作为战胜国的国际地位。台湾也以此为契机进入了新的历史时期。

  

  注释:

  [1][7][9][10][11][12][14][15][16][17][18][21][22][23][28][29][30][31][32][35][36][37][38][39][40]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馆藏:国民政府行政院档案,《台湾省警备总司令部接收总报告(1946年4月)》,全宗号:二,案卷号:7899。

  [2]元邦建 编著:《台湾史略》,香港中流出版社有限公司1990年版,第157—159页。

  白纯:《战后台湾光复过程中的受降与军事接收问题述略》,《军事历史研究》2002年第2期,第91页。

  [3]刘国武:《战后中国对日俘日侨的遣返》,《求索》1999年第5期,第111—114页。

  吴庆生:《中国战区日俘日侨的收容、管理与遣送》,《江西社会科学》2002年第4期,第101—105页。

  [4][6][13][20][26][27]陈鸣钟、陈兴唐 编:《台湾光复和光复后五年省情》,南京出版社1989年版,第14页、第145—147页、第148页、第148页、第153页、第154页。

  [5]元邦建 编著:《台湾史略》,香港中流出版社有限公司1990年版,第158页。

  [8][19][33]中国陆军总司令部 编:《处理日本投降文件汇编》,沈云龙主编:《近代中国史料丛刊第八十二辑》,台湾文海出版社有限公司印行,第301页、第49页、第227页。

  [24][25]黄涛、林伟俦、侯梅:《国民党第六十二军赴台湾接受日军投降纪实》,《广东文史资料第二十三辑》,广东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第121页、第122—123页。

  [34]朱汇森 编:《政府接收台湾史料汇编》,台北国史馆1990年版,第558页。

  

  Treatment of Japanese Captives after Taiwan’s Recovery

  Zhang Mu-rong

  (History Depatrment, Nanjing Institute of Politics, Nanjing 210003, China)

  Abstract: On October 25th, 1945, Taiwan, which had been the colony of Japan for fifty years, was recovered. After the recovery, nearly 170,000 Japanese soldiers, who were tools of Japanese violent domination, were captured. How to deal with such a large number of captives had a lot to do with whether the take-over and reconstruction of Taiwan would be successful. Therefore the Taiwan executive authority took great efforts, which were effective, on one hand to assemble and administrate those Japanese captives, and to conduct them to take part in the reconstruction work, on the other hand to enlighten and to repatriate them. Till April of 1946, all the captives were repatriated. Although the whole work is not perfect, it has achieved desirable effects.

  Keywords: Taiwan Recovery Treatment of Japanese captives

  

  近代中国网首发

  文章来源:南京政治学院

    进入专题: 台湾光复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台湾研究专题 > 台海历史与文化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9851.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