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建波:中国共产党政党外交理论与实践的百年探索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69 次 更新时间:2021-11-20 14:08:20

进入专题: 政党外交     中国共产党     新型政党关系  

罗建波  
即推动构建新型国际关系、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二是在继承党际交往四项原则的基础上,提出了新型政党关系的内涵,即求同存异、相互尊重、互学互鉴,把政党交流提升到不同文明包括发展模式的相互尊重和互学互鉴的全新高度。

   四是进一步丰富和发展了政党外交的合作议题。治国理政经验交流得到继续深化,国家治理、政党建设以及制度和观念等内容更大程度被纳入政党交往的视野。其形式,既有各国政党政要间的政治对话,也有智库学者、民间组织广泛参与的人文交流活动。中联部自2016年初发起主办了“万寿论坛”,通过公共外交的方式,广泛邀请国外政治精英、智库学者和民间社会组织来华参与对话交流。至2019年,中联部共举办29届万寿论坛,交流主题涉及精准扶贫、经济发展、科技创新、人文合作、全球治理等多个议题,如2018年第24届万寿论坛的主题为“精准扶贫与中非合作”,会议呼吁各国政党、政府、企业、智库、民间组织协力推动非洲国家的减贫和发展进程。同时,万寿论坛还积极对外传播习近平外交思想、党的治国理政经验,推动了中国与外部世界的思想交流和战略沟通。2020年,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中联部分别于9月1日和11月10日举办了中国共产党同刚果共和国执政党刚果劳动党,以及津巴布韦执政党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干部网络研修班,双方执政党就疫情防控常态化背景下推进经济社会发展和党建工作等问题深入交换意见。(18)

   五是搭建全球性政党多边对话平台。中国共产党在此前搭建双边和区域性政党对话机制的基础上,开始探索搭建全球性政党对话平台。中国共产党于2014年、2015年和2016年连续举办三届“中国共产党与世界对话会”,2017年正式更名为“中国共产党与世界政党高层对话会”,使之成为具有广泛代表性和国际影响力的高端政治对话平台。

   随着中国共产党政党外交理论与实践的不断发展,一个全方位、多渠道、宽领域、深层次的政党外交格局已经形成。所谓“全方位”,即政党交往在地域上涵盖了各大洲、各主要国家和地区,在政党性质上包括了各国共产党、工人党、社会党、保守党,以及广大的民族主义政党。所谓“多渠道”,即不仅有双边渠道,也重视开展区域性和全球性多边交往渠道;不仅注重发展党际关系,也注重通过民间外交和公共外交开展同外国政治组织和民间团体的联系,扎实推进做“人”的工作。所谓“宽领域”,即政党交往广泛涉及政治、经济、文化、智库、青年、妇女等各领域、各行业。所谓“深层次”,既有党的领导人和党的对外工作部门的引领和推动,也有各省市、各行业、各团体的积极参与;既有高端层面的政治对话、高层互访,中观层面的发展和治理经验交流,也有更为细致的人文交流和民间往来。一个政党大外交格局已经形成。

   三、中国共产党政党外交的理论探索与时代创新

   在中国长期的革命、改革和建设进程中,中国共产党始终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的实际情况相结合,始终把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和爱国主义相统一,不断创新和发展党的对外工作思想和理论,不断调整和完善具体的方针和政策。中国特色政党外交符合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有着显著的民族和国家特性,不断回应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实践需要,因而具有深厚的理论基础、鲜明的时代特色和科学的指导意义。

   (一)以马克思主义和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为思想渊源

   毛泽东同志指出:“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主义。”(19)中国共产党人坚持用马克思主义世界观和方法论认识世界,坚持以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指导中国实践。具体来讲,中国共产党人始终坚信人类社会发展规律,致力于实现人类社会的解放,当前阶段则着眼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推动各国合作共赢和共同发展;始终坚持独立自主的精神,在对外交往中倡导求同存异、相互尊重、互学互鉴;始终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在对外交往中依据事情本身的是非曲直,独立自主地决定自己的态度和政策;始终坚持以人为本、以人民为中心的政治理念,在对外交往中注重开展人心相交、民心相通,夯实国家关系的人文基础。

