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鹏程:从写经到刻书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70 次 更新时间:2022-01-09 21:54:53

进入专题: 写经   刻书  

龚鹏程 (进入专栏)  
《雪浪斋帖》《晚香堂帖》《古香斋帖》等,则是汇刻苏轼、蔡襄墨迹的。这些均不能细说,但由这么庞大的法帖目录,读者诸君当可明白书法与雕版印刷关系之一斑。

   三、书法写刻

   其他一般刻本也同样与书法大有关系。别小看这些刻本,它们本来就是根据书手写的字来刻的。

   书手首先要写样。在抄写样稿的薄纸上画好直格,每一直格内用虚线画上一条中线,俗称“花格”,由书手在薄纸上写出样稿,写好后,校对一遍。错误之处用刀裁下来,另贴一片白纸,重新正确写。

   写好后上版,也称上样。在打磨光滑的木板上刷一层稀浆糊,将样稿有字的一面向下,用平口的棕毛刷把样稿刷贴到木板上。

   然后开始刻。刻前先用指尖蘸水少许,在样稿背后轻搓,把纸背的纤维搓掉,使写在样稿上的字清晰得如同直接写在木板上一样,然后开始刻。

   刻时用刻刀把版面空白部分向下刻出一定的深度并剔除,使版面上有墨迹的字线条向上,凸起成为浮雕,一般称为“凸版”。

   因此刻书和刻碑基本是一样的,碑刻进去,是凹版;书则是凸版。两者都显示著书迹。

   宋代以颜体最为流行。官私文书,大抵均用颜字。一是时代尊崇,二是颜体结构方整,点画分明,工匠刊刻也最方便。《钦定天禄琳琅书目》卷三《宋本六臣注文选》提要即云:“是书不载刊刻年月,而大小字皆有颜平原法。按明董其昌跋颜真卿书《送刘太冲序》后有‘宋四家书派皆宗鲁公’之语,则知北宋人学书竞习颜体,故摹刻者亦以此相尚。其镌手于整齐之中寓流动之致,洵能不负佳书。至于纸质如玉,墨光如漆,无不各臻其妙,在北宋刊印中亦为上品。”

   目前所见宋版书,北宋、南宋,浙本、建本(闽本)、蜀本皆以颜体为主,间有欧、柳二家。明谢肇淛《五杂俎》:“凡宋刻有肥瘦两种,肥者学颜,瘦者学欧。行款疏密,任意不一,而字势皆生动”,即指此。

   欧体多见于浙江刻本,仿《九成宫醴泉铭》,后受风气影响,亦渐有颜字笔意。

   浙江本之所以多欧体字,是因唐文宗刻《开成石经》,就用欧体,石晋时改用雕版印《十二经》,经文却仍根据《开成石经》,以后北宋监本继承石晋以来旧监本的传统,而又多送至杭州刊版,故宋代浙本仍是欧体。不过虽然是欧体,前后又微有不同,前期稍肥,后期转瘦,如廖莹中家刻本韩、柳集,则不仅瘦,而且清劲。

   建本初近于颜真卿《多宝塔碑》。其后一样有变化。如北宋刻《福州藏》,字大墨浓,书体凝厚大气;至南宋初期建本,则有瘦金体之风,笔画瘦劲,横笔直笔一样粗细,有欧体风格。南宋中期以后,又演变为一种新样的颜体字,正文大字横细直粗,注文小字仍是旧式风格,横直一样粗细。

   蜀刻本传世较少,然不仅有早晚之别,又有大字小字之分。早期如北宋所刻《开宝藏》,字体方正,纯乎颜体。南宋,大字本沿袭颜字,但不同于建坊本的横细直粗,逐渐新创造出一种笔势撇捺都长而瘦硬的字体来,颜体中羼入了柳体笔意。而小字本则点画古拙,风格不同。

