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斌 李晓:美军占领初期的冲绳社会生态——以《冲绳岛》为线索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02 次 更新时间:2022-06-05 00:36:45

进入专题: 琉球   冲绳岛  

修斌   李晓  
美国随之转变远东政策,重新确认琉球岛作为对苏联、对社会主义阵营军事据点的战略价值,任命西茨少将为琉球美军政长官,放弃了过去那种掩饰,公然将琉球称作“太平洋上的直布罗陀”,开始实施有明确目的的统治,推出战后琉球的复兴计划和“民主化”政策,并更换了之前无能的军人和随军人员,军事基地的建设也大张旗鼓地展开。

   (一)琉球社会的变化

   随着军事基地的正式开建,美军对琉球社会各个方面的统治政策也有不同程度的改变,琉球民众的生活呈现出一些新的特点,也出现了一些新的问题。

   经济上,美军统治之前的黑市买卖走到了尽头,民间贸易开始,商品通过正规途径来到岛上,走私船也失去了活动的余地。因此,荣德的店铺现在要进货就必须办理各种正规的手续,为此他得不怕麻烦地准备多种英、日一式二份的文件,到贸易厅、琉球银行等地方跑上百趟。另外,虽然西茨就任时,推出了战后琉球的复兴计划,但从《冲绳岛》所反映的实际情况来看,因美军没有出台真正具体的复兴政策,岛上的生产状况并没有多大的恢复和改善,到了战争已经结束5年后的1950年,岛上的农业生产,仅仅恢复到了战前的49%,战前岛上的支柱产业制糖业,还仍然处于瘫痪状态,生产水平只是战前的4%。而岛上的青年在金钱的诱惑下,抛下了过去的生产事业,去做美军的雇员,更是加剧了产业复兴的困难。由此可见,基地建设也是对琉球传统行业的巨大冲击。

   政治上,西茨的民主化政策,主要体现在1950年9月至10月奄美大岛、冲绳、宫古、八重山四个群岛各自的知事和议员选举。小说中冲绳的知事最终由主张“复归”日本论的知花英雄担任,这明显地反映了这一时期琉球民众的政治倾向。为了应对民众的这种政治倾向,当年12月,美军将过去的“军政府”改为“民政府”,但这仅仅是一个名称的改变而已,并不意味着民政真正代替了军政。而1951年4月又成立了“琉球临时中央政府”,其成员全部由美军任命,性质上是属于整个琉球的,名义上是负责不在各群岛政府权限之内的贸易、农村、邮政等事务,实际上权力不断延伸到财政、法院、教育等部局,由选举产生的群岛政府被架空,成了一个有名无实的下属机关。这样,美军既兑现了“民主化”的承诺,又达到了通过临时政府来驾驭和控制全岛政治的目的。

   教育上,1950年开始,美军终于设了专门的援助资金来复兴校舍,但是拨款的数额是极少的,并且所用的建筑材料也是一些白蚁丛生的米杉和沙罗杉等。此外,将教育的责任更多地推给了地方,1952年2月颁布了《琉球教育法》,实行地方分权制度,依据此法令,各市、町、村必须自己筹措教育经费,而地方只能把这笔费用摊派在各家各户的居民税上,这当然引起了民众强烈的反对。为了缓和民众情绪,美军又以教育民主化的名义,提出各地方教育委员会的成员中必须包含一名女性,可是中央教育委员会的行政主席必须经过军方的认可才能上任,通过玩弄这种把戏,美军依然操纵着教育的实际大权。

   (二)民众的意识状况

   随着美国军政统治的强化,琉球民众越来越感到日常生活受到威胁,不断受到排斥,危机感和异质感不断被放大。一些琉球人逐渐意识到美军不可能是解放者,“于是,不想被异民族美国支配的冲绳,开始向往不是异民族的日本”[6],“复归”日本的声音越来越多,并组建政党和社会组织等,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力量。当然,由于立场、经历等的不同,仍然还有一些人极力主张琉球独立或依赖美国,但由于这些主张游离于民众的实际生活感觉,而陷入了孤立。

