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远招:我们怎样误解了斯宾塞?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029 次 更新时间:2009-02-04 13:51:54

进入专题: 斯宾塞  

舒远招 (进入专栏)  

  但另一方面,他的生物主义并非完全忽略人类社会状态同这个状态之前的非社会状态的区别。

  在《社会静力学》中,他曾着力探讨人类幸福的首要条件,而这正好涉及到文明人的社会生活究竟需要满足哪些道德要求。他不同意边沁等人把“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幸福”,或“最大幸福”,作为社会的道德规范。他发现人的行动都是由激情所推动的,于是设想人的道德行动也受一种“道德意识”(或“良心”)驱使。由对道德意识的肯定,他进而试图引出道德方面的公理——理智可以从这些公理中发展出系统的道德学。这种道德学研究的是作为完美的人类法则的道德法则,即理想的人们的行为规则法典。它把一切恶劣的条件、缺点和无能力都置之不顾,而规定理想的人类的行为,其目的必须是确定人们相互之间应该保持的关系,即指出在正常社会里的行动原则。

  斯宾塞提出:一切祸害和不幸,都是本身素质不适应外界条件的结果。祸害的根源在于:各种机能与它们的活动范围之间的不可调和。但同样真实的是:祸害永远倾向于消失。人类也表现出了同样的适应能力。他的种种心理和行为的改变,都是为了适应环境条件的改变。为了适应环境,人不仅改变着自己的身体或体质结构,也不断地改变着自己的心理结构,最后表现出不同以往的行为方式。那么,当人类进入到社会状态之后,人类究竟需要具备哪些心理素质或意识呢?显然,过去野蛮时代的那种残酷的斗争欲望,那种为了自己的生存和幸福而牺牲别人的欲望必须改变。也就是说,社会生活需要这些条件:“它要求每个个人只能有这样的欲望,即充分满足不会侵犯其他个人得到类似满足的能力。假如每个人的欲望不是这样受到限制,那么或者所有人都必然有一些欲望得不到满足:或者一些人必须牺牲别人来使他的欲望得到满足。这两种必然带来痛苦的选择,就意味着不适应。”⑧

  斯宾塞认为,社会性状态所需要的人的道德心理素质,不仅是一种应该,而且是一种必然。这就是说,为了适合社会生活的需要,人不仅应该自觉地遵从道德规范,展开道德行为,因此体现为一种价值要求,一种应然,而且根据适者生存的进化规律,社会性状态必然会造成人的道德素质。“适应”是道德之所以形成的必然的根据和基础。

  斯宾塞所理解人类获得最大的幸福、适应和谐的社会生活的根本条件究竟是什么?换言之,他所理解的人类幸福生活所应当遵守的道德法则究竟是什么?

  他提出的道德法则是:(1)要获得最大数量幸福的人们,必须各人能在他自己的活动范围内得到完全的幸福,而不减少其他人为获取幸福所需要的活动范围;(2)要获得最大幸福,人类的素质必须足以使每个人都可以满足自己的本性,不仅不能减少别人的活动范围,而且不以任何直接或间接的方式使别人感到不幸;(3)必须每个人都由其余人的幸福中得到幸福;(4)每个人都采取为使他自己的私人幸福达到充分限度所需采取的行动。

  第一原理是斯宾塞最看重的。它代表着“公正”,即凡是按照这一原理来展开的行动,都是公正的。它实际上首先确认了生活在社会状态中的每个个体的自由、个性或个人的独立权利。同时,它也内在地包含对所有个体相互平等即具有同等的个人权利的认同。第一原理要比后面的原理来得基本。后面的可以说是附带的原理。第二条原理是说每个人在实现自我权利的时候,不能造成对别人的伤害,即给别人带来痛苦。遵循这个条件,人类的行动就叫“消极的善行”。第三条原理则进而断定,每个人都应该从别人的幸福中体验到自己的幸福,以至于乐意通过帮助别人来实现自己的幸福。

  上述三条原理分别对应于三种类型的道德行为,即公正的行为、不损害别人的消极的善行和帮助别人的积极的善行。它们分别是从公正——平等的自由——的意识、同情别人的痛苦和同情别人的幸福三个层次的道德意识引申出来的。而公正的意识又同时包含了个人权利意识(自我意识、个性,个人自由)与人人权利平等的意识,因此可以被概括为“平等的个人自由意识”。

