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日云:西方文明何以成为强势文明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075 次 更新时间:2009-05-18 22:45:08

进入专题: 西方文明   强势文明  

丛日云 (进入专栏)  

  

  

   许多国人拒绝普世文明概念,是因为这个全球化进程是西方主导的,而正在形成的普世价值大多带着西方文化的印记。

  

   的确,全球化进程也是现代化进程,西方率先创造了现代文明,并通过全球化进程将其带给现代人类。所有其它文明都属于农业文明,惟独西方文明演化出工业文明并创造出信息文明。所有非西方民族或文明走上现代化道路都是受到西方文化的冲击和挑战后被迫做出的选择。在这些非西方民族或文明走上现代化道路之后,又不断受到西方文化后续冲击波的冲击。由于西方国家还在不断地创新发展,从而不断地释放出新的能量,对后发的现代化国家形成一波波新的冲击。所以,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现代化就是西化。

  

   在现代化发展进程中,普世文明逐渐呈现出来,因为现代文明就具有普世性特征。而现代文明,无论作为理念基础和技术手段,还是组织制度和生活方式,从整体上说,是西方人创造的。迄今为止,其他民族对于创造现代文明的直接贡献是有限的。这就形成了西方文明、现代文明、普世文明在很大程度上相互重叠的现象。

  

   在这里,我们需要提出的问题是,这种重合为什么会出现?为什么不是其他古老的文明在现代文明的创造和发展中处于主流或主导地位?西方文化为何会成为强势文化?

  

   我的回答是:主要是个人主义(individualism)使西方文明成为强势文明。[1]这种个人主义使个人从其所依附的共同体中独立出来,将其作为社会的基础和终极价值。个人因此而具有独立的人格,成为社会的目的。它确认所有的人都是平等的,享有人的尊严,在不妨碍他人的前提下,自由追求自己的生活目标。它以个人的需要为基准调整个人与社会的关系,具体做法就是,在个人与社会之间划出一道界限,确认个人的某些生活范围属于个人的权利,社会、国家和他人不得侵犯。作为承认个人独立自由平等的补充,它要求个人对自己行为负责,推崇推己及人的利他行为和以个人为基点的公共道德。它也培养自制自律的人格和自组织行为方式,认同对抽象的公共权威的服从等。

  

   亨廷顿曾引用一项研究成果证明,一项对50个国家的分析表明,在个人主义指标方面得分最高的20个国家中,包括了除葡萄牙以外所有西方国家,外加以色列。 “在西方被视为最重要的价值,在世界范围内最不重要。” “西方人和非西方人一再把个人主义认作西方区别于其它文明的核心标志。”[2]这从一个侧面说明,个人主义是西方文明的核心价值,也是西方文明的根基或主干。实际上,西方政治文明的其它要素:自由、平等、人权、民主、法治、宪政等,都是由这个主干伸展出来的枝杈。

  

   所有的文明在形成和演进的过程中,都精心构筑起特定的文化堤坝或堡垒,围堵和压抑个人的本能和欲求,否则,有秩序的、文明的社会生活就是不可能的。这样,为了社会整体,就将个人非法化了。西方文明原本也是如此,但是,它在演进的过程中,由于特殊的历史机缘,使其找到了一种新的调整个人与社会整体关系的方式,一种新的组织社会的模式:它在个人的欲求与整体的需要之间达成一种平衡,一方面承认个人欲求的合法性,同时使有秩序的社会生活还是可能的。

  

   我们看到,所谓自由、平等和人权表达的是个人的社会政治诉求,是个人对自己社会地位、自己与社会之间关系的期望,它成为新的社会共同体建立的基础;市场经济使个人的经济欲求合理化并予以规范,使个人在合法谋求自己利益时推动公共利益的实现;民主是对个人的尊重,承认个人权力欲的合理性,以点人头的方式代替砍人头的方式解决政治共同体内权力竞争问题;宪政是对个人权利的制度保障,使实现社会秩序与保障个人权利得到协调。此外,文学艺术是个人体验、情感、意志、理想等的表现或表达;宗教是个人的灵魂拯救;科学是实现人的精神价值、满足人的好奇心的求知活动;而西方人的生活方式是个性的展现与发展。总之,西方文明就是承认个人、解放个人。它是以个人为基点构筑起来的文明。

