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连斌 陈曦:外国惩罚性赔偿判决承认与执行的实践分歧与协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9 次 更新时间:2022-01-02 15:22:30

进入专题: 惩罚性赔偿     外国判决     海牙国际私法会议  

宋连斌   陈曦  
[32]我国的惩罚性赔偿制度的设立初衷,几乎都来源于实用主义需求[33],规制领域较为局限,并且几乎均明确规定了惩罚性赔偿金额的倍数上限。⑥因此,在公共政策的基本内涵及民商事损害赔偿实体规则中,我国已经存在惩罚性赔偿因素。在面对域外惩罚性赔偿判决的承认与执行时,不宜再以“违背社会公共利益”为由拒绝承认与执行全部判决,应当及时构建我国域外惩罚性赔偿判决的执行机制。

   (二)承认与执行外国惩罚性赔偿判决的模式选择

   承前所述,惩罚性赔偿判决的承认与执行模式主要可划分为完全拒绝模式、原则承认模式与分割承认模式。以1999年《公约草案》为代表的原则承认模式,要求缔约国具有强制执行惩罚性赔偿判决的国际法义务。以2005年《选择法院公约》和2019年《判决执行公约》为代表的分割承认模式,要求缔约国对针对实际损失的补偿性赔偿判决具有强制执行义务,准许缔约国拒绝承认与执行超出实际损失的部分判决。在上述三种模式中,我国应以分割承认模式为基础,构建与我国惩罚性实体规则相适应的损害赔偿判决承认与执行机制。

   首先,完全拒绝模式不符合国际社会民商事判决自由流通的发展趋势。虽然以违背公共政策为由拒绝承认外国法院判决,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保护我国境内财产免遭不合理的强制执行,但于国家和当事人均弊大于利。从国家层面而言,该模式不利于我国对外民商事交往与营商环境的良好维护。从个人层面而言,拒绝承认全部判决不利于受害人合法权益的基本保护。事实上,一些曾经采取完全拒绝模式的大陆法系国家,在惩罚性赔偿判决承认与执行的最新实践中,均持更为开放的积极态度。如前文所述的意大利、法国和西班牙,在实践中均明确外国惩罚性赔偿判决并不当然构成对本国公共政策的违背,可以有条件地承认与执行。[34]

   其次,2005年《选择法院公约》与2019年《判决执行公约》最终放弃原则承认模式,采纳分割承认模式。我国代表团全程参与上述公约的起草与谈判进程,公约所建立的承认与执行模式表明了包括我国代表团在内的国际社会的普遍立场。因此,我国应确立以分割承认模式为基础的域外惩罚性赔偿判决的承认与执行机制。平等对待外国法院包括惩罚性赔偿在内的民商事判决的承认与执行,可以避免当事人在执行地国另行起诉的必要,从而减少判决承认与执行的时间和金钱成本。同时,国内法与国际法的协同接轨,也有助于中国法治与国际法治的良性互动,有利于我国高水平、深层次地参与全球治理。[35]

   再次,分割承认惩罚性赔偿判决中具有补偿性质的部分,拒绝其他剩余部分的灵活做法,贴合我国当下仍以“填补损害”为民法核心原则的客观国情,并且我国已有分割承认与执行外法域民商事判决的实践。例如,在2019年《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相互认可与执行民商事判决的安排》、2006年《内地与澳门特别行政区相互认可与执行民商事判决的安排》⑦均体现分割承认的理念和模式。此外,我国法院对外国仲裁裁决的承认与执行也采用该方式。⑧理论界和实务界均表达了分割承认惩罚性赔偿判决的设想。⑨有学者提出,分割承认模式应当以客观证据确认的实际损失为依据,再适当考虑惩罚性赔偿中对昂贵的诉讼成本进行补偿的部分,最终在不超过实际损失3倍的合理比例范围内承认与执行域外惩罚性赔偿判决。[36]

   (三)承认与执行外国惩罚性赔偿判决机制的具体内容

   当前,损害赔偿判决的承认与执行模式正在世界范围内转型,惩罚性赔偿的实体制度在两大法系中趋同演变。随着《民法典》的出台,我国对惩罚性赔偿实体规则进行了制度整合与扩大适用,已具备承认与执行外国惩罚性赔偿判决的实体法基础。为此,我国应与2005年《选择法院公约》、2019年《判决执行公约》的相关规定进行国内法与国际法层面的良性互动与制度对接,构建以我国惩罚性赔偿实体规则为基础的分割承认与执行外国损害赔偿判决制度。通过国内法惩罚性赔偿实体规则,量化外国惩罚性赔偿金额的执行上限,规避超出预期与违背比例原则的惩罚性赔偿判决执行风险,最大可能地促进民商事判决的全球流通。

