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姆斯基:知识分子的责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81 次 更新时间:2022-02-02 00:10:40

进入专题: 知识分子  

乔姆斯基  
Inc., 1955.

  

   (41) 欧文·克里斯托(Irving Kristol,1920—2009),美国学者、专栏作家、出版人,因其倡导的新保守主义对美国主导意识形态的巨大影响,被称为美国“新保守主义教父”。

  

   (42) 《文汇》(Encounter)是20世纪五六十年代在英美文化圈最有影响力的人文刊物之一,赢得了非共产主义知识分子的青睐,后被曝曾长期受美国中央情报局的秘密资助而陷入丑闻,1991年停办。

  

   (43) 沃尔特·李普曼(Walter Lippmann,1889—1974),美国作家、新闻评论家,其著作《公众舆论》(Public Opinion)被认为是传播学的奠基之作。

  

   (44) 起源于1965年密歇根大学教师组织的反越战宣讲会, 后来指美国大学师生对争议性话题(尤其是政治话题)进行的专题讨论或辩论。

  

   (45) 麦克乔治·邦迪(McGeorge Bundy,1919—1996),美国国防与外交政策专家,先后在肯尼迪和约翰逊任总统期间担任国家安全顾问。

  

   46 “End of Either/Or,” Foreign Affairs, 45 (January 1967): 189-201.

  

   (47) 马尔科姆·布朗(Malcolm Browne,1931—2012),美国新闻记者、摄影师,于1963年拍摄了越南大乘佛教教徒释广德(Thích Quảng Đức)在西贡自焚的照片,促使美国政府重新考虑其对越政策,该照片同年赢得“世界新闻摄影”大奖。

  

   (48) 1960年2月,苏联副总理米高扬访问古巴,古巴与苏联签订了贸易及援助协定。1960年5月7日,古巴与苏联恢复了外交关系。

  

   (49) 这些计划导致了1961年4月17日的“猪湾事件”。

  

   (52) 亦称为“东方政策”,指“二战”后西德政府通过谈判与其共产主义邻居实现关系正常化的策略。

  

   50 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 November 26, 1966.

  

   51 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 December 5, 1966.

  

   53 尽管为了公平起见,我们应该记得阿尔弗雷德·罗森堡(Alfred Rosenberg)在他最疯狂的时候说要消灭3 000万斯拉夫人,而不是对人类四分之一人口施加大饥荒。顺带提一下,这里的类比是非常“不负责任的”(就之前讨论的这个新词的技术含义而言)。也就是说,它基于这样的假设,美国人的主张和行动和其他任何人的主张和行动一样,都受同样的标准支配并接受同样的解读。

  

   (54) 1949年9月底,北平(Peiping)更名为北京。

  

   (55) 阿瑟·戈德堡(Arthur Goldberg,1908—1990),美国政治家、法学家、外交家,1962—1965年任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

  

   56 《纽约时报》,1966年2月6日。况且,戈德堡继续说,美国并不确定这些人是否都是志愿拥护者。这并非共产主义者口是心非的第一个实证。另一个例子发生在1962年,据美国政府的消息,15 000名游击队员伤亡达30 000人。见Schlesinger,A Thousand Days, 982。

  

   (57) 赫尔曼·卡恩(Herman Kahn,1922—1983),美国未来学家、军事战略学家、数学家、物理学家,以分析核战争的可能性后果见长。

  

   (58) 斯图尔特·休斯(Stuart Hughes,1916—1999),美国历史学家、学者,倡导将心理分析运用于历史研究。

  

   (59) “对应价值目标”指敌方与我方实力对应的导弹或核武器。

  

   (60) 丹尼尔·贝尔(Daniel Bell,1919—2011),美国社会学家、思想家、作家以及文化保守主义思潮的代表人物,哈佛大学荣誉教授,以对后工业社会的理论研究而著称。

  

   61 重印于论文集The End of Ideology: On the Exhaustion of Political Ideas in the Fifties(New York: The Free Press, 1960), 369-375。在这里,我无意考虑过去12年间讨论“意识形态终结”时提出的所有问题。很难看出有理性的人为何能就那么多被提出的论点与人争吵。例如,在某个历史时刻,“文明政治”(politics of civility)是合适的,也许是灵验的;鼓吹采取行动(或不采取行动——这件事鲜少受到关注)的人有责任评估这样做的社会成本;应该与教条主义式的狂热和“世俗宗教”做斗争(或如果可能的话,应该忽略);解决问题应在可能的情况下实行技术性的方法;“为了使思想能重现生活,意识形态上的教条主义应该消失”(阿隆[Raymond Aron])等。有时候,这会被视为“反马克思主义”立场,值得牢记的是,这些情绪与诸如卢森堡(Luxemburg)、潘涅库克(Pannekoek)、柯尔施(Korsch)、阿瑟·罗森堡(Arthur Rosenberg)以及其他许多人所代表的非布尔什维克马克思主义无关。

