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建平:意义与生活世界的建构:以“礼意”为中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2 次 更新时间:2022-09-22 21:21:20

进入专题: 儒家   礼意  

龚建平  
而更关心的是人性和行为规范的问题。在这个问题上,儒者甚至和道家都有一定的相通性,就是承认世俗生活对于人的根本性,以肯定现实为特征,而非以否定现实超越现实为特征。老子曰:“上善若水”(《道德经·第八章》),而儒家亦认为君子之德可与水相比拟:“夫水者,君子比德焉:偏予之而无私,似德;所及者生,所不及者死,似仁;其流行卑下,倨句皆循其理,似义;其赴百仞之谿不疑,似勇;浅者流行,深渊不测,似智;弱约微通,似察;受恶不让,似贞;苞裹不清以入,鲜洁以出,似善化;必出,量必平,似正;盈不求概,似厉;折必以东西,似意;是以见大川必观焉。”【21】这段文字,在《说苑·杂言》《孔子家语·三恕》《荀子·宥坐》中也被引用。其实,作为自然存在的水与人的道德品质原本是两种不同的属性,但在传统儒道思想中却不约而同地与道德加以比附,却也不是偶然的。它反映了儒道特别是儒家试图将道德赋予自然,又有在自然存在中寻求道德根据的企图,反映了儒者试图在自然与社会现象之理与他们所关心的道德之间去寻求某种平衡的心理。

   礼的实践不仅根据客观的理,而且还要考虑人情、习俗乃至社会变革,其中最值得关注的是“礼,时为大”,通俗而言,就是礼是讲究时代特点的。其有两种含义:第一,礼作为具有形式化和中性化特征的文化系统,其价值方向是受到时代的限制的;第二,礼的制定和实践,都会受到时代的制约。这不仅是说礼有可变的内容,而且还包括礼不能不考虑随时代而变化的问题。礼的流行不能不考虑时代,也就决定了礼有中性化特征。谁都可以以礼要求别人,这就要看礼的内容是什么了。因此,大凡礼的问题被提上议事日程,多半是社会道德出现了严重或较严重的危机之时。在这种时候,谈论礼的人其实各自的心理预期并不相同,有人可能是基于对道德秩序的期待,也有人只是出于维持现状的需要。此时,对秩序失衡持批判态度者和对现实取维护立场者都可能产生对秩序的苛求,只是他们所期待的实际内容并不相同。这就是因为礼的形式化所导致。

   然而,这不否定儒者面临事实是能将其转化为价值的。《礼记·仲尼燕居》中,孔子与子张、子贡、子游诸弟子讨论礼,提出“使汝以礼周流,无不遍也”【22】,并进一步解释说:“敬而不中礼谓之野,恭而不中礼谓之给,勇而不中礼谓之逆”【22】,还批评“师!尔过,而商也不及。子产犹众人之母也,能食之,不能教也。”【22】最后,针对子贡“何以为此中者”【22】的问题,子曰:“礼乎礼。夫礼,所以制中也。”【22】当谓礼在实践上的普遍性,不仅明指敬、恭、勇诸德需要礼的分寸与约束,而且也暗指礼可以通达一切有身份差异的人们之间。礼是将千差万别的人以不同方式连接起来进行交流和沟通的形式,同时还是达到“中”的路径。按《中庸》,“中”为“天下之大本”,“和”为天下之“达道”【23】,则礼乃为“和”的必要途径。这里,中与和并非仅指理想,而且应包含人们能普遍接受的意味。如“五行”之“行”,也不是单纯的五种元素,而且指仁义礼智圣之“流行”。《淮南子·原道》谓:“从中出者,无应于外不行”,即内心观念如果不能与外部事物感应,是不可能流行的。就如风雨失其时,毁折生灾;五星失其行,州国受殃。事实上,孔子也并不赞成那种不顾及事实单从价值理想出发的理想主义。《吕氏春秋·察微》记载子路拯溺者而受牛,子贡赎人而辞金,得到孔子赞扬的是子路而非子贡。这至少说明:就道德的流行而言,理想主义并非为最好。当然,有人会说这种观点多为《淮南子》《吕氏春秋》等杂家类书所传播,并没有为儒家正统所歆羡。这是事实。不过,对礼的不同态度也正是因它本身的这种中性化特征所致。

   礼既是几千年来中国形成超稳定社会结构的原因,也是提供现实生活以精神价值的理由,还是对底层人士进行规约的根据。等级是礼将平面的基于物质的现实撑开,保存其立体社会中精神、文化和社会地位与价值各在其位的支柱。当然,在等级归于坍塌之时,这种基于阶级社会的精神、文化和社会的优越性可能丧失,从而回归于彻底的物质主义。

   需要指出的是,儒家伦理作为道德的实质内容,是联结事实与价值的必要环节,却容易使人将事实误以为是价值,或将应然当作实然。比如,“君子乐得其道,小人乐得其欲”,大体是从应然角度讲的,但是,却可能被理解为事实判断,意味身居高位者自然道德高尚,而地位卑贱者道德低劣。这显然是不成立的。无怪乎庄子一再强调“中国之君子,明于礼义而陋于知人心。”(《庄子·田子方》)因为,“取人善以自为己,是谓盗也。君子之盗,岂必当财币乎?”(《说苑·政理》)对于居于优势地位的人而言,盗窃的岂止是财物?