   对外国损害赔偿判决的承认与执行,我国应确立与国内惩罚性赔偿实体规则相适应的承认与执行制度。具体而言,应当包括以下内容:(1)分割承认方式的适用前提为,外国判决已明确对损害赔偿金额的功能进行划分,或者损害赔偿金额明显超出实际损失。(2)当判决未明确损害赔偿功能时,分割方法的适用应以“损害赔偿目的”为标准进行划分,原则上适用我国法识别,对弥补实际损失的补偿性赔偿予以承认与执行。(3)对于惩罚性赔偿部分,我国法院原则上不具有承认与执行的义务,但可以在我国惩罚性赔偿实体规则支持的范围内自由裁量,有限承认与执行外国损害赔偿判决。对此,虽然学界曾担忧可能违背2005年《选择法院公约》项下的“禁止实质审查”义务,[37]但笔者认为,我国法院在进行执行审查时,并非针对原判决实质问题的事实认定与法律适用进行判断,而是在我国惩罚性赔偿实体规则范围内,对域外判决的承认与执行设置一个合理预期或符合比例原则的执行上限。因此,上述分割承认方法的实施并不构成违反禁止实质审查的原则,同时有助于各方利益的均衡合理保护,传达中国法院针对域外惩罚性赔偿判决承认与执行的积极态度,进一步推动民商事判决在全球范围的自由流通。

   本刊网址·在线杂志:www.jhlt.net.cn

   注释:

   ①See Day v.Woodworth,54 U.S.363,p371(1852).

   ②Restatement(Second) of Torts,Section 908,Comment(a)(1979).根据该法第908条,(1)惩罚性赔偿是除补偿性或名义性赔偿外,对某人的惩罚,以惩戒其不法行为,并阻止类似行为的再次发生;(2)因被告的不法动机或对他人权利的漠视而做出的不法行为,可判处惩罚性赔偿。法官或陪审团可以适当考虑被告的行为特征、被告造成或拟造成的损害的性质和程度以及被告的财政状况,评估惩罚性赔偿金额。

   ③See Rb's-Gravenhage,15 September 2004,ECLI:NL:RBSGR:2004:AR4546,s.3.21.在该案中,荷兰法院以惩罚性赔偿与刑事责任构成“双重惩罚”,违背荷兰公共政策为由拒绝承认与执行该惩罚性赔偿判决。

   ④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粤03民初420号民事裁定书。该案申请人申请执行价值1600万美元的新西兰判决,其中惩罚性赔偿金额约为200万美元。申请人由于担心域外判决无法在中国境内得到承认与执行,故在中国境内提起相同诉由诉讼。因此,执行法院以我国法院就同一争议尚在审理为由驳回承认与执行申请。此案中国境内平行诉讼程序仍在审理过程中。

   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条约数据库,截至2020年11月28日,我国已与以下国家缔结民商事领域司法协助条约(均已生效):埃塞俄比亚、巴西、阿尔及利亚、科威特、波黑、秘鲁、阿联酋、朝鲜、韩国、阿根廷、立陶宛、突尼斯、老挝、越南、新加坡、乌兹别克斯坦、摩洛哥、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匈牙利、塞浦路斯、希腊、埃及、保加利亚、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古巴、俄罗斯、西班牙、乌克兰、土耳其、意大利、罗马尼亚、蒙古、法国和波兰。

   ⑥根据上述法律规定,在侵权责任中,我国在知识产权领域惩罚性赔偿金额为实际损失的一倍以上五倍以下,食品安全领域为支付价款十倍或实际损失三倍,反不正当竞争领域为实际损失一倍以上五倍以下。在合同责任中,消费者权益保护领域规定的惩罚性赔偿为商品或服务价格的三倍,造成消费者或其他受害人侵权损害的,惩罚性赔偿金额为实际损失两倍以下;在旅游合同领域为旅游费用一倍以上三倍以下。

   ⑦2006年《关于内地与澳门特别行政区相互认可和执行民商事判决的安排》第14条,2019年《关于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相互认可和执行民商事案件判决的安排》第16、17条。

   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美国GMI公司申请承认英国伦敦金属交易所仲裁裁决案的复函》(2003)民四他字第12号。

   ⑨最高人民法院起草的《关于承认和执行外国法院民商事判决若干问题的规定(征求意见稿)》第23条。国际民事诉讼专题委员会起草的《外国法院判决的承认与执行(建议稿)》也有类似的规定。

  

  

    进入专题: 惩罚性赔偿     外国判决     海牙国际私法会议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国际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0674.html
文章来源:江淮论坛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