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茹:中美全球博弈下的北约亚太化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03 次 更新时间:2022-09-14 07:34:05

进入专题: 中美关系   北约   亚太  

孙茹  

   “全球北约”构想早已成为北约的战略和实践。过去30年,北约在应对全球性挑战和构建全球伙伴关系两面方面均取得进展。北约与中东欧、北欧、中亚地区国家建立“和平伙伴关系”、与地中海南岸国家建立“地中海对话”,消化冷战成果,维护欧洲周边地区的稳定,应对全球化时代的安全挑战。“9?11事件”后,北约加快转型,战略重点随着美国转向反恐,第一次走出欧洲,动员50余国参加阿富汗战后维和和重建,防止阿富汗再度成为恐怖主义的庇护所。北约在伊拉克承担培训任务,在非洲、亚丁湾等地开展反恐和反海盗任务。北约编织全球伙伴关系网,借伙伴之力打恐,扩大全球影响。北约与海湾国家建立“伊斯坦布尔倡议”,与澳、日、韩、新西兰、阿富汗、伊拉克、蒙古、巴基斯坦、哥伦比亚等国建立“全球伙伴关系”,也与欧盟、联合国、世界银行等国际组织开展合作。2014年3月乌克兰危机后,北约从阿富汗抽身,卸包袱,重新加强集体防御功能,回归传统的大国竞争。

   在北约重新聚焦俄罗斯时,美国也推动北约关注中国。美国将中国视为全球性挑战,推动“全球北约”焦点转向亚太,使得北约全球化与亚太化的重点趋同。近日美国务卿布林肯的演讲将中国定位为“全球大国”,称“中国是一个具有巨大影响力、雄心勃勃的全球大国”,体现在中国是第二大经济体,拥有一批世界最大的科技公司,实现了军事现代化,并打算构建一支具有“全球”投送能力的顶级战斗力量,企图成为“世界领先大国”。在实力相对下降的情况下,美国借重盟友的力量对付中国。一方面,鼓励亚太盟友和伙伴发挥“地区领导”作用,重视美日澳印四方安全对话;另一方面,美国认识到单靠亚太盟友和伙伴不足以应对中国挑战,转向借重北约和欧盟。2022年2月白宫发表的“印太战略”报告称,欧盟和北约日益关注本地区,美国将在“印太”和欧洲—大西洋之间建立桥梁,并通过集体行动推动共同议程。

   在美国推动下,应对中国在亚太和欧洲的活动成为“全球北约”的重要内容。北约成员国有30个,人口9亿多,国内生产总值(GDP)加起来占全球一半,军费开支占全球的一半以上。北约成员国除了美国和加拿大,其余28国都位于欧洲地区,北约各类官方文件的对华表态,折射了欧洲国家的对华态度转变。近年来,美国在欧洲的三大盟友英、法、德出于多重考虑“重返”亚太,将北约亚太化付诸行动。

   英、法、德三国与美、日、澳、印等国的安全合作强化。英法都曾殖民亚太,法国自诩为“印太”大国,在“印太”仍有遗留的殖民地。法国和英国跟随美、日使用“印太”概念,法国马克龙政府多次发表“印太战略”文件,将澳大利亚和印度作为法国“印太战略”的两大支点,与日、美、澳开展双多边联合演习。英国重返“苏伊士运河以东”,2021年3月发表《竞争时代的全球英国》报告,提出外交与安全政策“向印太倾斜”,力争成为“印太”地区拥有广泛存在的欧洲国家;2021年9月达成美英澳核潜艇协议,向“印太”倾斜取得进展。德国2020年9月发表“印太战略”文件,加入亚太地区反海盗机制,参加东盟防长扩大会议,与东盟、日、澳加强合作;2021年出动军舰巡航亚太。英、法、德与日本分别建立外长和防长参加的“2+2”对话机制,派军舰赴亚太海域,与美、日、澳、印举行双多边联合军演,威慑地区“霸权主义”。2022年5月,继日、澳签署《互惠准入协定》(RAA)后,日本与英国达成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互惠准入协定》,加强联合演练。