   四、元明书法的版本学

   元代,最显著的特点:一是黑口,二是赵孟頫体(或称吴兴体)。\r

   所谓黑口,起于南宋,在书页版心上鱼尾之上、下鱼尾之下,各加一条短线,以便于折叠。此黑线连属鱼尾,或称之为“象鼻”。不加黑线者,则称之为“白口”。

   浙本白口居多,间有细黑口,鱼尾则几乎都是黑鱼尾,或单或双。建本则承南宋余脉,先是细黑口,后渐变为大黑口。

   赵孟頫字,元世最为流行,或纯以赵体书写,或在欧体颜体柳体的基础上参以赵体笔意。间架和点画,更觉流动灵活,典雅秀丽。故清人徐康《前尘梦影录》卷下曾说:“昔在申江书肆,得《黄文献公集》二十二卷,狭行细字,笔笔赵体……。元代不但士大夫竞学赵书,如鲜于困学、康里子山,即方外如伯雨辈,亦刻意力追,且各存自己面目。其时如官本刻经史,私家刊诗文集,亦皆摹吴兴体。至明初吴中四杰高、杨、张、徐,尚沿其法,即刊板所见,如《茅山志》、《周府袖珍方》,皆狭行细字,宛然元刻,字形仍作赵体。”\r

   元版书多属竹纸,比宋纸稍黑;间用皮纸,极薄而粗黄。黄是染色。也有用白麻纸、白棉纸的,纸坚白而极薄,很受推崇。如《前尘梦影录》卷下即谓:“元刻之精者不下宋本。曩在申江,见元《马石田集》十二册,其纸洁白如玉而又坚韧,真宋纸元印。”

   明版可分为三个时期:初期因仍元朝风气,多为赵体字黑口,纸多用白棉纸。中期,又称为嘉靖本,翻刻宋本十分流行,特征是白口欧字、字体方正严谨,也多用白棉纸。后期的明本又称万历本。鱼龙混杂,精良之作虽不多但却常有内容稀见的珍罕本,其特征是多用黄色竹纸,字体横轻竖重。

   五、书印用纸

   纸的问题很复杂,书家也都离不开纸、重视纸,东坡《孙莘老寄墨四首》诗:“溪石琢马肝,剡藤开玉版。”黄山谷《次韵王炳之惠玉版纸》诗:“古田小笺惠我百,信知溪翁能解玉。”元费着《蜀笺谱》:“今天下皆以木肤为纸,而蜀中乃尽用蔡伦法,笺纸有玉版、有贡余、有经屑、有表光。”元朱庭玉《行香子·寄情》曲:“会语应难,修书问候,铺玉版写银钩,寄与娇羞。”讲的都是玉版纸,主要是供写字的,得到了皆喜不自胜。

   可是纸有很多种,山谷《求范子默染鸦青纸二首》之一:“学似贫家老破除,古今迷忘失三馀。极知鹄白非新得,漫染鸦青袭旧书。”讲的鸦青纸,主要就不是供书画的。鸦青,又称青藤纸、碧楮纸,多以青藤为之,质厚,以靛蓝染之,颜色深,故除非泥金了去写,大抵只做书衣。

   供印书的纸,早期以麻纸棉纸为多,后期重连史纸开化纸,宣纸内常伴有稻草,发墨渲染虽佳,印刷却易糊字,故以竹纸藤纸为好。

   而这些雕版印刷的书,情况其实与南北朝隋唐经生写卷一样,只不过那是写而未刻,这是写了又刻了,不能说那些有书法史书法艺术上的价值,这个就没有。

   这其中本来就有一部分是直接表现书法的,目的是展示书艺,所以常与一般刻书体不同。标题、牌记、序文、题辞多如此,例如书题:明汪廷讷刻环翠堂乐府本《出像种玉记》,字体大方。明末远心堂复印本《遵生八笺》之书题,则是明代隶书的一种体势,可与宋克等人之隶法合参。

   明末金陵唐锦池刻步月楼印本《新雕重校增释麻衣相法》颇近柳法,元日新堂刻本《地理秘要龙穴明图》便近于颜书之俗体。清道光十年泥活字《绎史释遗》又显然与当时篆书金石书法复兴之趋势有关,题用篆字。至于同治十一年陈介祺《十钟山房印举》,他自己写的题识更是鲜明的个人书法风格,吴昌硕题书名的大鹤山人校本《清真集》亦可看出书家墨渖之状。诸如此类者甚多。

   牌记,如宋元丰八年福州东禅等觉院刻《崇宁万寿大藏经》、《元官刻大藏经》、元至正十六年刘氏日新堂刻《韵府群玉》、元元统二年梅溪书院刻本《韵府群玉》等,其牌记均与正文书体不同,旨在表现书法的书写性。

