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章润:法治社会与良善生活

——2009年7月18日三味书屋演讲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985 次 更新时间:2009-08-24 23:18:44

进入专题: 法治社会   良善生活  

许章润 (进入专栏)  

  

  我今天要跟大家分享的题目是关于《良善生活与政治秩序》。改革开放三十年,中国经济普遍增长,在给社会相当多数的人带来了收入的提高、生活水平改善的同时,其实进一步让我们感觉到生活意义的丧失,这是我们此刻面临的一个重大的问题。经济的增长和生活程度的普遍改善同时伴随着收入分配的不公的出现,包括基尼系数,在当今世界已经排到了第一,由此迫使我们反思财富的公平分配、社会正义如何实现。这是牵涉到我们每一个人如何过好生活,什么样才是理想生活的重大问题。其实如果我们举目四望,回顾过往两百年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在全球的蔓延,我们发现这个问题曾经在西方出现过,在前苏东国家也出现过,那么在今天的中国可能尤为突出。

  所以我想,如果要达到我们理想的生活,我想有很多指标:富足,温饱,这是起码的指标;比方说安全感,用不着为夜半鬼敲门而胆战心惊,就像过去苏联黑色幽默所说的那样;还比方说,快意,我活在这个世界上,在这个社会里,除了温饱以外,除了感到安全以外,我还觉得比较惬意,觉得还有点主体感,不是一个整日为自己的尊严受到羞辱而担忧的公民。所以我觉得,凡此种种可能都会构成我们所追求的美好生活的指标。

  我想来想去,觉得在中国的今天,我们所追求的这样一种生活,所希望实现的这样一种人间秩序,人世生活,不是别的,一言以蔽之,我们把它称之为良善生活。换言之,我们在获得了基本的温饱之后,在多数人,甚至相当多数人不再为自己的安全担忧之后,我们在对这个国家未来的发展和此刻的进步感到欢欣,并且融入到这样一个滚滚洪流中的同时,可能关于人生生活的意义等等这样一些指标性考量都被容纳进来了,这个时候我们说我们所追求的应当是一种良善生活。

  过去我们常常说,中国晚近两百年,它所实现的转型是一种从小农经济向工商社会,从人治社会向法治社会,从小自耕农和朝廷所构成的“潜水艇夹心面包”式(像黄仁宇先生所描述的)向现在这样的士农工商职业分途的法制社会过渡。但是不管我们追求的是法治社会也好,还是民主社会也好,有一条去不了,这个社会一定是一个良善的社会。所以我就想引入良善社会这样一个概念。

  那么如何才能够实现良善生活,以及良善生活本身是什么?刚才我讲了有很多的指标,比方说起码能实现多数人乃至于全民的温饱,起码能达到人的基本安全,不用为夜半敲门胆战心惊。比方说还有一个指标,我们刚才讲的民主法制等等。

  这里我想引入一个向度,把两件事情联系起来,可能也是今天大家也在考虑的,甚至很苦恼的一件事情,那就是良善的生活和政治秩序有什么关系?如果说这个社会是一个良善的社会,如果说这个社会给我们每一个人,像你我这样的芸芸众生,靠工薪吃饭的劳动者,能够过上好日子的这种社会是一个良善社会(良善生活)的话。那么我们要问,作为管理这个社会的公共权力,作为这个社会掌管,分配正义、校正正义的政府,以及政府的行为和公民的互动所形成的关系(我们姑且把它称之为政治关系),以及基于这种政治关系所达成的政治秩序(我们把它叫做政治秩序),它们能做什么?应当做什么?以及在中国的今天他们没有做什么?但是我们要逼迫它、要求它一定要做的。所以我想从政治秩序的角度来拷问,如何才能实现良善生活,如何才能够使得我们的良善生活成为我们中国的现实。

  我想有这么三个概念可能要加以一个分疏,这三个概念里边有三个语词:一个叫政治;一个叫政治行为或者政治活动;还有一个是政治秩序。我有一个基本的看法:就是在任何的情况下,不管是在中国还是在北朝鲜;也不管是在美国,还是在浪漫的拉丁美洲、意大利这样的国家,任何这样的国家、地区,也甚至于前一百年,比如说前民主时期到今天后现代社会,都存在政治行为或者说政治活动。我们知道朝廷里边的宫闱政变,我们可以说是一种政治行为;立长子继承,那么涉及到王权的稳固,这是一种政治行为;那么过去共产党所说的党内十次路线斗争,你死我活,我们认为这也是一种政治行为、政治活动。今天把大家集中在一起学习“三个代表”,(当然我连团员都不是,还没有这个资格去学。所以我们单位的党员都去学“三个代表”和科学发展观,征求我的意见。我说你们现在非常不像话,一个礼拜才学一次那怎么够呢?起码一天学一次,一天要学五个小时,然后要写五千个字的读书笔记,这才表示你真正的学到家。)这个学习也是一种政治行为、政治活动;大家知道每天新闻联播上上演的,从一号人物到二号人物到三号人物的频频握手,举杯,视察,讲话,亲切关怀,也可以说是一种政治行为,是以日常的行政活动所表达的政治行为。