  

   62 Rostow and Hatch, An American Policy in Asia, 10.

  

   63 鉴于使用者目标明确,这种“技术”在何种程度上是毫无价值的几乎不重要。与研究相关的问题是五角大楼或大公司提出的,而不是什么巴西东北部的革命者或美国学生非暴力协调委员会(SNCC,全称为Student Nonviolent Coordinating Committee)提出的。我也不知道有哪个研究项目专门研究装备简陋的游击队如何更有效地抵抗野蛮的、有破坏力的军事技术的问题——当然,这是现在已彻底过时的自由随意的知识分子可能会感兴趣的问题。

  

   64 有关无休止的“中国扩张主义政策”的宣传攻势,也许要稍加评论一下。在这个问题上,典型的美国宣传是阿德莱·史蒂文森(Adlai Stevenson)在其去世前不久的评判(见《纽约时代杂志》,1966年3月13日):“迄今为止,新的共产主义‘王朝’侵略性很强。印度被攻打,马来人不得不奋战12年以抵抗他们本可以用更和平的路线从英国人那里获得的‘民族解放’。如今,在泰国北部的渗透和侵略组织已经开始活动。”

  

   至于马来亚,史蒂文森大概把华人和中国政府混淆了。关心真实事件的人会同意哈利·米勒(Harry Miller)在《马来亚的共产主义威胁》(Communist Menace in Malaya, New York: Frederick A. Praeger, Inc., 1954)第230页所说的话:“除了通过北京的电台时不时地吵嚷之外,共产主义中国对马来亚的事务并不感兴趣。”至于泰国北部,“渗透组织”可能在活动(尽管猜想是中国人干的是毫无道理的),而且这与美国把泰国作为进攻越南的基地脱不了干系。这种瓜葛是彻头彻尾的伪善。

  

   “进攻越南”源于边界争端。最初,中国修建了一条从西藏到新疆的公路,印度从中国媒体的报道中才得知这项工程。根据美国空军的地图,争议地区属于中国领土。见Alastair Lamb, China Quarterly, No. 23 (July-September 1965), 202-207。对于这位知名权威而言,“中国似乎不大可能制定出总体规划……接管整个印度次大陆,更别说它那稠密的人口”。相反,他认为,中国可能还没有意识到印度对这条公路所通过的区域甚至也声称过主权。中国取得军事胜利后,中国军队在大部分地区都撤到了麦克马洪线以外,这条线是1914年英国企图强加给中国边界的,但从未被中国(国民党或共产党)、美国或其他政府承认过。

  

   身居要职的人把这一切描述为中国的扩张主义,真是了不起。事实上,对于被美国的导弹包围、被东南亚庞大的美国远征军支持下不断扩大的军事基地网络所包围的中国,争论假想中的侵略性简直荒谬之极。可以想见的是,未来某天,强大的中国可能会变成扩张者。如果我们愿意,可以想象各种类似的可能性,但当前政治中的重要事实是美国的侵略性。

  

   (65) Newspeak,也可译成“新语”,该词来自乔治·奥威尔在小说《一九八四》中设想的一种人工语言,极权主义政府用它来限制民众的思想自由,现在指官方为了欺弄或操纵公众而故意使用的含混、矛盾的言辞。

  

   66 W. S. Churchill, The Second Word War, vol. 5, Closing the Ring (Boston: Houghton Mifflin Company, 1951), 382.

  

   67 《美国的亚洲政策》,第104页,《美国的亚洲政策》(United States Policy Toward Asia),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远东及太平洋地区分委员会的听证会(Washington: 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1966),第89页。

  

   68 《美国的亚洲政策》,第105页。

  

69 Pike, Viet Cong, 110. 该书作者是麻省理工学院国际研究中心的外事人员,在书中把我方与“革命游击战”的支持者们做了对比。(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知识分子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民权理念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1309.html
文章来源:乔姆斯基精粹 上海人民出版社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