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练军:人工智能法律主体论的法理反思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0 次 更新时间:2021-11-04 13:16:28

进入专题: 人工智能   法律主体  

刘练军  
一旦人类与人工智能为生命、财产、自由而发生纠纷甚至战争,那人工智能降服人类就不是什么科幻电影如《终结者》(The Terminator)中的情节,而是一种完全可以预见的现实。

  

   如此一来,人类制造人工智能不就相当于打开了一个“潘多拉魔盒”吗?种种凶险与灾难不就随之降临到人类身上吗?这不就是人类聪明反被聪明误吗?想想此等后果,真叫人不寒而栗。试问我们还需要赋予人工智能法律主体地位吗?如果有一天人工智能真的智能到足以“亲自”主张自己拥有法律主体地位,我们人类难道不应该立即停止研发和制造此种类人化的人工智能吗?难道人类不应该不遗余力去避免给自己新造一个可以说“不”的新型物种吗?人类有什么理由给自己创造一个“主人”,从而使自身沦为“客体”地位呢?

  

   2.退一万步说,假使人工智能属于“爱人”的“仁者”,具有足够的良知,不会奴役制造它的人类,而能够与人类和平相处,那拥有法律主体地位的人工智能也不可能是被动的法律接受者,它们要参与立法,与人类享有同等的立法权,此乃不容商榷的势所必然。因为真正的法律主体决不只是单纯的守法者,他们可以且应当参与立法,成为货真价实的立法者。一旦人工智能成为法律主体,那依据民主立法的基本立法原则,参见沈宗灵主编:《法理学》(第2版),高等教育出版社2009年版,第293-296页。人工智能参与立法,与人类同为立法者,则为我们人类不能不接受的“法律主体逻辑”。到那时,不仅仅是像许多学者所讨论过的那样,现行的刑事责任体系和民事责任体系要不要重构的问题,恐怕整个法律体系及其立法精神,都可能面临着脱胎换骨般的巨大变迁,其对人类固有的法律观念和立法技术带来的冲击之大堪称前所未有。

  

   毕竟,人工智能是比人类还智能的新型物种,它的秉性如何、有哪些需要和欲望、珍重什么样的道德观念、对自由与财产持何种立场,凡此种种,当下我们人类都是心中没数、懵懂无知。更为棘手的是,如果在诸多的需求与观念方面,人工智能与人类之间格格不入,那该如何协调一致?人类与人工智能之间能否就此达成妥协性的方案?如果达成了,最终是人类受委屈多一点,还是人工智能让步多一点?无论如何,此等问题对我们人类社会提出了史无前例的巨大挑战,人类社会将由此真正迎来“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

  

   以上两个层面不过是举例而已。一旦人工智能确实具有各方面的认知能力和自由意志,是一种名实相副的人格人,足以作为法律主体而存在,那人类社会必将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巨大挑战,甚至整个世界秩序都将因此而被迫推倒重来。人类对此恐怕还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准此以观,人类最明智的选择是且只能是,任何人工智能的研究和制造,必须以无(智)力对人类说“不”为限,超越此等限度的人工智能必须被严厉禁止,就像禁止对人实施基因编辑一样。作为法律人,不但要对人工智能的智能化程度时刻保持着高度警惕,更要防止试图赋予人工智能法律主体地位的所有动议及相关行止。因为我们人类还真的没有准备好与自己制造的人工智能一起面对面地制定法律。而人工智能凭借自己的智力优势凌驾于制造它的人之上,这更是人类难以承受之重。

  

   结语

  

   追溯历史,人类对法律主体的认识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变迁过程。“非洲习惯法可以没有困难地给予土地以权利和义务,正像印度法没有困难地给予非正统的受崇拜的神,或佛教法给予动物以权利和义务一样。”[澳]维拉曼特:《法律导引》,张智仁、周伟文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第279页。赋予人之外的其他存在物以法律主体地位的原因何在呢?凯尔森的分析颇有道理,他说:“法律规范之内容仅涉及人类,只缘惟人有理性与意志,能受规范驱使而使其行为合乎规范。……至于原始法律秩序之法律效果不仅加诸人身,且及于禽兽及无生命之物,从而对万物之‘行为皆加以规制,此种举动则是由于初民之泛神论相信万物有灵之故。换言之,即将万物之‘行为类比为人之行为而已。”[奥]凯尔森:《纯粹法理论》,张书友译,中国法制出版社2008年版,第58页。时至今日,在英美法上还存在着“信托”这一“隐蔽的法律主体”参见王涌:《私权的分析与建构:民法的分析法学基础》,北京大学出版社2020年版,第179-181页。。但总体上说,法律主体主要由自然人和法人组成,呈现的是一种二元结构,此乃当今世界各国法律体系之通例。

  

   人工智能乃是人类科技文明的产儿。尽管它比传统工具更富有智力,但人工智能为人类服务的工具性本质并未改变,且不容改变。人类的智能源自人类的进化,它形成于人的童年时期。“说谎”是人类智能的一个表现,人在儿童时期就都能学会说谎。而“机器不会说谎”,此乃人类科学研究的基本信念之一。人类要制造会说谎的人工智能,基本不可能。人不是神,他不可能亦不需要制造出真正全面具备类人性智能的人工智能。是故,人工智能永远都不可能是一种目的性存在物,它不可能具有人格人的基本特征。人工智能的出现不会动摇法律主体的二元结构,人工智能的法律客体地位坚如磐石。制造会说谎的人工智能,科学家或许难免有这样的冲动与野心。但是,法学家不应跟在科學家后面亦步亦趋,相反,他应当站到前面用法律的精神引导科学家及其人工智能产品。法律的精神就是维护人之尊严和人类安全。作为人类的发明物,人工智能应该承载并彰显此等法律精神,而不是反其道而行之。我们必须坚持人工智能的法律客体地位,人工智能反“客”为“主”之时,必将是人之尊严与人类安全丧失之日。关于人工智能的智能边界,法律人务必高瞻远瞩、未雨绸缪。

  

    进入专题: 人工智能   法律主体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理论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9448.html
文章来源:现代法学 2021年4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