  

   恰是这一点使它成为强势文明。当这样一种文明向外扩张的时候,对其它文明就产生了我称之为“释放魔鬼”和“拆除堤坝”的效应。人的内在欲求与西方文明对它的招唤(诱惑)里应外合,共同瓦解着其它文明数千年精心构筑的文化堤坝和堡垒。所谓西方文明的扩张和渗透,其具体表现就是解放个人,使其它文明越来越个体化。这个趋势不可遏止,不可逆转。

  

   一种表面的观察认为,西方文明的扩张靠其一时强大起来的军事力量和工业力量。还有人认为,西方人靠着三个Ms,即Merchants(商人), Missionaries(传教士) 和Militaries(军队) ,将西方文明扩张到全世界。[3]这是非常肤浅的认识。它解释不了,为什么在西方直接的军事占领和政治统治即殖民主义结束后,西方文明的扩张仍在继续?

  

   托克维尔在19世纪初发现了“身份平等”(equality of condition)的大趋势,认为它是一切变化的根源,势所必至,不可遏止,而民主就是它在政治上的表现。[4] 后世的人们赞叹托克维尔惊人的观察和预见能力。但是,在身份平等的后面是什么?托克维尔并没有看到。在我看来,身份平等与民主一样只是一个表面现象,在深层涌动的不可遏止的社会发展大趋势其实是社会的个体化。

  

   在西方文明拆除了压抑个人的堤坝后,个人被解放出来,社会个体化潮流便势不可挡。个人一旦被释放出来,他就在为自己不断拓展空间。也就是说,西方文明提供了第一推动力,而后各个文明便按照人性进步的方向走上现代化的道路。它既是对西方文明的融合,也是自身文明潜质的展发。西方文明只是现代文明的源头,而现代文明的成长和未来发展方向是由人类各个文明参与的一种合力形成的,它必然符合各文明内部人类的共同需要。

  

   随着个人能力的发展,个人自主意识的增强,社会必然日益个体化。只要社会的个体化不可避免且日益深入,生长在个人主义基干上的其它社会效应就会接踵而至。人们会越来越要求自由和平等,越来越在意自己的权利,社会越来越趋向于民主和宪政。

  

   试设想,今天中国人还能不能压抑自己,像他们一百年前的祖先那样,过四代同堂的生活?不能了,传统的大家庭已经分解为最小最自然的家庭模式。年青人能否接受由父母包办婚姻?女性能否接受传统的男尊女卑、当小妾或为丈夫守寡?不能了,人们要求男女平等、恋爱自由、婚姻自主、一夫一妻(双方排它性的相互忠诚),这是社会个体化在家庭私生活中的表现。西方的价值观念一旦渗入,被压抑的个性就被释放出来。民主是什么?它是社会个体化必然在公共事务上的表现。人们终有一天,要求承认每个人都是共同体平等的成员,在涉及自己命运的公共事务上有平等的参与权,不能容忍别人包办。也就是说,要求在公共事务中得到尊重。很少有人想到,政治民主与自由恋爱其实有同一心理根源,即个人要求平等、自主和得到尊重。不同在于,一个表现在私人事务上,一个表现在公共事务上。

  

  

  

   --------------------------------------------------------------------------------

   [1] 另一个重要因素是创新的思维方式,在此不论。

   [2] Samuel P. Huntington, The Clash of Civilizations and Remaking of World Order, p.72.塞缪尔·亨廷顿著:《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第63页。“individualism”在中译文中译为“自由主义”,这里根据原文改译为“个人主义”。

   [3] Serge Latouche, The Westernization of the World, The Significance, Scope and Limits of the Drive towards Global Uniformity, trans. By Rosemary Morris, Polity Press, 1996. p.8.

   [4] Alexis de Tocqueville, Democracy in America. New York: Alfred A. Knopf, Inc. and Random House,Inc. 1945,p.3. 托克维尔著:《论美国的民主》,董果良译,商务印书馆,1988年,第5页。当然,托克维尔的视野主要局限于西方社会,但也适合于全世界。

  

  

  

   本文为《我们如何面对西方文明?》的第二部分,载《中国政法大学学报》,2008年第6期。

  

进入 丛日云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西方文明   强势文明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全球文明史专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733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