   从《冲绳岛》中描写的1950年冲绳的知事选举来看,三个候选人成为各种政治倾向的典型代表。岸本宗春,“民政府”的建设部长,以美军作为后台,权势很大,提出必须依仗美国才能恢复真正的自主,建立民主合理的生活,他之后组建独立党,其实独立只是个幌子,主要是觊觎美军丰厚的财力而支持托管统治。知花英雄,战时的“大政翼赞会”事务局局长,但没被美国当作战犯处理,反而给予农业协会联合会会长一职,有着根深蒂固的帝国思想和封建观念,希望复活战前的旧秩序,“复归”日本。翁长龟吉,人民党的领导人,站在劳动大众的立场上,主张彻底追究战犯的责任,要求人民自治。最终,在选举中获得胜利的是知花英雄。这固然说明了当时大部分居民对“本土”日本的向往,但更本质的是他们对美军的不满和批判。此时,比起自治、民主、独立,能够摆脱异族统治更为迫切。在感到自身独特的生活和文化受到虚假的美式文明威胁后,归于文化上接近的日本就成了最好的选择。因此,有学者指出,对于这种“复归”,读者恐怕不能简单地以近代国家的观念来理解,因为它“并不来自特定的政治立场”[7],人们只是想从日本获得文化上的归宿感,是一种“民族感情记忆的表述”[8]。

   虽然通过知事选举,民众“复归”日本的诉求逐渐表面化,但是囿于美军强大权力的威慑,大多数人还不敢把这种想法直接提出来,另一方面,此时,独立论和托管论者又以日本人对琉球人的榨取、不平等对待、差别待遇等事例来刺激人们的感情,唤起人们羞辱的记忆,更使人们对日本耿耿于怀。因此,为了形成统一的民间舆论,社会党、人民党及其他一些团体,结成了“复归日本期成会”,进行地区恳谈、启迪和引导民众、组织以20岁以上居民为对象的署名活动等,试图激发普通民众的自觉性,推动“复归运动”的进行。

   四、和约生效后的托管统治时期(1952年~1955年)

   1951年9月8日,《旧金山对日和约》签订,并于次年4月生效。合约规定,日本同意将琉球群岛“置于联合国的托管制度之下,而以美国为唯一的施政当局”, 美国在琉球拥有立法、行政、司法权力,从而获得了统治琉球的法律依据。

   (一)窘迫的社会现实

   施政权得到承认后,美国开始赤裸裸地推行军事优先的政策,强征土地为军用,镇压群众运动,琉球社会进入了一个更加严酷的时期。

   首先,生活场域的军事化使琉球经济逐渐成为基地依存型经济,出现了一种“畸形”的繁荣。与基地建设相关的运输、土木、建筑等行业顺势兴盛,享受着免除关税、优先贷款等优惠,而琉球传统的农业、制造业等则在夹缝中艰难地维持生存甚至倒闭。《冲绳岛》中荣德的生意就因而受到了影响,很多专门承包军事工程的土木建筑公司,以工事需要为名,将资材运到岛上,然后抛到市场上去做黑市买卖,打着军用的名号,既不必缴纳各种手续费,也不会受到美军烦琐的检查,获利甚丰,但对像荣德这样的本地商人却造成了极大的冲击。同时,更多的琉球人也开始以美军基地为生,不单是去当美军的雇工,也干起了供应美国人吃喝的营生,如出售可乐、鲜花等西式商品,开设电影院、妓院等娱乐场所,但所得的收入却被美军规定只能用于日常生活,而不能用在生产事业上。这种服务于美军基地建设的单一经济模式,在其“繁华”的背后,不仅给琉球的当地产业形态带来畸形和隐患,也给当地人民的生产生活带来负面冲击。

   政治上,随着临时政府亲美性质愈加明显,要求通过民选成立永久性中央政府的呼声越来越高。为了应对这种情况,美国当局允许进行立法议员的重新选举,并于1952年4月成立了新的中央政府,但以民选制度尚未确定为由,规定政府主席和副主席暂且由民政副长官任命,并在议员选举的前两天,宣布立法院所决议的法律须由政府主席签署才能生效。这种换汤不换药的做法,使得居民对美军当局彻底失望,明确意识到合约生效后军政统治将继续甚至更严重。《冲绳岛》中提到1953年美军干涉补缺议员选举一事,不仅将即将进行投票的冲绳中部地区划为禁止美国兵出入的区域,利用经济手段来对抗反美的选举口号,而且以犯过“寡廉鲜耻罪”为名反对当选议员小湾喜正,要求重新选举。这种对民主的压制、对政权的操纵适得其反,激起了琉球民众更加强烈的反抗。

