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强:中华法的政治机理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26 次 更新时间:2022-09-25 22:56:57

进入专题: 中华法     政治权力结构  

王志强  
北京:经济科学出版社,2019年,第33—67页。

  

   (45)J.A.Crook,Law and Life of Rome,p.272.

  

   (46)Fergus Millar,"Condemnation to Hard Labour in the Roman Empire,from the Julio Claudians to Constantine," Papers of the British School at Rome,vol.52,1984,pp.133,147.

  

   (47)集权政治通常导致对内治理意义上的能动型国家,因为公权力掌握更多资源,既会被更多赋予相应责任,也倾向于并有能力采取更多积极主动的举措,因此会承担各种在其他国家由非政府主体承担的责任。反过来,能动型的强势国家也往往以政治集权为基础,如果政治权力分配上多派林立对峙,则不易组合和形成强势力量。关于能动型和回应型国家与司法的关系,参见米尔伊安·R.达玛什卡:《司法与国家权力的多种面孔》,郑戈译,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5年,第94—126页。

  

   (48)参见米尔伊安·R.达玛什卡:《司法与国家权力的多种面孔》,第192—235页。

  

   (49)参见《张家山汉墓竹简(二四七号墓)》,北京:文物出版社,2006年,第18—19页。

  

   (50)关于秦汉律令及其研究的总体状况,参见徐世虹:《秦汉法律研究百年(一)——以辑佚考证为特征的清末民国时期的汉律研究》,徐世虹主编:《中国古代法律文献研究》第5辑,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2年,第1—22页;徐世虹:《秦汉法律研究百年(二)—1920-1970年代中期:律令体系研究的发展时期》,徐世虹主编:《中国古代法律文献研究》第6辑,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2年,第75—94页;徐世虹、支强:《秦汉法律研究百年(三)—1970年代中期至今:研究的繁荣期》,徐世虹主编:《中国古代法律文献研究》第6辑,第95—107页。

  

   (51)陈松长等:《岳麓秦简与秦代法律制度研究》,第423—429页。

  

   (52)关于三种简牍的律名对照表,参见陈松长等:《岳麓秦简与秦代法律制度研究》,第461—463页。

  

   (53)陈伟:《秦汉简牍所见的律典体系》,《中国社会科学》2021年第1期。

  

   (54)《汉书》卷60《杜周传》,第2659页。

  

   (55)参见富谷至:《文书行政的汉帝国》,刘恒武、孔李波译,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13年,第28—38页。

  

   (56)参见富谷至:《秦汉刑罚制度研究》,第239—247页。

  

   (57)参见朱腾:《秦汉时代律令的传播》,《法学评论》2017年第4期。

  

   (58)张传官撰:《急就篇校理》,北京:中华书局,2017年,第417—419页。

  

   (59)参见H.F.乔洛维茨、巴里·尼古拉斯:《罗马法研究历史导论》,薛军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13年,第22—33、112页。

  

   (60)C.K.Allen,Law in the Making,Oxford:Oxford University Press,1964,pp.165-167.

  

   (61)参见薛军:《马里奥·塔拉曼卡教授、罗马学派与罗马法研究的未来》,赵海峰、金邦贵主编:《欧洲法通讯》第4卷,北京:法律出版社,2003年,第321—336页。

  

   (62)Peter Stein,Regulae Iuris,Edinburgh:Edinburgh University Press,1966,pp.79-89.

  

   (63)《学说汇纂》第1卷,罗智敏译,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8年,第11页。

  

   (64)Jacobine G.Oudshoorn,Relationship between Roman and Local Law in the Babatha and Salome Komaise Archives,Leiden:Brill,2007,pp.204-205.

  

   (65)James Q.Whitman,"Western Legal Imperialism:Thinking About the Deep Historical Roots," Theoretical Inquiries in Law,vol.10,no.2,2009,pp.315-317.

  

   (66)J.A.Crook,Law and Life of Rome,p.284.

  

   (67)Wolfgang Kaiser,"Justinian and the Corpus Iuris Civilis," in David Johnston,ed.,The Cambridge Companion to Roman Law,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2015,pp.119-148.

  

   (68)参见H.F.乔洛维茨、巴里·尼古拉斯:《罗马法研究历史导论》,第470—479页;Fergus Millar,The Emperor in the Roman World,London:Duckworth,1977,pp.252-259.

  

   (69)Fritz Schulz,History of Roman Legal Science,Oxford:Clarendon Press,1946,p.286.

  

   (70)Tony Honoré,Emperors and Lawyers,2nd ed.,Oxford:Clarendon Press,1994,pp.1-3.

  

   (71)Tony Honoré,Honoré,2nd ed.,Oxford: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02,p.4.

  

   (72)Fritz Schulz,History of Roman Legal Science,pp.111,263-264,285-286.

  

   (73)滋贺秀三:《中国法文化的考察》,王亚新译,滋贺秀三等:《明清时期的民事审判与民间契约》,北京:法律出版社,1998年,第3、16页。

  

   (74)参见籾山明:《秦代审判制度的复原》,徐世虹译,刘俊文编:《日本中青年学者论中国史》(上古秦汉卷),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5年,第277—278页。

  

   (75)参见宫宅洁:《中国古代刑制史研究》,第247—256页。

  

   (76)参见张建国:《帝制时代的中国法》,北京:法律出版社,1999年,第325—333页。

  

   (77)参见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等编:《居延新简——甲渠候官与第四燧》,北京:文物出版社,1990年,第475—478页。

  

   (78)至公元2世纪中期,罗马诉讼中的原告应该普遍具有比被告强大的实力,至少势均力敌。参见J.M.Kelly,Roman Litigation,Oxford:Clarendon Press,1966,p.20.

  

   (79)Ernest Metzger,Litigation in Roman Law,Oxford: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05,pp.81,153-154,175-177.

  

   (80)J.A.Crook,Law and Life of Rome,pp.73-82.

  

   (81)Andrew Lintott,The Romans in the Age of Augustus,West Sussex:Wiley-Blackwell,2010,pp.115-116.

  

   (82)参见H.F.乔洛维茨、巴里·尼古拉斯:《罗马法研究历史导论》,第510—511页。

  

   (83)Fritz Schulz,Principles of Roman Law,Oxford:Clarendon Press,1936,pp.207-208;《学说汇纂》第48卷,薛军译,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5年,第259—286页。

  

   (84)Benjamin Kelly,Petition,Litigation,and Social Control in Roman Egypt,New York: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11,pp.180-185,188-193.

  

   (85)A.H.M.Jones,The Later Roman Empire,284-602,p.517.

  

   (86)参见邬文玲:《秦汉时期民众的法律意识》,《南都学坛》2012年第6期。在《史记》褚少孙补述的列传中,“卜系者出不出”位列第二,仅次于卜占病情。(《史记》卷128《龟策列传》,北京:中华书局,1959年,第3241—3251页)

  

(87)Benjamin Kelly,Petition,(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中华法     政治权力结构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理论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6735.html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2021年第10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