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修:生存的困境与出路——海德格尔与儒家思想的比较研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41 次 更新时间:2022-04-27 10:33:59

进入专题: 儒家   海德格尔   生命哲学  

张文修  
世界的显现也不是固定的,我们并非处于一个一成不变的世界之中,这个变化,不是西方哲学单纯客观世界的运动辩证法,而是物我统一世界本质的变化和不同,这显然是一个让学者吃惊和振奋的观点。且看《中庸》里的一段话:

   唯天下至诚,为能尽其性;能尽其性,则能尽人之性;能尽人之性,则能尽物之性,则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则可以与天地参矣。

   这段话很著名,但笔者在这里注重的是“能尽人之性,则能尽物之性”,也就是说外物是随着人性而变化的,世界随着精神的进步而提高。再看《维摩诘经·佛国品第一》的主旨就是“随其心净,则佛土净”,舍利弗怀疑世界不完美:

   我见此土,丘陵坑坎,荆棘砂砾,土石诸山,秽恶充满。

   释迦摩尼佛以行动回答舍利弗:

   于是佛以足指按地,即时三千大千世界,若干百千珍宝严饰,譬如宝庄严佛,无量功德宝庄严土。一切大众,叹未曾有,而皆自见坐宝莲花。

   “随其心净,则佛土净”,盲者不见日月,非日月之咎!这是关于真理的最根本答案。

   二、常人之学和圣人之学——从《存在与时间》对生存状态结构的分析看其与儒家思想的差别

   (一)海德格尔的“常人之学”

   对人的此在的生存状态的分析,占了《存在与时间》的很大部分内容。海德格尔对人生存状态的分析,是基于“常人”的状态。所谓“常人”,不是思维中的抽象概念,并依照这种概念进行分析,而是生活中的大多数人的心理情感状态。如此,海德格尔既确保了存在论的特征,又保证了哲学上普遍性的要求。

   海德格尔对“常人”的特征作了如下的定义和描述:

   这样的杂然共在把本己的此在完全消解在“他人的”存在方式中,而各具差别和突出之处的他人则又更其消失不见了。在这种不触目而又不能定局的情况中,常人展开了他的真正独裁。常人怎样享乐,我们就怎样享乐;……常人对什么东西愤怒,我们就对什么东西“愤怒”。这个常人不是任何确定的人,而一切人(却不是作为总和)都是这个常人,就是这个常人指定着日常生活的存在方式。[17]

   可见,“常人”就是丧失存在本真的人,用儒家的话语是遗忘“天命之性”的人,在海德格尔看来,之所以基于“常人”来研究人的生存状态,是因为人类绝大多数都是“常人”。

   在此全面介绍剖析《存在与时间》对“常人”生存状态结构的研究,这是本文不可能完成的事情,也并非本文之目的。在《存在与时间》一书中,有很多刺眼的负面词汇,如“怕”、“畏”、“闲谈”、“沉沦与被抛状态”、“烦”、“死亡”等等,对这些负面概念的分析成为很多章节的主要内容。因而依照这些概念,我们对比一下其与儒家思想的差别。

   1.“怕”

   《存在与时间》在第三十节集中论述了“怕之何所怕”、“害怕”和“怕之何所以怕”。海德格尔罗列了六种所怕的对象[18],文多不录。笔者认为,这些“怕”,绝大多数都不是现实性的“怕”,更多的是对可能性的“怕”,所怕的具有一定“因果联络”性。

   海德格尔对“怕之何所以怕”作了如下论断:

   怕之何所以怕,乃是害怕着的存在者本身,即此在,唯有为存在而存在的存在者能够害怕。害怕开展着这种存在者的危险,开展着它耽迷于其自身的状态。……怕主要以褫夺方式开展此在。怕使人迷乱,使人“魂消魄散”。怕让人看到“在之中”有危险,从而也就封锁了有危险的“在之中”,乃至唯当怕隐退的时候,此在才得以重辨门径。[19]