   中国共产党是共产主义的倡导者和践行者,也是中国历史文化的继承者和弘扬者。中国人自古有“大道之行,天下为公”的美好愿景,有“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精神境界,有“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济世情怀,有“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的奉献精神,有“重义轻利、弘义融利”的义利观,有“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内敛精神。党的对外工作的思想和理论自然会受到中国传统文化精神的浸润,思维和方法自然会受到传统战略思想的影响。当前,中国共产党政党外交的理念和政策、目标和愿景,深刻反映着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深刻反映着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特质。

   (二)以爱国主义与无产阶级国际主义有机统一为价值取向

   无产阶级是天然的国际主义者。无产阶级斗争的最终目标是实现共产主义,解放全人类。由于无产阶级的革命事业是国际性事业,因此需要各国无产阶级相互支援、共同奋斗,实现世界无产阶级的大团结。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恩格斯明确指出:“联合的行动,至少是各文明国家的联合的行动,是无产阶级获得解放的首要条件之一。”(20)马克思、恩格斯的“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和列宁的“全世界无产者和被压迫民族联合起来”的口号,都体现了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精神。但是,无产阶级要维护国际主义原则,实现国际合作,“只有当每个民族在自己家里完全自主的时候才能实现。”(21)各国无产阶级政党应该首先立足于本国,主要依靠本国的力量和人民群众的努力,把本国的革命事业做好。这就决定了无产阶级的国际主义必须与爱国主义相结合。毛泽东主席曾说到,“我们是国际主义者,我们又是爱国主义者。”(22)

   理解中国政党外交的价值取向,需要有双重维度。在第三世界民族解放运动时期,中国共产党高举国际主义旗帜,把广大被压迫民族的反帝反殖斗争看成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一部分,在自身极为困难的时期向它们提供了力所能及的帮助,从一开始就具有超越民族国家利益的更为远大的使命和抱负。周恩来总理曾指出:“胜利了的中国人民,在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同时,还要根据可能的条件,给兄弟国家和民族主义国家以援助,这是我们不可推卸的国际主义义务。”(23)但同时,中国共产党也始终着眼于增进中国国家利益,始终服务于外交大局的通盘考虑。正如毛主席在接见非洲代表时说的那样:“谁来支持我们?还不是亚洲、非洲、拉丁美洲的民族解放运动,这是支持我们的最主要的力量。”(24)中国共产党曾大力支持朝鲜和越南的正义斗争,以及广泛声援亚非拉的反帝、反殖运动,既体现了中国共产党人的国际主义精神,也着眼于团结更多的力量以打破帝国主义对中国的包围和封锁。毛主席关于“三个世界”划分的理论,以及中国坚定同广大第三世界国家站在一起的外交立场,集中诠释了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的完美统一。

   (三)以服务国家总体外交和党的自身建设为属性定位

   党的对外工作在基本属性上有双重定位,既是国家总体外交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党的建设的重要战线。作为总体外交的一部分,政党外交必须服务于国家外交全局,必须着眼于维护和增进国家利益,由此显示政党外交的特殊功能与价值。相对于政府外交,政党外交具有基础性、战略性、引领性的独特作用。所谓基础性,就是通过政党外交推动政治对话和人文交流,达到释疑增信、求同存异,不断增进人心相通和各方共识,不断夯实国家关系的民意基础和情感纽带。所谓战略性,就是通过政治对话推动各方共同关注彼此关心的重大战略问题,共同关注关乎人类共同福祉的重大全球性问题。所谓引领性,就是通过政党共识推进国家共识,通过政党交往推动国家交往,在国家未建交时为国家关系铺路架桥,在建交之后促进国家关系行稳致远。(25)总之,通过与外国主要政党、政治组织和社会组织建立良好关系,在国家重大利益问题上争取更多的国际支持和认同,在重大国际事务中更多发出中国声音、贡献中国方案。2020年,在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面前,中国共产党推动世界110多个国家的240多个政党和政治组织发出共同声音,呼吁各国增强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携手推进全球公共卫生治理。(26)外国政党、政要纷纷致电致函中共中央和习近平总书记,表达对中国抗疫举措和成效的高度肯定,高度评价中国为全球抗疫提供的帮助和支持。在南海问题、台海问题、香港问题、涉疆涉藏问题上,中国共产党也一直得到其他国家政党和政治组织的大力支持。