  上述三种类型的道德意识、道德原理和道德行为,共同构成三个道德层次。从第一种之向第三种的过渡,表现出一种进化的方向和序列。

  斯宾塞进一步探讨了上述三种道德意识之所以产生和形成的根据。在这个问题上,亚当•斯密在《道德情操论》中所提出的同情理论,成为他解决问题的主要方法。他意识到:同情可以说是一种替换,它使我们置身于他人的境地,使我们的感受在许多方面和他们的一样。不过,他认为斯密的同情理论存在一重大的缺陷,即忽略了这理论的一项最重要的应用。“由于他不承认诸如促使人们去维护他们权利要求的任何冲动,他没有认识到,他们对别人权利要求的尊重也可以用同样的方式去解释。他没有觉察到公正的情感只是个人权利本能的一种同情的影响——它的一种反映功能。”⑨虽然客观存在的个人权利的本能——自我意识或自由意识——是一种纯粹自私的本能,它引导每个人去主张并维护他自己的权利,但是,由于同情心的作用,每个人会由此尊重别人的同样的自由和个人权利。由于公正的情感是如此产生的,于是,斯宾塞推论出:那些对自己的权利有着最强烈意识的人,也就对其邻人的权利有最强烈的意识;反之,那些对于什么对他们自己是公正的没有强烈意识的人,对于什么对他们的同胞是公正的同样缺乏足够的意识。也就是说,在同情心的作用下,人能够很自然地从自己的利己主义本能出发尊重别人的平等的权利。显然,在斯宾塞这里,假定了利己主义和利他主义之间可以通过同情而达到一种适当的平衡。利己和利他并不必然发生冲突,相反,它们往往可以达成方向的一致。

  他认为,不仅公正的情感及其行动产生于同情,善行,也发源于人的同情心,即公正与善行具有共同的根源。消极的善行之所以能够出现,是因为我们能够同情别人的不幸;积极的善行之所以能够出现,则是因为我们可以同情别人的愉快。

  从斯宾塞上述观点可以很清楚地看出,在他论述社会性状态的时候,他确实并没有简单地把弱肉强食作为社会生活能够得以顺利展开的条件,相反,他给出的都是一些真正的道德方面的条件。每个人都有做一切他愿意做的事的自由,只要他不侵犯任何他人的同等自由。这个公正原则是他所坚持的第一原理。从这个原理出发,斯宾塞还明确地提出:妇女具有和男人同等的权利。他把“由于妇女智力上低劣与男人,因此具有较小的权利”这一论断,称为“教条”。他主张男女尤其是夫妻地位的平等。并把男人对妇女的苛刻的看法,与野蛮这个词相联系。他同样谈到儿童应该具有和他们的父母和成年人同等的权利。他认为每个公民的政治权利是完全的、不可侵犯的。他明确反对专制的政治统治。他认为国家的基本的职能是保护——实行同等自由的法则——维护人们的权利,即具有保护每个公民不受他人侵害和不受外国侵略的职责。他诚然反对政府借助于立法来济贫,但是,这同样是基于平等的自由这一公正的原则提出来的,因为他认为政府倘若这样做,实际是对富人或强者权利的一种侵害,而且不利于富人同情心和穷人自尊心的自发的生长。他的这一见解固然值得批评,因为他低估了政府在扶持穷人和老弱病残方面应该起的积极的作用。但是,他至少并不反对、而是提倡富人出于同情心去援助穷人。

  值得指出,斯宾塞本人并不是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理论的鼓吹者。在论述“政府殖民”问题时,他愤怒的谴责教皇亚历山大六世,因为他“极其厚颜无耻”地把地球上未知的国家分给西班牙和葡萄牙。英国伊丽莎白女皇也同样“厚颜无耻”,因为她也想“去发现并占有遥远的异教国家”,并“在这些国家及其毗连海域行使权利、王权和管理权”。他写道:“的确,一切开拓殖民地的远征,直到我们自己的时代的那些远征,包括美国的对外兼并,法国的占领阿尔及尔和塔希提岛,英国的政府辛德和旁遮普,都带有海盗行经可憎的相似之处。可是通常这些肆无忌惮的行动都招致应得的报应。贪得无厌产生了十分错误的信念,引诱国家做出大部分灾难性的行为。”⑩他还明确地把“纯粹的盗窃习性”看作殖民侵略的“真正推动力”。他指出,殖民侵略不论是给宗主国尤其是被侵略的国家,都造成了灾难性的后果。他心中希望的是,通过自然进行的殖民,能避免伴随着政府殖民的无穷无尽的痛苦和令人憎恶的行为。