   教育方面,出于学生们政治倾向的考虑,美国的“民政府”取消了“契约学生”制度[9],使高中毕业生的升学成了问题,虽然在教员会的努力下,从1953年开始,日本文部省每年供给50名公费生名额,但名额有限,而岛上的教育环境恶劣、孩子们很难得到这种机会。小说中提到松介家的圆子,虽然特别想去东京念书,但学力不够,自费上学的话家庭又没有能力提供学费,只好一边工作,一边上短期大学。即使是已经到日本本土读书的孩子,如圆子的哥哥国生,也非常辛苦,在日本学生面前,显得自卑,战战兢兢得什么都不敢讲。这一方面是由于长期以来琉球教育质量的低下,学生们学到的知识有限,另一方面也是琉球那种尴尬的地位影射到人们心理上的表现。自战后被美军占领以来,琉球民众就一直在一种“临界状态中生活”[10],既非独立的国家,亦非他国的属国,似乎是日本的“领土”,又受到美军的统治。对日和约生效后,更是将这种尴尬的状态以法律的形式加以确定,而日本却通过出卖琉球获得了复归国际社会的“独立”。被边缘化了的琉球人,变得无处寻找自信了。

   1952年和约生效以来,美军当局对琉球土地的征收越发强硬。先是为了给继续占用过去在占领的名义下使用的土地制造法律依据,颁布了《契约权》法令,规定地租应为地价的百分之六,而土地所有者要获得这种地租,要先和琉球政府主席缔结租赁契约,然后再由主席转租给美军当局,而租借的时间必须要满20年。低廉的价格又要长时间租借,遭到了土地所有者的抗议。1953年4月,美方又公布了《土地征收令》,放弃通过琉球政府的媒介来缔结契约的方式,直接和土地所有者协议,如果协议无法达成,就实行强制接收。一年后,又发布了将使用着的四万五千亩土地一揽子全部买下的计划。可见,在取得施政权后,美军对琉球的野心日益膨胀,将其建为永久性军事基地的目的越发明显,而琉球人却继续成为牺牲品。

   (二)民众心理的变化

   和约生效后,美军的占领状态继续,统治手段越发强硬。面对着窘迫的现实,琉球民众对统治者采取了更加反抗的态度,斗争也越来越尖锐了。

   从《冲绳岛》小说中各种人物的心理变化来看,面对琉球“主权”被冻结、异族统治继续的现实,主人公山城清吉虽然对未来迷茫,感到“复归”日暮途远,但内心依然秉持着将这种运动进行到底的坚定信念。在土木建筑公司当工人期间,他进一步感受到美方对冲绳人的差别待遇,在人民党的支持下,开始带头进行罢工。可以说从这时候开始,清吉的政治意识出现了一个转折。对日和约的签订使他意识到过去那种请愿、签名、游说式的复归运动是达不到效果的,必须以集体游行、示威、绝食等更为激进的民主大众运动来动员更多的群众,同时也能给美军当局造成一定的压力。此外,他们还提出了一些新的口号,如“反对差别待遇”、“即刻发还拖欠工资”等,人权斗争的色彩较为浓烈。虽然这些运动在美军的强力镇压下都失败了,但其真正的意义是,劳动人民的自觉性不断提高,“复归运动”也有了新的形式、增加了新的内容、注入了新的力量。与之相对应,以平良松介为代表的知识分子的“复归运动”就显得落后了很多。他们虽然也对美军深恶痛绝,对中央政府满腹意见,对和约生效后琉球的未来充满担忧,但却不敢针锋相对地去和美军对抗,也没有对之前的“复归运动”进行反思,依然是在进行着一些口头上和精神上的活动,对清吉等工人阶级的罢工也不敢支持,只是一味地感叹民族命运的悲惨,明显地显露出知识分子的软弱。

   此外,这时期,以岸本宗春、渡久地政幸为代表的独立论有所抬头,但已经完全放弃了独立的旗号,而支持美国的托管统治,明确表示反对“复归”日本。以荣德为代表那些依靠基地经济发财致富的商人,当然也不愿“复归”日本,但毕竟他们是以居民为对象而做买卖的人,因而为防止被群众孤立,没有公开反对“复归”,持一种商人不多过问政治的态度。

而在美军的高压政策下,琉球的政府和政党都表现出了十足的软弱,虽然在增加补助资金、增加校舍建筑、对外国商业公司课税等问题上,(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琉球   冲绳岛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443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