   从这段话中我们可以看出,人之所以害怕,从本质上就是害怕利益的丧失而已,无论这些利益是无形还是有形的,无论是外在还是内在的,甚至存在者的肉体生命。所谓“为存在而存在的存在者”,实质上就是个体生命以及其拥有的现实当下的乃至于希望获得的一切,也就是儒家所讲的概念“利欲”,或佛家所言的“假我”。儒家“言义不言利”、“明义利之辨”,就是为了获得超越常人沉沦的存在方式,获得“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大勇”。有关儒家超越“利欲”而摆脱生存困境、获得解脱之路的问题,我们在下文逐渐展开。

   2.领会——解释——陈述——闲谈

   虽然上边这个小标题的内容很多,而且海德格尔将其分属A、B两个部分,但本文认为这些内容有着内在的逻辑连续性,所以将它们放在一起讨论。

   ①领会。海德格尔指出领会有很多特点,如领会是一种“在世”的领会,并且这个“在世”具有因缘整体的特点;领会大多面对的是可能性,而不是现实性;领会又是一种“能在”,它不断地迷失着自己,也不断地认错自己。说了这么多,那么领会到底是指什么呢?请看下一段:

   作为开展活动,领会始终关涉到“在世界之中”的整个基本状况。“在之中”作为能在向来就是能在世界之中。不仅世界是作为可能的意蕴展开的,而且世内存在者本身的开放也是向它的种种可能性开放。上手的东西在它的有用、可用和可怕中被揭示为上手的东西。[20]

   从本质上,海德格尔所言的“领会”,与纯粹认识论无关,既不是唯理论,也不是经验论,它是一种生存论,所谓“领会”,实际上就是我们常人对待种种现实和可能的利益进行理解和得失的盘算。

   所以在这一节中,海德格尔又衍生了一个概念“筹划”,对此我们就不再讨论了。

   ②解释。解释是上文中领会在逻辑上的延续,海德格尔是这样定义解释的:“我们把领会造就的自身活动称为解释。”[21]所以这种解释既不是技术上文本的诠释,也不是认识论上的诠释,是生存论上对因缘世界的利益进行寻视和揭示,海德格尔说:

   寻视揭示着。这话意味着:已经被领会的“世界”现在被解释着。上手的东西明确地映入领会着的视中。一切调整、整顿、安排、改善、补充都是以如下方式进行的:在寻视中上到手头的东西,在它的“为了作……之用”中被剖析,从而可被视见,并且按着这种被剖析了的状态而烦忙。[22]

   按着海德格尔的这个说法,人类存在的一切活动,都是在为利益繁忙,真可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了。由此我们也得出人类为何只能认识相对的真理,无法认识到绝对真理,因为人类仅仅依照利益来认识事物,可谓“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并且这种利益决定的鼠目寸光还不断为“上手的”东西改变所改变!不可否认,人类无论是个体还是群体,包括现代工业科技中的认识,都具有这种利益决定认识的特性。海德格尔的这种观点虽然偏颇,但也是对人类缺点的最好揭露。

   ③陈述。《存在与时间》第三十三节的标题为《陈述——解释的衍生样式》,这一标题就说明了陈述在事实上和逻辑上的与领会、解释的联系。海德格尔说“一切解释都源于领会”[23],而陈述又是解释的进一步衍生。毋庸赘言,海德格尔所说的陈述是存在论意义上的陈述,那么这种陈述有何特点呢?

   首先,陈述与真理有关,海德格尔说:

   人们自古以来就把陈述当作真理的首要“所在”和本真“所在”。真理现象同存在问题结合的非常紧密,所以,眼下的探索在进一步发展中必然会碰到真理问题;甚至这一探索虽未言明,也已经处在真理问题这一向度中了。[24]

   其次,陈述不是简单客观性的,海德格尔说:

   陈述是有所有所传达有所规定的展示。……解释的本质结构必然要在陈述中重现。陈述是根据已经在领会中展开的东西和寻视所揭示的东西进行展示的。陈述并不是一种飘萍无据的行为,仿佛它原本从自身出发就能够开展存在者,陈述总已经活动于在世的基础之上。[25]

