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冬连:关于改革开放起步时期国际环境的考察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38 次 更新时间:2022-09-30 15:27:04

进入专题: 改革开放  

萧冬连  
这些国家之所以快速发展,有许多经验是相同的,例如:他们强调竞争,强调优胜劣汰,十分重视企业管理;大胆引进新技术;从政府到公司都投入大量资金进行科学研究,开发新技术、新产品;重视发展教育事业,培养科技人才;充分利用国外资金;等等。对于国外的情况,中国驻外使馆人员此前也是清楚的,但他们不敢把实情报告国内。这次不同,各出国考察团如实向国内作了汇报,高层也急切地想听到真实情况。聂荣臻在听取谷牧汇报后说:“过去我们对西方的宣传有片面和虚伪之处,这反过来又束缚了我们自己。”邓小平说:“我们派了不少人出去看看,使更多的人知道世界是什么面貌。”“同发达国家相比较,经济上的差距不止是十年了,可能是二十年、三十年,有的方面甚至可能是五十年。”1978年9月,邓小平访问朝鲜后回国,在东北和天津等地反复谈到中国必须改革。他说,中国的体制基本上是从苏联来的,是一种落后的东西,“有好多体制问题要重新考虑”。出国考察凝聚了高层最初的改革共识。

   如果说1978年还是出去看看、开阔眼界,那么1979年以后出国考察的目的性和专业性就更强了,那就是为探索中国体制改革提供国际借鉴。各类考察团络绎不绝,其中最有意义的是,财经高官和经济学家们对日本、美国、联邦德国、匈牙利等国的经济管理体制进行了综合考察。中美建交后,对美国的考察加强了。1979年10月和11月,中国连续派出两个高级代表团。先是薛暮桥与马洪率中国工商管理考察团访美,接着是袁宝华、邓力群等率国家经委考察团赴美。1980年11月至12月,又有以许涤新为首的经济学家代表团访美。每个考察团的访问时间都超过一个月,与政府、国会、银行、公司企业、研究机构、大学等各界进行广泛交流。考察团对美国社会不可避免地有一些负面评价,但着重点都放在学习借鉴上。中国尤其重视日本、联邦德国以及新加坡等国经验。日本与联邦德国仅用十几年时间就从战争废墟中恢复和崛起,新加坡则是战后少数几个新兴工业化国家和地区之一,而且同为华人社会,中国领导人对这些国家的发展经验怀有浓厚兴趣。邓小平本人尤其重视日本经验,1980年3月31日,他在会见日本企业家访华团时说:“我们接触了日本和欧洲、美国的管理经验后,觉得更需要汲取日本的经验。”

   笔者在翻阅当年考察团的史料时强烈地感受到一种氛围:来访方与接待方似乎达成了一种默契,都淡化了意识形态差异,以务实和真诚的态度进行交流。接待方很乐意将本国经验介绍给来访者。1978年11月访日代表团成员张云方保存了一套日方为中国考察团认真准备的学习材料,非常详细,许多是手写的,有些材料当时还是保密的,这使他很感动。令他感动的还有考察团的学习热情,“大家都带着使命来的”。1980年4月,国务院副总理余秋里率团访问日本,日本外务省组织了十几位负责官员和经济专家(包括外相大来佐武郎),全面地介绍战后日本经济发展情况和经验,并且详细提供了书面资料,几乎涵盖日本经济的各个方面。国家计委外事局全部翻译整理,分两期刊登在《经济研究参考资料》上。

   除了走出去,从1979年起,不断有国外经济界专家学者被邀请到中国讲学,办培训班,展开中外对话,为中国经济作诊断。举例来说,1978年底,中国政府聘请日本的大来佐武郎、向坂正男和联邦德国的古托夫斯基为经济顾问,后来又增加了新加坡的李光耀和吴庆瑞。他们多次应邀来华,大来佐武郎还促成了一年一次的中日经济知识交流会。这是一个中日高层非正式对话,主要就中国的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进行政策性的深入探讨。邀请来自资本主义国家的专家担任中国政府顾问,很能反映改革初期高层的开放心态。在80年代的对外思想开放中,世界银行发挥了很重要的桥梁作用,先后写出两份关于中国经济的报告,并出面邀请国际专家学者,多次在中国或境外召开有关中国改革的国际讨论会,包括有名的1982年7月莫干山会议、1985年9月巴山轮会议。

   中国人再次睁开眼睛看世界,引发了一次思想大解放。即使过了40多年,今天仍然能够感受到当年出国考察引起的思想冲击。其中有两个无法回避的问题:一是如何看待当代资本主义的发展;二是如何看待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关系。过去讲资本主义是垂死的,现在看它还很有活力;过去讲帝国主义阻碍技术进步,然而他们的技术有突飞猛进的发展;讲资本主义必然导致绝对贫困化也不符合事实,普通人的生活水平高出我们很多;许多人认识到,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并非只有对立,两者也有相通的地方,如计划手段并非社会主义独享,日、欧、美等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都在运用计划,而西方企业在市场竞争中带来的活力,正是社会主义缺乏和可以借鉴的。广泛的对外交流引发出许多关于中国改革和发展的新想法,成为推动中国改革市场化趋向的重要因素。