  但是我有一个感受,即便它们被称之为政治行为、政治活动,但是不等于在中国这样的一个国家就存在政治。我们知道,如果政治指的是与经济、文化、社会相对应的这样一个概念,指的是政治人物为了政治目的围绕着公共权力或者社会管理而从事的活动就叫政治的话,那我们说从三皇五帝到如今,从英国的光荣革命,甚至更早的罗马革命到今天,无时无刻不有政治。但是我们今天要问,在民主自由人权博爱,在所谓的现代性这样一个维度之下,当我们说政治的时候,绝对不是这个意义上的政治。为什么?因为政治它是既与军事、经济、文化、社会相对应而提出来的一个概念,同时我个人理解,政治一定讲的是平等的主体,基于自我的利益和共同体的共同福祉,以政治权力,国家的权力为核心,围绕它的产生、分配、运作,以及它所追求的目标而展开的公民行动,我个人觉得这才算政治。

  换言之,平等的主体及我们的公民基于平等的地位,为了约束这个政权,为了这个政权更好的为了我们而不是仅仅为他们服务;为了让这个权力为共同体的福祉,而不仅仅是为了一党或者一派利益来活动;为了让这个政权是为了这个社会长远的福祉,整体的意义,社会的良善这样的目标,而不仅仅是为了个人、家族,或者党派的私利而活动;这个时候我认为这才叫做这个国家存在政治。

  说到这里我想跟诸位分享这样一个故事。去年回顾总结三十年改革开放的时候,曾经有人这样讲过,说1978年以前中国没有经济建设,没有像样的学术活动,有的只是政治,天天搞运动。那么最近这三十年政治慢慢退场,我们现在有的是经济的发展,市场的繁荣,学术的进步和思想的活跃。但是我个人觉得这个说法有问题。因为1949年到1978年12月18日三中全会召开以前,虽然我们每天都在搞运动,每天几乎都生活在一种政治运动的氛围中间,但我并不认为那就叫政治,那就存在政治。我们可以说那个时候有政治运动、政治活动、政治行为等等等等,但是不存在政治。因为那时候不存在你与我之间(公民之间)的平等地位,因为那时候是以阶级关系,即所谓剥削阶级、反动阶级、五类份子与劳动人民、革命份子之间的政治意识形态的划分,而不存在普天之下基于宪法的规定而标志的你和我,你们和我们,这种平权主体意义上的互动关系,怎么能够说存在政治呢?还有当时的这一种政治活动、政治行为,它是政党主导下,或者说林彪、“四人帮”主导下(最后把责任都推给他们)的这样一种运动,这个运动是为了(比如说)抢班夺权,或者捍卫什么什么东西。在这种情况下,不是说我们为了让公共权力更好地围绕着全民福祉和国家前途,不是为了我们这个共同体的共同进步,以及基于分权制衡原则上的组织流程来运作的,在这种情况下怎么能说这叫政治?这只能说是政治运动、政治行为、政治活动。

  还有一个关键的问题就是,公民这个概念给我们带来了一个新的、派生的要求,那就是公民之间可以基于彼此的合意关系(即你原意我愿意),可以行使一种权力,这个权力我们把它叫做团结的权力,或者叫横向联合的权力。换言之,我和李先生、刘先生二老(三味书屋的两位主人――编者注),如果我们愿意的话,我们可以基于双方平等主体这种联合的意愿,我们团结起来捣鼓一个协会,成立一个什么研究会,甚至于我们要成立一个政党,这个时候我们基于政党的这样一个立场,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来参与到公共权力的产生、运作、组织、活动中来,这个时候才说这叫政治。否则的话你仅仅是作为参政议政的一个傀儡,在那个地方天天举手,喊口号,赞成,拥护,同意,一万个高兴,这叫什么?这叫你有政治活动,但不等于你存在政治。