   礼的中性化使由其所建构的社会生活不是单一贫乏而是十分生动丰富的,但有时也可能是令人困惑不解的。因此,礼文化的弹性使其所建构的社会生活可能会是千姿百态,可以让孔子发出“郁郁乎文哉,吾从周”的感叹。礼本来是礼器(物)与礼仪、礼意在实践中的统一。但在工商业文明中,传递礼意的礼物交换活动同时可能异化为商业交换行为,如果其中还贯穿着控制这些活动的强制力量,则生活更为千奇百怪。在后一种情况下,如果不能从儒家的是非善恶观念进行认识和评价,就会迷惑;而如果以儒家视界解释,则可能令人痛苦,因为人们会意识到历史的沉沦。

   比较而言,礼作为世俗伦理,缺少某些宗教那种为底层人们的生活引进光明的途径,出路主要在名教或仕途经济,否则就是走向反面,一意山林水泽之间的逍遥。因而,和谐的渴望吸引了体制的注意力,礼乐制度深深地包裹着客观事实,真相大体被仕途经济和粗枝大叶掠过,对真理的探索无关个人利益和前途。在这种情形下,如果不是特殊机缘,一个人要能够通过几千年人文的积累而浮起来,一般也就耗尽了大半人生精力。

   现代性的特点是释放人性,回到真实的生活世界,民主与科学作为重要目标是不可能被遗忘的。当代新儒家代表牟宗三所谓“良知坎陷”一说的初衷当然并非是放弃良知,而是从单纯主体的良知自觉转变为同时还要兼顾其对象性的认识与实践,即从良知至高无上的本体觉识,外化为生活现实,包括对象性的认识。在现象世界,绝对的统一被扬弃了,出现了主体间性,出现了自由和民主、科学,这是需要讨论和商讨的领域。所以,在新时代,礼对社会生活的建构需要扩大对科学的基础的承认,对于大众而言,需要更为宽容的有柔性的社会空间,或许对具有公权力者需更突出规范的刚性。

  

   注释:

   1彭林:《中国古代礼仪文明》,北京:中华书局,2004年,第34页。

   2 黄光国:《国家关系主义文化反思与典范重建》,台北:台湾大学出版中心,2005年,第211页。

   3 翟同祖:《汉代社会结构》,上海:上海世纪出版集团,2007年,第93页。

   4 朱熹:《四书章句集注》,北京:中华书局,1983年,第28页。

   5 孙希旦:《礼记集解》,沈啸寰、王星贤点校,北京:中华书局,1989年,第1299页。

   6 孙希旦:《礼记集解》,沈啸寰、王星贤点校,第6,658,621页。

   7 颜世安:《外部规范和内心自觉之间--析《论语》中礼与仁的关系》,《江苏社会科学》2007年第1期,第27页。

   8 [法]阿诺尔德·范热内普:《过渡礼仪》,张举文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10年,第13页。

   9 朱熹:《四书章句集注》,第37,3页。

   10 孙希旦:《礼记集解》,沈啸寰、王星贤点校,第988页。

   11 崔寔:《政论·阙题一》,《政论校注》,孙启治校注,北京:中华书局,2012年,第42页。

   12 许慎:《注音版说文解字》,徐铉校订,愚若注音,北京:中华书局,2015年,第52页。

   13 李零:《郭店楚简校读记》,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7年,第100页。

   14 朱熹:《四书章句集注》,第31页。

   15 王守仁:《王阳明全集》(上),吴光,钱明等编校,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年,第108页。

   16 朱熹:《四书章句集注》,第34页。

   17 孙希旦:《礼记集解》,沈啸寰、王星贤点校,第1258,1260,1274页。

   18 孙希旦:《礼记集解》,沈啸寰、王星贤点校,第1276,1275,127-1277页。

   19 高明注译:《大戴礼记今译今注》,台北:商务印书馆,1977年,第9,9,43页。

   20 朱熹:《四书章句集注》,第32页。

   21 高明注译:《大戴礼记今译今注》,第263页。

   22 孙希旦:《礼记集解》,沈啸寰、王星贤点校,第1267,1267,1267,1268,1268页。

   23 朱熹:《四书章句集注》,第18页。

  

  

龚建平,男,1962年生,四川宣汉人,哲学博士,西安交通大学人文学院教授,研究方向为儒家哲学与现代化

    进入专题: 儒家   礼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6684.html
文章来源:《孔子研究》2022年第4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