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象:俄还是乌,说说我的朋友圈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034 次 更新时间:2022-04-25 09:16:18

萧象  

   萧象:俄还是乌,说说我的朋友圈

   俄乌战争进行迄今50多天,是二战后欧洲最大的一场人道危机和灾难,450万乌克兰平民被迫流离失所,逃往他国。战争牵动着全球视线,不仅国际社会的神经为之紧绷,中文微信圈也反应热切,多有关注与论议。围绕战争原因、是非和进况,各种观点和看法相碰撞,不同资讯和信息互抵触,由此形为挺俄与挺乌两派,泾渭分明,互不相让。

   微信圈基本是由同学、同事、同乡、同业、同道等不同类别的群所组成。在所有这些群中,除去个别群,挺俄者占据大多数,是多数派,挺乌者为少数派。与国际社会普遍援乌的共识局面(3月2日和3月24日联合国两次召开紧急特别会议,均以压倒性多数通过决议草案,谴责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及其造成的人道主义后果)迥然有别。

   撇开内外之别不论,以当下网络舆情观察与社会群体思想倾向了解,微信圈对于俄乌战争的不同观点与看法,具有一定的样本意义和不可忽视的参考价值。本乎此,笔者试将所在微信圈两派对俄乌战争各自观点与看法引述如下,谨供品鉴:

   关于战争原因,挺俄派援引俄罗斯的说法,认为北约东扩和乌克兰谋求加入北约,对俄国土安全构成威胁,俄罗斯不得不采取“特别军事行动”,教训乌克兰,灭其“入约”谋求,使成为北约与俄国的缓冲地带,以阻止北约东扩带来的威胁,确保国家安全。这是比较普遍的说法。此外,还有一种深层的看法,认为历史上乌克兰与俄罗斯同为东斯拉夫人种,乌克兰本来就是苏联组成部分。普京不甘苏联解体后俄罗斯沦为二流国家的现状,追慕彼得大帝,仿效斯大林,意欲重建苏联时期的版图,乌克兰不可或缺,首当其冲,所以必须将乌克兰拉入势力范围,获得对乌控制权。

   挺乌派不认同北约东扩和乌克兰谋求入约说。指出,俄罗斯国土面积1709万平方公里,比欧洲所有其他的国家加起来还要大,为世界上面积最大的国家,且拥有世上最多的核弹头,第二陆地军事强国。而乌克兰面积才60多万平方公里。在俄罗斯面前,乌克兰不过是小国,说对俄构成威胁,简直笑话。

   北约为防御性军事组织,美英牵头,为其成员国提供军事防御和保护,因而在苏联解体后,波兰、匈牙利、捷克一些前社会主义东欧国家,尤其是前苏联加盟国,如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等小国,为摆脱来自东边大国的潜在威胁,纷纷申请加入北约,报团取暖,谋求庇护和小国安全。这与其说是北约东扩,不如说是东欧向西。

   当然,国无大小,都有自己的安全关切。但这种安全关切不能扩大成为入侵他国的理由,不然,19世纪沙俄帝国侵占我国大片土地的理由就能成立。所以,以北约东扩与乌克兰谋求入约,威胁到俄罗斯安全而发动战争,不过是掩人耳目的借口,是恃强凌弱的强盗逻辑,不具有正当性,合法性。

   即便从历史文化溯源的角度,被认为是俄罗斯和乌克兰前身的“基辅罗斯”,就源于乌克兰首都基辅,乌克兰更具有对东斯拉夫民族历史文化得天独厚的话语权。乌克兰曾附属于苏联,为苏联加盟共和国,但在1991年经全体公民投票决定独立,苏联解体,乌克兰结束与苏联同盟关系,成为一个独立主权国家。苏联解体之后尤其是2014年以来,俄罗斯一直意欲将乌克兰重新控制在自己势力范围之内,阻止其在政治、经济和文化上融入西方。而乌克兰位于东西欧交汇点,历史上接受西方文明影响更多于东方文明,1991年脱离苏联而独立为国,就是倾向西方最早而强有力的证明。双方因此不断发生摩擦、矛盾与冲突,并持续升级恶化,以至于战争。这一点与挺俄派普京的俄罗斯帝国雄心的看法有叠合之处。但与众多挺俄者欣赏敬佩甚至崇拜普京的强势及其强权政治不同,挺乌者对普京的强权与“恋栈”持批判与否定态度。这也是二者认知观念上的一个重要差别。