   除了英、法、德外,受法德主导的欧盟也加大对亚太投入,与北约加强了沟通协调。欧盟是欧洲经济一体化组织,北约是军事组织,总部都在布鲁塞尔,27个欧盟成员国有21个是北约成员,两者曾“老死不相往来”,但冷战结束后在解决南斯拉夫地区冲突和反恐上迈出合作步伐。2014年3月乌克兰危机以来,美欧接连出台对俄制裁措施,欧盟与北约就乌克兰问题举行非正式的大使级讨论。2016年7月欧盟和北约首次发表联合宣言,决定在应对混合威胁、海上联合行动、网络防御、防御能力建设、防务产业和研发、联合演习等领域加强合作,此后双方互动密切,参加彼此的部长级会议,欧盟政治与安全委员会与北大西洋理事会频繁开会。2022年乌克兰危机再次爆发后,欧洲没有“芬兰化”,反而“北约化”,欧盟追随美国对俄制裁,首次提供对外军事援助,出资20亿欧元帮助乌克兰购买军火,和北约一样间接卷入战争。乌克兰危机再次驱动欧盟加强防务能力建设,也驱动欧日在涉华经贸、人权及安全问题加强协调,2022年5月12日举行的欧日峰会增加了更多安全内容。

   欧盟欢迎中国崛起带来的机遇,但近年来对华政策趋向消极,突出人权和价值观分歧,关注中国对欧洲投资的安全影响。2019年3月欧盟委员会发表对华政策报告,对华定位从“战略合作伙伴”转向多重定位,将中国描述为“经济竞争者”和“系统性对手”,突出中国在技术和治理模式上对西方的挑战,其对华“系统性对手”的定位为北约所用。2021年9月,欧盟发表“印太”合作战略,减少对华经贸依赖、配合美国“印太战略”的意图明显。

   欧盟和北约共享价值观,各有经济和军事优势,资源互补。美国将欧盟成员视为“志同道合的伙伴”,事实上的盟友,通过北约亚太化带动欧盟政策调整,整合西方力量,从军事、政治、经济、科技、价值观各方面对华进行“综合威慑”(integrateddeterrence)。2020年10月特朗普政府启动美欧中国政策对话(EU-USDialogueonChina),2021年9月拜登政府启动欧盟—美国贸易与技术理事会(EU-USTradeandTechnologyCouncil),12月举行首次美欧“印太”高级别磋商和第二次美欧中国政策对话,支持欧洲增加“印太”存在,确认维护台海稳定和地区现状。2022年3月,美国还与英国举行“印太”问题高级别磋商,讨论中国的“系统性竞争”。

   乌克兰危机驱使北约及亚太盟友将欧、亚两大地缘板块作为一个整体看待,加强横向合作,北约亚太化和全球化方向一致。英国外交大臣特拉斯称“欧洲—大西洋”以及“印度—太平洋”两个区域安全同等重要,不需要在二者之间进行选择,北约需要在“印太”地区预先遏制威胁,与日本和澳大利亚等盟友一道确保太平洋的安全。美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太”事务协调员坎贝尔提出要融合欧洲和亚太地区,将其作为一个战场看待。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多个场合散布“今日乌克兰可能就是明天的东亚”论调,借机推进日本与北约的互动与合作。德国新总理朔尔茨首次出访亚太选择日本,岸田文雄和外相林芳正多次访欧。2022年5月,日本统合幕僚长山崎幸二参加在布鲁塞尔举行的北约参谋长会议,6月初北约军事委员会主席、荷兰海军上将鲍尔访日。与此同时,日本海上自卫队与北约在地中海举行联合演习。美国在欧亚地区的四大盟友英、法、德、日加强横向合作和跨地区存在,形成四国军事上冲出本地区、走向全球的态势。

   三、北约亚太化与国际秩序

   北约成员国与中国不存在领土争端,北约目前没有将中国视为军事威胁,对中国军事、政治、经济、科技、意识形态等各领域的关切很大程度上受到美国影响,担心中国修正现有的地区秩序和国际秩序。美国认为中国寻求近期在“印太”地区取代美国,未来则谋求取代美国的全球霸权地位。根据美国发布的“印太战略”报告、政要讲话、美国与欧亚盟友的联合声明等文件,美国主张的“印太”秩序与“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内涵一致。拜登政府对华竞争突出意识形态因素,称中美竞争为“民主与专制”竞争,中国构成“对国际秩序的最严峻的长期挑战”,将中美矛盾上升为中国与西方的矛盾,组建“全球民主同盟”,应对中国对“印太”秩序和国际秩序的挑战。2021年6月拜登访欧,在美英联合声明、《新大西洋宪章》、七国集团声明、美欧联合声明、北约公报等诸多文件中,频繁提到维护“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无论是维护“印太”秩序还是国际秩序,美国都将中国视为最大挑战。