   序跋则如明成化五年《铁崖先生古乐府》前面张雨的序,后面章琬的跋,都极能见著作者之笔势。或明刻本汪士贤辑《曹子建集》的李梦阳序、明嘉靖十一年《老子道德经河上公注》前面的御制序等也都可观。明成化十年《楚山和尚住同安投子禅寺语录》的赵珗序则属于明代隶书的风格。明嘉靖六年司礼监本《大学衍义》前之御序、万历刻《古今印选》的序亦都可以见书艺。

   另就是题词,如清乾隆五十九年刻《迦陵先生填词图》便有朱彝尊和梁清标的题词,梁序类似题识而书迹宛然。

   还有一大类更能体现书籍跟书法之关系的是金石、书画、笺墨之书。

   如《宣和博古图》《金石录》《长安获古编》《集古录》之类,是著录或摹识金石的,这其中对金石文字的摹写就不可忽视。

   书画谱则如《历代名公画谱》的文字部分,或《十竹斋书画谱》《十竹斋笺谱》之类。墨谱砚谱则如《程氏墨谱》《西清砚谱》等,书法与笔墨纸砚的关系,在这类书上最能体现了,而且极其有趣,充分显示了古代文人书家“游于艺”之性质,值得关注。

   六、综合艺术

   以上这些,都是刻雕梓板而较用力表现书艺的;其他一般印板似乎偏于印刷体,未以书艺为重。而实又不然。

   宋代以后,最直接表现书手技艺的,乃是抄本稿本,这是不消说的,名家抄本稿本尤其可称为书法史之剧迹。但一般人可能没注意到抄本与刻本之间互动、互相影响之情况。

   有些抄本,除非手触目验,只看照片,你一定会以为是刻本,某些刻本则极像手抄。如北京国图所藏元大德三年广信书院刻《稼轩长短句》、元至正刻《梅花百咏》、万历三十四年李铨前书楼刻《藏说小萃》十一种、顺治刻本《直隶真定府赋役全书》、康熙四十六年扬州诗局刻《全唐诗》、康熙四十七年刻本陈廷敬《午亭文编》、乾隆道光同治间福建刻本《武英殿聚珍版丛书》一百三十七种等都是。

   原因是刻工精细,完美地体现了书手的书写状态,因此看起来与抄本几乎无别。而康熙刻本《晚村先生家训真迹》这种书旨在留真,当然更与墨迹相近了。

   反之就是抄本像刻本的,如北京国图藏宋淳熙十三年内府写本《洪范政鉴》十二卷、元抄本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明穴砚斋抄本《芦蒲笔记》十卷、清初钱曾述古堂影宋抄本《杜工部集》二十卷、清季振宜稿本《唐诗》七百十七卷、乾隆间顾庆圻抄宋王禹偁《五代史阙文》一卷、清刘氏嘉荫簃抄翁树培撰《嘉荫簃古泉随笔》八卷、道光四年黄氏士礼居影宋抄本唐代李中《碧云集》三卷、清翁心存《知止斋遗集》不分卷、清海虞瞿氏恬裕斋抄本《考古编》十卷、清释就堂抄《元诗体要》十四卷、清朱墨抄本《昭代箫韶》二十卷等等。

   这是因为读书人久读刻本,熟悉刻本之格式与字体,因而自写稿本或抄件时,很自然地就仿若刻本了。

   特别之处,更在于一些我们认为的印刷体,例如所谓的宋体字,横轻竖直,直横末尾呈三角形,原本是在刻书过程中形成的,我们常以为没人会这么写。但金农刻书乃至他写的金农体书法,其中一种其实就仿宋体字。试比较明隆庆元年戚继光以宋体字刻的宋人《文苑英华》和金农自刻的《冬心先生自度曲》《冬心先生续集》即可明白此点。

   比金农更接近宋体印刷字的,是康熙抄本《顺天府志》,抄本而全然宋体,足见刻本形制对写手之影响。

   此点看起来奇怪,而其实一点也不!因为雕版本来就要靠写手先写了才能据以刻板,所以会刻成什么样,必然是因写手先写成了什么样。因此他们平时书写时写宋体字之类印刷体,不唯不困难,反而是最正常的。

   只不过,这些关系常被研究书法的朋友所忽略,所以我稍作点提醒。纸是如此,笔、砚、墨、印可以类推。

   书法,大家常孤立地看,殊不知它是一门综合艺术,不只体现著作者个人的一切性气素养,也关系到文化的方方面面,例如纸墨书籍等等。愿这小文能予有心人一些启发。

  

  

进入 龚鹏程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写经   刻书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化研究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0802.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