   四

   通过对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中国启动改革开放时国际环境的考察,至少可以得到四点启示:

   第一,地缘政治的演变和经济全球化这两大国际因素,为中国以开放促发展、促改革提供了一种可能。其中地缘政治因素起着决定性作用,对于中国进入国际市场和引进先进技术产生了重要影响。从70年代初中美关系解冻到1979年中美建交,中国突破了自50年代以来被孤立封锁的局面,开启了进入国际体系的进程,为改革开放营造了一个政治平台。另一方面,经贸往来的互利性质使其具有独立的扩展动力。在一个平稳的国际体系下,经贸关系可以成为国际关系的稳定基石。

   第二,能否利用好历史提供的机会,取决于国内政策和体制的适应性,取决于决策者对于世界大势判断是否准确。美国著名的中国问题学者麦克法夸尔(Roderick McFarquhar)和费正清(John Fairbank)评论说,没有1972年的中美和解,中国“在1970年代和1980年代登上国际舞台将面临无法预测的更多的困难,成功的可能性极小”。这样说不是没有道理的。不过当时决策者关注的焦点是战略安全,经济考虑尚在其次。有两个战略判断影响着对外部条件的利用:一是认为当时仍然是“战争与革命”的时代,战争不可避免甚至迫在眉睫,备战吸引了过多的资源和注意力;二是错估国内阶级斗争形势,陷入持久的政治运动的消耗之中。僵化的观念阻隔了对战后工业革命提供的发展机会的认知,在对外经贸和利用外资问题上存在诸多禁区。真正可以充分利用外部条件发展自己,还在于“文化大革命”结束后国内政治的重大转折。中国的改革开放和现代化规划在国际引起强烈回应,而在国内,经历了一次全党范围的历史反思,许多禁区被突破,各种利用外资的方式和工具陆续被采用。随后的市场化改革使中国的体制逐步适应国际规则和市场体系。

   第三,对外开放不仅仅是一个利用外资和引进技术的问题,特别需要一种开放的心态和善于学习的能力。这是邓小平反复强调的一点。他指出:“任何一个民族、一个国家,都需要学习别的民族别的国家的长处”,“认识落后,才能去改变落后。学习先进,才有可能赶超先进”。“关起门来,固步自封,夜郎自大,是发达不起来的。”这在今天仍然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即使中国有了长足发展,即使遇到不友好甚至严峻的外部环境,也必须抱持一个开放的心态,努力汲取国际先进经验,包括向自己的竞争对手学习。40多年的改革和发展充分展示了中国人超强的学习能力,尤其在技术和产业升级方面,任何情况下都不应丢掉这条成功经验。毋庸置疑,学习和借鉴国外经验应当坚持自主选择的原则。

   第四,中国不只是国际战略格局变化的“应变量”,同时应当是主动塑造国际格局的“自变量”,这在80年代成为一种自觉。80年代中期,邓小平对世界大势有一个新判断,改变了过去一直认为世界大战不可避免的看法,提出“和平与发展”是时代的主题。依据这个新判断,在对外战略上进行重大调整,其主题是强调独立自主,不同任何一个超级大国结成同盟或战略关系,不联合一家去反对另一家,不再以意识形态定亲疏,而是按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处理同各国的关系。对外战略调整的目标是为中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争取一个持久和平和有利的国际环境,争取更多的国际合作者。这个调整的核心是放弃自70年代以来推行的“一条线”联美反苏战略。80年代初以后,美苏力量对比发生了有利于美国的变化,美发动对苏“新冷战”。中国领导人意识到,中国虽然穷,但块头大,在世界政治中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如果同任何一方结盟,反对另一方,都可能影响世界战略力量平衡,不利于国际局势稳定。拉开一定距离,保持独立自主,才能真正作为“大三角”中独立的一角,发挥战略平衡作用,在同美苏打交道时处于灵活地位。这次调整最重要的成果是在稳定中美关系的前提下推动中苏关系正常化。80年代后期,美苏关系也出现了实质性的缓和趋势。1989年,中国实现了与美苏两个超级大国同时保持良好关系,这是在过去40年从来没有过的状况,当然是个好事。但也有另一面,中美合作的战略基础因此消解了,两国关系面临新的考验。

   (本文系“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打开对外工作新局面”笔谈之一,原载《中共党史研究》2022年第4期,注释从略)

  

  

    进入专题: 改革开放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共和国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6872.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