  总之,斯宾塞认为那种残酷的生存竞争和迫害,其实是人的一种野蛮的生存状态的写照,而决非文明社会所要追求的价值目标。一切在贪欲支配下所展开的战争和征服的行动,在他看来都值得从道义上进行谴责。如果我们理解到这一点,我们将肯定不会再简单地把他当作弱肉强食理论的鼓吹者。他本人也在论述了人的种种不文明的野蛮行经之后提示:“读者不用惊慌。不用害怕承认这些将会为新的侵略、新的压迫找到借口。”⑾关于“强权即公理”,他也有明确的论述:“当征服与奴役的不公正性未被察觉时,它们总的说来是有益的;然而一旦人们感觉到它们与道德法则相违背,它们的继续存在在一个方面对适应的阻碍就会大于在另一方面的促进作用:这一事实是我们那些关于强权即公理的旧教义的新布道人可以不无裨益地稍加考虑的。”⑿这就是说,斯宾塞虽然为以往野蛮时代的征服和奴役提供了一种辩护,但是,当他站在一个更高的价值立场来看待这些行经的时候,他毕竟给出了鲜明的反对的态度。

  斯宾塞有关道德进化的思想,同时包含了道德意识、道德规范和道德行为三个方面的进化。在他后来的《伦理学原理》(1892)一书中,他对行为的进化作出了更清楚的论述。我们也可以从他的一些论述中更清楚地看出:他并不主张弱肉强食的行为是真正的道德行为。且看他下面一段话:“……既然伦理学所讨论的行为,是一般行为的一部分,在这部分行为被特殊地了解以前,必须一般地了解一般的行为;而要了解一般的行为,我们一定得了解行为的进化既然这些都是真理,我们便因而知道了伦理学的主题,是行为进化的最后阶段的普遍行为所取得的形式。我们也已得出结论,在行为进化方面的最后那些阶段,是最高型的生物,由于数目之增加,被迫多多与其同类生活在一起所表现的那些行为。由此也可推到,当活动愈是变地缺少战争性,愈是变得富于实业性,因而不必要相互的损害或阻止,这都符合于,且会促成合作和互助,这样,行为便愈是有伦理的意义。”⒀

  可见,斯宾塞的思想中尽管确实包含着为以往“野蛮时代”的那种生存竞争进行辩护的立场,但是,他确实极为清楚地表达了文明人的社会生活从本质上是一种道德的生活这一伦理观念,而且事实上认为公正和善行的伦理意义要远远高于征服和奴役。他将平等的自由这一公正的原则作为第一条道德原理,他对妇女和儿童的平等权利的辩护,以及对公民的平等的政治权利的申辩,和对国家基本职能的见解等等,都表明他继承了洛克在《政府论》中所奠定的古典自由主义的价值立场。他对亚当•斯密同情理论的发挥,将同情作为公正的意识、良心得以形成的根据的做法,表明他继承了英国同情主义伦理学的传统,也表明他并不认为人性只有利己的一面。事实上,正是根据同情理论,他实现了利己主义和利他主义的有机统一。所以,在个人和社会整体——作为有机体——的关系上,他一方面表现出了鲜明的强调个人自由和个性的思想倾向,但同时却又主张个人应该从属于社会这个有机的整体。斯宾塞思想的这些方面,还有待学术界进行认真的研究和清理。

  

  注释:

  ① 彼得•狄肯斯。社会达尔文主义——将进化思想和社会理论联系起来.涂骏译。长春:吉林人民出版社,2005。

  ② 邓晓芒,赵林.西方哲学史。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5。290~291

  ③ 赵敦华。西方理论与历史•西方人学观念史卷。北京:北京出版社,2004。293

  ④ 斯宾塞。伦理学原理(1892)。见周辅成编。西方伦理学名著选辑(下卷),北京:商务印书馆,1996。302

  ⑤ 斯宾塞。社会静力学。张雄武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99。226

  ⑥ 斯宾塞。社会静力学。张雄武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99。143

  ⑦ 米歇尔•弗伊。社会生物学。殷世才、孙兆通译。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88。22~23

  ⑧ 斯宾塞。社会静力学。张雄武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99。27

  ⑨ 斯宾塞。社会静力学。张雄武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99。47

  ⑩ 斯宾塞。社会静力学。张雄武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99。182

  ⑾ 斯宾塞。社会静力学。张雄武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99。230

  ⑿ 斯宾塞。社会静力学。张雄武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99。231

  ⒀ 斯宾塞。社会静力学。张雄武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99。304

  (载《湖湘论坛》2007年第2期)

进入 舒远招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斯宾塞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459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