   一个大国如果对另一个曾经从属于自己、但现已独立的主权国家,以过去的从属关系为由,武力侵占,迫其臣服,这是对当今世界公理的蔑视,对和平稳定的国际秩序的破坏。如以放任,世界势必乱套,因为,由于历史变迁和地缘政治关系变化,世上这样的情况还有很多。挺乌派因此认为,俄罗斯恃强凌弱,违背公理,发动战争,破坏和平,应受谴责。

   挺俄派不以为然,认为俄罗斯是迫不得已,师出有名,不能算侵略。有人并援引俄国内民调为理由,认为俄大多数民众支持开打乌克兰,开战后民调显示普京支持率上升了10多个百分点,达到73%以上,说明俄罗斯用兵乌克兰具有合理和正当性。

   挺乌派反问,未经授权允许,把军队开进他国领土,遭到反击,这不算侵略,什么算侵略?俄民众支持开打乌克兰,从狭隘自利的民族主义角度,并不奇怪,也可以理解,但不能成为正当性理由,更不能用以证明战争的正义。如果发动战争得到国内民意多数支持,就具有正当性,那希特勒发动二战,日本入侵中国,同样也都得到国内多数民众支持,是不是也具有正当性,不算侵略?

   挺俄派觉得一味谴责俄罗斯不公平,牵出美国,认为美国从中煽风点火,挑起战争,是幕后操盘手,并提到当年伊拉克战争,质问挺乌派:你们谴责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怎么不谴责美国入侵伊拉克?

   挺乌者问道挺俄者,你怎么知道没有谴责美国?退一步,即使当年没有谴责美国入侵伊拉克,也不能认为今天就不可以谴责俄罗斯呀!进而指出,说美国煽风点火,挑起战争,这是混淆视听,不分是非。去年下半年以来美国根据情报分析判断,俄罗斯集兵俄乌边境,准备入侵乌克兰,战争很可能一触即发。于是将情报透露给外界,让俄罗斯密谋曝光于媒体,还派出代表告诫莫斯科,以阻止其图谋,并不止一次将有关情报传递给我国。君不见,战前央视也还不止一次地嘲笑过美国的大话情报,甚至讽刺批评美国到处在制造战争恐慌,散布战争谣言。天下有这种愚人,有用这种方法挑起、操盘战争的吗?

   在对待、采纳有关战争的各种信息方面,双方态度也差异明显。大致而言,凡有利于俄军的信息,挺俄派拿来即用,看见即发。而利好于乌方的消息,挺乌派同样是喜闻乐见,但转发时比较审慎与保守。如此,在战争的最初阶段,微信圈有利于俄军的信息比较多,但多有虚假与不实,利好乌方的信息相对少,但比较靠谱与真实。

   最典型的是关于北约司令克劳蒂埃在马里乌波尔被俄军俘虏的传言。北约司令被俘虏,这当然是惊人的大新闻,意味着俄军取得一大捷,足以涨俄志气灭乌威风,一时间挺俄者在微信圈到处在转发,且持续了好几天,直到北约出面澄清,称北约司令自去年7月后没有去过乌克兰,传言不攻自破,得以止息。

   另一具有代表性的是布查事件。挺乌者转发消息:在俄军撤离布查镇后,镇上发现大量平民尸体,乌克兰谴责俄军违犯国际公约,犯下杀害平民的战争罪。挺俄者予以反驳,否认俄军杀害平民,援引莫斯科声明,称布查事件乃乌克兰刻意伪造,栽赃俄军。其后第三方——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BBC等世界大报与媒体接踵跟进,展开独立调查,有证据(卫星图像与日期)显示屠杀系俄军占领时期所为。挺俄派不为所动,坚持己见,指西方媒体沆瀣一气,意在抹黑,不可采信。

   同样引发双方喋喋不休为之争议的是一则来自莫斯科对华盛顿的指控消息,称美在乌克兰秘密设立化学或生物实验室,正在研制生化武器。其实,这并非今日新闻,10多年前就已出现,美国当时已予否认。在战争非常时刻,俄国重奏前曲,再次提出指控,传播的外溢效应指数级扩大,微信圈满屏皆是,触目惊心。美国不得不再次公开发表声明,指其为虚假信息。据悉,美国与乌克兰在2005年签署协议,帮助建立生物实验室用于监测和预防新的流行病。实验室由乌克兰拥有和运营,而非俄所称的美国,它是公开的而非所指“秘密的”,美国声称“与生物武器完全没有任何关系”。

   一方是俄国指控,一方是美国否认。微信圈也是各执一词,互不理会。那么,究竟何为真伪,孰为是非?