  大家知道,政党的存在是为了什么?是为了夺取权力。什么权力?政府的权力。政府的权力由政党轮流执政,这是晚近200年来发源于西方,但是已经成为普世的现代政治通则。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一个政党,它不以夺取政权为核心目标,以奋斗宗旨,恰恰相反,它仅仅满足于说我不需要这个东西,我只需要议政就可以了,那你可以发现它是一个假的政党,它不是一个真正的公民政治联合意义上的社团。这就好比说一个男人(或者女人)他并不愿意使自己的性别角色的社会化得以完成,而仅仅处于一种童稚状态,然后说“我很傻很天真”,这个时候你只能说“你这个人这一辈子白活了”是一个道理。

  所以我认为,当我们讲政治和政治行为的时候,有一个重大的区别是,政治是基于公民之间主体平等,基于我们横向联合的权力,为了参与到政治进程中间,甚至于为了公共权力直接运作公共权力来进行的活动,这才叫做政治。否则只能是普通的政治行为和政治活动。

  这里边还有一个问题,即便在一个国家一个时代。它不仅有政治行为,甚至有政治本身,但是不等于它就已经形成了政治秩序。比方说,在现代一些新兴民主国家,尤其在十多年前东欧这些转型国家,它们摆脱了过去一党专制,然后在向现代资本主义过渡的同时,实现政治民主化。那么我们可以说它既有政治行为,也有政治的存在本身。但是可惜的是,在十多年前,包括波兰、匈牙利,甚至于俄国,这些国家虽然已经有民主政党的存在,也有政党彼此之间的角逐和竞选,换言之存在政治。但是社会秩序的紊乱,财富分配的不公,这种两极分化,黑帮横行,以及政治中间所出现的权力与资本的勾兑与结合,乃至于形成了如同我们今天在中国所看到的这样一种商业共产主义,或者共产资本主义这种结构。这个时候我们很遗憾的发现,即便它有政治行为,有政治,但是好像不存在我们所向往的那个景象,即政治秩序。

  注意,很多人会说,在一党专政的情况下,在一个大一统的政府的管控下,人民、社会相对比较安定,甚至会出现某种情形下的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动人景象,大家虽然收入都不高,但彼此并不攀比,活的比较安稳。就好像今天的大学生到外面求职,听说20年前、30年前大学生毕业的时候居然国家给分配,而不需要自己求职,他们很希望能够回到30年前去。但是他们又想到30年前这种分配根本不管你的个人意志或者其他的主体性要求,把你作为一个螺丝钉,党叫干啥就干啥。你想一想那个时代其实并不是很美好的时代。但即便如此好像一切相对来说,好像没有这么乱,没有这种失落感与无能为力感,那是不是说那个时候存在这种政治秩序呢?

  我想在这个地方要做一个分疏,我们说在那种情况下存在秩序,但不是政治秩序。政治秩序一定是在基于政治行为而达成一个时代与社会的政治之后所形成的一个比较合意的,或者说我们感觉到比较满足、同意、认可的这样一种社会状态与人世生活。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才说它存在政治秩序。

  因此我把话题收回来,来总结一下。当今中国,我们感到这个世道有点不公平,我们觉得这个社会出了问题,我们甚至觉得官商勾结、权钱勾兑的这样一种共产商业主义,或者共产资本主义,它不是我们所追求的,最后要实现的良善生活。由此需要我们拷问,在中国的今天,政治行为、政治和政治秩序究竟是否存在,究竟该如何改良的问题。我们讲到这一步做的一个总结,就是中国的今天存在政治行为,但是似乎并不存在政治本身。中国的今天存在秩序,甚至还是比较好的秩序,即便小偷多了,即便所谓的群体性事件多了,即便在新疆边陲地带民族关系出现了紧张,但是相较于那个动乱的年月,我们也很乐意的承认,这是一个相对而言有秩序的社会。但是我依然要指出,它不存在我们所渴望的政治秩序。真正基于公民平等主体人格,基于我们横向的联合的权力,团结的权力,去追求一个社会共同的善,去参与到国家权力的产生、组织、运作、追求合意的结果,这样一种意义上的政治和政治秩序。所以,我觉得政治秩序的建设是今天中国绕不开的话题。而今天中国,不管是位尊九五,还是如你我这一班靠工薪来讨生活的芸芸众生,如果要想获得良善生活,绕不开政治秩序这一关。

  因此在这种情况下,我想就政治秩序谈这么四点看法,来探讨一下我们如何获得政治秩序,从而如何获得良善生活。(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许章润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法治社会   良善生活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9774.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