   政党外交还是党自身建设的重要战线。一个政党的发展,需要注重理论建设、能力建设、形象建设、人脉建设,等等。首先,中国共产党需要认真研究世界政治思潮的发展现状和趋势,认真研究各国政党政治变迁和政党兴衰历史,不断增强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认识和理解,不断增强自身道路、理论、制度和文化自信。同时,虚心学习和汲取外国政党的治党治国经验教训,通过治党治国经验的互学互鉴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巩固党的执政地位,更好发挥党在政治生活、国家建设乃至世界发展进程的重要作用。这是党的理论建设和能力建设的重要内容。其次,中国共产党通过对外交往与合作,向世界阐述大政方针政策,讲好党的故事,从而起到增信释疑的作用。同时,不断做大“朋友圈”,广交天下友,在国际社会争取到更多的理解、认同和支持。这是党的形象建设和人脉建设的必然要求。

   (四)以党际交往四项原则和新型政党关系的精神为根本遵循

   中国共产党对政党外交原则的探索是一个不断发展的过程。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期间,以及在新中国成立后处理同苏联共产党的关系中,中国共产党就积极探索独立自主的原则。进入20世纪70年代后期,国内国际形势显著变化,以及党和国家工作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要求党的对外方针政策必须有大的调整。以邓小平同志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系统总结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经验教训,认真反思中国共产党开展对外交往的成败得失。1980年5月,邓小平同志指出:“各国事情,一定要尊重各国的党、各国的人民,由他们自己去寻找道路,去探索,去解决问题,不能由别的党充当老子党,去发号施令。我们反对人家对我们发号施令,我们也决不能对人家发号施令……这应该成为一条重要的原则。”(27)1982年,党的十二大提出以“独立自主、完全平等、互相尊重、互不干涉内部事务”的党际交往四项原则。四项原则在本质上继承了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理论精髓,是国家外交原则在党际关系中的运用与发展。其核心在于,主张政党不分大小、强弱、新老一律平等,反对在党际关系中干涉他党内部事务,反对强行输出自己的发展道路、价值观念和内外政策。四项原则最初是针对同各国共产党、工人党发展党际关系而提出的,随后扩展到同所有愿意与中国共产党交往的政党和政治组织,成为中国共产党开展政党外交的基本原则,也为国际社会不同政党开展国际交往提供了基本遵循。(28)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在继承党际交往四项原则的基础上,首次提出建设“求同存异、相互尊重、互学互鉴”的新型政党关系,对政党外交理论和原则有了与时俱进的重大发展。其理论逻辑在于,求同存异是基础,即政党交往要超越不同文化、理念、价值、制度的差异,在相互包容的基础上寻求最大公约数;相互尊重是关键,即各政党彼此尊重对方独立自主探索符合自身特点的发展道路,尊重对方根据实际情况自主决定和解决自己内部事务,这种权利不应受到其他政党的无理干涉。互学互鉴是目的,即各政党需要在完全平等的基础上相互学习,相互分享治国理政和管党治党的经验,共同探寻全球性问题的解决之道。如果说党际交往四项原则重在汲取历史教训,强调“互不干涉内部事务”,新时代新型政党关系则着眼未来,重在强调不同理念、道路和文化的“互学互鉴”。(29)习近平总书记把党际交往上升到不同文明相互包容、不同发展道路互学互鉴的高度,抓住了党际交往可持续健康发展的关键。(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政党外交     中国共产党     新型政党关系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中国外交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9772.html
文章来源:西亚非洲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