   这里涉及到一个基本的也是重要的对信息的判断问题。需要指出,任何个人、团体、机构,乃至政党与国家政府,出于道德、利益、经济、政治等各种因素考量,都有不说真话、故意撒谎和编造谎言捏造事实的可能。在资讯高度发达的互联网时代,自媒体的兴起,打破了传统传媒方式,使信息海量增长和即时传播的同时,各种不实、错误、虚假、有害信息也大量掺杂其间,大行其道,大大增加了辨识难度。战争时期更是如此,各种信息虚虚实实真真假假,充斥其间,让人真假难辨,防不胜防。这就特别需要人们在面对鱼龙混杂泥沙俱下令人眼花缭乱的信息时,谨慎对待,仔细辨别。

   首先要看信息来源,看是否权威发布或有无信誉,其次多个信源交叉比对,多方验证,然后再作判断。重要新闻,尤其如此。如北约司令被俘传闻,属于大消息,国际社会肯定会有报道,只要上网查一下世界主要媒体——国内新华社,国际纽时、华邮、BBC等,就能判断信息之真伪。

   当然,像乌克兰生物实验室问题,涉及到国与国,且具有高度的专业性,真伪辨识难度相对增加。但也并不意味着不能就此类信息作一基本的初步判断。正如前指,任何国家在某些时候某些问题上都可能撒谎。美国、俄国概不例外。美国撒过谎,俄国也撒过谎。当两国互为指控对方在说谎时,更应相信谁呢?看谁家说谎的成本低,看历史上谁家说的谎言多。

   民主社会,新闻自由,多党竞争,当权者撒谎相对风险较大,难以掩盖,成本较高。尼克松水门撒谎,被揭穿老底,被弹劾下台,赔上全部政治生命。非民主社会,缺乏权力制约与监督机制,当权者说谎相对无所顾忌,也容易掩盖。俄罗斯属民主转型,滞于半途,形为夹生,处于民主与非民主的中间状态。所以,如果两国互怼,指对方撒谎,谁家撒谎成本低,谁家历史上撒谎多,谁家撒谎的疑点就更大。

   俄乌战争在微信圈的两派分歧与论争,反映了当下部分群体对国际重大事件的不同态度与看法、思想认知与价值取向。一定程度也是整个社会对美俄两种不同社会文明认同与取向的折射。

   最后,有必要提一下最近微信圈对国内重大事件的反应态度,从国内视角看挺俄挺乌者的行为表现。发生在俄乌战争前不久舆论沸反盈天的丰县事件,和当下牵动全国心弦的上海清零抗疫,正好为我们提供了这方面的观察与对比。在这两大事件上微信圈同样不遑多让,多有关切。但很遗憾,只有一方参与,单边进行,全是那些挺乌者在唱独角戏——转发相关信息,发出救援呼吁,表达人道关切,提出积极建议,当然,还有愤怒批评。整个过程中,难得一见挺俄者的参与,尤其是丰县事件,可谓全体缺席,至少笔者微信圈是如此。

   这不免让人愕然茫然。挺俄者于国际大事勇于表态,敢于争论,甚至亮剑,遇国内事件则一言不发,沉默不语,袖手旁观。耐人寻味。是因为某种忌惮,还是出于某种考虑,抑或真心认为一切岁月静好,可以任尔自在逍遥?

   这一现象,三言两语是很难给出确定答案的,但若一言以蔽之,倒可用国内传统的“左右”来指代挺俄挺乌者,概括其面貌。这就是,挺俄者为左,挺乌者为右,亦即,左派挺俄,右派挺乌,个别例外,基本如此。

   说到底,国际上的挺俄挺乌,不过是国内问题的外延与折射。所谓两派之分,实乃左右之别。

  

  

   2022/4/18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2979.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