   让我们直入本质地指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陈述就是人类欲望的陈述。当然,在陈述中,人的功利目的性要与上手的东西结合起来。既然海德格尔已经认为陈述建立在领会和解释的基础上,领会、寻视、筹划、解释都是在人的功力目的引导下进行的,陈述也就必然充满了人类的欲望。正如海德格尔所讥讽的那样:纯粹认识论的“判断”理论,也是依循“有效”这一现象制定方向的。所以与陈述相关的真理绝非全知全能视野下的真理,而是在人类欲望的灯光下寻视而产生的真理。

   ④闲谈。这里所说的“闲谈”是一个生存论意义上的哲学术语,海德格尔说:“这种现象组建着日常此在进行领会和解释的存在样式。”[26]与解释相比,闲谈等更为复杂,虽然它的内容仍然是领会和解释,但它成为存在的一种样式。

   闲谈说出着言者对自身存在的领悟和解释。闲谈是一种多重意义的活动,它不仅解释着自身的存在,也在传达着对存在的理解,因而传达和分享成为衍生的关键词。本文认为,人类正是在这种闲谈中审视着他人的存在,盘算着己身与他人在获得利益上的优劣,从而产生对自我的肯定或否定。

   海德格尔更注重的是闲谈割除抛弃了言者此在的真实状态,导致人类成为统一的类似于工业产品的东西,他说:

   因为言谈丧失了或从未获得对所谈及的存在者的首要的存在联系,所以它不是以源始地把这种存在者的据为己有的方式传达自身,而是人云亦云、鹦鹉学舌的方式传达自身。[27]

   闲谈不仅造就了一样平庸的人类,而且从认识上来讲,它封闭了对真实的认识,虽然它并不是有意的。海德格尔说:

   闲谈这种言谈不以分解了的领悟来保持在世的敞开状态,而是锁闭了在世,掩盖了世内存在者。……无根的人云和人云亦云竟至于开展扭曲为封闭。[28]

   3.沉沦与被抛状态

   虽然海德格尔首先声明,沉沦并不是任何消极的评价,沉沦的真实含义是存在的基本样式:

   此在首先与通常寓于它所烦忙的“世界”。这种“混迹于…”多半有消失在常人的公众意见中这一特性。此在首先总已从它自身脱落、即从本真的能自己存在脱落而沉沦于“世界”。[29]

   沉沦的负面意义是显而易见的,只不过这种负面的情形是人类存在的常态而已,因而也就无所谓负面了。海德格尔进一步解释,非本真的存在不是不“在世”,而是一种完全被“世界”以及“常人”共同的“此在”所攫获的“在世”[30]。简而言之,人的存在,必然受到人类普遍性的价值意志观念所影响乃至控制。这些意识观念极为复杂,需要博学、审问、慎思、明辨,然后才能付诸于“笃行”的实践活动,从而摆脱沉沦。

   由沉沦衍生的关键词汇有引诱、安定、异化与自拘,乃至于被抛状态。

   沉沦是生存的困境,在这一较深的困境中,已经开始显露出摆脱困境的曙光,被抛状态是此在作为其所是而存在,从而被卷入常人非本真状态的漩涡[31]。海德格尔对沉沦的状态分析的极为辩证,只有一个绝缘的自我主体,为能在世而丧失本真状态才叫做沉沦。

   4.烦

   海德格尔说,“烦“这个名词是被用于“纯粹存在论生存论的意义的”[32]。作为存在论意义上的“烦”有很多特点:首先,“烦”是人在世的本质。其次,“烦”是一种源始性、整体性的存在,“为的就是……”的存在结构先行于自身的存在,也就是说功利目的是先验性的存在。再次,“烦”与“被抛”和“畏”有关。为了增强一些感性认识,我们看《存在与时间》中的下面一段文字:

在此,此在的实际生存不仅一般地无差别地是一个被抛的能在世,而且总是也已经消散在所烦忙的世界之中了。在这一沉沦着寓于……的存在中,在茫然失其所在境界面前的逃避,这件事明言或未明言地,已经领会了或未领会地总已呈报出来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儒家   海德格尔   生命哲学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外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3025.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