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纪宇:不已、生生与对待 ——《程氏易传》中的天道观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4 次 更新时间:2021-11-27 21:09:38

进入专题: 程氏易传   天道观   易学  

唐纪宇  
作为顺承者的坤亦是不息的,所以天地流行没有停歇之时。22因此,乾坤本质上是一种一体化的二元结构,二者统一于“道”,由此构成了“生生不已”的真正根源。

  

   注释:

   1《二程遗书》卷十九中记载:“易有百余家,难为遍观。如素未读,不晓文义,且须看王弼、胡先生、荆公三家。理会得文义,且要熟读,然后却有用心处。”([宋]程颢、程颐《二程集》上,北京:中华书局,2004年,第248页。下引该书,仅随文标注书名、册数与页码。)

   2今人所辑录的王安石《易解》并没有与未济相关的材料,其具体解释无从得知,故只以王弼、胡瑗的注释进行对比。参见杨倩描《王安石〈易〉学研究》,石家庄:河北大学出版社,2006年,第91页。

   3参见[唐]孔颖达《周易正义》,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第253页。下引该书,仅随文标注书名与页码。

   4参见[宋]胡瑗《周易口义》,载《儒藏》精华编第三册,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年,第346-347页。

   5(1)杨立华教授的《一本与生生》以证明世界的无始无终作为起点,我们也可将“不已”作为理解程颐哲学的起点。(杨立华《一本与生生》,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8年,第2—4页)。

   6(2)如杨立华教授在其《一本与生生》的标题中就使用了“永恒变化”的概念。(杨立华《一本与生生》,第4页)丁耘教授在其《道体学引论》中亦使用了“永恒运动”的说法,并认为中西思想的分野即在于对永恒运动的不同阐释。(丁耘《道体学引论》,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9年,第45页)。

   7(3)在这里,“极而必反”主要是着眼于对宇宙大化整体所做的描述,并不完全适用于具体的有限的存在物。以个体为例,个体的死亡就是极而不反。《程传》中亦有“极而成”“极而散”的说法,即便是人类社会也可以因为某些原因极而不反,最终彻底消亡。但从宇宙全体来说,则是极而必反的,否则宇宙之变化就将彻底停止,哪怕只有片刻。

   8(4)参见陈来《宋明理学》第二版,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年,第74-75页;牟宗三《心体与性体》中,长春:吉林出版集团,2013年,第215-216页。

   9(5)杨立华《一本与生生》,第15页。

   10(6)参见吴飞《论“生生”——兼与丁耘教授商榷》,载《中国文化研究》2018年春之卷。对前辈哲学家论生生的梳理,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后辈学者对“生生”的研究并未获得多少实质性进展。故近来丁耘和吴飞两位教授关于“生生”的探讨,就尤显重要。

   11(7)吴飞教授言:“西方思想之所以强调二元对立,其哲学的根据即在于,认为至善的形式、理念或神是永恒不变的精神性存在,是整体,是主宰,而变动的现象是次一层的,是局部,是被动者和反抗者。”(吴飞《论“生生”——兼与丁耘教授商榷》,载《中国文化研究》2018年春之卷,第17页)

   12(8)陈来《仁学本体论》,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4年,第316页。

   13(9)本文试图说明在程颐的哲学中,“对”的观念不能简单等同于“对立”概念。

   14(10)参见杨立华《一本与生生》,第3页。

   15(11)参见杨立华教授对“教入涂辙”的解释。(杨立华《宋明理学十五讲》,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5年,第167-168页)。

   16(12)丁耘教授云:“伊川以生生为气,非形而上之道。明道以生生为道、为理……”(丁耘《道体学引论》,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9年,第217-218页)。

   17(13)在《论“生生”——兼与丁耘教授商榷》一文中,吴飞教授将对“生生”的理解落实到更为具体的三个问题:“一、生生与创造究竟是什么关系?二、是否可以,以及如何来用四因说解释生生?三、如何理解生生中的阴阳交感?”(吴飞《论“生生”——兼与丁耘教授商榷》,载《中国文化研究》2018年春之卷,第4页)其中前两个问题关系密切,试图回答和解决用基于“制造”传统的四因说解读“生生”合理性的问题,这是有关现代如何诠释传统中国哲学的问题。本文集中阐释程颐对生生的理解,故更关注第三个问题。

   18(14)参见陈来《宋明理学》第二版,第72-73页;杨立华《宋明理学十五讲》,第165-168页。

   19(15)[宋]胡瑗《周易口义》,载《儒藏》精华编第三册,第13页。

   20(16)程颐言“惟乾坤有此四德”,显然不是从言辞上说,因为《易》中除却乾、坤之外,屯、随、临、革的卦辞中也都有此四德。故而不同注释者对于各卦中所出现的元亨利贞含义是否相同的问题,在理解上存在很大差异。如孔颖达强调诸卦之四德劣于乾(见《乾·文言》注),而胡瑗则认为诸卦之四德皆为天地之四德,并无优劣之分(见屯卦卦辞注)。

   21(17)冯友兰先生在其《中国哲学史》中分辨程颢、程颐的差异对二程思想的研究可谓贡献甚巨,但过分强调两兄弟的区别,则容易忽略他们在思想上的一些重要共识。

   22(18)《程传》注坤卦云:“乾健坤顺,坤亦健乎?曰:非健何以配乾?未有乾行而坤止也。其动也刚,不害其为柔也。”([宋]程颐、程颢《二程集》下,第707页)。

  

    进入专题: 程氏易传   天道观   易学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9932.html
文章来源:《周易研究》2020年02期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