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振萍:明清之际王学“清谈误国”论质疑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73 次 更新时间:2022-06-17 23:38:29

进入专题: 王阳明   启蒙   清谈误国  

黄振萍  
谈道论学虽然仅仅数语,但显示了他对王学及其同门的深切认同。翁万达晚年欲回归田园,和同门讲学论道,他在给戚继光的信中说:“曩尝买田数亩,咫尺东莆,欲相与讲道致知,安根立命。”【60】可惜天不假年,翁万达没有机会从容论学,于嘉靖三十一年就以54岁的壮年病逝在征战途中。

   其实,王学士人在与倭患斗争中的表现非常突出,像翁万达这样立下事功的将领,还可以列举出很多,比如郭子章、李材,【61】等等。

   清代儒学门户之见可谓森严,但也并非都只是人云亦云地贬低阳明学“清谈误国”,虚玄无用。清初颜李学派推崇事功,讲究经世致用,颜元评价王学“精神不损,临事尚为有用” ,【62】就看到了王学笃实一面。在清代被奉为程朱正宗的桐城派主将方苞曾说:“自明季以至于今,燕南、河北、关西之学者能自竖立,而以志节振拔于一时者,大抵闻阳明氏之言而兴起者……吾闻忠节公(鹿继善)之少也,即以圣贤为必可企,而从入则阳明氏。观其侄孙高阳(孙承宗),及急杨(涟)、左(光斗)之难,其于阳明氏之志节事功,信可无愧矣。因此知学者果以学之讲为自事其身心,即由阳明氏以入,不害为圣贤之徒。”【63】可见,方苞并没有囿于门户之见,尚能公正看待阳明学的实际影响。

   清代由于官方原因,王学被压抑为潜流,公开谈论者不多,支持者更少。光绪四年(1878),曾纪泽在日记中写道:“近世谈性理者,好持朱陆异同之说以立门户,然学士大夫能讲求实际,任艰巨,著绩效者,出陆王之门为多。其诋陆王者,大半硁硁自守之士,空谈无补。”【64】曾国藩是理学名臣,以程朱为宗,事功彪炳,为同治中兴的再造之臣,他的儿子曾纪泽得出的这个观察,内中缘由,让人深思。

   综上所述,王学的思想定位,如果只是看明清之际顾炎武等遗民的反思沉痛之语,或遵循清代官方的功令所在,或如任剑涛等研究者依凭哲学概念推演,根据王学留下少数文本,辨析其学说的观念与结构,只能得出“清谈误国”“游谈无根”“虚玄”的结论。如果能够超出文本文献,放眼于实际历史语境,考察其行事,则可以看到王学更为深刻的内涵。

   结语

   总而言之,王学“清谈误国”之说,在以顾炎武等人那里,是因为理学内部学术分歧,并进而受晚明国势日危的刺激而发的激愤之词,在清初则有着国家功令的引导,两者巧妙地结合在一起,成为定论。王学“清谈误国”论不能离开晚明清初的语境进行抽象地讨论,更不能沿袭“清谈误国”这一旧说,认为王学搅乱的民众社会世界,对国家无益,对时事无补,从倭寇入侵到蒙古北犯,都有着大量诸如胡宗宪、翁万达等王门后学在其间艰苦卓绝挽狂澜于既倒,虽然功败垂成,但不能以结果来否定其学说的治国平天下性质,更不能借他人之酒杯,浇胸中之块垒,为我所用而故意脱离当时语境,歪曲地接受当时历史环境下的特定论说。

   另外,值得反思的是,中国思想史研究传统以文本文献为主要材料和对象,这发轫于胡适的西学格义。但是,传统中国思想史有其独特性,孔子曰:“我欲载之空言,不如见之于行事之深切著明也。”相比留存文字,儒家强调践履,强调历史行迹的重要。后来像王阳明学派更是提倡“知行合一”,强调“行是知之成”,并不以留存文本为目标,留存文本也往往只是碎片式的,以书信、语录等形式居多,这提醒研究者不能仅仅依靠文本文献,必须深入历史语境考察行迹,不仅“听其言”,更要“观其行”,才能对其学术与思想获得较为全面的历史认识。

  

   注释:

   1吴震:《明代知识界讲学活动系年:1522—1602》,上海:学林出版社,2003年;吕妙芬:《阳明学士人社群:历史、思想与实践》,台北: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2003年;陈时龙:《明代中晚期讲学运动:1522—1626》,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07年;刘勇:《中晚明士人的讲学活动与学派建构:以李材(1529—1607)为中心的研究》,北京:商务印书馆,2015年;等等。

   2正如余英时给《士与中国文化》新版做的序所自陈:“本书所探讨的对象虽是历史陈迹,它所投射的意义却可能是现代的。”余英时:《士与中国文化》新版序,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年,第6页。

   3岛田虔次:《中国近代思维的挫折》,甘万萍译,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17年。应该特别说明的是,王学在晚明的历史境遇,被后世研究者赋予了太多情怀,所叙述出来的历史无疑是经过高度选择的。

   4刘玉海、朱天元:《当代知识界的悲剧——以颂扬国家代替限制权力》,《经济观察报·书评》2018年9月26日。此文是对任剑涛的访谈,其观点见任剑涛:《当经成为经典:现代儒学的型变》(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8年)。

   5佐藤錬太郎:《明清时代对王学派的批判》,见吴根友主编:《多元范式下的明清思想研究》,北京:三联书店,2011年。

   6顾炎武:《日知录》卷七《夫子之言性与天道》,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6年,第402页。