   北约亚太化增强了美欧日在地区和国际秩序上的相互配合。北约自诩为民主国家共同体,附和美国的地区和国际秩序观,在帮助美国分担“世界警察”负担上与日本立场一致。2017年10月,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与日本首相安倍发表联合声明,承诺要遵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支持“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2021年6月的北约公报称,中国对“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及同盟安全相关领域构成了系统性挑战”。北约在地区和国际秩序上发声,但具体落实仍有赖于英、法、德等有行动能力的大盟友,这些国家在维护“印太”秩序上与美日澳印四国相互支持和配合。英、法、德发布的“印太战略”文件支持维护“自由开放的印太”秩序。2021年3月的《竞争时代的全球英国》报告提出,英国重返“印太”地区的首要目标是分担安全责任,协助和支持英国的地区盟友和伙伴。在南海、东海、台海问题上,英、法、德支持维持现状。英、法、德防长利用香格里拉对话平台,表达要支持南海“航行自由”、《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及国际法规范。2019年8月,英、法、德三国发表关于南海形势的联合声明,呼吁南海声索方尊重“南海仲裁案”裁决以及基于规则的海洋秩序。英、法、德在南海并无直接安全利益,以维护“航行自由”等国际规则为名,远赴东亚海域耀武扬威。

   2021年以来,欧洲盟友在台海问题上支持美、日,美欧日在涉华问题上相互配合。欧日峰会、七国集团峰会发表的声明均首次提及维护台海和平与稳定。2021年3月,美日举行“2+2”会谈,日本表示将为美国干涉台湾提供支持。2021年4月,美日发表联合声明,“强调台海和平稳定重要”,这是1969年以来、时隔半个多世纪美日联合声明首次提及台湾问题。美日在应对“台海有事”上加强联合军演,2022年1月美日“2+2”会议表示要加强军事一体化,为“台海有事”预置军备。与北约关注中国的核武发展相配合,2022年1月21日,美日发表有关《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PT)的联合声明,要求“中国为降低核风险、提高透明度、推进核裁军进程作出贡献”,首次对中国提出核军控要求。北约与亚太伙伴在维护“印太”和国际秩序上的相互支持和配合,凸显西方以军事为后盾、维护既得利益的倾向。

在2022年乌克兰危机之前,北约对中俄区别对待,竭力分化中俄关系,对中俄实施分而治之策略。北约将其首要目标对准“危险性更大、更直接的”俄罗斯,对中国采取刚柔并济的策略,以阻止中俄接近。危机爆发后,美强行“捆绑”中俄,炒作中俄2022年2月发表的联合声明,散布中国默许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假消息,将中国首次反对北约东扩视为中国站俄一边,以此制造阵营对立,渲染中俄对西方的挑战,为北约加大对亚太投入寻找借口。美欧日在维护“印太”秩序和国际秩序上密切互动,并借机攻击中国。美欧日都认为乌克兰危机不只是双边冲突和欧洲安全问题,而是俄罗斯挑战“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决心联合“民主国家”对抗“威权国家”,不允许以武力改变现状的事件再次发生。2022年3月3日,“四方安全对话”(QUAD)领导人举行视频会议,称不应允许乌克兰发生的事情在“印太”地区发生,要求“尊重所有国家的主权和领土完整,各国不受军事、经济和政治胁迫”。3月24日,北约在布鲁塞尔举行特别峰会并发表声明,呼吁中国在内的所有国家“维护《联合国宪章》确定的主权和领土完整原则,维护国际秩序”。4月5日,美英澳“三边安全伙伴关系”发表声明,重申对“自由开放的印太”承诺。4月7日,北约外长会议讨论中、俄对国际秩序的挑战。4月11日,北约军事委员会主席鲍尔访韩,称俄罗斯试图改变“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民主国家”需携手维护国际秩序。鲍尔访日期间重弹这一论调。4月28日,德国总理朔尔茨访日,德日表示要捍卫国际秩序和《联合国宪章》。5月23日,美日领导人发表“加强自由开放的国际秩序的联合声明”,推进“自由开放的印太”即是维护国际秩序。(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中美关系   北约   亚太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6478.html
文章来源:《现代国际关系》2022年第7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