   7陈鼓应、辛冠洁、葛荣晋主编:《明清实学思潮史》,济南:齐鲁书社,1988年。实学研究可谓蔚为大观,有“中国实学研究会”,并办有杂志,研究还推广到韩国、日本等地,韩日也成立实学研究会。葛荣晋著有《韩国实学思想史》(北京:首都师范大学出版社,2002年)。关于“实学”概念的内涵与外延,实有争论,姜广辉撰有《”实学”考辨》(见汤一介编:《国故新知:中国传统文化的再诠释》,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3年)对此进行辨析。中国实学研究会主编:《实学文化与当代思潮》(北京:首都师范大学出版社,2002年)集中收录了“文革”之后到2002年的研究成果,可以参考。

   8吕留良:《吕晚村先生文集》卷一《复高汇旃书》,见《吕留良全集》第一册,北京:中华书局,2015年,第9页。

   9王夫之:《张子正蒙注》卷九,见氏著:《船山全书》第12册,长沙:岳麓书社,2011年,第371页。

   10《钦定四库全书总目》卷九四《正学隅见述》(整理本),北京:中华书局,1997年,第1235页。

   11忽滑谷快天:《王阳明与禅学》,李庆保译,长春:时代文艺出版社,2018年;陈永革:《阳明学与晚明佛教》,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9年;等。

   12钱澄之:《田间文集》卷四《与徐公肃司成书》,合肥:黄山书社,1998年,第69页。

   13梁启超:《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北京:人民出版社,2008年,第15页。

   14关于阳明学在日本明治维新中的作用,以及如何影响中国读书人,并反过来促进国内阳明学的复兴,参考邓红《日本的阳明学与中国研究》(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7年)。

   15杨念群:《何处是江南》(增订版),北京:三联书店,2017年;马子木:《十八世纪理学官僚的论学与事功》,《历史研究》2019年第3期。

   16刘玉海、朱天元:《当代知识界的悲剧——以颂扬国家代替限制权力》。

   17王家范:《明清易代的偶然性与必然性》,《史林》2005年第1期。

   18李伯重:《火枪与账簿:期经济全球化时代的中国与东亚世界》,北京:三联书店,2017年。

   19吴光等编校:《王阳明全集》卷二,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第47—48页。

   20《明史》卷二〇五《张经传》,北京:中华书局,1974年,第5409页。

   21王守稼:《试论明代嘉靖时期的倭患》,《首都师范大学学报》1981年第1期;陈学文:《论嘉靖时的倭寇问题》,《文史哲》1985年第5期。

   22谢肇淛:《五杂组》卷四,《明代笔记小说大观》第2册,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5年,第1561页。

   23李诩:《戒庵老人漫笔》卷五“蒋陈二生”,北京:中华书局,1982年,第187页。

   24李贽:《卓吾论略》,见厦门大学历史系编:《李贽研究参考资料》第1辑,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1975年,第3页。

   25徐渭:《徐文长三集》卷一六《拟上督府书》,见《徐渭集》第二册,北京:中华书局,1983年,第465—466页。

   26徐渭:《徐文长三集》卷一七《会稽县志诸论》,见《徐渭集》第二册,第496页。

   27徐渭:《徐文长逸稿》卷一三《治气治心》,见《徐渭集》第三册,第893页。

   28归有光:《震川先生集》卷三,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第70—75页。

   29《明史》卷二〇五《唐顺之传》,第5423页。

   30《明史》卷二〇五《唐顺之传》,第5424页。

   31《四库全书总目》卷九九,北京:中华书局,1965年,第839页。

   32《明史》卷二〇五《张经传》,第5409页。

   33黄宗羲:《蒋氏三世传》,《黄宗羲全集》第十册,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2012年,第598页。

   34《明史》卷二〇五《胡宗宪传》,第5414页。

   35侯外庐:《中国思想通史》第四卷(下),第23章“泰州学派继承者何心隐的乌托邦社会思想”,第1节“何心隐战斗的生平”,北京:人民出版社,1960年,第1005页。

   36颜钧:《自传》,《颜钧集》卷三,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6年,第27页。颜钧为程学颜写的传《程身道传》也有相关内容,同见《颜钧集》卷三。黄宣民编的《颜钧年谱》引用颜氏家藏抄本有胡宗宪给颜钧的信件:“执事学行纯笃,所谓异人,决不我欺。今备礼相聘,烦为转致。外采缎二匹,盘金十两。”(《颜钧集》卷一〇附录二,第140页。)

   37颜钧:《自传》,《颜钧集》卷三,第27页。黄宣民编《颜钧年谱》曾对此略加考订,他根据《国榷》的记载,此役只是“稍有展获”(《颜钧集》卷一〇附录二,第143页)。

   38颜钧:《自传》,《颜钧集》卷三,第27页。

   39比如《四库全书总目》卷六九史部地理类二,以及《千顷堂书目》《明史·艺文志》均著录为胡宗宪撰。

   40汪向荣对《筹海图编》的作者及版本问题进行过考辨。见氏著:《〈筹海图编〉和胡宗宪》,《学林漫录》第九集,北京:中华书局,1984年。

   41《四库全书总目》卷六九《郑开阳杂著》,第617页。

   42郑若曾:《筹海图编·序》,北京:中华书局,2007年,第10页。

   43郑若曾:《筹海图编》卷一三下,第983—985页。

   44黄宗羲把他列入《明儒学案》卷一五《浙中王门学案五》,北京:中华书局,2008年。

   45郑若曾:《叙倭原》,见氏著:《筹海图编》卷一一上,第717页。他在书中大量引用王阳明的论述,称呼王阳明为“阳明先师”。

   46彭国翔:《王龙溪年谱》,见氏著:《良知学的展开:王龙溪与中晚明的阳明学》,北京:三联书店,2005年,第548页。

   47《四库全书总目》卷七五,第656页。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王阳明   启蒙   清谈误国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4745.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